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九十四章引龍向東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男子。 「去我府郟」獨眼龍獠牙沉聲道。 張大人點了點頭,在群龍疑惑的目光中,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府中。 在府中大院子內,打開了箱子,一口口用龍骨製成的樂器擺放起來。 獠牙眼...

大潁皇朝,潁都。

潁都外一片大湖,湖口棲息著大量的霸下、蛟龍,還有一群罪龍,顯然這是大潁皇朝龍族大軍棲息地。

湖岸處,一輛輛仙鶴車裝滿了大箱子,仙鶴看了看四周群龍,屏氣不敢出聲,最前面是一個身穿官服的男子,靜靜的等候之中。

四周,群龍們盡皆投來疑惑的目光。

「轟。」

陡然,大湖一聲巨響,大量湖水爆開,從湖底探出一個巨大的龍頭。

正是罪龍獠牙,昔日古海、龍婉清抵達前線遇到的第一頭龍,也是情花山谷外,指揮破陣的巨龍,也是昔日古海在銀月海斬殺群龍之首鬼面的叔叔。

「張大人,你怎麼有空,來我軍營,是皇上讓你來的。」獠牙目光冰冷的看著眼前官員。

張大人微微一陣苦笑,搖了搖頭道:「不是,是我自己來的。」

「哦。」

「在下官職低微,自然無法在皇上面前說上話,上次在朝會結束后的路上,聽到獠牙將軍和別人交談,提到過銀月海群龍屍骨,在下上了點心,有所收穫,特意花了精力,得了些物件,贈予獠牙前輩,此物皇上看不上眼,但,想必對將軍來說,還是有些用的,在下要求不多,來日若有機會,請在皇上面前,為我美言幾句即可。」張大人笑道。

「什麼東西。」獠牙皺眉道。

張大人看了看四周,顯然不想在此暴露。

「呼。」

獠牙陡然化為人形,一個獨眼龍的中年男子。

「去我府郟」獨眼龍獠牙沉聲道。

張大人點了點頭,在群龍疑惑的目光中,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府中。

在府中大院子內,打開了箱子,一口口用龍骨製成的樂器擺放起來。

獠牙眼皮一陣狂跳。

「這氣息,這是我那可憐侄子的,鬼面的骨頭。」獠牙臉色一變。

緩緩拿起一枚古琴。

輕輕撫摸古琴,陡然在古琴的一個端角看到了一行小字——

大瀚,古海斬殺於銀月海,龍音古琴——

看到這行小字,獠牙眼皮一陣狂跳。

「古海,古海,當初就該殺了你的,就該殺了你的,吼。」獠牙一聲怒吼。

雖然先前就知道了古海,但,看到這屍骨的時候,卻是心中更為惱怒。

「獠牙將軍,銀月海的所有龍骨,全部被製造成了樂器,聽說,龍骨樂器一共做了一千套之多,賣的效果特別好,我也只是買了一部分。」張大人微微一嘆道。

「古海,他這個縮頭烏龜,再看到他,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,殺我侄兒,此仇不共戴天。」獠牙面露猙獰道。

「呃,有句話也許我不該說,古海殺你親屬,你其實也可以殺古海親屬的埃」張大人一旁低聲道。

「嗯。」獠牙陡然瞳孔一縮。

低頭看向古琴一端的小字。

「大瀚,大瀚皇朝,是啊,他兒子在那邊,他臣子在那邊,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廟,千島海、九五島。」獠牙陡然面露猙獰。

