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十四章保媒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5 06:35  |  字數:3992字

麓神城!皇宮書房之中。

書房中只有古海和皇甫朝歌二人。

「古先生,情花山谷的事情,我已經聽說了,多謝你了,一切都是因為我,否則,情花姥姥也不會,唉!」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情花姥姥都沒有怪你,我怎會怪你,只可惜,前線的神麓城卻……!」古海微微一嘆。

「神麓城?就算沒有那天之事,想要守住也難,我的人傳來消息,是一個叫著未生人的壽師出手的吧,壽師手段詭異莫測,想要破我神麓城,卻應該不難!」皇甫朝歌微微苦笑道。

「可是,那時你有氣運臨身,就算未生人破了城,你也可以給呂陽王大軍造成大損耗啊!」古海搖了搖頭。

「那是同歸於盡,算了,不說這個了,古先生,先前還虧你用了手段,隱秘傳信給我,否則,你如今的身份也暴露了!」皇甫朝歌皺眉道。

「你的官員,就那麼多呂陽王的姦細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沒關係,呂陽王府也有我的細作,否則情花山谷的消息也不會傳到我這!只是剛抓的那個姦細,可是我的族親啊,我可對他委以重任,想不到,居然也投靠了呂陽王?而且還非常嘴硬,無論怎麼審問都不肯開口!」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放心吧,勾陳幫你審問,應該可以的吧!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那就是天級琴勾陳?對了,我那族親就是死也不怕,你那勾陳,有什麼手段,能審問我那族親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這時,書房外傳來一個聲音。

「皇上!你那族親,招供了,現在正有官員為其做筆錄!」

「招了?你們先前用了多少刑,他都不招,勾陳怎麼去了一會,他就招了?勾陳怎麼做到的?」皇甫朝歌驚訝的看向書房門口。

門口走入一個裹在灰袍中的男子,看不清面容。

「那勾陳,驅趕了其它邢吏,和你那族親獨處,給他唱了一首歌!」灰袍男子解釋道。

「然後呢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「沒有然後了,然後你那族親就招了!」灰袍男子語氣古怪道。

皇甫朝歌微微一怔,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「唱了一首歌?催眠?難道催眠了他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「不是,是唱的太難聽了!」灰袍男子語氣古怪道。

「太難聽了?有多難聽?」皇甫朝歌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灰袍男子此刻卻是渾身一顫,顯然,先前也是聽牆腳的,聽了勾陳真情放送了一曲,此刻回想起來,依舊渾身不自在。

一旁古海苦笑道:「勾陳的確唱歌與眾不同,不過,結果不錯就行了,沒必要在乎細節了!」

皇甫朝歌看看古海,以為古海要藏私,不肯告知因由,點了點頭,也不再追問。

「樹人的丹田被破?破成什麼樣子,我需要親自看看!」皇甫朝歌看向古海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道:「也好,我將他們悄然運入麓神城!」

「不,我跟你去吧!」皇甫朝歌搖了搖頭。

一旁灰衣人頓時焦急道:「皇上,你說過,修補丹田,對你損耗特別大!!」

皇甫朝歌搖了搖頭道:「我這條命,都是情花姥姥捨命救的,她用情花一族的滅族換來我的生,如今,僥倖活下來一群情花需要我幫助,我難道還要置之不理?」

「可是……!」灰衣人擔心道。

「好了,不要說了,麓石神,待會鑽個地道,讓我和古先生出去,此事不要讓人知道!」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是!」

--------古海離開的第四天,再度回到先前山谷之外,此刻,卻是多出了一人,皇甫朝歌。

三人歸來,站在大陣口。

「能壓群龍的大陣?果然精妙,古先生,如今我與呂陽王交戰,正是用人之際,古先生如今已經和呂陽王翻臉,不若來助我吧!」皇甫朝歌看向古海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呂陽王這趟渾水,太渾了,我暫時不想去趟,抱歉!」

「哈哈哈,沒事,是我多嘴了!」皇甫朝歌笑了笑,搖了搖頭。

三人緩緩跨入大陣。

在跨入大陣之際,不遠處另一座山谷大陣中,未生人冷冷的看著遠處進入大陣的三人。

「古海回來了,龍婉清,我只給你一天!明天此時,我將出手。」未生人冷冷道。

---------「主人,回來了!」

「流年大師,他們都回來了!」

「舵主,他們回來了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山谷中傳來樹人和木舵弟子的傳信之聲。

谷中一個大殿。

龍婉清獨自坐在大殿中,身著一身大紅色的衣服。四周掛滿了紅綢子。

旁邊一個梳妝台。對著梳妝鏡子,龍婉清仔細的打扮了起來。

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龍婉清眼睛紅了紅,強忍著淚水沒有出來,靜靜的梳著頭髮,畫了眉毛,塗了口紅。

看著鏡子中那美艷無比的容顏,龍婉清露出一絲苦笑。收拾了一下心情,苦笑慢慢消失,強忍著露出一絲歡笑。

試了好幾次,才在鏡子中看到自己比較自然的歡笑。

靜靜的坐在殿中,並不出去迎接。

傷勢略微好轉的流年大師和沐晨風都迎了出去。

「皇甫先生,你願意幫樹人恢復丹田了?」沐晨風臉上一喜道。

「容我先看看!」皇甫朝歌笑了笑。

「好,好,好!」沐晨風開心道。

「嗯?堂主呢?」古海一入山谷,就發現龍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