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七十四章保媒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其丈夫的,她的性格,分不出別的心思來,心交給一個人,就會死心塌地。九五島一段時間,我不知道堂主和你經歷了什麼,但現在我和沐晨風都看的出來,堂主的心已經掛在了你身上1 古海微微沉默。 「...

麓神城!皇宮書房之中。

書房中只有古海和皇甫朝歌二人。

「古先生,情花山谷的事情,我已經聽說了,多謝你了,一切都是因為我,否則,情花姥姥也不會,唉1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情花姥姥都沒有怪你,我怎會怪你,只可惜,前線的神麓城卻……1古海微微一嘆。

「神麓城?就算沒有那天之事,想要守住也難,我的人傳來消息,是一個叫著未生人的壽師出手的吧,壽師手段詭異莫測,想要破我神麓城,卻應該不難1皇甫朝歌微微苦笑道。

「可是,那時你有氣運臨身,就算未生人破了城,你也可以給呂陽王大軍造成大損耗啊1古海搖了搖頭。

「那是同歸於盡,算了,不說這個了,古先生,先前還虧你用了手段,隱秘傳信給我,否則,你如今的身份也暴露了1皇甫朝歌皺眉道。

「你的官員,就那麼多呂陽王的姦細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沒關係,呂陽王府也有我的細作,否則情花山谷的消息也不會傳到我這!只是剛抓的那個姦細,可是我的族親啊,我可對他委以重任,想不到,居然也投靠了呂陽王?而且還非常嘴硬,無論怎麼審問都不肯開口1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放心吧,勾陳幫你審問,應該可以的吧1古海皺眉道。

「那就是天級琴勾陳?對了,我那族親就是死也不怕,你那勾陳,有什麼手段,能審問我那族親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這時,書房外傳來一個聲音。

「皇上!你那族親,招供了,現在正有官員為其做筆錄1

「招了?你們先前用了多少刑,他都不招,勾陳怎麼去了一會,他就招了?勾陳怎麼做到的?」皇甫朝歌驚訝的看向書房門口。

門口走入一個裹在灰袍中的男子,看不清面容。

「那勾陳,驅趕了其它邢吏,和你那族親獨處,給他唱了一首歌1灰袍男子解釋道。

「然後呢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「沒有然後了,然後你那族親就招了1灰袍男子語氣古怪道。

皇甫朝歌微微一怔,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「唱了一首歌?催眠?難道催眠了他?」皇甫朝歌疑惑道。

「不是,是唱的太難聽了1灰袍男子語氣古怪道。

「太難聽了?有多難聽?」皇甫朝歌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灰袍男子此刻卻是渾身一顫,顯然,先前也是聽牆腳的,聽了勾陳真情放送了一曲,此刻回想起來,依舊渾身不自在。

一旁古海苦笑道:「勾陳的確唱歌與眾不同,不過,結果不錯就行了,沒必要在乎細節了1

皇甫朝歌看看古海,以為古海要藏私,不肯告知因由,點了點頭,也不再追問。

「樹人的丹田被破?破成什麼樣子,我需要親自看看1皇甫朝歌看向古海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道:「也好,我將他們悄然運入麓神城1

「不,我跟你去吧1皇甫朝歌搖了搖頭。

一旁灰衣人頓時焦急道:「皇上,你說過,修補丹田,對你損耗特別大!1

皇甫朝歌搖了搖頭道:「我這條命,都是情花姥姥捨命救的,她用情花一族的滅族換來我的生,如今,僥倖活下來一群情花需要我幫助,我難道還要置之不理?」

「可是……1灰衣人擔心道。

「好了,不要說了,麓石神,待會鑽個地道,讓我和古先生出去,此事不要讓人知道1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是1

古海離開的第四天,再度回到先前山谷之外,此刻,卻是多出了一人,皇甫朝歌。

三人歸來,站在大陣口。

「能壓群龍的大陣?果然精妙,古先生,如今我與呂陽王交戰,正是用人之際,古先生如今已經和呂陽王翻臉,不若來助我吧1皇甫朝歌看向古海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呂陽王這趟渾水,太渾了,我暫時不想去趟,抱歉1

「哈哈哈,沒事,是我多嘴了1皇甫朝歌笑了笑,搖了搖頭。

三人緩緩跨入大陣。

在跨入大陣之際,不遠處另一座山谷大陣中,未生人冷冷的看著遠處進入大陣的三人。

「古海回來了,龍婉清,我只給你一天!明天此時,我將出手。」未生人冷冷道。

「主人,回來了1

「流年大師,他們都回來了1

「舵主,他們回來了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山谷中傳來樹人和木拇信之聲。

谷中一個大殿。

龍婉清獨自坐在大殿中,身著一身大紅色的衣服。四周掛滿了紅綢子。

旁邊一個梳妝台。對著梳妝鏡子,龍婉清仔細的打扮了起來。

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龍婉清眼睛紅了紅,強忍著淚水沒有出來,靜靜的梳著頭髮,畫了眉毛,塗了口紅。