「可是,如今處於戰備階段,沒有皇上許可,任何兵力,都不得擅自離開潁都的埃」張大人擔心道。

獠牙臉色一陣難看。

張大人自言自語道:「不過,皇太孫要是離開,應該沒事吧,皇上那麼寵他,不過,將軍,你千萬別找皇太孫一起出去……」

「安少爺,呂安,皇太孫。」獠牙陡然面色一喜。

「呃,將軍,你想幹什麼。」張大人臉色一變。

「好了,我知道了,哈哈,也對,只要帶上皇太孫,太子也不會責怪我的,我是保護皇太孫。」獠牙臉色一冷。

「不要啊,將軍,你要是被發現,下官難辭其咎,我,我只是來送龍骨的,我可沒有……。」張大人一臉焦急。

「好了,我不會提到你的,你做你的去吧,以後若有機會,我會在皇上面前提到你的。」獠牙沉聲道。

「多謝將軍,多謝將軍。」張大人興奮道。

張大人興奮中走出了獠牙的府郟

獠牙露出一絲不屑:「一個不入流的小官,也想賄賂我。」

張大人開心的駕著仙鶴車離去了,歡喜的表情,直到離開了群龍的視線,張大人才忽然神情一肅,長噓口氣。

扭頭,張大人看向南方。

「皇上,我神麓皇朝如今還好嗎,為臣在大潁皇朝,如履薄冰啊,此次讓我用間,希望能夠成功,願我神麓皇朝,永遠安詳。」張大人微微一嘆——

潁都,呂陽皇的書房之中。

墨亦客和一眾謀士站在兩邊,一起看向中央的敖順。

「庚金宗滅了,古海布置大陣,獨孤求敗。」呂陽皇沉聲道。

「不錯,那獨孤求敗,太強了,我不敵。」敖順苦澀道。

一旁墨亦客眉頭微皺,看了看敖順道:「敖順太子,你能否將經過再說一遍。」

敖順不解的看看墨亦客,但,還是將一切重複了一遍。

墨亦客眉頭微皺,沉默了一會,苦澀道:「敖順太子,你可能上當了。」

「嗯,什麼上當了。」敖順皺眉道。

「古海是在詐你。」墨亦客搖搖頭嘆道。

「不可能,我能感覺到獨孤求敗的強大,而且開天宮的劍齒虎,就是死在了其手中。」敖順搖了搖頭。

「你再仔細想一想,你當時的畏懼,真的是因為獨孤求敗的實力,還是古海說的話。」墨亦客沉聲道。

「那是獨孤求敗說的。」敖順皺眉道。

「獨孤求敗不是被古海控制的嗎,古海讓他說什麼,他就說什麼,古海控制獨孤求敗,若是真能瞬間斬了你,古海為何還要廢話半天,能一劍殺了你,為何要嗦半天。」墨亦客苦笑道。

敖順面色微微一僵。

「古海從心理上已經壓制了你,你心生恐懼,才上了他的當了。」墨亦客搖搖頭嘆道。

「我恐懼,墨先生,你說我恐懼,我怎麼可能恐懼,只是不願無謂的戰鬥而已,那獨孤求敗就是厲害。」敖順倔強道。

「呵,好吧,你不恐懼,那,你已經看到了皇甫朝歌了,就算要避開獨孤求敗,那為何要回朝,為何不直接去皇甫朝歌的朝都,沒有皇甫朝歌的麓神城,你不能破開嗎,一旦你破了麓神城,神麓皇朝豈不是毀了。」墨亦客淡淡道。

「呃。」敖順面色一僵。

「好了,敖順,墨先生又沒有說錯,恐懼就是恐懼,否則,這麼淺顯的道理,卻看不明白,倉皇逃回來。」呂陽皇沉聲道。

敖順面部一陣抽動。

「我就算是心生慌張吧,那獨孤求敗的確是厲害。」敖順倔強道。

墨亦客微微一陣苦笑,不再解釋。

一眾謀士不說話,敖順看看眾人,卻是一陣煩躁,這次可是丟了大臉了。

沉默了一下,敖順道:「皇上,那古海已經給我們造成兩次大損失了,好似還有第三次,古海太危險了,可是一直找不到他人,但,他有大瀚皇朝,我去將大瀚皇朝滅了,將他的屬下、兒子全部抓來,看他還不出來。」

「不要。」一旁墨亦客頓時叫道。

「嗯。」敖順皺眉的看向墨亦客。

「敖順太子,如今神武王已經聚集了永州兵力了,在邊境已經開始與我軍接觸,如今,我大潁皇朝的每一份戰鬥力,都極為重要,你可是開天宮實力,不能隨便亂走了,大戰一觸即發。」墨亦客搖了搖頭。

「可是……。」敖順皺眉道。

「好了,聽墨先生的,敖順,整編好軍隊,朕需要你在身邊協助。」呂陽皇吩咐道。

敖順皺了皺眉,微微一嘆——

敖順鬱悶的回府了。

三天後。

不久前給獠牙送去骨琴的張大人悄然來到敖順府上。

「嗯,張大人,你來我這幹什麼。」敖順皺眉的看向這忽來的張大人。

此張大人,有點能力,但,僅僅只是有點,在大潁皇朝也官排末流,很不起眼的一個官員,深夜跑我這來幹什麼。

「敖順太子,下官不請自來,還望見諒,下官如今負責皇子皇孫的生活登記,雖官至末流,但,卻對皇子皇孫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記錄,就在兩日前,皇太孫帶人出城了,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,此時敏感時期,皇太孫失蹤,卻是……。」張大人苦澀道。

