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十七章夫妻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6 00:15  |  字數:3888字

大乾天朝,朝都!皇宮一間大殿.

殿外站著一群宮女、侍從。

「郡主睡下了嗎?」一個侍從看向一旁宮女道。

「睡下了,郡主這次打獵回來,太累了!」

「唉,是太累了,我們這一群屬下,可沒少挨她鞭子,抽的好疼!」

「活該,誰讓你們沒按照郡主說的去做?」

「不是沒有,只是郡主的要求太高了,我們儘力了啊,郡主一生氣就打人,也不看看場合!」

「知足吧你,郡主就這脾氣,就是太子,郡主也不給面子,會在乎你?」

「唉,是啊,誰讓郡主聖寵在身呢,聖上寵愛,郡主想怎麼樣就怎麼樣,誰也攔不住她!不,她姐姐可以!」

「是啊,郡主誰的話都不聽,哪怕聖上的話,她也不聽,就聽她姐姐龍婉清的話,當今天下,或許只有龍婉清才能制住小郡主!」

「要是小郡主能像她姐姐一樣,那麼好性格就好了,她姐姐待人真好,不但善良美麗,還溫柔賢惠,對我們下人也從來不擺架子,小郡主打我們的時候,她姐姐每次都幫我們解圍。」

「轟!」

陡然大殿中傳來一聲轟響。

「怎麼了?小郡主醒了?」一眾宮女侍從頓時驚慌失措。

「嗚嗚嗚,姐姐死了,姐姐死了,嗚嗚嗚嗚嗚,姐姐死了!」房中頓時傳來一個女孩的哭喊聲。

「小郡主做惡夢了?」一眾宮女、侍從手忙腳亂。

「姐姐被人害死了,嗚嗚嗚,姐姐,姐姐,你不要死,嗚嗚嗚!」房中哭喊聲不斷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神麓皇朝,一片荒野上空。白雲號飛舟之上。

龍婉清魂飛魄散,但,還有著一魂連著身體,朦朦朧朧中,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未生人。

「龍婉清,我的女兒,我的女兒!」未生人抓著龍婉清的手驚恐的叫著。

「呼!」

渾渾噩噩中,龍婉清甩開未生人的手。發出虛弱的聲音。

「你不是我爹!我爹是蓋世英雄,天下莫有阻者,他因為有事,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,但,總有一天,我爹會回來的,誰若是欺負過我們母女三人,我爹會為我們報仇的,無論他是誰,我爹都會保護我們,不讓我們受一點委屈的!」

未生人的手被龍婉清甩開,怔在那裡,聽著龍婉清那絕望的聲音,整個人都好似瞬間沒了力氣一般。

------「我爹是蓋世英雄,天下莫有阻者!」

「他因為有事,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,但,總有一天,我爹會回來的!」

「誰若是欺負過我們母女三人,我爹會為我們報仇的!」

「無論他是誰,我爹都會保護我們,不讓我們受一點委屈的!」

-----龍婉清的話,好似一柄柄尖刀插在心裡一般。

她不認我?是啊,她不可能認我的!

是我將她打死的!他爹是蓋世英雄,天下莫有阻者,我是個蓋世英雄,天下莫有阻者嗎?是嗎?是嗎?我是嗎?

未生人癱坐在地。

不遠處,流年大師、皇甫朝歌,沐晨風吐著血,捂著傷口飛了過來。

「大師,你說未生人是龍婉清父親?怎麼會,怎麼可能?他怎麼配?曉月當年瞎了眼了?會看上他?」皇甫朝歌皺眉道。

「老堂主被人殺了?他卻在幫別人看門護院?他不配,他不配!」沐晨風焦急道。

「那個髮釵,我記得,每次琴會,我都記得,曉月都會將那髮釵拿出來,看了又看,我好幾次都問過她,這髮釵很普通啊,你怎麼這麼喜歡?要是喜歡,為什麼不戴起來?可曉月每次都搖搖頭笑了笑,然後小心的將髮釵放在盒子里!」皇甫朝歌回憶道。

「未生人?他不配!曉月一門心思在他身上,他卻為了什麼狗屁夢想,離開了曉月,讓曉月一個人去南海紫竹林,跪了整整三個月,才求來『天聖保胎水』,壽師沒有後代,就算有也活不了,曉月為了保胎,費了多少心力,求了多少人,跪了多少人。雖然等了幾百年,但終究是生下來了。

因為曉月說那是他的女兒,曉月曾一再求我,若遇到未生人,不要告知他女兒的事情,說不想因為女兒而影響了未生人的狗屁夢想。等他成了大事,再告訴他!

可是,曉月終究沒有等到,終究沒有等到!曉月為他生了兩個女兒,致死都沒能告訴他,我怎麼會忤了曉月的期望?我怎麼會說?

第一次,九五島上,生死棋中,龍婉清命懸一線。未生人就站在死棋外的人群之中,可他,就是沒有出手相救,若不是古海,龍婉清那時已經死了。

第二次,情花山谷,龍婉清為了護我,未生人居然想要連她一起殺了?

第三次,他終於出手了。他殺了婉清。

他不配知道龍婉清父親是誰,因為他根本不配,根本不配!」流年大師悲傷無比道。

飛舟之上,未生人癱坐在地,看著面前黑氣纏繞的龍婉清,聽著流年大師的聲音,整個人都沒了力氣。

「是啊,我不配!」未生人絕望道。

古海先前被未生人掀開,此刻再度飛來。

抱著迷迷糊糊的龍婉清。

「婉清,你不會有事的,不會有事的!」古海哭泣著。

手中一抓龍婉清的手臂。

「嘩啦啦!」

龍婉清的左臂好似化為一陣黑氣,慢慢在消散一般,**消散,屍骨全無?

「未生人,未生人前輩,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