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九十一章誰怕誰輸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昔日狙擊劍齒虎的招式再度出現,大地之上,拔地而起一道道山川之劍,一道道猶如玄鐵重劍一般的大地之劍,直刺而來。 「轟!轟!轟!轟-……………1 敖順一次次快速抵擋著這更強的地劍,山川之劍...

二十九天地縱橫大陣之內!

「轟1「轟1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聲聲巨響,震蕩的大陣一陣晃動。

古海、皇甫朝歌、勾陳、麓石神、一眾神麓皇朝精英站在庚金殿口,冷冷的看著遠處。

「我之大陣,外為迷陣,內為世界,在外圍一般不容易實體觸碰的,但,外界衝擊,說明來人有特殊法寶!而且威力強橫,撼動了我的大陣?」古海臉色一沉。

「庚金宗主?不應該啊,他是元嬰巔峰而已1麓石神皺眉道。

「看看就知道了1古海沉聲道。

探手,古海微微一揮。

遠處,滾滾大霧轟然散開,大陣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。

「轟隆隆1

一個猶如峽谷一般的縫隙慢慢出現,外界的破陣聲也驟然停止了。

「嗡1

陡然,大陣裂開了,看到了那個方向外界情況,外界也瞬間看到了內部。

卻是一艘巨大的飛舟之上,站著庚金宗一眾強者,半空中站著青衣敖順,後方還有大量軍隊。

敖順手中抓著一柄長劍,正冷冷的看著內部。

「終於開陣了?呵1敖順冷笑道。

順著峽谷般的縫隙向著內部望去。

「我庚金宗,十萬大山毀於一旦了?」楚宸臉色一變道。

庚金宗主也是面露憤怒之色,抬頭望天,卻看到天空的氣運,還剩下三四成之少,也是面露憤恨。

「那是劍齒虎,劍齒虎死了,被釘死在了山壁上?」一個庚金宗長老瞪眼憤怒道。

劍齒虎的死狀,讓所有人都是一陣眼皮狂跳,包括敖順。

要知道,劍齒虎可是調動庚金天下之勢的,已經有開天宮的威力,居然被釘死了?敖順也是開天宮,自然分外凝重。

庚金宗主目光卻是聚向了庚金殿。

因為古海一行就站在那裡,冷冷的看著自己。

「皇甫朝歌,你好狠,你好狠的手段,滅我全宗1庚金宗主一眼看到了皇甫朝歌。

皇甫朝歌目露冰冷之色道:「庚金宗主,你不闖我神麓皇朝,豈會有今日之禍?天理循環,報應不爽,自己做的孽,終究是要還的1

敖順站在最前面,冷冷的看向皇甫朝歌。

昔日,神麓城外,皇甫朝歌調動神麓皇朝之勢與敖順一次對決,最終居然是皇甫朝歌稍勝一籌,敖順至今耿耿於懷。如今,又見到皇甫朝歌了,自然面露冰寒之色,要一洗前恥。

「古海?是古海,果然是他布置的大陣1楚宸陡然一聲驚喝。

所有人目光卻是忽然一起看向了古海。

庚金宗主沒見過古海,但敖順可是見過,昔日情花山谷,雖然受呂陽王青睞,但敖順卻不以為然,反而多出一股冰冷,只是呂陽王發話,自己沒有多口而已。因為當初情花山谷,古海就用大陣滅了千頭亞龍,都是自己的下屬埃後來又知道在銀月海,古海滅了數十頭罪龍,這份仇結大了。

「古海?皇上誠心待你,引你入府,你卻這樣對皇上?」敖順目光冰寒道。

古海露出一絲寒笑:「你說呂陽皇?呵,哈哈哈哈,是啊,誠心待我,好一個誠心待我,只是不入王府而已,那是因為我不想參與他叛亂,所以,就派未生人來殺我,我妻子為我擋災,死在了呂陽王的命令之下,好一個誠心待我,好一個誠心待我1

