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九十八章講故事,證敖勝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故事,故事的目的是要證明,衝天殿內的就是敖勝1司馬長空雙眼微眯道。 「衝天殿內,不就是敖勝嗎?」一個屬茫然道。 司馬長空卻是輕輕搖了搖頭:「故事還沒講完,不要吵1 一眾屬露出一...

readx 大瀚皇宮,一間大殿之內,呂安依舊被捆縛著,面露驚恐之色,旁邊站著蒙泰,正冷冷的盯著他。手中一柄髒了的長劍,將劍身放在呂安的肩膀上,用呂安的衣服,擦了擦髒了的劍。

面對蒙泰,呂安卻臉色一陣驚恐,生怕蒙泰的劍一不小心,就將自己斬成兩斷了。

「轟隆隆1

「昂1「昂1「昂1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外界,群龍的咆哮之聲傳來。

「是敖順,他們來了,敖順太子他們來了,太好了1呂安卻是忽然興奮了起來。

「嗯?」蒙泰雙眼微眯,手中長劍忽然劃開了呂安的衣服。

「我不喊,我不喊1呂安驚恐道。

「嗯1蒙泰淡淡道。

「你,你叫蒙泰?敖順帶著群龍來了,大瀚皇朝肯定完了,你放了我,我舉薦你給我爺爺,一定讓你位高權重,只要你能救我,我會重重報答你的1呂安小心道。

「嗤,就你?還報答我?大潁皇朝馬上就覆滅了,還給我高位?哈1蒙泰露出一絲冷笑道。

「不可能的,我大潁皇朝,比大瀚皇朝強出無數,而且,敖順一來,大瀚皇朝馬上就夷為平地了1呂安不通道。

「你以為,敖順還能活著走出去?」蒙泰冷笑道。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:heiyaпge.觀看最新最快章節

「不可能的,你們不可能是敖順對手的1呂安臉色難看道。

蒙泰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,並沒有解釋。

呂安卻是面色一陣複雜,想不通,古海能有什麼辦法對付敖順?不可能的!可是,這蒙泰為何如此篤定?一定哪裡有問題,一定哪裡有問題!難道和我猜的一樣,墨先生是大乾的姦細?是了,墨先生的底細,誰也查不到,爺爺也差不到,難道他真有問題?

人的思想一旦進入死胡同,就會不停的往裡鑽。特別是呂安這種自以為很聰明的人,更是在自行補腦之中。

「不可能,若墨先生真的是姦細,此次是故意讓我們作為誘餌,引誘出敖順群龍,然後將群龍一網打盡?那只有一個可能,是大乾聖上派強者在此守候?」呂安分析道。

果然,外界一陣嘈雜之後。陡然傳來敖勝的聲音。

「嗡1

呂安陡然一激靈,腦袋一陣轟鳴。

「敖勝?沒錯,我上次和爺爺見過敖勝,這是敖勝的聲音,是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?」呂安驚恐的肯定了心中猜想。

因為敖勝來了,所以蒙泰才不害怕。

墨先生是姦細,是真的?一切都是真的?

呂安陷入了驚恐之中。

完了,一切都完了?

一旁蒙泰卻是露出一絲冷笑,只不過,呂安卻沒發現蒙泰抓劍的手心,卻是已經被汗打濕了,蒙泰也緊張之中。

聽著外面的聲音,蒙泰按照古海的要求,緩緩收起長劍。

長劍歸鞘的一霎那,呂安陡然嘶喊了起來:「敖順太子,救命啊~~~~~~~~~~~~~1

衝天殿外。

獠牙的頭顱拋飛而出,群龍都是猛地一頓。

龍族是禁止自相殘殺的,自相殘殺要貶為罪龍。可如今,獠牙居然被殺了?

敖順太子手,一共有八大首領,這獠牙就是八大首領之一,而且還是實力偏強的一個,敖勝太子說殺就殺?

敖順卻是眯眼盯著衝天殿。敖勝?他怎麼會在這裡?

