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十五章龍婉清的選擇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5 06:35  |  字數:3788字

帘子頓時滑落在地,露出後面的一個喜堂。£∝,23wx龍婉清站在喜堂一角,一身新娘的紅妝,露出一絲凄然之色,臉上滑落兩行傷心欲絕的淚水。

大殿陷入了一陣死寂。

勾陳站在一旁,一臉茫然。

皇甫朝歌、流年大師、沐晨風一臉氣憤的看向古海。

「古海,我龍婉清就這麼配不上你嗎?」龍婉清流著淚看向古海。

古海看著龍婉清那傷心欲絕的模樣,此刻也是心中無比難過。這一年多認識龍婉清以來,古海對其是一個漸變的過程。慢慢的發現,龍婉清在堅強的外表下,藏著一顆脆弱的心。自己不知不覺中也習慣了龍婉清在身邊。

流年大師說,龍婉清一旦認了你,必將死心塌地的愛著你,古海相信,可正是如此,古海才不敢輕易接受這份愛。

古海也知道自己對龍婉清越來越喜歡了,但,那是出於本能,理智上,古海並不想招惹龍婉清。

如今,龍婉清請流年大師保媒。

一個女孩子做到這一步,也只有愛的太深切了,才會這麼做。不要臉皮了請人保媒?

看著龍婉清那兩行淚水。古海心中一軟,差點就要上前將其摟在懷裡了。

但,往事歷歷再目,古海不想龍婉清赴陳仙兒後塵,強忍了下來。

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對不起,堂主,或許,對你,只有,感激吧!」

古海說的非常慢,停停頓頓,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來的。

「感激?哈哈哈哈哈,只有感激?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,是我自作多情了,你只有感激,呵呵,感激我將你帶入修行界而已,只是感激!」龍婉清凄然說道。

「唉!」

沐晨風扭頭,打開大門,踏步走出了大殿,心裡難受,不知說什麼,看不下去了。

流年大師看看龍婉清,柔聲道:「堂主,算了,你也別執著了,古舵主也是身不由己!」

「古海,你糾結什麼?你以為這樣,你能保護龍婉清?終有一天,你會知道你大錯特錯的!」皇甫朝歌一臉憤恨的看向古海。

勾陳在一旁不說話。

古海好一陣難過,最終咬了咬牙,點了點頭:「對,是感激!堂主,多謝你厚愛了,古海配不上你!」

「呵,呵呵,呵呵呵!」龍婉清凄然的苦笑著。

看了古海好一會,好似要將古海深深的記在心裡一般。

古海故作鎮定,但眼中卻是不敢看龍婉清。

龍婉清苦笑了一會,咬了咬嘴唇,眼中閃過一股恨色道:「古海,我想再問你,除了我,以後,你若是遇到讓你喜歡的女人,你也會這樣絕情嗎?」

古海看了看龍婉清,沉默了一會,苦笑道:「是,也是這樣!」

「那你不是和流年大師有一樣,斬斷情緣了?你既然斬斷情緣,那你還要這一頭煩惱絲幹什麼?你也像流年大師一樣,斬斷煩惱絲如何?」龍婉清盯著古海。

一旁皇甫朝歌看看流年大師,流年大師就是為了龍曉月,斬斷了煩惱絲,剃髮為僧了。

古海看著龍婉清,心中一陣難過。

「罷了,罷了,你對我只是感激,呵呵,我知道了,我也明白了,古海,今日是我自作多情了,是我不要臉了。我也不逼你了,你斬斷情緣,你斬你的吧。我也不逼你,只有最後一個請求,希望你能答應我!」龍婉清看向古海。

古海心疼的看著龍婉清。

「我要你的滿頭頭髮,也算祭奠我的瞎眼吧,也算祭奠我的不懂事吧,我要你滿頭頭髮。所有,所有!」龍婉清盯著古海恨聲道。

「主人?」勾陳面露複雜的看向古海。

流年大師和皇甫朝歌看看古海,又看看龍婉清。

「唉!」「唉!」

二人微微一嘆,也踏步走出了這個喜堂,這一幕,太傷人了。

「給我啊!」龍婉清盯著古海。

古海盯著龍婉清,雙目微微閉起,好一陣沉默,最終露出一絲苦澀。

探手,摸向自己的腦袋,一點一點摸去,真元順著頭皮,將一頭秀髮緩緩的剃了下來。

龍婉清紅著眼睛看著古海,仔細的將古海秀髮收了起來,一點一點,非常小心,全部收集了起來。慢慢的裝在一個盒子之中。

至始至終,古海、龍婉清都沒有說一句話。

很快,古海頭上變的光亮了起來,所有頭髮都被龍婉清收集了。

剃完頭,古海扭頭,踏步走出了大殿,走出大殿之際,古海的眼眶也紅了起來,淚水止不住的淌出。

「主人,主人!」勾陳跟著追了過去。

古海卻是沒有理會,快速走向山谷另一處的一間宮殿。

「匡!」

古海將自己關在屋中,後背靠在大門之上,腦海中儘是剛才龍婉清那絕望的淚水。古海一時,心傷無比。

勾陳在門外敲了敲,也不再敲了。

「唉!」微微一嘆,勾陳踏步離開了。

喜堂大殿之中。

龍婉清關上了大門,小心的取出古海的頭髮,再取出一個巨大的斗笠,將古海的頭髮小心的粘在了斗笠之上。看著斗笠上的頭髮,龍婉清臉上露出一絲解脫的笑容。淚水依舊止不住的流著。

接著,非常小心的,龍婉清將自己的一頭秀髮也剃了下來,剃了乾淨。慢慢的放在空了的玉盒之中。

將自己的秀髮放在喜堂的桌子之上。龍婉清看著自己的頭髮,擦了擦眼角淚水,嘴角露出一絲凄然的笑容。

快速的,龍婉清換了一身衣裳。紅色的衣服被換了下來,換了一套黑色的衣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