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八十二章無中生有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之中。 一眾謀士不斷分析著四方來報。 「是麓石人,但,就是抓不住,都半個月了,那幫廢物,到現在都沒給本王正名。」呂陽王沉聲道。 破軍的耳力,能夠聽出,就是麓石人,但,百姓不知...

銀月城,一間茶樓之內,此刻一群城中百姓在此喝茶聊天之中。

「潁雖三戶,亡乾必穎,你們知道吧,我可是親眼所見,那石碑上的字,在滴血。」一個黃衣男子說道。

「真的假的,字在滴血,是人為的吧。」

「不管是不是人為的,反正這段時間,天天出現石刻,沒錯吧,還有什麼乾天已死,潁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,甲子年,今年不就是甲子年。」

「官府一直在查,可都半個月了,卻沒有一點消息。」

「嗤,挑梁小丑,想要挑起亂世,想的太簡單了。」

「是啊,不知誰挑起的,開玩笑,誰會去造反埃」

「咦,你們還別不相信,這造反之話,並非空穴來分,大潁帝朝,你們可能不知道,那可是呂陽王父親當年的帝朝啊,那時,還沒有大乾天朝。」

「哦。」

「昔年潁州,就是大潁帝朝的疆土,當年聖上剛剛起家,比起呂陽王可是差遠了,呂陽王可是大潁帝朝的唯一太子,那時,聖上和呂陽王結為異性兄弟,承諾,以後和呂陽王共坐天下,所以呂陽王當年才將大潁帝朝拱手相讓的,可這麼多年過去了,大乾天朝越來越強大,給呂陽王的只是一個藩王封號而已,而且這個藩王封號,還不能傳承後代。」

「哦,你是說,呂陽王想要要回自己應得的。」

「換做你,你不氣憤嗎,當年呂陽王若沒有和大乾聖上結拜,如今最少也有一個帝朝啊,如今,大乾聖上非但沒有答應呂陽王共坐天下,更僅僅封了一個封號而已,還不如帝朝大帝呢。」

「你是說,這造反的口號,是呂陽王…………。」

茶樓里陡然靜了下來。

剛才還聊的熱火朝天眾人,忽然不聊了,一起看向剛才說話的人,畢竟,這個猜測若是真的,豈不是呂陽王真的要興兵造反。

「是呂陽王,外面的字,是呂陽王派人寫的,他,他要造反,可是,為何城主全力追查寫字之人。」

「賊喊捉賊……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茶樓里議論頓時戛然而止,很多人自以為猜到什麼,忽然變的憂心忡忡。

大亂要來了。

消息傳到城主府。

司馬長空和神武王聽著下屬稟報著四處打探來的消息。

「哦,百姓將矛頭指向了呂陽王。」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是,雖然只是一部分人猜測,但,大體猜測的方向,都是呂陽王要造反。」那下屬恭敬道。

司馬長空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我忘記了,呵,王爺,我忘記百姓思維和我們思維的不同了。」

「我們得到這消息,第一個反應,卻是有人陷害呂陽王,呂陽王不可能去寫這些造反口號的,就算造反口號,也需要等到造反之後才喊出來,不可能一開始就喊,所以我們馬上排除了呂陽王。

但,百姓不同,的確,肯定很多百姓能夠猜到不是呂陽王,但,更多的百姓,未必有那個智力,或者說,事不關己,沒必要費更多的腦子去想,有一個主流的解釋就行了。

猜到是呂陽王就行了,何必想更多複雜的事情,況且就算想,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接著,人云亦云,眾口鑠金,當身邊所有人都猜測呂陽王的時候,自己也隨之相信是呂陽王了,只有少部分人想的更遠,但卻被主流思想埋沒了。」

「若僅是如此,並沒有用,百姓猜測,那只是少部分百姓猜測,大部分百姓都沒當回事啊,這點謠言,想撼動呂陽王可不成,空穴來風之言,不能作為證據。」神武王沉聲道。

「若是我,我有接下來的辦法,派人去潁州所有城池,在暗中造勢,繼續『誣衊』呂陽王,可那需要強大的人力物力,而且各城池城主抓的非常嚴,一旦繼續造勢,必然被抓捕,死傷無數,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行,可,古海如今有什麼,兩手空空啊,他還能變出什麼來。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拭目以待吧。」神武王微微笑道——

