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七十八章合作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生人翻手取出一枚黑色玉符,上面泛著淡淡的黑氣。 「這枚玉符,是一個法寶,麻煩流年你,交給龍婉清的妹妹,用以防身,若是有任何事,只要捏碎,無論我在哪,我都會第一時間趕到1未生人非常小心的遞向流年...

白雲號飛舟之上.

眼睜睜的看著龍婉清屍骨全無、魂飛魄散、飛灰湮滅了。

古海悲痛的一陣嘶喊之後,癱坐在地,看著龍婉清在懷中飛灰湮滅,心中的悲涼無人能夠體會。

未生人站在一旁,先前的傲氣,先前的殺氣,全然不見了,整個人都蔫了。是自己,親手打死了女兒,親手打死?

先前,驗證龍曉月人魂的時候,更是逼的女兒心力交瘁?

九五島生死棋前,自己眼睜睜看著女兒差點死去,當時因為嫉妒她的『父親』得到龍曉月的歡心,居然硬著心腸,準備看著女兒被殺死?

情花山谷,女兒保護流年,自己差點將她一起殺了。

如今,自己親手將她殺了。

女兒臨終前說『你不是我爹!我爹是蓋世英雄,天下莫有阻者/,是啊,自己不配,自己怎麼配呢?

曉月死了,女兒被人欺辱,自己在哪?女兒生死一線,自己在看笑話?女兒保護別人,自己要殺了她?

自己還配做她爹嗎?

「壽師,從來不會有好下場的,曉月因為你,龍婉清因為你,都遭報應了,未生人,她們何其無辜,卻因為你遭到了牽連。而且龍婉清還死在了你手中。壽師者,鰥寡孤獨殘,你註定孤獨一生,為何還要招惹曉月?還生了龍婉清?你為什麼要招惹她?」皇甫朝歌紅著眼睛看著未生人。

若沒有未生人,龍曉月就不會痴痴等候了吧,自己或許已經和龍曉月在一起了,或許龍曉月就不用死了。

皇甫朝歌恨恨的看著未生人,恨不能上前將其掐死。

「壽師,鰥寡孤獨殘,克親克己,堂主還有一個妹妹,你不會還會將她剋死吧?那可是龍婉清的命根子。」沐晨風恨恨的看向未生人。

「我還有一個女兒?我還有一個女兒1未生人渾身一震。

「你想連她也剋死嗎?」流年大師瞪眼吼道。

未生人身形猛地一顫,頓時再度蔫了下來。

流年大師瞪眼看著未生人:「未生人,知道昔日我為什麼處處和你作對嗎?不是嫉妒你和曉月在一起,我喜歡曉月,只要她能過得幸福,我尊重她。可是,你是壽師,早晚有一天,你會傷到她的,所以我處處跟你作對,你還真以為我嫉妒你嗎?你配嗎?

那**還沒變成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,你看到人家父女,對曉月說羨慕。羨慕人家有女兒,你知道曉月為你做了什麼嗎?

南海紫竹林,裡面的是誰?那人昔日來大乾天朝叫囂,遭到曉月多少奚落?曉月貴為大乾公主,跟他近乎水火不容。

為了你要有個女兒,在他面前跪了三個月,你知道嗎?

你為誰來殺古海?你為誰來殺龍婉清?呂陽王?你知道嗎?我們現在追查的結果,就是呂陽王是殺曉月的最大嫌疑人。

他殺了曉月,你卻幫他來殺曉月的女兒,女婿?

曉月,我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復活了,但,復活之後,你怎麼向曉月交代?你怎麼說?你還有臉面再見曉月嗎?」

未生人顫了顫道:「呂陽王有丫頭的三魂,有丫頭三魂,我就要復活丫頭1

「你確定有曉月的三魂?你確定?」流年大師盯著未生人。

「總有可能,為了丫頭,我情願試試1未生人苦澀道。

「試啊,來,古海在這裡,你拿著古海的人頭去啊?去向殺曉月的仇人邀功去。反正你連女兒都要殺,再殺一個也無所謂啊,殺啊,你殺啊,對了,以後再將龍婉清的妹妹也殺了,反正你做的出來,什麼都做的出來1流年大師吼叫道。

未生人深吸口氣,身形卻不敢再動。

「大師,你不要說了1一旁癱坐在地的古海面無本起身來。

此刻,古海面色無比平靜,平靜的有些可怕。

古海看向未生人,並沒有再責怪,而是平靜道:「未生人前輩,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婉清的復活,天地人三魂,天魂在你這裡,修復人魂,尋找地魂,就勞煩前輩了,請你一定全力追查地魂下落,我古海現在還沒有能力,待我以後強盛,有能力的時候,我會同你一起追查的。現在只能麻煩你了1

