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六十六章毀滅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起來。 龍婉清和沐晨風快速過去,扶著身受重傷的流年大師。 「多謝王爺1古海深吸口氣道。 「等等1陡然,呂陽王身旁傳來一個聲音。 卻是未生人走上前來。 「王爺,這...

古海、龍婉清、沐晨風、勾陳帶著一批五百樹人向著情花山谷深處快速奔去!

獠牙等群龍瞪眼看著眾人.

自己這裡還有近百巨龍、五千蛟龍和霸下,你們都當空氣啊?

若不是敖順太子傳聲過來,此刻獠牙恨不得拍死古海等人。

「轟1

陡然遠處一聲巨響。

卻看到大地猛地一陣顫抖,古海腳下的大地,更是猛地一陣下沉。

「情花神樹?姥姥抽取情花神樹所有根莖了,那邊發生了什麼?」一個情花樹妖驚恐道。

「小小情花樹妖,也敢在王爺面前放肆?王爺給你臉面,卻不知道珍惜,哼,給我碎1敖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。

「昂1

陡然,遠處冒出一道巨大的金色巨龍光影。

「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1

「啊~~~~~~~~~~~~~~1

情花姥姥的慘叫聲從遠處傳來。

「哼,給我全部拿下,敢反抗者,殺無赦1敖順冷聲道。

「是1

「轟隆隆1

遠處濃煙四起,大地轟鳴,無數碎石和巨木衝天。

百艘飛舟停在空中,百萬大軍已然出動。

逃?一個也別想逃,四面八方頓時充斥了呂陽王的大軍。

大地轟鳴中,塵土飛揚。

「沒了,皇甫朝歌逃了?」楚宸的憤怒聲從遠處傳來。

「給我找,將情花山谷翻了,也要給我找到1敖順的憤怒之聲從遠處響起。

「轟隆隆1

遠處轟鳴不斷,混亂不堪。

古海一行跑到曉月山莊之處,此刻,曉月山莊已經被大量將士包圍了起來。除了金舵弟子,一眾木舵弟子全部被捆縛而起。

「舵主,堂主,古舵主,救命啊1一眾木舵弟子驚叫道。

「什麼?」沐晨風眼睛一瞪,頓時衝上前去。

「幹什麼?站住1一個將士瞪眼喝道。

「滾開1沐晨風一瞪,頓時一掌打去,頓時將前面的一眾將士撞開了。

「大膽1一眾將士瞪眼道。

「好了,我們看著呢,別費勁了,你們去找其他樹人1獠牙淡淡道。

眾將士看了看獠牙,最終點了點頭。

百頭巨龍,五千蛟龍、霸下看守,的確不用自己擔心了。

「舵主,是金舵主叛變1一眾木舵弟子焦急的訴說著經過。

「楚宸?」龍婉清臉色一沉。

古海卻是冷眼看向一眾金舵弟子,有些金拖鋁送罰有些金舵弟子卻是一臉的趾高氣揚。

「呵,金舵弟子?拿著一品堂的俸祿,做著違逆一品堂的事情?好,好,好的很啊1古海眼中泛著一股寒氣。

「我們走1古海沉聲道。

帶著一眾木舵弟子,眾人向著中心最大的情花樹處奔去。

遠處轟鳴四起,而那最大的情花樹,此刻卻是轟然崩塌而下,倒在了地上。

樹人們焦急不已。

眾人快速的沖向煙塵之中。

一眾飛舟停在空中,大量樹人被囚禁而起,凡是反抗的樹人,盡皆被一斬兩半,隨著離中心越來越近,倒在地上的樹人越來越多。

遠遠的,古海看到煙塵中心上空,敖順踏步虛空,冷冷的看著四方。

「呼1

敖順大袖一甩,陡然一股狂風,將四周所有煙塵盡數卷上了天。

地上有著一個個巨大的坑洞,一些擅長鑽咭丫鑽入了地底。最大的情花樹倒下,無數根須盡皆斷裂。

橫七豎八的躺著近兩千的樹人屍體,還有五百多,此刻正被一眾將士控制之中,只要稍有**,就馬上被分屍了一般。

四周,陸陸續續的被押運來大量樹人。

「姥姥,姥姥,嗚嗚嗚嗚1

「嗚嗚嗚嗚,為什麼啊,為什麼殺我爺爺1

「嗚嗚嗚嗚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面一片哭嚎之聲。

「姥姥1龍婉清陡然驚叫而起。

卻看到情花姥姥此刻正躺在她居所那樹洞之處,全身好似被刺了數百劍洞一般,虛弱中,口吐鮮血,捂著胸口,倒在地上。

楚宸一腳踏在情花姥姥的胸口,金色長劍指著情花姥姥。

「咳咳咳,噗,咳咳,哈哈哈哈哈1情花姥姥虛弱中凄涼的苦笑之中。

不遠處,流年大師同樣口吐鮮血,捂著胸口倒在地上,旁邊有著大量將士看守之中。

破軍、呂陽王、未生人等人,都站在飛舟之上,看著下方的情景。

「姥姥!流年大師1龍婉清驚呼中要衝上去。

「站住,不得再靠近1獠牙眼睛一瞪,擋在了前面。

「啪1

古海一把拉住龍婉清。

「古海,你別攔著我1龍婉清焦急道。

古海拉著龍婉清,面露苦澀,搖了搖頭。

「堂主,你別過來,聽古舵主的!咳咳1流年大師在遠處嘔血之中。

「完了,完了,情花山谷完了1沐晨風扭頭看向四方。

此刻,情花山谷四面八方,濃煙四起,火光四射,抓捕情花樹妖的途中,一眾將士更用上了火攻。

