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肯降的墨先生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指引明燈1 墨亦客看向古海:「哈哈哈,古先生,你大瀚皇朝,我可沒說看不上,有古先生坐鎮,大瀚皇朝哪怕就是一灘爛泥,也固若金剛1 「哦?先生願意入我大瀚?」古海試探道。 墨亦客喝...

「哈哈哈,古先生,司馬先生,你們好大的膽子啊,敢擅闖我的府邸?」墨先生笑著跨入大廳。

古海、司馬長空扭頭望來,卻是緩緩笑了起來。並不擔心墨亦客去舉報。智者都有自傲,非生死大惡,不可能作此小人行徑,況且,呂陽如今對墨先生猜疑不斷。

「膽子大不大,不重要!墨先生,久違了1司馬長空笑道。

「好個司馬先生,昔日銀月城,你還欠我一個交代,卻又不斷往我身上潑髒水?你還敢來?」墨亦客笑道。

「別,潑髒水的不是我,是這位古先生,你要找,就找他1司馬長空笑道。

「古先生,我可一直在等你啊,不錯,和我計算的時間差不多,你還是來了1墨亦客笑著說道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一旁司馬長空也是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二位,請坐吧,對了,陳大人,你既然是來參加宴會的,還是前往宴客廳吧1墨亦客笑道。

陳大人看看司馬長空。司馬長空點了點頭。

陳大人恭敬一禮,退了出去。

「他們去參加宴會了,你呢?你這個主角呢?」司馬長空好奇道。

「無礙,我不去,會有我的替身前往,二位遠道而來,在下豈能失禮二位,二位請坐1墨亦客笑道。

替身?司馬長空神色一動,也就不去在意了。墨亦客既然想好了一切,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?

三人落座,墨亦客給二人和自己各自斟了一杯茶。

「二位,嘗嘗看,我的茶水如何?」墨亦客笑道。

司馬長空和古海盡皆端了起來,品了一口。

「好茶,入口清香,沁人肺脾1古海笑道。

「好茶1司馬長空也點了點頭。

墨亦客卻看看司馬長空笑道:「司馬先生,你可不如古先生敞亮,以為我這茶中有毒不成?」

說著,墨亦客自己喝了一口。

司馬長空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抱歉,習慣了,沒能剋制,該罰1

司馬長空將茶水一飲而盡,顯然,剛才司馬長空雖然喝了一口,但,並沒有真入腹中。

「墨先生這晚宴賓客,卻是好手段啊,呂陽限制你自由,你卻借著晚宴通達天下?」古海笑道。

就比如現在,古海、司馬長空前來,卻沒人知曉,沒人阻攔,一個宴賓卻是蒙蔽了多少人的視聽。

「古先生說笑了,這不還都拜你所賜?」墨亦客笑道。

「墨先生可不用這麼說我,我也是無奈之舉!誰讓先生能耐太大了呢?」古海苦笑道。

墨亦客神色一肅,微微一嘆道:「唉,當初我也勸過皇上,可惜,我的話終究還不夠,才致使了龍婉清她…………1

「哦?墨先生知道了?這麼說,我們營中的細作,還沒清理乾淨?」司馬長空眉頭微皺。

「司馬先生無需擔心,那細作,只為我服務,不干擾任何你方軍政,也沒有能力1墨先生搖搖頭道。

「呵,墨先生好手段啊1司馬長空感嘆道。

「墨先生,你今日處境,古海只能說抱歉了,但,失之東隅收之桑榆,或許並非壞事,先生大才,留在大潁皇朝,卻是屈才了1古海微微嘆道。

墨亦客端起茶杯,看著二人,抿了一口茶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噢?留在大潁皇朝屈才了,那留在哪裡才不算屈才?」

「我王龍神武,攜鎮南大軍,統天下萬千兵馬,先生若是能入我王府,必為我王第一謀士,在下身兼之職,可以拱手讓給先生,如何?」司馬長空馬上勸道。

「哦?我做龍神武的第一謀士?」墨亦客露出一絲輕笑。卻是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笑道:「也許墨先生看之不上,但古某還是要厚顏自薦一下,我大瀚皇朝,卻急需墨先生這樣智者指引明燈1

