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九章莫名能去了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」古海沉聲道。 「哼。」龍婉鈺一聲冷哼,終究沒動。 「諸位,我們走了。」古海鄭重道。 眾人點了點頭。 「唳。」 古海、龍婉鈺駕著兩隻仙鶴,貼著地面飛行,向著遠...

天椒入鼻,痛哭流涕。

這次真的沒想哭的,龍婉鈺只是氣急敗壞,根本沒有一點傷心的意思,是憤怒,是焦急,不是悲傷。

可天椒攝入,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,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絕望神情,那淚水止不住的流下,龍婉鈺焦急不已,想要阻止自己哭泣,可是,這陷阱是自己做的,天椒也是自己放的,為了嘲笑古海,還放了最大的劑量。

此刻,龍婉鈺不停的抹著眼睛,阻止淚水流下,但,淚水根本阻擋不祝

那凄慘的模樣,看到古海一陣愧疚,婉清讓自己照顧龍婉鈺,自己卻一再欺負她,自己真的做的太過了嗎。

一旁流年大師看著龍婉鈺那悲痛絕望的神情,也是微微一陣苦澀。

「古海,雖然我很想去,但,我想這世上最關心龍曉月的人,還是龍婉鈺吧,唉,畢竟是她女兒,情能通心,你看她悲傷的樣子,唉。」流年大師微微一嘆。

「她還不懂事,我擔心…………。」古海語氣有些鬆動,但還是擔心道。

「壽陣之中,危機四伏,我去了也起不到多大的效果吧,龍婉鈺是預言師,有趨吉避凶的能力,或許,能為你指明正確的道路。」流年大師嘆道。

顯然,這次去追查龍曉月兩魂之事不能參加,流年大師也分外遺憾。

古海微微皺眉看向院子中的龍婉鈺。

龍婉鈺已經從坑裡爬了出來。

「我不要哭,我不要哭,嗚嗚嗚嗚嗚,哇。」龍婉鈺哭著叫著。

龍婉鈺真的不想哭,焦急不已,但天椒入鼻,又止不住,這痛哭流涕的感覺,好不舒服,必須要阻止才行。

「呃,我也沒辦法,誰讓你放了那麼多天椒,要不,你洗洗眼睛試試,喝點水試試。」妖鬼靈無語道。

而在古海和流年大師眼中。

龍婉鈺悲傷無比,還要撐著堅強,一邊喊著我不要哭,一邊跑向後院的小池處,一個人用池水洗著臉,裝著堅強,忍著悲傷。

流年大師、古海眼中盡皆閃過一股不忍。

「唉,古海,算了,你還是帶龍婉鈺去吧,曉月就兩個女兒,婉清已經死了,婉鈺也悲痛欲絕,她那麼想去,你就成全她吧。」流年大師忍不住勸道。

不遠處,龍婉鈺喝了幾口池水,用清水洗了臉后,終於止住天椒帶來的惡劣效果。

長呼口氣,轉過頭來。

轉過頭來的一霎那,臉色混合著淚水、池水,看起來分外的狼狽、可憐。

「好吧,也罷,那大師就不用去了,讓龍婉鈺隨我一起去吧。」古海微微一嘆,終於鬆口了。

「呃。」轉過頭來的龍婉鈺微微一愕。

剛才發生了什麼,古海腦袋壞掉了,怎麼忽然又肯讓我去了。

「龍婉鈺,你去梳洗一番,準備一下吧,最多後天,我們就要出發了,這枚魂種給你,記住了,這是你跟去的憑證,千萬別弄丟了。」古海無比鄭重道。

龍婉鈺茫然的接過魂種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——

兩天後。

鎮南城外。

龍婉鈺此刻意氣風發,看向不遠處還在與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交代的古海。

「古海,你快點,別磨磨蹭蹭的。」龍婉鈺此刻心情大好的叫道。

古海、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扭過頭去,看看背著小包包似要去郊遊一般的龍婉鈺,那催促和嫌棄的表情,三人一陣無語,繼續交談了起來。

「司馬先生,一切就靠你了,我們此去,最大的威脅,卻是來自破軍,破軍的耳力和勾陳一樣,強大至極,勾陳雖然可以給我們設立音障,但保留不了太多的時間,跟不了太遠,只有你們吸引破軍的注意力,才能讓我們安然抵達那壽陣之地。」古海非常鄭重道。

「我已經和大帥說過了,待會全力配合你們,勾陳琴動天地,與破軍正面對壘,到時,軍聲嘈雜,破軍肯定注意不到你們的。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那就好。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古海,龍婉鈺此去,你多費心了。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此刻,流年大師忽然有種後悔的衝動,讓龍婉鈺去,對嗎。

「放心吧,我答應婉清的,我會照顧好她的。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走不走啊,古海。」龍婉鈺焦急道。

