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六十章呂陽王造反?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好多巨龍1一個樹人陡然驚叫道的跑了過來。 「什麼?」情花姥姥臉色一變。 「呂陽王大軍包圍了這裡?」龍婉清也是臉色一變。 皇甫朝歌卻是眉頭一皺,看向情花姥姥。是情花姥姥設計自己?...

情花山谷。

古海忙碌中為荊棘大陣補缺之中。

情花姥姥派人去請皇甫朝歌前來,的確省了古海太多的事情,雖然人還沒請來,但,貌似機率很大。

作為報答,古海為情花山谷補陣卻是義不容辭。

荊棘大陣,東面臨海,準確的說,將大片海域也包裹了進來,但,古海發現,荊棘大陣在陸地上,四周紮根大地,但,在海水中,卻是紮根不多,留有殘缺。

古海就是在此快速補陣,有一眾情花樹妖幫忙,古海速度快出很多。

龍婉清一直跟在古海身後忙前忙后。

楚宸站在曉月山莊浮島上,卻是冷冷的看著遠方古海補陣,也不幫忙,也不說話。

「楚舵主,不知你還留在此地,有何要務?」流年大師忽然出現在楚宸身後。

「老堂主的留下的資料,我還沒看全,看全了去找線索,怎麼,流年大師想趕我走?」楚宸扭頭,冷冷的看著流年大師。

搖了搖頭,流年大師微微一嘆道:「楚舵主,老堂主之死,我們都很難過,但,龍婉清畢竟是新堂主,請你以後對堂主說話的時候,客氣點1

「你在教育我嗎?呵,我楚宸做事,還不需要你來教,哼1楚宸一聲冷哼,甩著袖子跨入大殿之中。

流年大師看了看楚宸,眉頭微皺。

另一邊,到了傍晚時分,隨著海邊一聲巨響。

「轟1

憑空冒出無數大霧一般。

「好了1古海大笑道。

「終於好了嗎?這大霧就是陣法?」四周樹人驚奇的看著眼前大霧籠罩的大海。

古海還待解釋,忽然一個樹人跑了過來。

「古先生,龍堂主,姥姥讓我通知你們,皇甫朝歌來了1那樹人小聲道。

「哦?」古海、龍婉清盡皆眼睛一亮,相互看了看。

二人也不多廢話,踏步跟著那樹人快速向著情花姥姥所居住的那顆參天大樹而去。

沒多久,二人來到了情花姥姥的樹洞之處。

「姥姥說,你們來了,讓你們自己進去1一個樹人小聲道。

古海和龍婉清點了點頭,踏步跨入樹洞之中。

樹洞之內,情花姥姥正陪著一個中年男子在喝茶。古海和龍婉清跨入之際,二人陡然手中一停,望了過來。

中年男子正是不久前古海看到的那個皇甫朝歌。

「古海見過皇甫先生1古海微微一禮道。

皇甫朝歌卻是忽然看到了龍婉清,盯著龍婉清,一瞬間心涌澎湃一般,眼睛微微紅了起來。

「龍婉清見過皇甫先生1龍婉清微微一禮道。

「好,好,二位客氣了,鄙人皇甫朝歌1皇甫朝歌在木然間,也向著古海和龍婉清微微一禮。

「皇甫朝歌來了,你們有什麼問的,就問吧1情花姥姥坐在一邊喝茶道。

「多謝姥姥1龍婉清感激道。

「像,真像,真像曉月1皇甫朝歌眼睛微紅。

「皇甫先生,冒昧邀你前來,非常抱歉,這些年,我一直在找尋我母親的死因,多虧了古海幫我,才最終查到了你,所以前來打擾1龍婉清開口道。

「哦?」皇甫朝歌看了看古海。

「我們先去了銀月城,古海查閱大量資料發現,我母親生前至交,有你和何世康,但,我母親死後,你們卻沒來憑弔過,所以追問何世康,何世康臨死前說出了你的名字1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何世康那個慫貨死了?」皇甫朝歌微微一怔。

「呃,是,自殺死了1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「當時查出銀月海百萬琴俑,本來被官府押運向朝都的,但,半路被截了,何世康接著就自殺了1古海補充道。

「自殺?哈哈哈,他早就該死了,這時候才自殺?哼1皇甫朝歌一聲冷哼。

「皇甫先生,你對我母親之死,知道多少?」龍婉清急切道。

「你母親的死?呵呵,是呂陽王殺的1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啊?」龍婉清臉色一變。

而一旁的古海卻很是淡定,好似之前已經有了猜測一般。

「龍曉月最後一次見我的時候,對我說的,她若是有所不測,那就是呂陽王殺的他!所以我才要報仇,為曉月報仇1皇甫朝歌面露猙獰道。

「呂陽王殺我娘?不可能吧?為什麼?為了大地龍脈?可是,呂陽王他自己也有一條啊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什麼為了大地龍脈?是呂陽王要興兵造反了,當年你母親就是發現了蛛絲馬跡,苦於沒有證據,才不知如何告發的,可沒想到,呂陽王還是發現了,呂陽王殺人滅口,這樣就沒人告發他了1皇甫朝歌恨聲道。