墨亦客看向古海:「哈哈哈,古先生,你大瀚皇朝,我可沒說看不上,有古先生坐鎮,大瀚皇朝哪怕就是一灘爛泥,也固若金剛1

「哦?先生願意入我大瀚?」古海試探道。

墨亦客喝著茶,看看期待的二人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二位,你們就這麼確定,我墨某已經落魄到任人挑揀的地步了?」

「墨先生誤會了,你是一塊珍寶,無論是誰,都會爭搶著要,我怎會是挑揀?」司馬長空搖了搖頭道。

墨亦客卻是笑道:「司馬先生、古先生,你們不用勸了,我墨某隻是處於一時的低潮,總有再得勢的時候,我的未來,不需要二位操心了,還是來談談你們此行的目的吧1

司馬長空看看古海露出一絲苦笑,顯然和之前說的一樣,墨亦客的確頑固的不行,不可能勸降的。

「好吧,我也不,此來,卻有要事要向先生請教,而先生先前所說猜到我來,想必也猜到大概了吧?」古海神色一肅道。

「哦?古先生,你說!我聽著1墨亦客也神色嚴肅了起來。

「呂陽當年控制李浩然殺了龍曉月,卻得到了龍曉月的三魂,用龍曉月的三魂威脅未生人,讓未生人前來刺殺我,想必墨先生也了解了吧?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後來知道了1墨亦客點了點頭。

「人魂給了未生人,我想知道龍曉月『天魂』『地魂』的下落1古海鄭重道。

一旁司馬長空也神色凝重的看向墨亦客。

墨亦客沉默了一會,喝了口茶,微微一笑道:「我打探過古先生,昔日,你在九五島曾經和弈天閣九公子對弈過?」

墨亦客岔開話題,古海卻是眼睛一亮,墨亦客岔開話題,說明他有一定消息,並且想要和自己談條件。

「不錯,在丁龍宗,我和他對弈過1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我也和九公子對弈過1墨亦客回憶道。

「哦?」古海看向墨亦客。

「那一次過後,九公子想讓我做他的替身,可惜,我沒答應1墨亦客笑道。

古海卻是眉頭一挑,九公子的替身?九公子找替身可是極為挑剔的,而且只找棋道強人,當初就找過自己,被自己拒絕了。

「當時,九公子與我對弈了一局棋,叫著『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』,可惜,並沒有下完,那局棋,可真是精彩至極啊,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埃古先生,你也會吧?」墨亦客看向古海。

「不錯1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當初棋沒下完,但,那局棋卻一直在我腦中縈繞,古先生,墨某不才,對棋道也小有研究,一生閱棋譜無數,但,就那盤棋最讓我心動,古先生若是不棄,我想古先生擺出那盤棋的原局,我想再破解一下1墨亦客鄭重道。

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?

「當然,對於龍曉月的天魂、地魂,我知道的不多,這和你實話實說,但我知道一條線索,你若不嫌麻煩,可以去查查。如此,可否?」墨亦客笑看古海。

「墨先生喜歡棋,古某自然願意告知,人生得一棋逢對手之人,可是古某夢寐以求,或友或敵1古海笑道。

「古先生,請1墨亦客馬上取出一盤棋過來。

縱橫各二十九道線,旁邊擺著白棋、黑棋。

古海探手一揮,黑棋、白棋頓時排布在棋盤上,看起來複雜無比。

「墨先生,你看吧,這是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的完美心態,當初生死棋的『生棋』1古海笑道。

墨亦客頓時心神沉入其中。

一旁司馬長空凝重的看著,琴棋書畫,司馬長空都會一點,但,主攻的還是『書』,對於棋道,並沒有古海、墨亦客這般的痴。但,終究懂一些。看著棋盤,司馬長空眉頭鎖成了川字。

古海坐在一旁喝茶,墨亦客仔細盯著棋盤,心神沉入其中。

這一坐就是一個時辰。

過了一個時辰,墨亦客才緩緩取出一枚白子落在了棋盤之上。

「啪1

白子落下,和古海當初下『生棋』的不同,當初古海棋未落,已經破解了。墨亦客並沒有一子破解。

古海透徹此局,自然配合的落下一枚黑子,讓棋局變化了格局。

「嗯?」墨亦客眉頭微挑。這一坐又是一個時辰。

「啪1

又一子落下。

古海卻是微微一怔,這墨亦客也果然不是凡類,這盤棋,居然給他看出了大概?

