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二章預言師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,最終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本來,這不該說的,但,既然你問起了,你知道也好。」 「哦。」 「大乾聖上,任由龍婉鈺無法無天,甚至一眾太子都沒有龍婉鈺在大乾聖上心中地位高,而同為胞姐的龍婉清...

「這還不夠,我要死更多的人,死更多的人,我要更多的鬼魂。」東方先生看向呂陽。

「這已經有千萬之數了。」呂陽皺眉道。

「千萬之數,呵,你看夠不夠。」東方先生淡笑道。

探手一揮。

「轟。」

不遠處一片小霧區內,陡然雲霧散去,露出一顆巨樹,正是古海昔日在先天殘局界見到了百壽蟠桃樹。

「根入。」東方先生一招手。

「轟隆攏」

百壽蟠桃樹的根須陡然插入下方巨大的鬼池之中。

「啊,不要。」鬼池之中,無數鬼魂露出驚悚之色。

「轟隆攏」

卻看到一道道根須,猶如抽水泵一樣,瘋狂的抽吸著滾滾鬼魂。

藍色火焰焚燒,一些鬼魂瞬間煉化成液體狀,被百壽蟠桃樹加速吸納其中。

鬼池之中,群鬼哭嚎,但,面對百壽蟠桃樹,根本逃之不掉,轉眼被藍色火焰煉化了。

「轟隆攏」

猶如長鯨吸水一般,滾滾一池的鬼魂,轉眼就被吸收乾淨了。

此刻,百壽蟠桃樹上,卻是緩緩的開花,繼而長出十顆小的蟠桃,只有指頭大小,比之昔日古海得到的要小出太多了。

「大潁皇上,你看到了,這整整一池的鬼魂,僅僅長出這十枚嫩桃,離成熟還差一大截呢。」東方先生看向呂陽笑道。

呂陽微微皺眉:「百壽蟠桃樹,長的也太慢了。」

「不慢了,昔日在先天殘局界,一百年才結一次果呢,現在快多了,可惜,對桃樹有些傷害。」東方先生淡淡道。

「可是,上次…………。」

「上次,上次你給我用了活人做養料,現在,你還願意嗎。」東方先生看向呂陽。

「活人,用活人做養料,會引起天下公憤。」呂陽搖了搖頭。

「上次不是用過一次嗎,只要你不說,我不說,還有誰知道。」東方先生蠱惑道。

「不必了,你還是收集鬼魂吧。」呂陽皺了皺眉,但眼神之中,終究有些意動了。

「好吧,一切全憑你做主,不過,我這裡沒有足夠養料,可無法快速催生百壽蟠桃,你不是要用壽桃籠絡那些奇人異士嗎,呃,沒有蟠桃,這…………。」東方先生搖了搖頭,並沒有多說。

而是探手取出一個葫蘆。

「呼。」

葫蘆一開,頓時從內部湧出滾滾鬼魂,再度湧入鬼池之中。

「皇上,皇上救命埃」

「皇上,臣等忠心耿耿埃」

「皇上,臣為大潁戰死沙場,為何還讓壽師煉我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葫蘆里飛出來的鬼魂,一陣苦苦哀求。

呂陽卻不為所動——

司馬長空的飛舟之上。

眾人剛經歷了龍婉鈺的伏擊,此刻心情都比較低落。

高仙芝、勾陳、沐晨風帶著一眾屬下暫且休息。

古海和流年大師二人站在甲板之上,談論著龍婉鈺。

「龍婉鈺的性格就是如此,被大乾聖上寵壞了,婉清也從來不讓她受委屈,所以…………,古海,你多擔待。」流年大師苦澀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沒什麼,我剛才一直觀察她,見我自殺,眼中卻儘是後悔,只是刁蠻任性了一點,本質不壞。」

「你能這樣想就好了。」流年大師微微苦笑。

「因為刁蠻任性,所以大師當年寧願跟在婉清身邊。」古海笑道。

「唉,有這一方面原因吧,龍婉鈺有大乾聖上保護,應該不會有危險,況且,我在龍婉鈺身旁也沒用,昔時天下,只有婉清能壓得住她,其他人,誰也壓不住她的氣焰,我留在身邊,只會活活氣死。」流年大師苦澀道。

「是啊,婉清不在了,不過,刁蠻任性也需要一個限度,總不能無法無天吧,需要有個人能壓得住她的氣焰才行,否則,早晚要闖大禍。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我們是拿她沒辦法,要不你來吧,你代婉清管教她,否則,沒人治得了她。」流年大師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苦笑。