「哼,所以,你就處處和皇上作對,消潁州氣運,逼皇上立國?」敖順冷聲道。

「是啊,逼呂陽立國,那是第一步。滅庚金宗是第二步。我還有第三步,你信不信,我要一個一個剪除呂陽皇的羽翼。這才第二步,哈哈哈哈哈哈1古海冷笑道。

敖順、庚金宗主、楚宸等人盡皆倒吸口冷氣。

果然是他,果然是他!將呂陽皇逼著立國的是他,讓大潁帝朝降級為皇朝的是他,如今第二步滅了庚金宗?每一步,都讓呂陽皇損失慘重啊,還有第三步?

第三步是什麼?

「墨先生說的對,這古海,太可怕了1楚宸在一旁倒吸口冷氣道。

昔日,在楚宸眼裡,古海能算得了什麼?一個會彈琴的琴師而已。實力還不如自己。墨先生為何對他評價那麼高。楚宸一直不服。

可如今,不是服不服的問題了,而是這古海的手段,讓呂陽王的損失太過慘重了。

短短兩步,就讓呂陽王元氣大傷,還有第三步?

「這古海,不能留,絕對不能留1庚金宗主臉色難看道。

敖順自然也清楚,古海的危害有多大,能力越大,危害越大,今日既然來了,必須要為王爺除去一害。

「嗡1

卻看到大陣內部,陡然無數劍氣憑空而現,黑壓壓的一片,浮在空中。

慢慢的在萬劍叢中,出現了一個灰袍劍客雲獸。

「獨孤求敗?」勾陳陡然眼睛一亮。

獨孤求敗又出現了。

「你們想要殺我?來吧,敖順,聽說你當年可是龍太子,可惜沒有儲君之能,被略施手段,就廢黜太子之位了?實力也不怎麼樣,昔日神麓城外,若不是呂陽王出手,你已經被皇甫先生掌斃了吧?哈哈哈哈1古海踏步跳上獨孤求敗身上。

操控獨孤求敗,冷冷的看著對面敖順。

「龍太子,別上他當,他在激怒你1庚金宗主叫道。

敖順卻是看看眼前龐然巨陣,內部好似自成世界一般,空間放大無數。

「就是用這個陣法,滅了劍齒虎?」敖順沉聲道。

敖順可是非常謹慎的,開天宮的劍齒虎就是死在大陣之下,自己豈能不當心?

「一個開天宮的強者,面對我一個金丹境,畏首畏尾?難怪不配當龍太子1古海繼續激怒道。

「哼!金丹境?要不,你出來,看我捏死你?」敖順冷聲道。

雖然心中有火氣,但也看得出古海在激怒自己,強壓著怒氣死死的盯著古海。

「我知道你們顧忌,這樣吧,敖順太子?哈哈,太子?這樣,我給你個可以逃跑的機會,我這大陣,只留陣骨,大陣撤去如何1古海大笑道。

探手一揮。

「轟隆隆1

陡然,大陣的雲氣忽然向著上方聚集,慢慢的,形成一張超級巨大的大網一般。好似縱橫各二十九條雲霧柱子,將整個庚金宗十萬大山包裹起來。

一個曲面的棋盤一般,中間一個個巨大的鏤空。似乎撤去了陣法的一大半部分。

「嗯?」敖順眉頭一挑的看著站在獨孤求敗身上的古海。

「如此,你還有什麼擔心的呢?一旦輸給我,還可以隨時逃跑,不是嗎?現在處處是出口,你還擔心什麼?我給你一次送死的機會,你還敢嗎?」古海冷笑道。

一旁皇甫朝歌、勾陳、麓石神茫然的看看古海,你還能要點臉嗎?

明明是大陣靈石消耗太多了,擔心剩下的不夠,你撤去大陣,是減少消耗而已。卻說的這麼冠冕堂皇?