滅麓城。

四方消息,不鉸姥敉醺。

王府書房之中。

一眾謀士不斷分析著四方來報。

「是麓石人,但,就是抓不住,都半個月了,那幫廢物,到現在都沒給本王正名。」呂陽王沉聲道。

破軍的耳力,能夠聽出,就是麓石人,但,百姓不知道啊,百姓不知道就會瞎猜,然後自己背這黑鍋了。

「王爺,我們已經派人傳信過去了,各城池城主,全力抓捕造謠者,一定要給王爺一個清白。」一個謀士鄭重道。

呂陽王臉色陰沉,心中很是不爽,這種低劣的栽贓陷害,聰明人一眼就看穿了,可是,偏偏給他造謠成功了。

轉而,呂陽王看向墨亦客。

墨亦客卻是皺眉沉思。

「墨先生,你可有想法了。」呂陽王疑惑道。

一眾謀士一起看向墨亦客。

墨亦客搖了搖頭道:「其實,對於這些造反口號,我並不是很在意。」

「哦。」眾人疑惑道。

「太平盛世,他們中多數人都不相信王爺會造反,只有少部分人猜測王爺而已,只要王爺不承認,這陣風氣,很快就過去了。」墨亦客輕描淡寫道。

「呃。」一眾謀士張了張嘴。

我們這邊為了找尋造謠者,每日都急死了,百座城池,多少將士這半個月,睡不好、吃不好的找造謠者,廢了多少心力而不得,你說這不算什麼事。

呂陽王神色一動,陰沉的臉也舒緩了起來。

「的確,一件百姓不關注的事情,你讓百姓會記住多久,本王不承認,那群麓石人又能如何,時間久了,百姓會慢慢看的透徹,到時再看這群造謠者,只是跳樑小丑而已。」呂陽王笑了起來。

想通了一切,呂陽王也不擔心了,庸人自擾,何必在乎這些無關緊要的謠言。

一旁墨亦客依舊眉頭緊鎖。

「墨先生還有什麼擔心的。」呂陽王笑看墨亦客。

墨亦客輕輕搖了搖頭道:「按照如今情況,已經是極限了,造謠了半個月,也差不多了,再繼續造謠,就會適得其反了,我在想,古海接下來會怎麼做,根據他的資料,他若設謀,不可能這麼簡單的。」

「哦,墨先生想到了嗎。」呂陽王疑惑道。

墨亦客搖了搖頭道:「我有辦法繼續造勢,可是,古海如今有什麼,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啊,各大城主都死死的守著,這需要無數死士才行,可古海一無所有,他要怎麼做。」

「爺爺,找到了,找到了。」書房外頓時傳來安少爺興奮的聲音。

「嗯。」呂陽王眼睛一冷:「哼。」

一聲冷哼,讓書房外激動的安少爺猛地一激靈,興奮頓時散去,誠惶誠恐了起來。

「我說過,我在議會之際,誰也不許打擾,呂安,你好大的膽子。」呂陽王冷聲道。

「爺爺,孫兒不敢了,只是有大好消息,一時間得意忘形了,想第一時間稟報爺爺,爺爺恕罪。」書房外呂安誠惶誠恐道。

「大好消息,進來說。」呂陽王沉聲道。

呂安馬上誠惶誠恐的進入書房:「爺爺,剛才麓石人又出現了,在寫造反語時,被全城人看到了,這下,所有人都知道,是皇甫朝歌造謠的了。」

「哦。」呂陽王微微一怔。

「城外那座最高的山,全城都能看到的那座山,先前有巨大響動傳來,破軍先生聽到,探手一指,一道道法術光芒照射過去,剛好看到一個麓石人,在山壁上刻字,剛刻到歲在甲子,法術照亮之下,所有人都看到了。」呂安興奮道。

「這麼說,抓不抓到,無所謂了,麓石人自己暴露身份了。」一個謀士興奮道。

呂陽王微微一笑。

墨亦客好似自言自語的微微皺眉道:「這是巧合嗎。」

「什麼。」安少爺不解道。

墨亦客沉默了一下道:「派人全力查探,除了我們滅麓城,其它城池,是不是也發現了麓石人的蹤跡。」

「呃,不會這麼巧吧,我們這只是巧合。」安少爺笑道。

「先生的話,就是我的話。」呂陽王沉聲道。

如墨亦客猜測的一樣,幾乎同一時間,潁州百座城池,近乎同時在最顯眼的地方,百姓們看到了麓石人。

都看到了麓石人在刻字,在造謠,在寫著造反的話,各大城池,盡皆一片嘩然。

銀月城。

「是麓石人,快看,那座巨山上,法術照亮那裡,快,快。」

「這麓石人真是找死啊,找了人最多的地方,刻字,哈哈哈哈。」

「原來,不是呂陽王造反,是麓石人,神麓皇朝的麓石人。」

「神麓皇朝栽贓陷害呂陽王。」

「這都是造謠,呂陽王根本沒想過造反,是神麓皇朝挑撥離間。」

「哈哈哈,這下要成為笑話了,皇甫朝歌瘋了嗎,呂陽王怎麼會造反。」

「是啊,我大乾天朝,永遠是大乾天朝,怎麼會被一個帝朝取代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四處,無數百姓議論紛紛。

