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一章開心就好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 「龍婉鈺,記住你的話,你我恩怨,一筆勾銷。」古海微微笑道。 龍婉鈺咬著嘴唇,眼神中蘊著一股驚恐之色。 眼前古海,真的切腹自殺了,他真的切腹了,龍婉鈺全身毛孔都鑽入著寒氣一般。...

骨刀插入古海腹中。

沐晨風、龍三千、司馬長空盡皆瞪大眼睛,古海為了討小姨子歡心,也太拼了吧,切腹。

龍婉鈺此刻逼著古海自殺,那是因為在氣頭上,龍婉清的死對她打擊太大了,感覺誰都是仇人,可是,等這段氣過去了,龍婉鈺也就能明白了吧。

你卻為了讓她消消火,真的聽她的切腹了。

龍婉鈺在看到古海將骨刀插入腹中開始,也是渾身一抖。

雖然一直想殺古海為姐姐報仇,可看到古海真的被自己逼死的那一刻,龍婉鈺卻沒有該有的開心,一點也沒有為姐姐報仇的泄恨,那一霎那,有種好像自己犯錯誤的感覺。

「龍婉鈺。」流年大師陡然怒吼道。

「啪。」

本能的,龍婉鈺的長鞭甩了過去,卻被流年大師一掌抓在手中。

「夠了。」流年大師瞪眼怒道。

猛地一甩長鞭,流年大師面露猙獰道:「這就是你要的結果,逼死古海,讓古海死,這就為婉清報仇了,你知道婉清若是活著,看到你這樣逼死古海,婉清會有多傷心嗎。」

「他害死了我姐姐,他死有餘辜。」龍婉鈺紅著眼睛叫道,不過,此刻聲音卻小了很多。

「害死你姐姐的是呂陽,你姐姐用生命都要保護這個男人,你卻逼他死,他是你姐夫,是龍婉清的丈夫埃」流年大師喝道。

「我不管,不是他,我姐姐就不會死,就不會死,嗚嗚嗚嗚。」龍婉鈺忽然大哭了起來。

這一刻的大哭,卻好似要將心中的所有委屈都爆發出來一樣。

一旁司馬長空、龍三千、沐晨風卻不敢插口。

「大師,你不用苛責龍婉鈺了,她開心就好。」古海的聲音卻是傳來。

聽到古海的聲音,龍婉鈺忽然生出一股後悔的感覺,自己逼死古海了,這下姐姐的仇報了嗎,姐姐會開心嗎。

「古海,你快,不要再切腹了。」流年大師驚叫道。

「呲。」

絕生刀再度插入一大半入腹中。

龍婉鈺一抬頭,頓時看到骨刀還剩一小節在外面了,龍婉鈺臉色一變,張了張口,想說不要插了,但,到嘴邊的話卻不知如何開口。

「龍婉鈺,記住你的話,你我恩怨,一筆勾銷。」古海微微笑道。

龍婉鈺咬著嘴唇,眼神中蘊著一股驚恐之色。

眼前古海,真的切腹自殺了,他真的切腹了,龍婉鈺全身毛孔都鑽入著寒氣一般。

「啪。」

古海探手一掌,將最後一小節骨刀手柄,一同拍入腹中。

「皇上。」一眾臣子頓時面露驚恐道。

流年大師、司馬長空、龍三千、沐晨風盡皆一臉焦急。

「不要……。」龍婉鈺聲音很輕,臉上露出一股後悔之色。

但,一切都遲了,骨刀已經徹底插入古海腹部,一切已經結束了。

「高仙芝,給朕取身衣服來。」古海緩緩道。

「呃。」四周為古海擔心的眾人卻是微微一愕然。

畫風不對啊,古海不該倒下來的嗎。

傷口呢,古海腹部傷口呢,傷口復原了,現在連一道疤痕都沒有。

這就切腹了。

流年大師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司馬長空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龍婉鈺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眾人好一陣沉默,一眾急的快哭的大瀚官員,盡皆臉色一僵,剛剛要掉的眼淚全部縮了回去。

皇上居然沒事。

真的沒事,皇上額頭都沒有一絲汗水,臉色如常,氣色如舊,腹部連疤痕都沒有一道。

剛才難道我眼花了。

一旁高仙芝怔了怔,馬上取一套衣服過來。

「你騙我,古海,你騙我。」龍婉鈺先前的後悔蕩然無存,眼中充滿了憤恨。

「何來騙你了。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你剛才只是用了障眼法,你根本就沒有將骨刀插入腹中,根本就沒有,沒、沒、沒、沒、沒…………。」龍婉鈺憤怒的指責古海,可指責到一半,聲音忽然卡住了一般。

不止龍婉鈺,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瞪突出來了,驚愕的看向古海腹部。

卻看到古海腹部,緩緩的,從體內冒出一個骨刀手柄,就是骨刀。

不是什麼魔術,也不是障眼法,真的,骨刀真的插入其腹部了。

「你、你、你…………。」龍婉鈺指著古海,半天不知道該怎麼指責。

真的能將骨刀插入腹中,還能冒出來,怎麼還能冒出來。

「婉清一言九鼎,龍婉鈺,希望你也不要令我失望,出爾反爾。」古海淡淡道。

說話間,探手用食指按住骨刀刀柄處,將其按入了腹內。

司馬長空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流年大師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龍三千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眾人感到一群烏鴉在頭上飛過一般,那氣氛尷尬到誰也發不出一個聲音。