「啪1

古海落了一枚白子。

墨亦客繼續看著棋盤,又坐了一個時辰,墨亦客額頭冒出一絲絲冷汗。

破解不了嗎?

就在此刻,墨亦客忽然閉起了雙目,整個人放鬆下來,不去想這盤棋。

過了一炷香時間,墨亦客深吸了口氣,雙目陡然一開,再度一子落下。

「啪1

「嘩啦啦1

整盤棋頓時一陣顫動。

「哈,哈哈哈哈哈!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1墨亦客好似得了魔障一般,興奮的叫了起來。

古海卻是看了看墨亦客,雖然不似自己當初那般一子定乾坤,但墨亦客能三子解開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,已經是極為恐怖的棋力了。

「恭喜墨先生,短短三個時辰,就破解了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1古海感嘆道。

「古先生客氣了,哪裡三個時辰啊,已經快要一年了,上次見九公子擺過棋局,我就一直在腦海中轉,一直轉,而剛才,古先生的兩子,更是牽引著我,我才能解開,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,當浮一大白啊1墨亦客興奮道。

古海微微一笑。並不因為墨亦客解開了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而不舒服,反而有些開心一般。

墨亦客剛剛解開了,但,要入會貫通,還需要一段時間,不過,後面只是時間問題了。

墨亦客卻是起身,對著古海恭敬一禮道:「多謝古先生1

「別,墨先生無需如此,我也還有事情想請墨先生幫忙1古海笑著說道。

墨亦客點了點頭道:「關於龍曉月的三魂,說起來,我也不清楚,當年殺龍曉月,我也不知道,唉,我要知道,定然要阻止皇上的1

「哦?」

「皇上手下,有一個壽師,叫著東方先生,皇上雖然一直不讓我接觸,但,我還是知道一些消息的,這東方先生如今就在破軍軍營之中,想要知道龍曉月三魂,你要不找皇上,要不去找東方先生1墨亦客鄭重道。

「東方先生?白袍壽師?」司馬長空眉頭微挑道。

「白袍壽師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是啊,天下八大壽師,四個白袍,四個黑袍,其中白袍的一個壽師,就叫東方先生,無論傳承多少代,都複姓『東方』!這一代不知叫什麼1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白袍、黑袍?什麼區別?」

「白袍主生,黑袍主死!白袍壽師大多孩童身形,他們修壽,主要靠依附,依附某個豪強,蠱惑豪強殺生,就好像跟隨呂陽,呂陽殺生,鬼魂全部被東方先生收集,但,罪孽大頭,卻是讓呂陽扛了下來,若有天譴,肯定第一個找呂陽,所以這類壽師最陰險狡詐。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我也沒什麼能幫你的,這裡兩枚東方先生的『魂種』,帶上它,可以避免東方先生壽陣的干擾,否則,你一旦靠近,必定陷入他的壽陣之中1墨先生遞出兩枚黑黑的種子。

「哦?」古海接過,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找不找他,全看你自己了,這是皇上昔日給我的,以防我不小心闖入壽陣範圍,受了傷害,你留著吧,最少讓你在壽陣中保持清醒1墨亦客鄭重道。

「難怪,難怪我們派去的刺客,都莫名沒了消息,果然入了壽陣?呵,東方先生?」司馬長空露出一絲苦笑。

古海小心收好兩枚『魂種』,極為鄭重的一禮道:「多謝墨先生1

「古先生客氣了,你我互利互惠,不用感謝了,希望你不要有事,待來日,你我再切磋棋藝1墨亦客笑道。

「一定1古海笑道。

又交談了一番,墨亦客替身主持的宴會也結束了。

古海、司馬長空跟著陳大人,再度出了墨府。同時為了以防夜長夢多,三人連夜離開了北望城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