雖然沒有抓住麓石人,但,無數百姓卻是『恍然大悟』。

各地城主,卻是快速組織宣傳,為呂陽王洗清陷害。

「城主告示,呂陽王帶兵征戰神麓皇朝spanclass='character'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/img/1439019182358/32846786/-342588

da8f

8932826740019.png'神麓皇朝自覺不敵,做下三濫行徑,入潁州,誣衊呂陽王,挑撥離間,望民眾不要被敵國陰謀所騙。」

各地城池,近乎同時發布告示,同時,不斷為呂陽王洗白。

百姓的談論,瞬間就調轉了方向。

銀月城,昔日的茶樓之中。

「皇甫朝歌太陰險了,害我差點以為呂陽王造反。」

「是啊,都是神麓皇朝的陰謀,王爺怎麼可能造反。」

「王爺放著太平王爺不做,去做造反之事,怎麼可能,聖上天威,誰敢冒犯。」

「還真是笑話啊,皇甫朝歌居然派人來造謠,哈哈哈哈,我大乾天朝,怎麼可能內亂。」

「是啊,天朝就是天朝,永遠不會被一個還沒成立的帝朝說覆滅,那不是笑話嗎。」

「我就是大乾天朝之人,大潁帝朝,多少年前的事了,關我什麼事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百姓議論的聲音,傳向了城主府。

神武王、司馬長空聽著下屬稟報。

「是麓石人失誤嗎。」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是啊,既然栽贓陷害呂陽王,沒道理自己拆穿自己啊,是失誤,還是古海故意的。」司馬長空也陷入沉思。

「王爺,大人,如今麓石人不小心暴露行跡,已經成為全城笑柄了,所有百姓都在嘲諷皇甫朝歌不自量力。」那稟報的下屬笑道。

「等等,你剛才說什麼,再說一遍。」司馬長空陡然眼中一亮。

「我說麓石人不小心暴露行跡,已經成為全城笑柄,所有百姓都在嘲諷皇甫朝歌不自量力。」那下屬再度說了一遍。

「全城笑柄,所有百姓。」司馬長空卻是陡然瞳孔一縮。

神武王也是陡然臉色一沉:「全力查探四方城池,本王要知道,其它城池,有沒有麓石人暴露行跡。」

「啊,是。」那下屬應聲退了出去。

「王爺,根據滅宋計劃可以看出,這古海是個能調動人心的厲害人物,人心,先前只是引起一部分百姓注意,可如今,卻是引起所有百姓注意了,是所有,我不知道古海還要做什麼,但,既然上升到所有百姓關注,那說明古海的刀,已經抵在了呂陽王的咽喉了,就差插進去了。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可是,古海如今卻是自爆短處啊,麓石人的暴露,卻是為呂陽王洗清了一切嫌疑,他還能做什麼呢,這刀子還能再往前遞嗎。」神武王皺眉道。

司馬長空陷入沉思。

外界,百座城池同時暴露了麓石人的蹤影,各地城主,第一時間為呂陽王洗脫嫌疑,不斷的洗脫嫌疑,讓所有百姓都將神麓皇朝當做一個笑話來取笑。

就這樣,麓石人一邊暴露行跡,證明呂陽王的清白,一邊繼續悄悄寫造反的話,引得越來越多的百姓恥笑。

直到過了十天以後。

銀月城,城主府。

「嘶~~~~,我明白了,好陰險的古海。」司馬長空陡然瞳孔一縮。

滅麓城,呂陽王的王府。

墨亦客也是陡然臉色一變:「糟了,糟了,中計了,中古海的毒計了,好毒的毒計埃」——

神麓皇朝,麓神城外,古海所在山谷。

「這就完了。」麓石神茫然的看向古海。

麓石神感到,派去的兩百多麓石人,什麼也沒做啊,造個謠,然後故意暴露行跡,讓造謠失敗,這,這在做什麼,有什麼用。

古海看著北方冷聲道:「已經足夠了,人心已動,足矣,此計名喚『無中生有』,有三個步驟,分為『少陰』、『太陰』、『太陽』,如今,我們已經做好了前兩個步驟,第三個步驟,『太陽』,不需要我們來做了,呂陽王會幫我完成此計的最後一個步驟,『太陽』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