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一章誰怕誰輸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13 08:32  |  字數:5642字

二十九天地縱橫大陣之內!

「轟!」「轟!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聲聲巨響,震蕩的大陣一陣晃動。

古海、皇甫朝歌、勾陳、麓石神、一眾神麓皇朝精英站在庚金殿口,冷冷的看著遠處。

「我之大陣,外為迷陣,內為世界,在外圍一般不容易實體觸碰的,但,外界衝擊,說明來人有特殊法寶!而且威力強橫,撼動了我的大陣?」古海臉色一沉。

「庚金宗主?不應該啊,他是元嬰巔峰而已!」麓石神皺眉道。

「看看就知道了!」古海沉聲道。

探手,古海微微一揮。

遠處,滾滾大霧轟然散開,大陣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。

「轟隆隆!」

一個猶如峽谷一般的縫隙慢慢出現,外界的破陣聲也驟然停止了。

「嗡!」

陡然,大陣裂開了,看到了那個方向外界情況,外界也瞬間看到了內部。

卻是一艘巨大的飛舟之上,站著庚金宗一眾強者,半空中站著青衣敖順,後方還有大量軍隊。

敖順手中抓著一柄長劍,正冷冷的看著內部。

「終於開陣了?呵!」敖順冷笑道。

順著峽谷般的縫隙向著內部望去。

「我庚金宗,十萬大山毀於一旦了?」楚宸臉色一變道。

庚金宗主也是面露憤怒之色,抬頭望天,卻看到天空的氣運,還剩下三四成之少,也是面露憤恨。

「那是劍齒虎,劍齒虎死了,被釘死在了山壁上?」一個庚金宗長老瞪眼憤怒道。

劍齒虎的死狀,讓所有人都是一陣眼皮狂跳,包括敖順。

要知道,劍齒虎可是調動庚金天下之勢的,已經有開天宮的威力,居然被釘死了?敖順也是開天宮,自然分外凝重。

庚金宗主目光卻是聚向了庚金殿。

因為古海一行就站在那裡,冷冷的看著自己。

「皇甫朝歌,你好狠,你好狠的手段,滅我全宗!」庚金宗主一眼看到了皇甫朝歌。

皇甫朝歌目露冰冷之色道:「庚金宗主,你不闖我神麓皇朝,豈會有今日之禍?天理循環,報應不爽,自己做的孽,終究是要還的!」

敖順站在最前面,冷冷的看向皇甫朝歌。

昔日,神麓城外,皇甫朝歌調動神麓皇朝之勢與敖順一次對決,最終居然是皇甫朝歌稍勝一籌,敖順至今耿耿於懷。如今,又見到皇甫朝歌了,自然面露冰寒之色,要一洗前恥。

「古海?是古海,果然是他布置的大陣!」楚宸陡然一聲驚喝。

所有人目光卻是忽然一起看向了古海。

庚金宗主沒見過古海,但敖順可是見過,昔日情花山谷,雖然受呂陽王青睞,但敖順卻不以為然,反而多出一股冰冷,只是呂陽王發話,自己沒有多口而已。因為當初情花山谷,古海就用大陣滅了千頭亞龍,都是自己的下屬啊。後來又知道在銀月海,古海滅了數十頭罪龍,這份仇結大了。

「古海?皇上誠心待你,引你入府,你卻這樣對皇上?」敖順目光冰寒道。

古海露出一絲寒笑:「你說呂陽皇?呵,哈哈哈哈,是啊,誠心待我,好一個誠心待我,只是不入王府而已,那是因為我不想參與他叛亂,所以,就派未生人來殺我,我妻子為我擋災,死在了呂陽王的命令之下,好一個誠心待我,好一個誠心待我!」

「哼,所以,你就處處和皇上作對,消潁州氣運,逼皇上立國?」敖順冷聲道。

「是啊,逼呂陽立國,那是第一步。滅庚金宗是第二步。我還有第三步,你信不信,我要一個一個剪除呂陽皇的羽翼。這才第二步,哈哈哈哈哈哈!」古海冷笑道。

敖順、庚金宗主、楚宸等人盡皆倒吸口冷氣。

果然是他,果然是他!將呂陽皇逼著立國的是他,讓大潁帝朝降級為皇朝的是他,如今第二步滅了庚金宗?每一步,都讓呂陽皇損失慘重啊,還有第三步?

第三步是什麼?

「墨先生說的對,這古海,太可怕了!」楚宸在一旁倒吸口冷氣道。

昔日,在楚宸眼裡,古海能算得了什麼?一個會彈琴的琴師而已。實力還不如自己。墨先生為何對他評價那麼高。楚宸一直不服。

可如今,不是服不服的問題了,而是這古海的手段,讓呂陽王的損失太過慘重了。

短短兩步,就讓呂陽王元氣大傷,還有第三步?

「這古海,不能留,絕對不能留!」庚金宗主臉色難看道。

敖順自然也清楚,古海的危害有多大,能力越大,危害越大,今日既然來了,必須要為王爺除去一害。

「嗡!」

卻看到大陣內部,陡然無數劍氣憑空而現,黑壓壓的一片,浮在空中。

慢慢的在萬劍叢中,出現了一個灰袍劍客雲獸。

「獨孤求敗?」勾陳陡然眼睛一亮。

獨孤求敗又出現了。

「你們想要殺我?來吧,敖順,聽說你當年可是龍太子,可惜沒有儲君之能,被略施手段,就廢黜太子之位了?實力也不怎麼樣,昔日神麓城外,若不是呂陽王出手,你已經被皇甫先生掌斃了吧?哈哈哈哈!」古海踏步跳上獨孤求敗身上。

操控獨孤求敗,冷冷的看著對面敖順。

「龍太子,別上他當,他在激怒你!」庚金宗主叫道。

敖順卻是看看眼前龐然巨陣,內部好似自成世界一般,空間放大無數。

「就是用這個陣法,滅了劍齒虎?」敖順沉聲道。

敖順可是非常謹慎的,開天宮的劍齒虎就是死在大陣之下,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