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零八章詭異的石碑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間,墨亦客都在幹什麼?」 「白天釣釣魚,晚上宴請一些官員1 「宴請官員?」 「是1 龍婉清的仇還歷歷在目。 龍三千請求古海前往對付破軍,古海很快就答應了,交代了...

潁州,墨亦客的家中庭院!

墨亦客抓著一根釣竿,坐在一個小池塘處,靜靜的釣著魚兒。忽然一個黑衣男子出現在墨亦客身後,極為恭敬。

「先生,已經查清楚了,先前那姦細探子並沒有說謊,九五島上,古海的確是佯裝敖勝,讓敖順自封修為,群龍自相殘殺,繼而更以言語敗退敖勝太子1黑衣人恭敬道。

墨亦客看著池塘中魚浮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呵呵?古海啊,古海,他卻是讓我這些年的布置,功虧一簣啊1

「先生,皇上並沒有懷疑你啊,依舊對你信任有加!所有敢說你壞話的人,全部打入天牢了1黑衣人疑惑道。

「九五島的真假,已經不重要了,說它真就真,說它假就假,誰能保證那探子真的不是姦細呢?呵1墨亦客微微苦笑道。

「呃,皇上一定會相信先生清白的1

「可是,呂安卻是放出來了1墨亦客淡淡道。

「先生是說,皇上不信任你了?」黑衣人擔心道。

墨亦客搖了搖頭道:「第四步?古海這個第四步,恰到好處♀啊,離間了我們君臣!呵!呂安是一枚好棋子啊,讓古海想怎麼用,就怎麼用。」

「先生,離間君臣的,不是神武王大軍嗎?先生那日不是說是司馬長空嗎?而且那姦細已經證明了一切1黑衣人疑惑道。

墨亦客搖了搖頭道:「不,沒有呂安的鋪墊,司馬長空想要取到效果,不是那麼容易的。那是一個梗啊,雖然很矮,但卻能將人拌倒,呵,我府外,現在已經被盯上了吧?」

「呃?是皇上派人來的?」黑衣人驚訝道。

墨亦客雙眼微眯:「我一開始就跟皇上說了,盡全力招攬古海,就算不能招攬,也不能得罪,呵,皇上不聽我的!唉,釀成今日苦果1

「皇上既然懷疑,為何……?」

「只是懷疑,誰也不敢拿我怎麼樣的,呵呵,可惜,一片大好的形勢啊1墨亦客苦澀道。

「皇上不會為難先生?」黑衣人頓時一喜。

墨亦客搖了搖頭,微微一嘆:「皇上若是一路高歌,連連大勝,定然不會怪我,心中有所疙瘩,也許一笑而過了。我還是皇上的第一謀士。但,若連連敗報,皇上卻會殺我以正軍心1

「啊?不會吧1黑衣人焦急道。

墨亦客繼續釣著魚,微微一笑道:「好了,你下去吧!不要打擾我釣魚1

「呃?」黑袍人微微苦笑,點了點頭。

黑衣人離開墨亦客的小院,很快卻出現在了呂陽的面前。

呂陽書房,呂陽冷冷的看著面前黑衣人。

「墨亦客真的這麼說的?」呂陽沉聲道。

「是的,皇上1黑衣人恭敬道。

呂陽深吸口氣,臉色陰沉道:「墨亦客?他以為他能猜到朕的一切?哼1

「皇上,屬下是在很久前被皇上派入墨先生身邊的,先生為人,屬下看在眼裡,應該不可能是大乾姦細1黑衣人恭敬道。

「哼,那墨亦客以前是幹什麼的?來自哪裡?」呂陽沉聲道。

「屬下不知!不過先生這些年,為皇上東奔西走,可是處處與大乾為敵啊1

呂陽沉默了一會道:「好了,墨亦客如何,朕自有決斷,這段時間,墨亦客都在幹什麼?」

「白天釣釣魚,晚上宴請一些官員1

「宴請官員?」

「是1

龍婉清的仇還歷歷在目。

龍三千請求古海前往對付破軍,古海很快就答應了,交代了一番,古海帶著高仙芝、沐晨風、勾陳,還有兩百自己昔日掌柜班底,跟著龍三千就踏上了前往神洲之路。

飛舟歷經一個月,抵達了神洲大地。

「小王爺,破軍的琴道,擋住了神武王的千軍萬馬?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不錯,不僅僅是那批琴俑,還有琴道,你昔日在銀月城聽的那首《悲慘世界》,卻是也被破軍掌握,悲催世界一出,斷人五感,我們的大軍,根本很難走出音障大陣,只要一出來,悲慘世界就讓他們眼瞎、耳聾,我們的大軍根本無法再進一步1龍三千苦澀道。

一旁沐晨風疑惑道:「堂主的《悲愴》,不是很多人都會嗎?為何不用來對抗《悲慘世界》?」

龍三千微微苦笑道:「用了,沒用1

「哦?」

「昔日古先生的《悲愴》,的確衝破了《悲慘世界》,但,當初多少人彈奏?可是銀月城近乎所有琴師啊,數千萬人埃我們哪有那麼多琴師彈奏?而且悲慘世界被破軍演繹的更加圓滿!所以…………1龍三千苦笑道。

古海凝眉。

「古先生可有辦法解開?」龍三千疑惑道。

「我不知道,到時再看吧1古海搖了搖頭。

飛舟在快速飛行之中,飛著飛著,陡然,遠處一座山峰之上,出現一塊石碑。石碑上六個大字,讓飛舟上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。

古海葬於此地!

