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八十章神武王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8 06:14  |  字數:3553字

銀月城!

司馬長空陪著一個中年男子走出本街第一琴樓。

中年男子一身素服,面容寬闊,雙目猶如潭水一般深炯。踏步間,無形中有著一股諾大氣勢一般,即使司馬長空站在一旁,氣勢比之也遠遠不如。

「本街第一琴樓?果然不同凡響,千島海之地,居然出了如此智者!」中年男子踏步間微微一嘆。

「王爺,我們的細作傳來消息,古海和龍婉清一行,去了情花山谷,和呂陽王大軍可是好一番爭鬥,一曲《十面埋伏》大破《破東風》,卻是一個奇才,不僅僅棋道,琴道也是極為強橫,以七十一歲之齡做到此地步,卻是不世之材!」司馬長空感嘆道。

中年男子雙眼微眯點了點頭:「最驚艷的還是那滅宋計劃,呵,本王派遣大量人員,散布天下搜羅人才,卻是還是漏了此人,可惜!」

「是啊!」司馬長空微微一嘆。

「負責千島海區域的人員,這是失職,全部撤了!」中年男子沉聲道。

「是!」司馬長空應聲道。

「龍婉清這些年一直追查殺母之仇,卻是一直沒有結果,而此次多了一個古海,古海卻是直奔潁州,根據我的消息,他找過前城主何世康!繼而南下∮□,在情花山谷會見皇甫朝歌,這古海應該是查到了什麼!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二人上了一輛仙鶴車,中年男子點了點頭,雙眼微眯道:「你說,上次墨亦客也想邀請古海?」

「是,當時屬下事務繁忙,差人前去,可惜晚了一步,墨亦客也是如此!那古海卻是精明的不行!」司馬長空苦笑道。

「無礙,說明古海也不想入呂陽王府,而且情花山谷設計逃脫,呂陽王想要收服他,卻是不可能的,或許,他已經查到我那妹妹的死因了!」中年男子皺眉道。

「王爺,我們還有機會!儘力讓古海入我神武王府!」司馬長空看向中年男子。

眼前中年男子,就是大乾天朝三太子,神武王。

「機會渺茫,一品堂,屬於大乾天朝外事部,準確的說,屬於聖上的親軍,你看聖上很多事情不聞不問?呵,聖上洞若觀火,我們查到的消息,聖上書案上,肯定有比你仔細十倍的資料。這古海的背景太乾淨了,如此人才,聖上豈會讓他流失?」神武王搖了搖頭。

司馬長空眉頭微皺。

「聖上親軍,除非聖上自己不要了,我們做臣子才能爭,就好像你,你當年觸怒了聖上,本王才有資格請你入我府中!」神武王苦笑道。

「王爺,你剛才的意思,龍曉月的死,可能和呂陽王有關?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神武王點了點頭:「九成九!」

「那聖上也知道?龍曉月可是大乾公主啊,呂陽王殺害龍曉月,聖上居然無動於衷?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不是無動於衷,聖上覺得有愧呂陽王,不,不能說有愧,而是對呂陽王需要用懷柔政策,他不僅僅是一個臣子,更是一個標杆。所以呂陽王只要不造反,聖上都會縱容的,哪怕我那妹妹……!」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平衡之道?聖上沒有對呂陽王下手,是為了平穩朝中那些豪強的心?畢竟,當初還有很多人類似呂陽王一樣投靠大乾的,聖上若是大刀闊斧的對呂陽王出手,會引起朝中反彈?」司馬長空一點就透。

「不錯,不過,此次呂陽王做的太過了,我那妹妹,卻是死的太冤,聖上雖然明面上不說,但,已經著手布置了,最少,這潁州的銀月城,不是已經脫離呂陽王掌控了?」神武王微微笑道。

「而且,外事部也出動了,李神機已經帶領神機營南下了。呂陽王,他若是安分守己,聖上卻不會拿他怎麼樣的。他若真的敢造反,……,呵,聖上也不會鎮壓他的,只能我來做這個壞人了!」神武王微微苦笑道。

「百萬琴俑,應該給呂陽王搶奪去了,而且我觀察潁州四處,近乎成了呂陽王的國中之國,他卻一直隱忍著!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廣積糧,緩稱帝!呂陽王有個好謀士啊,墨亦客?」神武王皺眉道。

「屬下派人查了,可這墨亦客也好似憑空而來,查不清底細!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查不清就查不清吧,早晚會知道的!」神武王點了點頭。

-神麓皇朝。麓神城外山谷。

已經兩個月了。樹人們的丹田還沒有恢復。

古海已經將先前的喜堂收拾了,龍婉清的頭髮成了古海最珍貴的東西,小心的收了起來。

沐晨風的傷勢全好了。勾陳獨自去創作了。

「樹人的丹田,不好恢復?」古海看向一旁的皇甫朝歌。

「可以恢復,我不是剛剛恢復一個了嗎?但,要全部恢復卻是太難,兩千多樹人,我的東西不夠!」皇甫朝歌皺眉道。

「哦?你先前使用的『庚金神水』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是,我神麓皇朝外有著一個下宗門,叫著『庚金宗』,昔日一品堂金舵主楚宸,就是庚金宗出來的,當然,這下宗門可不是你千島海的那些宗門,這庚金宗的實力,不比我神麓皇朝差,手下也掌控著十八座巨型城池!」皇甫朝歌解釋道。

「庚金宗?」

「庚金宗的立根之本,是一個死了的『金系之神』,已被煉化,守護庚金宗!金生水,金神凝聚出『庚金神水』,而水生木,這庚金神水卻能修補樹人丹田!」皇甫朝歌說道。

「金神?」古海雙眼微眯。

「呼!」

陡然,大地一陣顫動,一個灰袍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