眾人知道古海的打算,但,此刻卻不會說出來,而是冷冷的看向敖順。

這一幕,對於敖順來說,卻是恥辱。

一個金丹境挑戰自己,還說擔心自己最後敗北逃不掉,連逃跑的路都給你留好了?問你敢不敢去?

「古海,你可以狂妄,但,狂妄是要有限度的,如此,就是你不知死活了1敖順冷冷道。

「那你還敢不敢呢?」古海冷笑道。

此刻,古海內心也在著急,你快點啊,獨孤求敗的出現,就是在燒錢,再拖一會,獨孤求敗就散了。

果然,隨著古海語落,早已被激起怒火的敖順,瞬間沖入只剩下陣骨的大陣,一劍向著古海斬來,速度太快,伴隨著一道刺亮天地的劍罡,轉眼就要斬了古海一般。

「重劍無鋒,大巧不工1獨孤求敗一聲冷喝。

滿天劍氣陡然凝聚出一柄千丈大的超級玄鐵重劍,迎了上去。

「轟1

一聲巨響,敖順的劍罡和玄鐵重劍一起轟然破碎。敖順身形猛地一頓。

古海瞳孔一縮,這敖順果然厲害,比之數日前的劍齒虎調動天下之力還要厲害。玄鐵重劍,居然與之平分秋色?

敖順卻是臉色一沉。自己居然被撞的身形一退,就是他殺了開天宮實力的劍齒虎?

「山川草木,皆可為劍1獨孤求敗再度一聲沉喝道。

「轟1

陡然間,昔日狙擊劍齒虎的招式再度出現,大地之上,拔地而起一道道山川之劍,一道道猶如玄鐵重劍一般的大地之劍,直刺而來。

「轟!轟!轟!轟-……………1

敖順一次次快速抵擋著這更強的地劍,山川之劍,太過兇猛,衝擊的敖順連連後退,手中長劍更是震得手頭一陣發麻。

「什麼?不可能1敖順驚訝狼狽的逃竄之中。

這一幕,看的庚金宗主、楚宸等人也是一陣頭皮發麻。心生怯意。

山川之劍,這要刺在自己身上,一劍就要自己命了。這獨孤求敗,不可敵,太強了。自己要去,那根本就是找死!

「怎麼可能?這什麼陣法?」

「敖順可是開天宮啊1

「劍齒虎就是這樣被殺死的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

古海心中也是一陣焦急,因為古海感到,大陣的靈石越來越少了,敖順雖然狼狽,但,卻並沒有受傷。

雖然古海內心焦急,但,面部卻沒有表現出來,而是露出一絲冷笑道:「怎麼,不行了?害怕了,可以逃啊,逃啊!哈哈哈哈1

逃?在一個金丹境面前,逃?敖順做不出來。但,獨孤求敗的劍意太強了,敖順真擔心一個不慎,就被山川之劍重傷了。

「昂1

敖順一聲咆哮。

轟然化為一條千丈紫龍,龐大的身軀,頓時一甩,將四周山川之劍炸碎無數,但,依舊有著大量刺在龍身之上。

「昂昂昂…………1

千丈紫龍疼痛的一陣長呼。很想離開這個大陣,但,不甘啊,不甘啊,被一個金丹境罵著逃跑?自己真的逃跑了?

還沒到最後,我不能跑。

古海心中越發焦急。但,依舊穩著自己。

獨孤求敗再度開口道:「九日前,那劍齒虎不配讓我拔劍。今次,你配了1

你配了?

一句話,驚得遠處一眾庚金宗弟子臉色一變。到現在才暮然發現,這劍客手中還有一柄長劍呢,一直沒有拔過?

沒有拔劍,就逼的敖順狼狽不堪了,如今要拔劍了?

眾人都是一陣驚悚。蓋因為山川之劍的威力太恐怖了,這僅僅只是劍客看不上眼的招式嗎?