群龍一陣騷動,一起看向敖順,等待敖順命令一般。

陡然,不遠處一個偏殿一聲大吼響起。

「敖順太子,救命啊~~~~~~~~~~~~~1

「嗯?」敖順臉色一變。

呂安的聲音?敖順探手一掀。

「轟隆隆1

不遠處的房頂轟然爆開,瞬間看到內部氣急敗壞的蒙泰,拔劍頂在呂安的喉部。

「你找死?」蒙泰眼睛一瞪。

「我爺爺有危險!墨亦客是大乾姦細!設局為了絕殺你1呂安陡然驚叫道。

「混賬1蒙泰一掌打昏了呂安。

抱住呂安,長劍架在呂安脖子之上。

「放肆1群龍憤怒的吼道。

「你們動,我就殺了他1蒙泰面露猙獰。

敖順眼睛一瞪。正要開口。衝天殿內,忽然傳來一個聲音。

「龍族犯事,由我來管,呂陽犯事,卻不是我該管的。呂安是我留他一命的,呵,他終究是呂陽的種,不該我來殺1衝天殿中敖勝的聲音傳來。

敖順和群龍卻是一滯,臉色複雜的看向不遠處被蒙泰制住的呂安。但,終究不出手了,最少呂安暫時死不了了。

但,呂安先前的話什麼意思?

方,蒙泰制著呂安,也是渾身一陣冷汗,這是在走鋼絲啊,還好,群龍都不動了,如皇上預料的一樣。

衝天殿口,古秦看著遠處呂安,也是暗呼口氣。

呂安的呼喊,本來不在父皇計算在內,不過,後來父皇終究想要錦上添花,讓計策更完美,才最終敲定安排的。用豬隊友坑隊友。這是一個險招。父皇挑選了蒙泰,終究沒有出錯。

「墨亦客是大乾姦細?不可能1敖順頓時冷聲道。

「太子,不對,墨亦客沒有阻止你帶我們來?」

「墨亦客身份,一直成謎1

「墨亦客故意設置的圈套?」

「墨亦客和敖勝商量好的?」

「那可是皇太孫,不可能要害皇上的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群龍一陣騷動。

遠處,皇家賭場度假村中,司馬長空看著遠處一幕,眉頭深鎖:「墨亦客?是聖上的人?故意設局,約好敖勝,在此伏擊敖順?好明顯的理由,好明顯的事實啊!如此一來,敖勝在此,就名正言順多了。這就打消很多疑惑了。可惜,我最清楚,墨亦客絕對不可能是聖上的人,否則,王爺早就知道了1

「可是,萬一是聖上悄然安排的呢?」一個屬低聲道。

司馬長空眉頭微皺:「不對,不對,古海在講一個故事1

「啊?」幾個屬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古海在向群龍講一個故事,故事的目的是要證明,衝天殿內的就是敖勝1司馬長空雙眼微眯道。

「衝天殿內,不就是敖勝嗎?」一個屬茫然道。

司馬長空卻是輕輕搖了搖頭:「故事還沒講完,不要吵1

一眾屬露出一絲費解,大人說話雲里霧裡的,怎麼聽不懂?

敖順看著衝天殿臉色一陣難看,難道墨先生真的是大乾姦細?在設計我?讓敖勝設好圈套在此等我?若真是如此,那就可怕了。大潁皇朝危矣,自己這些年的布置,都成為一個笑話了嗎?

是真的嗎?呂安說的是真的嗎?

「太子,不管如何,敖勝此來,應該沒有帶兵,或許我們可以將他反殺,剷除這個叛逆1一個紅龍首領冷聲道。

敖順陡然雙眼微眯,是啊?

「呵呵?王兄,你這手說話,還真有趣?是啊,我就一個人,誰也沒帶,要不,你們誰進來看看?」敖勝的聲音傳來。

群龍微微一滯。

「轟1「轟1「轟1…………

就在這一刻,陡然,九五島的四方海域,忽然憑空而現滾滾天相烏雲。天相烏雲出現的一小會,就陡然消失不見了。

群龍轉頭望去。

卻看到遠處一片海域,時不時的,一條巨大的龍尾巴冒出水面,繼而瞬間鑽入海底。

海面上看不到龍,但,卻在海水不深的地方,隱約能看到一條巨龍在海底游弋一般,只能看到一個黑黑的影子,不過,已經足夠了,那肯定是巨龍,沒錯。

不是一條。海底有十條巨龍黑影在游弋。

不是十條,是百條千條萬條!

先前氣勢洶洶的闖入九五島,並沒有細細觀看海底有什麼。此刻用心一看,頓時群龍倒吸口氣。

最少近萬巨龍,已經將我們包圍了?

九五島四周,都是群龍?

