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六十五章代天奪壽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8-01 22:53  |  字數:4271字

情花山谷!曉月山莊之處!

隨著《十面埋伏》漸漸到了尾聲,一眾骷髏大軍被全力絞殺之際,曉月山莊之處也慢慢變的清靜了起來。

流年大師長噓口氣。

「轟!」

陡然,情花姥姥方向,發出一聲巨響。

「嗯?」流年大師扭頭望去。

「布陣!」楚宸眼睛一瞪。

「喝!」兩千多金舵弟子陡然一聲大喝。

頓時,兩千多長劍飛出,猶如一朵巨大的劍之花朵,向著流年大師壓了下來。

「轟!」

隔空用法力催動長劍,布置了一道劍陣,壓制流年大師。

「混賬!」流年大師眼睛一瞪。

但,劍陣已成,由兩千多金舵弟子共同壓制。

一個兩個,十個百個金舵弟子,根本不放在流年大師眼中,可是,兩千多金舵弟子,合力之下,頓時形成一個強盛大陣,將流年大師壓在其中。

「幹什麼?楚宸,你果真是姦細?」流年大師瞪眼喝道。

「喝!」金舵弟子一聲大喝,猛地一壓大陣。

流年大師探手飛出十八顆佛珠,擋住大陣壓制。

楚宸沒有理會流年大師,而是踏步飛出,向著情花姥姥方向飛去。

「看什麼,還不快出手?」流年大師一瞪,對著四周數百木舵弟子叫道。

「噢、噢!」一眾木舵弟子驚詫中沖了上來。

而沒有布陣的金舵弟子頓時仗劍迎了上去。

「噹噹噹噹…………!」一連串的金石相擊之聲。

「糟了,糟了!給我破!」流年大師面露猙獰,手中佛珠猛地一放大,一股龐然大力爆發,劍陣頓時一陣鼓盪,好似隨時要破開一般。

而就在這時,遠處陡然傳來楚宸的一聲大喝。

「以金克木,庚金之氣,斬!」

「轟!」

「楚宸?」情花姥姥的怒吼響起。

「王爺,快,皇甫朝歌要逃跑了!」楚宸一聲大喝響起。

流年大師臉色大變,陡然一聲大吼:「給我,破~~~~!」

「轟!」

強大的力量下,劍陣轟然爆炸而開,兩千多柄長劍轟然爆碎一空。

「啊!」

一眾布陣的金舵弟子頓時被流年大師震飛了出去。

流年大師憤怒異常,但,僅僅只是看了一眼金舵弟子,就不再理會,沖向遠處楚宸方向了。

--------------荊棘大陣之外。

楚宸的一聲大喝傳來,陡然打斷了外界眾人對《十面埋伏》的回味。

呂陽王雙眼一眯,冷冷的看著面前荊棘大陣。

「皇甫朝歌想跑?哼,未生人,給我破了此荊棘大陣!」呂陽王緩緩坐了下來,面露冰冷。

飛舟之上,呂陽王寶座一旁,站著一群奇裝異服之人,其中一個,正是半黑半白袍的身影。

呂陽王說完,半黑半白的身影,緩緩走了出來。正是從千島海趕來的未生人。

「王爺,這是我第二次出手了,希望你記住!」未生人淡淡道。

「快點!」呂陽王應了一聲。

未生人緩緩踏步上前,不遠處破軍退到一旁。

未生人走到船頭,看著眼前那比城牆還強橫的荊棘大陣,輕輕伸出右手,右手乾枯,皮包骨頭一般,上面浮著一個又一個的老人斑。

探出枯敗的右手,未生人深吸口氣。

「天賜汝壽,無福消受,當還~~~~~~~~~~~~!」未生人輕輕開口道。

這一刻,未生人不再是兩個聲音,而是一股蒼老的聲音響起,聲音中帶著一股韻律,一聲喊出,四周瞬間陰風陣陣,憑空變的無比陰森了起來,本來就是夜晚,此刻更加的陰森了。

卻看到未生人探手一划拉,頓時,虛空好似被撕裂而開,滾滾黑氣從撕裂口狂涌而出,向著對面荊棘大陣直衝而去。

這一划拉,好似打開陰間大門一般,滾滾陰間之氣噴涌而出,瞬間到了荊棘大陣之處。

「咔咔咔咔咔!」

荊棘大陣只要一觸碰到黑氣,瞬間枯萎了下去。

「天賜汝壽,無福消受,當還~~~~~~~~~~~~~~~!」

「天賜汝壽,無福消受,當還~~~~~~~~~~~~~~~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天地間好似回蕩著未生人的咒語一般,一遍一遍的回蕩著。

遠處,荊棘大陣在快速枯萎。乾枯,癟了下去。

「奪人壽元?這是直接就將荊棘大陣的壽元剝奪了?」敖順眼皮一陣狂跳。

「代天奪壽,有傷天和,要遭大天譴的!」一旁又一個奇裝異服之人皺眉道。

「嘩啦啦啦啦!」

先前強橫無比的荊棘大陣,此刻快速乾癟,快速崩塌。猶如多米洛骨牌一樣,荊棘大陣形成的城牆,快速環繞著崩塌而下。

「轟、轟、轟………………!」

崩塌、乾枯到最後,只剩下滾滾粉塵,滿天煙霧。

「啊!」「救命!」「不!」………………

荊棘大陣的一眾瞭望台上,在探望中的一些樹人,頓時發出痛苦的呼喊之聲。

隨著荊棘大陣崩塌,那些樹人也中招了一般,紛紛枯萎了起來,轉眼變成了一堆朽木,落入地上。

「嘭!」

樹人全部乾枯死了,落地之時,四分五裂而開。

「嘶!」

四周儘是倒吸冷氣之聲。

無論外界的百萬大軍,還是內部的樹人,看到這一幕,都露出由衷的驚悚。

「姥姥,完了,完了,荊棘大陣沒了!」

「百萬大軍進來了,百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