敖順也是臉色狂變。

卻看到,獨孤求敗右手緩緩握住劍柄,一點一點的將一柄青銅長劍拔出。

「嗡1

拔出一指之長的時候,陡然間,虛空溫度一陣下降,好似被這劍氣凍結了一般,一道道冰寒的飛雪落下。

「嗡1

拔出兩指之長的時候,四方大地之上,頓時結起了冰霜。

一股強大的劍意直衝敖順心中,那是一種毀天滅地的冰寒之氣,直指心田。敖順感受到一股死亡威脅一般。

「此劍名『冢』,除了我,沒人見過,因為凡是見過『冢』的人,都死了1獨孤求敗沉聲道。

敖順陡然頭皮一陣發麻,心中一陣恐慌,那恐怖的劍意下,此刻已經滿天飄雪了,萬里冰寒了,下方山川大地已經全部被凍結了,虛空溫度已經刺骨了,這劍才拔出一小截?

冢?凡是見過的人,都死了?

古海內心心焦,大陣靈石馬上就光了,想要戰勝敖順,顯然不可能了,只能兵行險招了。四周空氣溫度驟然下降,自然不僅僅是獨孤求敗拔劍造成的,主要還是自己操縱大陣模擬的環境。

白雪紛飛,冰寒刺骨,獨孤求敗的劍拔出了一半,對面敖順已經攝於其威,心中惶惶之中。

「吾之一生,縱橫天下,求之一敗而不得,真希望你能是那讓我一敗之人,劍出身死,臨死前,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,吾名,獨孤求敗1獨孤求敗淡淡道。

劍出身死?

「快跑1陣外的庚金宗主驚恐的叫道。

不僅僅敖順,外界一眾強者也感受到一股無邊的殺意一般,獨孤求敗那平淡的話語,好似蘊含著一股毀滅的魔力一般,壓得一眾修者驚恐連連。

因為獨孤求敗有那資本,僅僅山川之劍就讓敖順狼狽不堪了,這還沒拔劍,如今拔劍,豈不是死亡的警鐘?

「嗡嗡嗡嗡嗡……………………1

獨孤求敗的長劍拔的越來越快,四周溫度越來越冷,天空大亮,四方無盡山川之劍都在顫抖,好似在臣拜獨孤求敗即將出鞘的長劍一般。

死亡的感覺,直指心田。

「啊1敖順陡然一聲大吼。

受不了了,不是被劍意壓的,而是心理壓力太大了。拼盡全力。

「轟1

敖順掙開了滿天山川之劍。

「昂1

「呼1

化為一道狂風,敖順瞬間射向遠處,倉皇逃頓而去,轉眼到了天際,消失不見了。

「呲吟1

「劍出鞘了,啊,快跑,快,飛舟,快點,你們都是死人啊1楚宸驚恐的喊著。

就在一眾庚金宗弟子驚恐連連之際。

「轟1

獨孤求敗連同二十九天地縱橫大陣轟然爆開了。

化為無盡雲霧,好似一個蘑菇雲,衝天而上。

遠處,敖順逃竄之際,扭頭望去,就看到遙遠處的天際,一道巨大的蘑菇雲出現,嚇得臉色一變。

「獨孤求敗?」敖順面露一絲驚悚。

頭也不掉,再度快速射而去,向呂陽皇彙報去了。

而在蘑菇雲下方。

「咳咳咳咳咳,主人,好大的煙塵啊,嗆死我了。」勾陳在煙塵中大叫道。

古海落在了庚金殿前。

「呼,終於在最後一刻,嚇跑了敖順,不然我們就慘了1古海長噓口氣苦笑道。

「二十億上品靈石,一國的積累,你全部花光了?」麓石神在一旁茫然道。

不僅僅麓石神茫然。

那群準備逃跑的庚金宗弟子,卻是微微一怔,茫然的看向眼前濃霧滾滾的內部。

「獨孤求敗的拔劍,把自己拔爆了?」一個庚金宗弟子茫然道。

「糟了,我們都被騙了1庚金宗主陡然臉色一變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