昔日猶如仙境一般祥和美麗的情花山谷,此刻卻是變成了人間地獄。

「轟1

陡然,三個將士從地底鑽了出來。

「王爺,皇甫朝歌跑了!沒有痕,應該是麓石神接應了,跑了1三個將士苦澀道。

「跑了?」呂陽王臉色一沉。

「王爺,神麓城1一旁一個幕僚般的屬下提醒道。

「敖順1呂陽王叫道。

「在1空中的敖順應聲道。

「帶我手令,馬上回城,全力攻取神麓城。皇甫朝歌做了地老鼠,速度肯定沒你快,在他回到神麓城之前,給我將神麓城拿下1呂陽王沉聲道。

「是1敖順應聲道。

「群龍,化形,入飛舟,跟我回去1敖順沉聲道。

「是1群龍應聲道。

包括霸下、蛟龍,頓時快速變形,上了一艘飛舟,快速向著遠處激射而去。

「咻1

轉眼,群龍消失一空了。

古海一行所在也空了下來。

古海身後的一眾樹人,頓時撲向情花姥姥之處。

「不要過來1情花姥姥吐著血驚叫道。

「喝1

頓時,大量將士圍了過來,衝上前的樹妖,轉眼被劈斬兩半,修為弱的,頓時被壓制而起,動憚不得。

「不要過去1龍婉清一臉焦急。

但,此刻五百樹妖,卻是瞬間死了一半,還有一半被制住了。

巨大的動靜,也吸引了呂陽王一行人的注意。

「古先生?還有,龍婉清?你也在這裡?」呂陽王看向二人,嚴肅的臉上擠出一絲輕笑。

呂陽王也瞬間看到了勾陳,同時也瞬間分辨出了古海。

對於古海的能力,呂陽王還是非常期待的。

「一品堂主龍婉清,見過王爺,王爺,你高台貴手,放過情花姥姥還有這些樹人吧,求你了1龍婉清頓時求情道。

呂陽王盯著龍婉清,看著龍婉清的表情,沉默了一下,搖了搖頭道:「情花姥姥勾結皇甫朝歌,是為我大乾天朝之敵,龍婉清,你可不要和賊人太親近了1

「不,不,皇甫朝歌,是我請情花姥姥幫忙找來的!我想查我娘死因,所以才求了情花姥姥1龍婉清頓時叫道。

「哦?龍曉月的死因?皇甫朝歌怎麼說?」呂陽王雙眼微眯,看向龍婉清。

「那皇甫朝歌騙我,說我娘是你殺的,怎麼可能,我當然不信,但,情花姥姥是無辜的啊,求王爺高抬貴手1龍婉清期盼的看向呂陽王。

呂陽王盯著龍婉清,微微沉默了一下,又好似在分析龍婉清表情的真偽一般。

過了好一會,才笑了起來,搖了搖了頭道:「龍婉清,你就不要再給這群賊人求情了,她們通敵叛國,就是死罪!不要自誤1

「可是,真的不關情花姥姥的事情啊1龍婉清焦急道。

古海卻是微微一拉龍婉清,搖了搖頭。

這時候,講道理有用嗎?道理只是給勝利者說的,呂陽王此刻如日中天,他的話,就在證據。

「王爺,就算情花姥姥有罪,流年大師是無辜的,還請王爺高抬貴手,放過流年大師!還有這些無知的樹人,他們都是被情花姥姥騙了1古海對著呂陽王微微一禮道。

「我們和姥姥共存亡1一眾情花樹妖頓時瞪眼怒看古海。

「閉嘴1情花姥姥虛弱的叫著。

「古先生說得對,你們都被我騙了,不許再吵1情花姥姥虛弱的叫著。

「姥姥1

「住口,我不是你們姥姥1情花姥姥叫道。

「嗚嗚嗚嗚嗚1一眾情花樹妖低聲哭泣之中。

呂陽王看了看古海,微微一笑道:「古先生,先前的《十面埋伏》,還有大陣,本王甚是喜歡,古先生不棄,不若入我王府如何?本王定待古先生如上賓1

呂陽王雖然說的客氣,但,語氣之中,卻有著一股不可置疑一般。

「多謝王爺厚愛,待此間事了,再去王府叨擾一番1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哈哈哈哈哈哈,好!本王府上,就需要古先生這樣人才,放了流年,這群樹妖,可是從犯,死罪可免,活罪難饒,破了丹田,封了修為,送於古先生為奴1呂陽王滿意的笑道。

「是1四周傳來一陣應喝之聲。

「轟1「轟1………………

「啊1「啊1「啊1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四周無數樹人痛苦的呼喊之中,身體丹田之處,被一劍劍的破開了一個大洞,丹田被破,頓時修為喪失近乎一空。慘叫不已。

龍婉清面露不忍之色,沐晨風捏著拳頭,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哈哈哈哈,好,好,好1情花姥姥卻是忽然笑了起來。

龍婉清和沐晨風快速過去,扶著身受重傷的流年大師。

「多謝王爺1古海深吸口氣道。

「等等1陡然,呂陽王身旁傳來一個聲音。

卻是未生人走上前來。

「王爺,這些樹人,你送給了古海,但這流年,我想要問一個問題1未生人沉聲道。

「哦?」呂陽王疑惑的看向未生人。

「流年,我問你,龍婉清的父親是誰?三十幾年前,哪個男人得到了丫頭的歡心?讓丫頭甘願為他生了一雙女兒?這麼些年,居然連面都不敢露?」未生人冷冷的說道。

「龍婉清的父親?」呂陽王也露出一絲疑惑,看向流年大師。

ps:這是第二更!還有一更!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