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六十八章木神宮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1 22:53  |  字數:3818字

「放肆!」呂陽王一聲冷哼.

呂陽王一聲冷哼,猶如洪鐘大呂,瞬間敲擊在楚宸的腦海之中,楚宸頓時腦袋一晃,停下了手中刺向古海的長劍,滿臉的冷汗。

「王爺,屬下孟浪了!」楚宸滿頭大汗道。

呂陽王冷冷的看了眼楚宸,最終緩緩平靜下來。

「哈哈哈哈,楚宸?算謀到頭一場空,一場空!哈哈哈哈!」情花姥姥大笑而起。

大笑之中,情花姥姥全身快速蒼老了起來,頭髮變得花白,皮膚變得干皺,全身都在乾癟而起。

「姥姥!嗚嗚嗚嗚嗚!」無數樹人頓時跪了下來,看著情花姥姥的不斷變化,哭泣之中。

「咳咳咳,神在樹在,神亡樹亡,一族至尊,性命交予神,神死了,她也死了,咳咳咳咳!」虛弱的流年大師微微一嘆。

大笑之中,情花姥姥緩緩枯瘦乾癟,漸漸的,化為一顆枯敗的死情花樹,情花樹慢慢枯萎,最終畏縮成了一堆朽木。

「哼!」楚宸一聲冷哼,探手一劍。

「轟!」

情花姥姥的朽木,頓時一劈兩半。

「姥姥!」一眾樹人哭著上前,抱著已經化為一堆朽木的情花姥姥屍體。痛哭流涕。

楚宸一劍劈了情花姥姥屍體,帶著一股不甘的看向古海。古海周身都在散發出翠綠之色。

情花樹神入體,情花姥姥最終放棄了其生!情花樹神好似也知道自己結局一般。非常甘願的犧牲自己,為古海全力衝擊肝竅。

「轟!」

陡然一聲巨響,肝竅被衝擊而開,翠綠色的木神瞬間改造肝部,改造肝竅,轉眼間,肝竅放出翠綠之光,形成一個木神宮。與腎竅的水神宮的水藍之光遙遙相應。

「金丹境第四重?」古海心中閃過一股滿意。

「轟隆隆!」

先前,骨刀吞吸一千蛟龍、霸下反饋的力量,還有五頭巨龍反饋的力量,此刻終於不用再擠壓,向著腎竅而去。

「嗡!」

一入腎竅,頓時在轟鳴中,被改造成了一股木系真元,在腎竅中心緩緩旋轉。

真龍金丹功運轉,古海分出一縷意識,頓時凝聚一條木系綠龍,統籌球形木系真元。

「昂!」「昂!」「昂!」

體內,丹田的紫龍,腎竅的藍龍,肝竅的綠龍,緩緩在古海靜脈內旋轉了起來,三股真元,互不干擾,即便相處也是如此,不過,此刻腎竅的藍龍統領的水性真元,在運轉到肝竅的時候,居然轉化了一些木性真元進入了肝竅。

「水生木?」古海意識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真元的轉化。

莫非,五行真元,可以相互轉化?

古海心中一陣激動,但,此刻不敢大意,待三股真元在體內循環了一圈,再度回到各自丹田、類丹田的時候,才一切結束,接下來,三股真元可以自己旋轉了。

「轟!」

古海周身鼓盪出一股氣流,雙目一開。

「金丹境,第五重?」古海眼中閃過一絲喜色。

但,轉眼,古海神情再度肅穆,抬頭看向天上的那飛舟。

剛才一段時間,呂陽王居然一直等著自己。

「金丹境,第五重?恭喜古先生!」呂陽王淡笑道。

「多謝王爺!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一旁,楚宸卻是臉色陰沉,死死的盯著古海。

「古先生既然修為恢復,不若現在就走吧,隨我回王府!」呂陽王看向古海。

古海眼皮微跳,想要拒絕,可此刻,卻無法開口。

就在此刻,一旁破軍陡然眉頭一挑,露出一股喜色。

探手一揮,嗡!一個音障頓時形成,讓人聽不到內部之聲。

「王爺,東西到府上了,先行到府上了!」破軍臉上一喜道。

「哦?」呂陽王眼睛一亮。

「王爺將東西交給我,我可組織一支無敵大軍!」破軍眼露興奮之色。

「墨先生也回來了?」呂陽王看向破軍。

「沒有,我耳中聽到王府的聲音,並沒有墨先生,呃,等等,那押運之人開口描述了,呃?墨先生停兩天才到?他先前留在銀月城,好像在打聽什麼人的下落!」破軍皺眉道。

「打探什麼人的下落?需要墨先生親自留下嗎?」呂陽王沉聲道。

「呃,管家也問了那押運的人,那人說,墨先生說了,此人非常重要,是一個大才,王爺若是能得到此人,不亞於再得到一批押運的貨!」破軍微微一怔道。

「哦?」呂陽王眼睛一亮。

「不過,不太可能吧?這批貨可是…………,誰能比得過它們?」破軍眉頭一挑道。

「墨先生在給我搜羅人才啊,哈哈哈哈,好,大才?破軍,你可不要小看了一個大才,就拿墨先生來說,這批貨永遠無法與墨先生相比!」呂陽王笑道。

「呃,是!」破軍點了點頭。

「好了,準備啟程回府!我要看看,這批貨到底和我想像的有多大出入!」呂陽王此刻眼中閃過一股期待。

音障隔音,聽不到裡面的對話,但,古海從二人表情看來,二人此刻心情都非常不錯,而且那眼神之中,似乎有種要馬上離開的念頭。

「嗡!」

音障驟然消失。呂陽王還未開口,古海馬上搶先開口了起來。

「王爺,古海也想馬上前往王府,但,情花姥姥終究幫過我,更將木神贈我開闢了木神宮,古海別無所求,只求王爺容我為情花姥姥辦理後事,也算了了我一樁心愿!」古海開口道。

「嗯?」呂陽王眉頭一皺。

「情花姥姥雖然叛變了大乾天朝,但,終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