「造反?為什麼?有什麼證據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證據?哈哈,怎麼可能有證據?要是有證據,我何須撕毀與大乾天朝的盟約,直接送到大乾天朝的朝堂就行了1皇甫朝歌恨聲道。

「造反?你的意思,呂陽王在積蓄力量,只待一朝爆發,興兵造反,謀逆大乾天朝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不錯!我知道他要造反,他誣衊我通敵叛乾,帶領大軍想要鎮壓我,哈哈哈哈1皇甫朝歌冷笑道。

「可我們聽說不是這樣,說你撕毀和大乾的盟約,與一個帝朝結盟,一同與大乾為敵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笑話?哈哈哈,我怎麼會和帝朝結盟?我神麓皇朝旁邊的確有個帝朝,可是,那帝朝若是知道呂陽王造反,非但不會幫我,反而會支持呂陽王滅亡神麓,因為,他們也想要土地,若是呂陽王造反,他們可以渾水摸魚,可以逆攻大乾天朝了!我怎麼可能與他們結盟?」皇甫朝歌冷聲道。

「我娘是呂陽王殺的?不可能吧!呂陽王造反?他有什麼膽子造反?你騙我,你騙我!你又沒有證據1龍婉清一臉茫然。

皇甫朝歌搖了搖頭道:「我沒有證據,沒錯,甚至連曉月怎麼死的證據也沒有,但,我相信曉月,她說的話,我都相信!所有我都相信!為什麼沒有去憑弔曉月?還能去嗎?我寧可在前線為曉月報仇,何世康那個慫貨,當年說的比我還痴情,最後呢?還是做了呂陽王的走狗,哼!那百萬青銅人吧?當年我、何世康、曉月一起發現的,群龍駐守?那還不是呂陽王心懷不軌嗎?」

「古海,你說,我母親是呂陽王殺的嗎?」龍婉清焦急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陣沉默。古海自然不會聽信皇甫朝歌的片面之詞,但,如今古海所掌握的信息中,龍曉月死於呂陽王之手的機率卻是最大的。

古海沒有一口咬定,而是陷入了沉思!

「不,不,不好了,姥姥,姥姥,荊棘大陣之外,被呂陽王大軍包圍了,好多飛舟,好多大軍,好多巨龍1一個樹人陡然驚叫道的跑了過來。

「什麼?」情花姥姥臉色一變。

「呂陽王大軍包圍了這裡?」龍婉清也是臉色一變。

皇甫朝歌卻是眉頭一皺,看向情花姥姥。是情花姥姥設計自己?

不對,不是情花姥姥!皇甫朝歌快速跨出樹洞,皺眉的看著天空。

荊棘大陣之外。

一艘巨大的飛舟之上,掛著一面巨大的帥棋,上有一個大大的『呂』字。

四周有著百艘飛舟,飛在荊棘大陣四方,飛舟之上,站著大量軍隊,一個個面露猙獰的看著眼前大陣。

天空,飛舞著數百條巨龍。不僅如此,還有著數千蛟龍飛舞群龍身後,數千霸下趴在東面大海的海灘之上。

「昂1

群龍仰天咆哮,一時間,烏雲密布,電閃雷鳴。

荊棘大陣之外,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氣,包圍了整個荊棘大陣。

主飛舟之上,呂陽王坐在寶座之上,扶著扶手,冷冷的看著眼前荊棘大陣。

身旁站著破軍、敖順,還有身著各種奇裝異服的強者,一起隨著呂陽王冷眼看著對面荊棘大陣。

「在裡面?」呂陽王淡淡道。

破軍點了點頭道:「是,我們的細作報信,皇甫朝歌的確在裡面1

「他龜縮在神麓城也就罷了,居然自己找死的出來了?」呂陽王冷笑道。

「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獄無門他偏闖進來,皇甫朝歌是自己找死1敖順冷聲道。

「是為了龍婉清吧?十多日前,聽到破軍說龍婉清前來,我就知道皇甫朝歌離作死不遠了,呵呵,果然是個痴情種,龍曉月都死了多少年了,還如此痴痴不忘,一個和別的男人生的女兒,也能將他引出來,呵呵,神麓皇朝?本王都不知道,他是怎麼建立起來的,哼1呂陽王冷聲道。

「王爺,這荊棘大陣卻是麻煩!堅固倒是其次,其毒性卻是費事,若是強行破陣,荊棘之毒,會化為毒煙,傷及大軍。」破軍沉聲道。

「沒什麼麻煩的,擋我者死1呂陽王冷冷道。

「破軍,你想多了,荊棘大陣?呵,其實並不麻煩,它有一個致命的破綻1敖順冷笑道。

「哦?」

「大陣東方,靠海之地,是荊棘大陣最薄弱之地,當年觀棋老人為情花山谷布陣的陣圖,剛好被我龍族得到了,我這也有一份1敖順冷笑道。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