古海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「勾陳,你過來。」古海叫道。

「主人。」勾陳恭敬道。

「昨天我跟你說的,還有傳你的曲子,你都記牢了吧。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主人放心吧,曲子,我記一遍就不會忘了。」勾陳肯定的點了點頭。

「好的,回頭有什麼狀況,流年大師會告訴你怎麼處置,凡是多聽聽流年大師的。」古海吩咐道。

「是。」勾陳點了點頭。

「我記得在銀月海,雲默當初用你的琴道意境,綁了一根意境琴弦,綁住了一眾琴師,最後雲默一操控,銀月海所有被捆縛的琴師,被瞬間拉回了銀月島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哦,那個容易,擬出意境琴弦,只有你們兩個能夠觸碰,別人看不到、摸不到。」勾陳點了點頭。

「現在,你就用那意境琴弦,將我和龍婉鈺捆縛,只要收到我信號,無論什麼情況,立刻將我和龍婉鈺拉回來。」古海鄭重道。

如此一來,古海和龍婉鈺就算深入泥潭,也能瞬間被拉扯而回。

勾陳點了點頭。

「龍婉鈺,過來。」古海叫道。

「幹嘛。」龍婉鈺皺眉道。

「呼。」

陡然,勾陳掌心多出兩根金色絲線,遞給古海。

古海將一根捆縛在自己的腰上,另一根卻是捆縛在龍婉鈺的腰上。

「幹什麼,古海。」龍婉鈺瞪眼道。

「想去,就別動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龍婉鈺一臉不舒服,但還是任憑古海捆綁起來。

「嗡。」

金色細線微微一顫,消失不見了,別人看不到,摸不到,只有古海和龍婉鈺能夠看到、摸到。

「加一層保險,別扯斷了,這是救命的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哼。」龍婉鈺一聲冷哼,終究沒動。

「諸位,我們走了。」古海鄭重道。

眾人點了點頭。

「唳。」

古海、龍婉鈺駕著兩隻仙鶴,貼著地面飛行,向著遠處大霧瀰漫的破軍軍營而去。

仙鶴之上,古海看向一旁的龍婉鈺道:「龍婉鈺。」

「幹什麼。」龍婉鈺板著臉,兇巴巴道。

「我不管你抱著什麼態度跟我一起去的,也不管你有多討厭我,但,我希望你記住一件事,今天,我們不是去玩,也不是置氣的時候,我希望你能和我合作,今天是追查你母親鬼魂,機會只有一次,不要任性,一切聽我的,全力配合我,可好。」古海鄭重道。

龍婉鈺眉頭微皺,說起來,對古海的怨氣一直沒消,但,也許古海說得對,再大的怨氣,今天也不能發泄,今天追查娘的鬼魂,只有一次機會。

神色一肅,龍婉鈺鄭重道:「哼,放心,今天我不會找你麻煩。」

「好,那待會我們進入其中,你能趨吉避凶,我希望你能在遇到『大凶』、『大吉』的情況下,提前通知我,不許騙我,不許擅自行動。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放心,為了能找我娘,我不會在這個時候生氣的,我配合你。」龍婉鈺點了點頭。

「多謝。」古海微微一笑。

「你居然還會謝我。」龍婉鈺瞪大眼睛看向龍婉鈺。

古海搖了搖頭,沒有多說。

另一邊,司馬長空看著古海一行消失在遠處山林之中,也調頭看向眾人道:「好了,我們也該回去了,準備邀戰。」

「好。」流年大師、勾陳等人應聲道。

眾人入城,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籌備了。

神武王站在城樓上,看向遠處。

「大帥,時候差不多了。」司馬長空走上前恭敬道。

「你來指揮吧,此役,本帥不插手。」神武王淡淡道。

「是。」

司馬長空一揮手,不遠處的下屬快速舞動小旗子。

「咚、咚咚、咚咚咚咚。」

鎮南城,戰鼓之聲轟然衝天,四面八方頓時響起衝天戰鼓。

「嗚嗚嗚嗚嗚嗚。」

巨大的號角之聲,也是衝天而上,強大的戰前起勢將天空雲霧都吹散了,一下子,萬里無雲。

四方軍人已經在城門口、城牆上聚集,大戰一觸即發。

戰鼓聲、號角聲,這是在向遠處雲霧中軍營叫陣了起來。

遠處雲霧軍營之中。

普通軍人數量並不大,破軍的大軍,主要是那百萬琴俑,百萬青銅人整齊的排布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之上,無比的震撼。

遠處,巨大的戰鼓聲、號角聲一響起,頓時引得一間大殿內的破軍眉頭一挑。

「將軍,龍神武大軍,居然叫陣了。」一個下屬驚愕的跑了進來。

破軍起身,走出大殿看向遙遠處,眉頭微皺道:「龍神武,終於肯兩軍對壘了,呵,有我在,你的鎮南大軍,只能做縮頭烏龜而已,永遠別想出鎮南城。」

「擂鼓,準備迎戰。」破軍扭了扭脖子,露出一絲不屑。

「是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