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章切腹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葬於此地。」 「嘶,真的是郡主,他擔心我們找來,更將古海引入偏僻之地了。」流年大師臉色陰沉道。 司馬長空卻是再度雙目泛著綠光,扭目四面八方的看了起來。 「那邊。」司馬長空叫道。...

龍神武軍營。

司馬長空與流年大師聊著前方戰況。

「大師,你擅畫道,破軍這局,你可有破。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破軍這局,不僅僅是琴道那麼簡單了,我之畫道卻沒有破解之法,等古海吧,古海有勾陳,或許能破了《悲慘世界》」流年大師搖了搖頭。

「古海,算算時間,也快到了吧。」司馬長空笑道。

陡然一個下屬闖入二人大殿。

「大師,不好了,郡主不見了。」那下屬一臉焦急道。

「什麼。」流年大師臉色一變。

司馬長空也是臉色一肅,頓時,二人論軍停止,匆匆飛向遠處一個大殿。

「嗚嗚嗚嗚嗚。」

二人跨入大殿的一瞬間,頓時看到一群侍衛被捆縛而起,一個個嘴巴上都堵著東西。

「怎麼回事。」流年大師臉色一冷,探手摘了一眾下屬的嘴巴。

「大師,郡主說要去殺了古海,我們不同意,郡主就將我們…………。」那下屬焦急道。

「殺古海。」流年大師臉色一變。

「殺古海,龍婉鈺想要找到古海,也是不易,怎麼可能……。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不,不,龍婉鈺可以找到古海,她想找,馬上就能找到。」流年大師臉色一變。

司馬長空頓時變臉道:「一個月只能一次,龍婉鈺這次,居然用在…………。」

「走,走,快。」流年大師瞪眼道。

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,帶了一批強者,踏上飛舟,就向著遠處激射而去。

「這個方向,古海他們要來,應該就是這個方向吧。」流年大師擔心道。

眾人飛舟快速飛行,司馬長空卻是探目仔細看向四方。

眾人一片焦急。

飛舟飛行了三日,司馬長空陡然臉色一變道:「那個方向,我看到那個方向有東西。」

此刻,司馬長空的雙目泛著一絲綠光,好似綠光在快速收集著遙遠處景象一般。

飛舟快速飛了過去。

卻看到山峰之巔,有著一塊石碑,上書「古海葬於此地。」

「嘶,真的是郡主,他擔心我們找來,更將古海引入偏僻之地了。」流年大師臉色陰沉道。

司馬長空卻是再度雙目泛著綠光,扭目四面八方的看了起來。

「那邊。」司馬長空叫道。

飛舟快速按照所指飛去,很快,就又看到一塊石碑。

「那邊。」「那邊。」「那邊。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司馬長空不斷指著,勾陳、破軍若是順風耳,司馬長空的雙目卻好似千里眼一樣,不斷看著遙遠處。