「皇太孫失蹤,你跑我府上幹什麼。」敖順沉聲道。

「和皇太孫一起出城的,還有你龍族的首領和一眾亞龍,此次…………。」張大人苦笑道。

「荒謬,如今大戰在即,皇上早已下令,任何金丹境以上將領,都不能擅自離開朝都,我的手下,怎麼可能離開……。」敖順冷聲道。

張大人微微一陣苦笑,拜了又拜,最終無奈的退出了敖順府郟

敖順卻是疑惑中前往龍族聚集地。

「啊,太子,獠牙首領帶著十頭巨龍,百頭蛟龍、百頭霸下,兩日前離開了。」一個紅龍小聲道。

「我是問,他們去哪了。」敖順目光冰冷道。

「好像,好像去千島海、九五島,抓古海兒子去了。」紅龍低聲道。

「混賬,混賬。」敖順臉色一變——

潁州靠東spanclass='character'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/img/1439533546974/32846786/19266392228303

ee95

74653.png'一個飛舟之上。

獠牙和呂安站在船頭,目露冰冷的看著遠處。

「獠牙,你說得對,哈哈哈,等我們抓了古海兒子,我看古海還出不出來,我們這算是給爺爺立功,哼,古海,你也有今天,哈哈哈哈。」呂安興奮的大笑之中。

獠牙扭頭看看後方,長噓口氣的點了點頭——

潁都。

敖順立刻下令封鎖消息,獠牙帶著群龍立刻,不能讓皇上知道,否則就是自己失職,獠牙等群龍也是死罪。

「獠牙,你們這群混蛋,敢不聽我命令,看你們回來,我不扒了你們的皮。」敖順一個人在府上生著悶氣。

「敖順太子,皇上在上書房等候。」一個官員前來稟報。

敖順壓著心中的悶氣,來到上書房。

上書房中,墨亦客和一眾謀士還靜靜的站在那裡,只是此刻又多了幾人,卻是從庚金宗逃來的三個狼狽的長老。

「嗯,庚金宗怎麼樣了。」敖順微微一怔。

三個長老微微一陣苦澀,眾人一陣不說話。

書房中一陣沉默,所有人都看向敖順。

「怎麼回事,說埃」敖順冷聲道。

三個長老才唯唯諾諾的將那日發生的事情重複了一遍。

「你是說,古海詐我,不可能,那獨孤求敗……。」敖順臉色狂變。

自己被嚇跑,已經足夠丟臉了,臨陣脫逃,膽小如鼠,可如今得來的消息,卻是古海詐自己。

侮辱的不是自己的膽魄,而是自己的智商了。

敖順感到腦袋一陣轟鳴,整個人都要氣炸了。

「罷了,這古海卻是鬼才,朕當初太小看他了。」呂陽王微微一嘆道。

「皇上,請讓我帶兵前往九五島,我要將大瀚皇朝連根拔起。」敖順面露猙獰道。

「算了,敖順,以後再對付古海吧,如今大敵,卻是神武王。」墨亦客微微一嘆道。

「不行,皇上,我咽不下這口氣啊,我以最快的速度前往,以最快的速度回來,和神武王大戰,短時間內,並不是少了我不行,皇上,讓我去吧。」敖順語氣堅決道。

不僅僅為了一雪前恥,還有一部分是為了獠牙他們,獠牙他們犯了大忌,只有自己帶龍也前往,才能抹去他們此次罪責。

呂陽皇皺眉的看向敖順。

「皇上,那古海雖然只有一個人,但,他做了兩件事,哪次不比神武王的威脅大,我此去,將他兒子、屬下全部抓來,也算制約古海,雖然未必能藉此抓到古海,最少讓他投鼠忌器啊,皇上對付神武王的時候,最少古海不再搗亂,否則,此人搗亂起來,卻是………………。」敖順沉聲道。

墨亦客皺眉沉思。

呂陽皇看了看墨亦客,見墨亦客暫時沒有決定,也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道:「也好,速去速回,一次解決。」

「是。」敖順領命,戰意衝天道。

敖順出了書房門,就前往軍營,帶著群龍,駕著飛舟,直奔九五島而去。

書房中,墨亦客皺眉沉思,並沒有看出哪裡不妥。

直到三天後,張大人莫名消失了。

「皇上,我們也不知道張大人去哪了,正在四處搜索。」一個官員恭敬道。

「城中有姦細嗎,可是抓他有什麼用。」呂陽皇露出一絲疑惑。

那張大人,可有可無埃

「不對勁,不對勁,這張大人人微言輕,可有可無,來人,給我徹查張大人最近行蹤。」墨亦客陡然臉色一變。

沒多久,張大人這段時間見過獠牙,見過敖順的事情全部暴露而出。

「糟了,糟了,張大人才是細作,皇上,敖順太子有危險,這是古海的陰謀。」墨亦客臉色一變。

ps:今天有事,兩章連更,待會還有一更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