「呼1

陡然,飛舟驟然停下,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。

「戒備,戒備1龍三千臉色一冷道。

「轟隆隆1

飛舟之上,陡然冒出一個個陣法,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那塊石碑。

「今日誰掌的舵?」龍三千眼睛一冷道。

「小王爺,是我,是我1一個屬下忐忑的走上前來。

「怎麼回事?我們的路上,怎麼會有這塊石碑?你暴露了我們的行蹤?」龍三千臉色一冷道。

「沒有,沒有,這條路,只有屬下知道,之前沒有固定哪條路啊1那屬下頓時跪下求饒道。

古海也是瞳孔一縮的看著那塊石碑。

怎麼忽然有這一塊石碑攔在路上?而且還是咒自己死的?四周有仇人?

「呂陽派來的殺手?」沐晨風臉色一變。

「可是,他怎麼知道我們的行蹤?」高仙芝臉色一沉道。

古海臉色陰沉,轉頭看向龍三千。

龍三千看向古海,苦笑道:「古先生,絕對不是我安排的,我也沒想到會有這塊石碑啊1

「我們的行蹤暴露了1古海眉頭深鎖道。

否則,天下那麼大,誰會知道自己會走這邊?

古海盯著龍三千看了一會,最終排除了龍三千的可能。

眾人站在飛舟上,對山林四周仔細看了看,但,四周靜悄悄的一片,並沒有殺手出現。

過了好一會,眾人才再度看向那詭異的石碑。

「或許是巧合?」高仙芝說著一句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話。

「巧合嗎?」古海臉色陰沉,畢竟,四周並沒有敵人出現埃

「繞道,走1龍三千沉聲道。

「呼1

飛舟繞道,向著另一個方向而去。

飛行著,飛行著,飛了一個時辰,陡然,飛舟猛地再度一停。

「轟1

飛舟停下,帶著一股大風吹過,飛舟上所有人都是忽然間一陣毛骨悚然。

卻看到遠處又一座大山之上,同樣又出現一塊石碑。上有一列字。

古海,你逃不掉的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

「誰,出來1沐晨風跳起,大吼而起。

但,四周山林靜悄悄一片,卻並沒有人回應。

古海看向勾陳。

勾陳搖了搖頭道:「沒有,四周沒人1

「會不會是能跨越陰陽兩界的壽師?他們躲入陰間了?」沐晨風臉色一沉道。

「呂陽王的刺客嗎?」古海臉色一陣難看。

一旁龍三千盯著掌舵下屬瞪眼道:「怎麼回事,這是你故意的嗎?帶我們來此?」

「噗通1

「小王爺明察,屬下真的隨便飛的,並沒有故意往這邊,我也不知道,為何這麼巧1那掌舵下屬驚恐的叫著。

「堂主,四處沒有石碑,只有這一塊,說明我的行蹤,還是暴露了1沐晨風臉色難看道。

古海看向龍三千。

龍三千搖了搖頭道:「我將所有人都叫道甲板上,古先生,你的人來掌舵1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將所有龍三千的人叫到面前,由高仙芝負責掌舵,如此,再次飛行,路線就不確定了。

飛行了又一個時辰。

「轟1

飛舟又停了下來。

卻看到又一座山頂上豎著一塊石碑。

逃?你無處可逃的!古海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死期!死期!

古海眼皮一陣狂跳,扭頭看看四方。

但,四方萬里無雲,根本什麼人也沒有。

「主人,我仔細聽了,之前這裡也沒人1勾陳臉色難看道。

到底是誰?古海一行無論到哪裡,都有這威脅的話?

「小王爺,我們馬上去軍營,你指路1古海沉聲道。

飛舟繼續飛行。

可是,每過一段時間,就會出現一塊石碑,上面都是詛咒古海的話語。

一路所過,無論古海一行如何繞路,但,石碑接連出現,好似上天早就寫在這裡的一般,看的眾人心裡都是的慌。

自己的行蹤,好似徹底暴露了!怎麼會這樣?

四周,龍三千的下屬都是竊竊私語,對古海指指點點。

而古海帶來的人卻並不說話,一起看向古海。

古海扶著欄杆,面部卻極為平靜,誰也看不出古海心裡想些什麼。

一股濃濃的陰謀,似乎要降臨古海身上。好似一雙眼睛盯著古海,無論古海逃到哪裡,都躲不掉。那雙眼睛似擇人而噬,隨時向古海張開血盆大口。

ps:今天有事,第二更不能按時上傳了,可能晚兩三個小時更新,見諒,見諒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