「王兄,你我終究是兄弟,你我說話,你的這群屬插嘴,可不太好1敖勝的聲音傳來。

剛才還面目猙獰的巨龍們,卻是臉色一僵,特別剛才挑撥準備反殺敖勝的那紅龍首領,張了張嘴,半天不知道說什麼。

於此同時,宰之中。

一群樹人玄武正拖著一個個巨大的石龍在海底游弋之中。

「小心點,石龍沉的深一點,能看到個黑影就行了,別暴露了,還有,剛才我玄武族同時勾連天相烏雲,你配合不夠好,你慢了一拍,長點心,不要再出錯了1一個玄武對著遠處另一個玄武數落道。

「是,爺爺1那玄武回了個抱歉。

另一邊,一個樹人用樹枝抓著五頭石龍在海底游弋,皺眉對著另一邊的一個樹人道:「剛才那條巨龍,你不要對他客氣,他們當初可是跟獠牙一起來抓少主人的,被封了修為,扣住它們的頭就行,讓他們尾巴偶爾露出海面。扣緊了,要是再有巨龍想要露出頭顱出海,那就暴露行徑了,直接殺了1

「是1不遠處樹人應聲道。

皇家賭場度假村。

司馬長空站的不夠高,視野不夠開闊,但也瞬間猜到了怎麼回事,陡然臉色一變:「我明白,我明白了。石龍?借屍還魂嗎?我都差點被懵1

「啊?」一旁一個屬不解道。

「第一步,起疑!第二步,亂心!第三步,表象!古海講了一個好故事啊1司馬長空皺眉感嘆道。

「啊?大人,你是說,那群石龍,讓敖順他們以為是真的龍了?」一旁一個屬道。

「不錯,古海用了三步,告訴了我們三件事1司馬長空感嘆道。

「什麼?」

「第一步,起疑!告訴你耳朵聽到的,未必都是真的。第二步,亂心!哪怕最該信任的人跟你說的事,也未必是真的!第三步,表象!你親眼看到的,也未必是真的1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呃,不是真的?衝天殿里,應該就是敖勝吧?」一個屬茫然道。

「是啊,大人,我感覺裡面就是敖勝1又一個屬皺眉道。

司馬長空沒有理會,卻是聽著遠處衝天殿再度傳來敖勝的聲音。

「王兄,還記得當年嗎?我不是太子,你也不是太子,那時我們,最少沒有現在這樣針鋒相對,那時,你是兄長,我是弟弟,那時,該有多好啊,唉1敖勝的聲音再度傳來。

「第四步,訴請?僅僅為了證明殿中的就是敖勝,古海鋪墊了這麼久,講這麼長故事?」司馬長空凝重的看向遠處。

自己一群屬都被搞混了,何況天空中的群龍?

「兄長?哈,哈哈哈哈?你還把我當兄長?」敖順眼睛一瞪,帶著一股怨氣。

「當年只能是當年了,你為我做了什麼?可我也不是沒為你做什麼,你都忘記了?還是你只記得你的那部分?」敖勝的聲音再度傳來。

「大人,裡面肯定是敖勝,要不然,怎麼會知道和敖順小時候的事情?」一個屬反駁道。

司馬長空看了看自己屬,懶得去解釋了。敖勝的聲音,看似講了兄弟間小時候的事情,但,言語中根本沒有具體到什麼,完全需要對方去補腦。這就是語言的藝術。

他什麼也沒說,但你卻聽了很多內容。

「當年?你還記得當年?當年你被欺負,我追殺那章魚妖千里,差點被章魚妖吞了。你為了我做什麼?僅僅只是向父王要了一枚補元丹而已。你要出去玩,我瞞著父王他們,悄悄帶你出去,回來我被責罰了一頓,你卻一點事也沒有,你還記得我這兄長?將我逼太子之位,奪我之位,這就是我的好弟弟,你還真是我的好弟弟1敖順面露猙獰咆哮道。

群龍一陣靜默。

「王兄,我們都要成長的,已經不是以前了。不是嗎?你以前是太子,但,現在終究不是了。你我終究是兄弟,我也不想一見面,就馬上拼個你死我活,我就在這殿中,暫時不出來和你見面了1敖勝的聲音再度傳來。

「呵呵,你不想拼個你死我活,卻要設計埋伏我?」敖順眼中閃過一股憤怒。

遠處的司馬長空卻是微微一嘆:「呵,不想見面才不出來?好一個兄弟矯情的借口!親情交談之後,果然扯什麼無恥的故事,都能奏效!呵,衝天殿里,就是敖勝了1

「呃?大人,裡面本來就是敖勝啊?」一個屬好奇道。

司馬長空看看一眾屬,微微一嘆。自己這群屬都被騙了,何況天空中的群龍?

古海用了四步!起疑亂心表象訴請!已經講清楚了,衝天殿內是誰已經不重要了,在群龍心中,那就是敖勝。

古海的故事,已經達到效果了。敖勝被創造成功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