看著鏡子中那美艷無比的容顏,龍婉清露出一絲苦笑。收拾了一下心情,苦笑慢慢消失,強忍著露出一絲歡笑。

試了好幾次,才在鏡子中看到自己比較自然的歡笑。

靜靜的坐在殿中,並不出去迎接。

傷勢略微好轉的流年大師和沐晨風都迎了出去。

「皇甫先生,你願意幫樹人恢復丹田了?」沐晨風臉上一喜道。

「容我先看看1皇甫朝歌笑了笑。

「好,好,好1沐晨風開心道。

「嗯?堂主呢?」古海一入山谷,就發現龍婉清沒有來迎自己,心中莫名一陣失落。

一旁流年大師卻是微微笑了笑道:「古舵主,貧僧此次厚顏,請古舵主來一下,我有話要說1

「呃?」古海微微一怔,看向流年大師。

一旁沐晨風眼中也露出一絲善意的微笑。

古海不明所以,但還是跟著流年大師走到一個大殿之中,大殿中心有著一道帘子,將大殿一隔兩半。帘子一邊,一切如常,帘子另一邊,正是龍婉清端坐那裡。

皇甫朝歌、勾陳一起好奇的跟了過來。

沐晨風也跟著跨入大殿,繼而關上大殿之門。

外界之人,聽不到內部的聲音,但,帘子另一邊的龍婉清卻是能聽的仔細。

「大師,什麼事,弄的如此神神秘秘的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古舵主,古海!有句話我早就想問了!古海,你覺得堂主如何?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怔,似乎明白了流年大師的用意,微微一笑,走到一旁坐下。

眾人微笑的看向古海。古海眉頭微皺,似明白了流年大師的用意。

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大師,你怎會想起來問我這個?」

「你回答就好?」流年大師鄭重道。

沉默了一會,古海點了點頭道:「堂主心地善良,美麗動人,能為了母親之仇,奔赴數十年,是個有情有義的奇女子1

流年大師點了點頭道:「不錯,龍婉清今年三十一歲了,性格非常溫婉,我是看著她長大的,她的性格我清楚,她若是做了誰的妻子,定然會全心全意對其丈夫的,她的性格,分不出別的心思來,心交給一個人,就會死心塌地。九五島一段時間,我不知道堂主和你經歷了什麼,但現在我和沐晨風都看的出來,堂主的心已經掛在了你身上1

古海微微沉默。

「我也看的出來,你的心思也掛在龍婉清身上,今日,貧僧就做一個媒人,想為你二人撮合此事,不知你意下如何?」流年大師笑著說道。

古海眉頭微皺,腦海中瞬間回憶起龍婉清的一切。沉默了一會,古海露出一絲苦笑。

「怎麼了?」流年大師皺眉的看向古海。

「大師,你不知道我的事情嗎?我有妻子1古海微微苦笑道。

「我知道,陳仙兒,但是,你的妻子已經死多少年了?陳仙兒就算活著,知道你如今情況,我想她也會支持你的吧?」流年大師皺眉道。

「對於堂主,唉!大師,我不想害她1古海微微苦笑。

「什麼?」流年大師皺眉的看向古海。

「是啊,古海,堂主對你一往情深,你什麼意思?」沐晨風皺眉道。

「我想給陳仙兒報仇,殺妻之仇不共戴天,我隨時可能身死,我不想堂主陪我犯險1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這麼說,你也是喜歡龍婉清的,只是你有大仇,不想連累她?到底什麼樣的仇,讓你都如此擔心,如此不自信?」流年大師皺眉道。

「那個人,很強,很強,很強1古海搖了搖頭,不肯再說。

一旁沐晨風面露焦急:「古海,你還是不是男人?你有大仇,為什麼要讓龍婉清為你承擔痛苦?龍婉清也知道此事,但,她不在乎,更請大師幫你們保媒,一個女孩子已經做到這一步了,你若再拒絕,你知道她有多傷心嗎?」

「哦?龍婉清請大師保媒的?」一旁皇甫朝歌微微一怔。

「是啊,主人,我都看出來你喜歡堂主了,你們彼此喜歡,為什麼不能在一起?我剛才可聽一些木舵弟子小聲議論了,流年大師已經將喜堂都給你們辦好了,堂主如今應該正在盛裝打扮,只等你答應了1一旁勾陳疑惑道。

古海微微一怔:「喜堂?」

古海看向大殿中央的帘子。

「古海,任何困難,你以後和龍婉清一起承擔吧,她不在乎你的危險,你還擔心什麼?情之一字,說起來簡單,但得之並不易,望你好生珍惜1一旁皇甫朝歌勸道。

古海沉默了一會,面露痛苦道:「對不起,我還是堅持我的想法1

「你的想法?古海,你怎麼這麼迂腐…………1流年大師瞪眼似非常生氣。

就在這時,帘子後面忽然傳來龍婉清略微沙啞的聲音。

「大師,你不要勸了,是我配不上他1

「呼1

帘子頓時滑落在地,露出後面的一個喜堂。龍婉清站在喜堂一角,一身新娘的紅妝,臉色露出一絲凄然之色,臉上滑落兩行傷心欲絕的淚水。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