果然,指了一段時間,終於找到了古海一行所在。

但,四周卻是已經被黑霧、黃霧籠罩其中了。

「他們在大陣裡面。」流年大師臉色一沉。

「我司馬家族的《黃泉滅法經》,混賬東西。」司馬長空眼睛一瞪。

探手,司馬長空取出一支金色的毛筆。

毛筆一出,虛空中好似出現一道道豎著的金字一般,一列列金色字體環繞司馬長空,讓司馬長空看起來無比神聖。

「秩序一筆,劃分天地。」司馬長空探手一筆對著大陣寫了過去。

一筆寫下,好似寫出一條黃河一般,四周浮空金字卻是伴隨著這條黃河向著大陣沖刷而去。

「轟。」

大陣頓時被這條黃河沖毀了一大半,也瞬間暴露了高仙芝、龍三千等人。

「大師,你們來了。」沐晨風頓時一喜道。

「大師,皇上被困在裡面了。」高仙芝焦急道。

「司馬先生,這好像是你家族的《黃泉滅法經》。」龍三千苦笑道。

司馬長空毫不遲疑,再度一筆劃向剩下的大陣:「法隨筆出,黃泉經散。」

「轟。」

陡然,剩下的大陣也瞬間撕裂開一道口子。

眾人焦急的向著內部望去。

「轟。」

卻看到古海血刀一出,轟然將一個黑袍人斬退而開,但,卻瞬間被一群黑袍人逼退,畢竟,眾人可是有著修為的,只有古海無法施法,若不是鎧甲堅固,此刻早已受創。

一手絕生刀,一手血刀,冷冷的看著對面想要來殺自己的黑袍人。

「司馬風,你好大的膽子。」司馬長空眼睛一瞪道。

龍婉鈺身旁,那個抓著毛筆的黑袍人陡然一抖,抬頭望去。

卻看到半空中已經被撕裂開一個巨大的口子。

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盡皆冷冷的看來。

「少,少爺。」抓筆黑袍人頓時一僵。

「他是一品堂主,古海,你們為了討好郡主,想要斬殺朝廷命官嗎。」流年大師冷聲道。

一群追殺古海的黑袍人卻是一僵,停了下來,看了看山頂的龍婉鈺。

此刻,古海卻並沒有藉機殺過去,從知道龍婉鈺的那一刻,古海的殺心已經盡去,只有一陣苦笑。

「殺,給我殺。」龍婉鈺可不買流年大師和司馬長空的帳。

一群黑袍人看向古海。

「哼,郡主可以無法無天,你們也可以無法無天嗎,你們以為你們也是郡主,還不住手。」流年大師冷聲道。

一眾黑袍人微微一怔,最終不敢出手了。

是啊,郡主在大乾可以無法無天,但,自己沒那個命啊,就算郡主保自己,也只能保一時,誰能保證以後,謀殺朝廷命官,那可是死罪埃

「混蛋,混蛋,混蛋,你們一群廢物。」龍婉鈺焦急的看著一群黑袍人焦急不已。

司馬長空冷冷的盯著抓筆黑袍人司馬風。

司馬風不敢忤逆,毛筆一劃。

「轟。」

四周大陣轟然散去。

流年大師、司馬長空盡皆落在了龍婉鈺的山峰之上。

「郡主。」流年大師上前勸道。

「啪。」龍婉鈺一鞭子抽打在流年大師身上。

不遠處,古海眼睛一瞪,想要阻止,但,看了龍婉鈺卻苦澀的忍了下來。

流年大師卻並沒有生氣,苦澀道:「郡主,古海是婉清的夫君,你的姐夫。」

龍婉鈺卻是紅著眼睛:「不是,就是他害死了姐姐,要不是他,姐姐怎麼會死,怎麼會死,要你多管閑事,要你保護姐姐,你卻將姐姐保護死了,要你多事,要你多事。」

龍婉清哭著用鞭子抽打流年大師。

四周,司馬長空、龍三千等人卻不敢插口。

沐晨風更是不敢多嘴,知道是龍婉鈺之後,沐晨風卻是連開口都不敢一般。

古海看著流年大師被抽打,微微一陣苦澀道:「龍婉鈺,大師是無辜的。」

「哼。」

龍婉鈺停下抽打流年大師,紅著眼睛看向古海,眼神之中,一股刻骨銘心的仇恨。

「你害死了我姐姐,就是你害死了我姐姐。」龍婉鈺哭著看向古海。

「婉清替我去死,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但,總有一天,我會讓她復活的,龍婉鈺,婉清臨死前,讓我照顧你,我…………。」古海微微一嘆道。

「我不要你照顧,我就要我姐姐,古海,你還我姐姐。」龍婉鈺盯著古海哭道。

此刻,流年大師、司馬長空的到來,說明自己想要殺古海,已經不能成功了,自己費了好大的勁將古海騙到這裡,就是要躲過司馬長空他們,可,還是沒有躲過。

「龍婉鈺,婉清已經死了,我也在為婉清報仇之中,我知道你討厭我,但,我答應了婉清,我就不會不管,婉清的死,我知道對你傷害也很大,如今,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你,但,我們必須都要往前看,若是有辦法讓你好受一些,我能做到的,你說,我盡量幫你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讓我好受點,你盡量幫我,哼,那你去死吧,你死了,我就好受了,你死了就是幫我。」龍婉鈺哭著恨聲道。

「你。」古海眉頭一挑。

這龍婉鈺根本無法交流埃

「郡主。」流年大師也在一旁勸道。

「你們不要管,是他說讓我好受點的,就你手上那柄骨刀,沾之必死,我感覺它沾到誰,誰就死,你就用那骨刀切腹,死給我看,我就好受點了,我就不怪你了。」龍婉鈺恨聲道。

眾人一片焦急。

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幾次相勸,但,龍婉鈺驕橫的性子,根本不聽,而是死死的盯著古海。

「你不是說盡量去做嗎,你用骨刀切腹,我就不怪你了,從此就不怪你了,你敢嗎。」龍婉鈺瞪著古海吼道。

高仙芝、沐晨風、勾陳等人一陣焦急,正要開口說話。

古海探手攔住了眾人,而是死死的盯著龍婉鈺道:「你說的,只要我用這骨刀切腹,你就不再與我較勁,和我一起去對付婉清的真正仇人。」

龍婉鈺卻是微微一愕,古海這話什麼意思,他真的要切腹,不對啊,我先前感覺,那骨刀沾之必死,我的感覺不會錯的,那是一個邪刀,更用它切腹,誰都要死的埃

「我說的,你切腹吧,你當著我的面切腹吧,你切腹,你我恩怨,一筆勾銷。」龍婉鈺紅著眼睛吼聲道。

「如你所願。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緩緩將血刀放在一邊。

古海撕開胸前衣服,露出強壯的胸腹跡

「古海,不要。」

「古先生,不可。」

流年大師和司馬長空都焦急道。

「閉嘴,你們。」龍婉鈺瞪眼吼道。

二人看看古海,古海卻是沒有理會,而是看向龍婉鈺。

「龍婉鈺,你看好了,別待會出爾反爾。」古海將骨刀舉到胸前,最後看向龍婉鈺。

「我龍婉鈺,說話算話。」龍婉鈺眼中帶著一股期待的看向古海。

「呲。」

古海非常乾脆的將絕生刀插入自己的腹部。

?

b46a

??「皇上。」高仙芝等一眾大臣驚叫道。

司馬長空、流年大師一臉焦急。

其他人早已瞪大了眼睛。

古海為了讓小姨子歇火,這也太拼了吧,用骨刀切腹。

一刀插入腹部,龍婉鈺卻是一抖,露出一絲後悔之色,他怎麼真的切腹了。

四周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靜了下來,驚駭的看著古海將骨刀插入腹部。

「呲。」

骨刀再度插入了一截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