「對了,我一直不明白,先前我們無論走到哪裡,為何龍婉鈺都能提前知道,這讓我一直不得其解。」古海皺眉道。

流年大師沉默了一會,看了看四周,最終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本來,這不該說的,但,既然你問起了,你知道也好。」

「哦。」

「大乾聖上,任由龍婉鈺無法無天,甚至一眾太子都沒有龍婉鈺在大乾聖上心中地位高,而同為胞姐的龍婉清,大乾聖上卻另一番態度,根本不在乎,你知道為什麼嗎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為什麼。」

「大乾聖上子女眾多,而子女的子女又是多不可數,甚至大乾聖上有第四代、第五代的子孫了,要是個個都寵愛,哪裡寵愛的來,大乾聖上只寵愛一些比較重要的而已,比如一眾太子,眾太子都是厲害的角色,大乾聖上欣賞他們,而龍婉鈺,有一個所有人都羨慕的天賦能力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哦,能力。」

「龍婉鈺是先天壽師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先天壽師。」古海眉頭一挑。

「是,壽師不是誰都能修的,壽師的傳承必須要挑選特殊的血脈、命格方可傳承,就好像那未生人,他因為血脈特殊,命格特殊,才會去修壽,這些都是後天修行的,是後天壽師,但,有兩種壽師,卻是天生的,他們生下來就有這能力,是先天壽師,龍婉鈺是其中一種先天壽師,預言師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預言師。」古海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就是能看到未來。」流年大師解釋道。

「不可能,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,怎麼可能看到未來。」古海驚訝道。

「我也費解,但,事實就是如此,她能看到未來,每個月有一次能看到未來的機會。」流年大師搖了搖頭道。

古海皺眉沉思,沉默了好一會,搖了搖頭道:「不對,我們當初行程,並非如此,是她用石碑干擾了我們,才讓我們改變行程的,說明未來有很多變數。」

「嗯。」流年大師微微疑惑。

「龍婉鈺,應該是推演了未來,她推演到我們看到石碑,然後我們變幻方向,她接著推演,然後再看到石碑,再變幻方向,應該能推演未來。」古海凝重道。

「不管如何,她的預言沒錯過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但她沒預測到,我自殺沒死,預言師,應該還是有破綻的吧。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預言不可以無限制的用,或許當時預言的能力消耗光了,又或者她只是氣憤,並沒有一定要置你於死地吧,你不是說她本性不壞嗎。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古海微微皺眉,點了點頭。

「預言師,還有一個能力,就是辯凶吉,可趨吉避凶,遇到致命的威脅,會有大凶的感覺,遇到大喜的奇遇,會有大吉的感覺。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「哦,大凶的感覺,大吉的感覺,難怪,當時我取出絕生刀,她立馬就說危險,原來是她感覺到了大凶之兆。」古海分析道。

「應該是的。」流年大師點了點頭。

「預言師,預言未來,趨吉避凶,難怪大乾聖上那麼寶貝她。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對了,這個東西,可能還要麻煩你了。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說著,取出一塊黑色玉符,上面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黑氣。

「這是,當初未生人臨走前,留下給龍婉鈺防身的法寶,未生人說,若是捏碎,他會感受到,無論在哪,他會第一時間趕到。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這的確是未生人的玉符,讓我交給龍婉鈺,但,龍婉鈺根本看都不看,未生人殺了婉清,龍婉鈺對他恨之入骨,怎麼可能要這黑色玉符,對於這個父親,龍婉鈺一腔仇恨,根本不願意接受。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「唉。」古海微微一嘆。

「此物,你先幫收著吧,我是說不動龍婉鈺,希望你能說服她吧。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,嘆了口氣接了過來。

黑色玉符入手,頓時一股清涼直衝心田,古海感到一瞬間,全身都是一陣舒暢一般。

未生人留給女兒的,果然是個好寶貝。

小心的收起玉符,古海看向遠處。

遠處,已經能夠看到一座巨大的城池了,並非常人居住的城池,應該如當初滅麓城一樣,臨時建造的城池。

城門之上,寫著『鎮南城』三個大字。

「到了,這就是神武王的大營,新開闢的一個城池。」流年大師看向遠處。

這時,龍三千和司馬長空也走了出來。

「古先生,前面就是父王駐紮之地,在下可多次聽到父王提及古先生,古先生能來,父王一定歡喜。」龍三千笑道。

「古先生,入鎮南城,我帶先生安置下來,王爺會設宴款待,古先生需要先休息一下嗎。」司馬長空看向古海笑道。

「也好,勞煩司馬先生了,還有,司馬先生若不嫌麻煩,可要給我說說破軍大軍到底有何能耐,讓神武王大軍無法再進一步。」古海笑道。

「哪裡麻煩,求之不得。」司馬長空笑道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