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五章受死吧,妖孽!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的抱著盤子。 「馬上請你唱歌一首1古海叫道。 「什麼?真的?」勾陳卻是陡然一臉驚喜,頓時將盤子丟了,擦乾淨了臉。 一眾官員長呼口氣,這才是天級琴該有的態度,應該嗜樂如痴才對嘛。...

「婉鈺,軍國大事,不得放肆1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什麼放肆,你以為我領兵打仗,會輸?不能勝任第六軍團?」龍婉鈺頓時瞪眼叫道。

神武王微微一怔。一旁司馬長空微微一陣苦笑。

龍婉鈺帶兵,怎麼可能輸?她是預言師,趨吉避凶,哪裡吉,哪裡凶,她一眼就看的出來,要論帶兵打仗,說不定還真沒人能比得過她。

「聖上曾有交代,不許你出事1神武王沉聲道。

「我會出什麼事?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!要你一隻軍怎麼了?我回頭能大敗敵人十隻軍1龍婉鈺辯解道。

龍婉鈺那誓不罷休的勁頭,看的神武王眉頭深鎖。

要論輩分,龍婉鈺是自己的晚輩,這裡大營,自己最大,輪不到她在自己面前放肆,可是,龍婉鈺太得聖上寵幸了。寵幸到自己一眾太子在聖上心中地位,都不如龍婉鈺。聖心在握,無論怎麼任性,自己也拿她沒辦法。

「要不這樣,我重新劃撥一隻軍團給你1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不行,我就要第六軍團1龍婉鈺頓時拒10絕道。

龍神武有些不喜,畢竟這是軍機大營,自己總不能被一個小丫頭牽著走,否則如何服眾?

神武王轉頭看向古海道:「古先生,你怎麼看?」

一旁高仙芝眉頭深鎖,似有不甘,顯然看的出來,龍婉鈺就是來攪和自己的,但,誰也奈何不了他。

正如流年大師所說,沒了龍婉清,就沒人能壓得住她氣焰了。

古海看向龍婉鈺也是這個神情,顯然,對於龍婉鈺如今的氣焰,古海也頗為不喜,但,誰讓她是婉清的妹妹?婉清臨死前,最放不下的就是龍婉鈺,並且託付自己照顧。

如此氣焰,如此刁蠻任性,必須要好好給她上一課。

照顧,不是一味的縱容,還需要教會她如何做人。

古海看向龍婉鈺,微微一笑道:「龍婉鈺,你想接第六軍團?是因為我?」

龍婉鈺橫了古海一眼道:「哼,古海,我龍婉鈺不是說話不算數的人,當初說了,你切腹,你我恩怨一筆勾銷,我不會再用我姐姐的死與你糾纏,想要第六軍團,是我的事,別往自己臉上貼金1

「呵呵,我是想說,你想統領一軍,還有欠缺1古海笑道。

「什麼欠缺?古海,就你能領軍,就你屬下能領軍?我就不能了?我領軍,肯定場場勝仗,你比得過我嗎?」龍婉鈺頓時氣憤道。

「為帥者,需八風不動,定攝乾坤,不會被任何干擾因素影響心境、破壞思緒,你能嗎?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哼,什麼狗屁心境,什麼干擾因素?任何干擾因素,都干擾不了我,因為我知道,哪裡能贏,哪裡能輸!我就是八風不動,定攝乾坤1龍婉鈺一臉自通道。

無論外界如何干擾,龍婉鈺都知道哪裡是大吉,哪裡是大凶,這就是預言師的恐怖能力,怎麼可能被干擾?

「呵,要不,我們做個試驗,看你是不是八風不動,你若是真有帥才,八風不動,第六軍團,給你又如何?」古海笑道。

「好,你說的1龍婉鈺眼睛一瞪,露出一絲嘲諷。

龍婉鈺專門針對古海來的,自然不在乎別人看法,只要能奚落古海,龍婉鈺自然馬上應了下來。

古海卻看向神武王道:「大帥,在下逾越,請第六軍團於我和龍婉鈺一賭1

「無妨,古先生儘管施為1神武王微微笑道。

龍婉鈺這個燙手山芋,古海既然想要自己接下來,那你就去接吧,神武王卻樂得見二人互掐。

「你說吧,怎麼試驗?」龍婉鈺瞪著古海。

古海微微笑道:「行軍打仗之中,常常會遇到琴師奏樂干擾主帥,這樣,我讓勾陳給你唱一首歌,不使用琴道意境,僅僅普通歌曲一首,你若是能完整的聽完而依舊坦然對之,就算你贏1

「不使用琴道意境?」龍婉鈺皺眉道。

「不錯,不使用琴道意境!僅僅普通一首歌1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哼,你以為一首歌就能干擾到我?你太小看我了,來吧!唱吧,快點1龍婉鈺頓時自傲道。

「勾陳1古海叫道。

「呼啦,呼啦,啊嗚,啊嗚1勾陳還在舔著盤子。

古海一聲輕喝,滿殿官員一起扭頭望來,剛好看到勾陳那兇猛奮戰的場面。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僵,這是個吃貨?真的是天級琴嗎?