尼瑪,你肚子能塞入骨刀,你早說啊,害得我們跟你擔心了半天。

眾人一陣無語之後,一起看向龍婉鈺,眼神中似乎在詢問:「人家古海已經切腹了,你該知足了,雖然他古海切腹自個殺就跟喝個水一樣容易,但誰讓你偏偏選了這個方式呢,你說過的話,不會不兌現吧。」

龍婉鈺一瞬間感覺所有目光都盯著自己,好像看白痴一樣看著自己,看也就罷了,好似所有人都在等待自己的承認,承認自己是個白痴,還要親口說出來的那種。

看著遠處套上衣服的古海,龍婉鈺一瞬間眼睛再度紅了起來,這次不僅僅是仇恨了,還有一股大委屈一般。

「古海,我恨你,跟你沒完。」龍婉鈺憤恨的大吼道。

「看什麼看,飛舟呢,我們走。」龍婉鈺一鞭子抽在一旁司馬風身上。

「噢噢。」司馬風馬上取出飛舟。

龍婉鈺踏上飛舟。

帶著幾個下屬,快速向著遠處射而去,不想待在這裡了。

龍婉鈺跑了。

龍三千、司馬長空張了張口,幾次到嘴邊的話想要詢問,都克制住了。

流年大師飛到古海面前,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還是你有辦法制止龍婉鈺,唉。」

「碰巧了而已,她開心就好。」古海微微一陣苦笑。

古海早前聽龍婉鈺的性格,就預料到有一日和龍婉鈺見面,必定會好一番衝突,不過,現在看來,這第一次見面還算渡過的輕鬆。

「古先生,你終於來了。」司馬長空也笑著飛上前來。

不過,司馬長空和龍三千一樣,看古海的目光,總是怪怪的——

大潁皇朝,有著一片區域,被呂陽單獨劃歸了出來,大霧瀰漫,看不清內部一切。

呂陽站在一個大殿之口,看著這片大霧區域。

身後恭敬的站著破軍。

「龍神武大軍,可有動向。」呂陽沉聲道。

「還沒有,暫時被擋了下來,不敢再行軍一步了,皇上,有我和東方先生出手,龍神武休想再踏入一步,早該讓我和東方先生出手了,若不是墨亦客一再要求其它軍隊出手,也不至於七敗一勝。」破軍眼中閃過一股自傲道。

呂陽雙眼微眯:「墨先生,雖然此次墨先生讓我有所懷疑,但,他說的並沒有錯,一隻軍隊,不可以只有一個王牌,應該除了主帥,缺了誰都沒關係。」

「呃,是。」破軍面色一僵。

顯然剛才有些得意忘形了,好似沒了自己就不行一般。

「東方先生在裡面。」呂陽沉聲道。

「大潁皇上,裡面請。」內部傳來一個稚童般的聲音。

轟隆攏

大霧區域陡然裂開一道巨縫,呂陽和破軍踏步而入。

「嗚嗚嗚嗚嗚。」

「放了我。」

「救命埃」

「饒命,饒命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大陣之中傳來一陣陣哭嚎之聲。

二人踏入雲霧大陣,大陣轟然關合而起。

入眼望去,此大陣內部猶如一個修羅地獄一般,中心一個超級巨大的池子,池子之中,燃燒著一簇簇的幽藍色火焰,而火焰之中,卻是有著一個個透明的身影在池子中掙扎一般。

「這是兩軍交戰的戰死鬼魂。」呂陽皺眉道。

「是的,有龍神武大軍的,也有,也有我們大軍的。」破軍點了點頭。

「皇上,皇上,臣忠心耿耿,為國盡忠的啊,為何我等死去,卻不讓我等投胎,將我們放入池中烤煉。」一個將軍模樣的鬼魂看到呂陽,頓時驚叫了起來。

「他就是呂陽王,你這個惡魔,聖上大軍,一定會滅了你的。」

「皇上,皇上,臣等忠心耿耿埃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鬼池之中,無數戰死冤鬼,驚恐的哭喊著。

「閉嘴。」一個稚童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卻看到,鬼池邊緣,一個巨大的檯子之上,正站著一個白袍的小童一般,小童裹在白袍之中,看不清面容。

「魔鬼,魔鬼。」

「不要煉化我,不要煉化我。」

「那是壽師,奪人壽元,他要將我們三魂全部練成補品,以供他修行。」

「兩軍交戰,所有鬼魂,誰也沒跑掉,全部被抓來了,全部被抓來了。」

「不,皇上,臣為大潁皇朝征戰致死,不求皇上為臣報仇,求皇上放我投胎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鬼魂吵鬧之中。

「真是聒噪,哼。」白袍小童的聲音再度傳來,探手一揮。

「轟。」

陡然,滾滾藍色火焰瞬間暴漲,形成一個超級火焰鍋蓋一般,將所有鬼魂全部蓋在了鬼池之中,讓群鬼聲音傳不過來。

破軍和呂陽卻是走到白袍小童面前。

「東方先生,你收集龍神武大軍的鬼魂,也就罷了,為何還要……。」呂陽皺眉道。

「咯咯咯咯咯,大潁皇上,你當初可是答應我的,供我收集戰爭鬼魂,我才答應幫你的,我這可是冒著得罪大乾天朝壽師的風險,在幫你埃」東方先生的聲音傳來spanclass='character'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/img/1440236042462/32846786/-30453

b07d

34766810078989.png'

呂陽皺了皺眉道:「也罷,你煉吧。」

「這還不夠,我要死更多的人,死更多的人,我要更多的鬼魂。」東方先生看向呂陽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