未生人看向古海,微微沉默。

「至於龍曉月的天魂、地魂,在不在呂陽王手中,我會查的,你放心,我會查清楚的。呂陽王?呵,呂陽王1古海聲音中透著一絲冰寒之氣。

「可是……1未生人露出一絲擔心道。

「沒什麼可是的,你現在去呂陽王府,也未必得到龍曉月的兩魂,他有或沒有,你都拿不到,相反,你若不出現,龍曉月的兩魂就是呂陽王的籌碼,若是有,她的兩魂肯定最安全。你去,就是毀了龍曉月,你不去,龍曉月可能還會復活!你還準備去嗎?」古海平靜的看向未生人。

「我去找輪迴轉世的龍婉清1未生人咬了咬牙肯定道。

「婉清,就拜託你了。龍曉月,我會全力以赴的1古海深吸口氣點了點頭。

未生人露出一絲凄然的笑容:「呵,不用你拜託,若是找不回婉清,我根本沒有資格復活丫頭,也根本沒有資格再見她1

說著,未生人翻手取出一枚黑色玉符,上面泛著淡淡的黑氣。

「這枚玉符,是一個法寶,麻煩流年你,交給龍婉清的妹妹,用以防身,若是有任何事,只要捏碎,無論我在哪,我都會第一時間趕到1未生人非常小心的遞向流年大師。

「你還嫌害曉月母女不夠嗎?」流年大師冷聲道。

未生人抓著玉符,好一陣沉默。

「大師,你幫婉清的妹妹接著,不管如何,未生人終究是她父親,決定如何,還是讓她自己來吧1古海在一旁平靜道。

流年大師看了看未生人,帶著一股恨意,探手接了過去。

未生人卻是忽然對著流年大師拜了下來。

「你拜我幹什麼?」流年大師恨聲道。

未生人沒有說什麼,而是深深的拜了下去。自己這個父親不負責任,這些年,都是流年大師照顧了龍婉清。

「對不起,謝謝1未生人悲傷道。

說完,未生人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眾人面前。

未生人走了,但眾人沉痛的心,依舊沒有平復。

流年大師看著手中的玉符,看了看不遠處龍婉清灰飛煙滅的地方,一時間,忽然苦澀的笑了起來,一種悵然若失的悲笑。

「這些年,看著婉清她們姐妹長大,我以為看著我自己女兒一樣長大,想不到,想不到,唉1流年大師苦澀道。

「大師,婉清肯定會復活的1古海捏了捏拳頭道。

「婉清死了,古海,我馬上也先回去了,我要去面見聖上,將一切稟報,一切稟明,都不知道怎麼跟小郡主交代,上次臨走前,她還要我保護她姐姐,她姐姐要少一根汗毛,要我好看。呵呵1流年大師難過道。

「大乾聖上?龍曉月的父親,婉清的外公?他既能開闢一大天朝,對於女兒的死,難道就置之不顧?根本無從查起?我們這短短時間,就查到了呂陽王,矛頭指向了呂陽王,他大乾聖上,手下就沒有能人?」古海眼中帶著一絲不信。

「有,或許已經知道呂陽王了,但,大乾聖上可能不願對呂陽王下手。或許有其它打算吧?」流年大師微微一嘆道。

「嗯?」古海看向流年大師。

「這事我知道1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什麼?」

「呂陽王和大乾聖上,是結義兄弟1皇甫朝歌說道。

「那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啊,龍曉月可是他的女兒啊1古海費解道。

「當年,還沒有大乾天朝,只有一個大穎帝朝,帝朝大帝是呂陽王的父親,只是後來,呂陽王的父親到了壽元將近之日,四周皇朝都想藉機覆滅大穎帝朝,取而代之,這時,大乾聖上得呂陽王相助,獨吞了大穎帝朝,義結金蘭,有傳言說,大乾聖上當年曾向呂陽王許諾,待天下平定,二人共坐天下。但,結果你看到了,呂陽王被封了藩王,治理潁州。並沒有共坐天下,所以,大乾聖上或許對呂陽王愧疚吧1皇甫朝歌微微一嘆道。

「天無二日、民無二主,一國怎麼可能有兩個帝王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是啊,或許就是大乾天朝一直沒有動作的原因1皇甫朝歌微微一嘆道。

古海雙眼微眯,眼中閃過一股恨色道:「皇甫朝歌,我答應你先前的邀請,與你一同對付呂陽王1

「哦?」皇甫朝歌看向古海。

「婉清不能白死了,未生人是婉清的父親,誤殺婉清,以後還指望他復活婉清,我拿他沒辦法,一切只能等婉清復活。但,呂陽王?我只是拒絕了加入王府,就派未生人來追殺我,害死了婉清?哈,哈哈,哈哈哈,我不能再逃避了1古海眼中閃過一股狠色道。

「也好,入我皇朝,我給你權1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不,我是大瀚皇朝之主,和你神麓皇朝,只是合作1古海沉聲道。

ps:微信公眾號的獎品,已經快遞出去了,本月十位書友,坐等快遞員小哥吧!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