「啊?主人,你叫我?」勾陳一臉不舍的抱著盤子。

「馬上請你唱歌一首1古海叫道。

「什麼?真的?」勾陳卻是陡然一臉驚喜,頓時將盤子丟了,擦乾淨了臉。

一眾官員長呼口氣,這才是天級琴該有的態度,應該嗜樂如痴才對嘛。

「對,就是你創作的歌曲,取一首比較長的,唱給龍婉鈺聽1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啊?只給龍婉鈺聽啊?其他人不能聽嗎?」勾陳一臉可惜道。

「古先生,為何我等不能一起聽?」

「是啊,古先生,天級琴的樂力,我等都是期待已久啊1

「古先生,我等與龍婉鈺一起聽吧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眾官員紛紛期盼之中。

古海黑著臉,卻是硬下了心腸,搖了搖頭道:「只給龍婉鈺聽,其他人包括我,設置音障1

古海開口,一眾官員一臉遺憾,有些埋怨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轉過臉去,不看眾官員臉色,我這也是為你們好,否則,剛才你們吃下去的東西都浪費了。

「好吧,算了,唱就唱1勾陳踏步站了起來。

一旁高仙芝看到勾陳踏步,陡然臉色一變,連忙退到了一邊。

不遠處,司馬長空和神武王一直關注著高仙芝,此刻,見高仙芝看勾陳甚至露出一絲驚恐,頓時二人一陣疑惑,或許,這高仙芝並不是想象的那麼厲害,最少沒能喜怒不形於色!

何止高仙芝,沐晨風、流年大師盡皆臉色一變。

流年大師看了看龍婉鈺,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憐憫,但,流年大師並沒有說出口。

「唱吧1龍婉鈺一臉不屑,一個沒有琴道意境的歌曲,能有多大影響力?

勾陳探手一揮,大殿中所有人都加了一個音障。

勾陳開唱,所有人雖然聽不到聲音,但卻都瞪大了眼睛。

「不愧為天級琴,那嘴巴一張,情緒就到了極致。」

「你看勾陳,一手捂著胸口,一手揮灑,面部陶醉,這肯定是一首感情豐富的歌1

「可惜啊,恨不能聽一次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很多官員竊竊私語的期待道。

勾陳第一句歌聲唱了出來,龍婉鈺不屑臉色陡然變的無比精彩,那一瞬間,好似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一般,臉上一會紅、一會白、一會青、一會紫。

魔音啊!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難聽的歌?

而此刻,神武王和司馬長空卻是微微一愕然,龍婉鈺怎麼這個表情?不是沒有琴道意境嗎?

一旁流年大師摸著光頭,捂著臉,果然如此。勾陳的魔音開始洗腦了。

高仙芝、沐晨風長噓口氣,好一陣慶幸一般,繼而臉上都露出了詭異的笑容,自己當初可是要崩潰了,也讓龍婉鈺嘗試嘗試?

古海喝著美酒,露出一絲微笑。

一眾官員正讚歎勾陳之中。勾陳已經唱到了第三句,右手換成左手捂著胸口,雙目中更是蘊藏出一絲被自己感動的淚水。那投入的沉醉勁,看的一眾官員心裡直痒痒,多好的歌啊,為什麼古海不讓我聽?

龍婉鈺臉色已經通紅,雙目已經布滿血絲,拳頭握的死死的,右手上抓著的長鞭都捏的發出咯咯之響,渾身都在打顫,扭頭看向古海。

卻看到古海舉杯微微一笑,這是在嘲諷自己聽不下去嗎?

不,我一定能聽下去,一定能,不讓古海這小人得意。

勾陳唱到第五句的時候。

「妖孽,受死1龍婉鈺陡然暴喝而起。

猛地一鞭子,轟然抽向勾陳。

忽來的變化,頓時驚得滿殿官員都瞪大了眼睛,幾個情況?龍婉鈺怎麼暴走了?

「啊,不要1勾陳頓時驚叫的跳起。

「啪1

勾陳還是被龍婉鈺一鞭子抽飛了出去。

「主人,救我1

「受死吧,妖孽1

龍婉鈺抓著鞭子,頓時滿大殿追著。頓時一路踢翻了大量的酒桌。

大量官員露出驚愕之色的,紛紛退讓,一個好好的酒宴,卻被二人攪的天翻地覆。

神武王黑著臉。司馬長空微微愕然,勾陳的歌聲,到底怎麼了?

「妖孽,別跑,受死,你給我受死1龍婉鈺吼叫著追殺著。

「主人,救命,救命1勾陳『噗通』跳向古海身後。

「啪1

一鞭子抽來,卻是被古海一手忽然抓住了。

「古海,你放開!我要殺了這妖孽,我要是殺了他1龍婉鈺頓時吼叫道。

「龍婉鈺,你輸了1古海微微笑道。

龍婉鈺身形一頓,這才想起來,自己還在跟古海賭著呢,可勾陳的歌聲太難聽了,難聽到自己都暴走了,剛才什麼都記不得了,只記得要滅了這個妖孽。

古海居然跟我賭這難聽的歌聲?這麼難聽,這麼難聽,還要我聽?他害死姐姐,我都不追究了,他還給我聽那麼難聽的歌?還說我輸了?

一股大委屈忽然填滿了心田,龍婉鈺眼睛一下子紅了起來。

「你,你欺負我,嗚嗚嗚1龍婉鈺一抽鞭子,頓時跑出大殿去了。

留下滿殿茫然的官員,還有比龍婉鈺更委屈的勾陳。

ps:歡迎加入觀棋的微信公眾號,每個月都有一次抽獎活動,微信公眾號:aiguanqi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