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五十九章皇甫朝歌的態度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單獨叫去詳談了起來。 「多謝情花姥姥,聽堂主說,你已經派情花樹妖前去通知皇甫朝歌了,若是能將皇甫朝歌叫來,卻是省了我多少事1古海微微笑道。 「古先生,這些天,我聽婉清也介紹了你,事無巨...

神麓城!

皇甫朝歌坐在書房之中,面前站著一眾重臣.

「皇上,呂陽王封鎖我神麓城,如今我們消息無法傳遞出去,他又派兵攻打我神麓皇朝其它城池,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,那些城池,一點防備也沒有1一個大臣面呂。…≦,

「不用擔心,朕已經傳信各大城池,他們都已知曉1皇甫朝歌淡淡道。

「啊?傳信出去了?怎麼傳信出去的?」那大臣面露驚訝之色。

皇甫朝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「是,是老臣多嘴了!此事當越少人知道越好1那大臣馬上搖搖頭道。

皇甫朝歌點了點頭。

「城中音障大陣,開啟了?」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是,皇上放心,音障大陣已經開始,呂陽王的那個破軍,聽力就算再驚人,也不會聽到城中任何機密1另一個大臣說道。

「嗯,好了,今天就到這,你們回去休息吧1皇甫朝歌吩咐道。

「是1群臣恭立,緩緩退出書房。

只有一個灰袍人留在書房之中。

灰袍人全身裹在灰袍之中,看不清面容。

「麓石神,這次辛苦你了1皇甫朝歌看向灰袍人苦笑道。

「皇上見外了,老石頭我,當年就是皇上救的,皇上更以我的名字命名國號,老石頭我還有什麼辛不辛苦的呢?都是分內之事1灰袍人搖了搖頭道。

「此次與呂陽王宣戰,也是我一人之事,卻要拉著神麓皇朝一起……1皇甫朝歌微微一嘆。

「皇上不用自責了,你曾經說過,就算你不反,呂陽王也不會放過我們的!只是早一點,晚一點而已,這樣不是更好?皇上忽然和呂陽王撕破臉皮,讓呂陽王的布置忽然方寸大亂,一門心思想要滅你,如此一來,卻是壞了呂陽王好事1灰衣人麓石神笑道。

皇甫朝歌點了點頭。

「對了,皇上,我之部族乃是土石系妖獸,遁地是我們的強項,才方便我們消息傳遞出去,不過,今天有一個小麓石人帶回來一個情花樹妖,說是情花姥姥讓他來傳信的1麓石神沉聲道。

「哦?情花姥姥?」皇甫朝歌微微一怔。

「帶進來1麓石神沉聲道。

「是1

「嗡1

就看到書桌前的地下,陡然冒出一個大洞,一個情花樹人冒了出來。

「我說了,見不到皇甫朝歌,我不會說的1情花樹妖被蒙著眼睛怒道。

「撕拉1

大洞下也爬出一個麓石人,頓時掀開情花樹妖的眼睛上蒙紗。

「皇甫朝歌?」那樹妖眼睛一亮。

「兩軍交戰,一切分外敏感,不到之處,還望見諒1一旁麓石人頓時禮貌道。

「沒事,沒事,見到皇甫朝歌,就行了,姥姥讓我給你送封信,一定要交到你手上1那樹妖頓時口中吐出一封信函。

皇甫朝歌接過。打開看了起來。

「龍曉月的女兒,龍婉清?為了找尋殺母仇人,來到這裡?通過何世康知道,我有龍曉月身死的真相,請我去一趟?」皇甫朝歌沉聲道。

「是,姥姥要我不要瞞你,姥姥說,你現在身死戾氣太重,她有些不放心你,龍婉清是龍曉月的女兒,姥姥愛屋及烏,也認她為孫女了,所以,不願讓龍婉清前來冒險,讓你去情花山谷一趟,若是還念及龍曉月,讓你跟我走1樹妖鄭重道。

「龍曉月?龍婉清?」皇甫朝歌眼睛微紅,點了點頭。

「皇上,不可,你不能以身犯險1麓石神頓時叫道。

「以身犯險?呵呵,我向呂陽王宣戰的那一刻,已經在犯險了,龍婉清,以前在銀月城見過一面,不過那時還小,她們姐妹肯定不記得我什麼樣子了吧?長的和曉月像嗎?」皇甫朝歌看向樹人。

「呃?有七分像,不過龍婉清沒有龍曉月活潑1樹妖想了想道。

「活潑?呵呵,十歲死了娘,從出生就沒見過爹,還要帶著一個妹妹,不被欺負。想要活潑,幾乎不可能1皇甫朝歌笑道。

「那,你去嗎?」樹人疑惑道。

「去,就沖她長的像曉月,我也一定要去,你且在此等候,明日朝會,我安排一些事宜,對外宣布閉關,不能走漏了消息1皇甫朝歌笑道。

「好1樹人點了點頭。

情花山谷!

古海看了十天的資料,被情花姥姥單獨叫去詳談了起來。

「多謝情花姥姥,聽堂主說,你已經派情花樹妖前去通知皇甫朝歌了,若是能將皇甫朝歌叫來,卻是省了我多少事1古海微微笑道。

「古先生,這些天,我聽婉清也介紹了你,事無巨細,婉清對你的事情如數家珍啊1情花姥姥笑道。

「呃?是嗎?」古海微微笑了笑。

「那日,你應該看出我情緒變化了吧?」情花姥姥微微一嘆道。

「看出了一些,但……1古海搖了搖頭。

「銀月山莊老莊主?呵!當年一時氣憤,卻不想已然天人兩隔!唉1情花姥姥苦澀道。

「哦?」

「我以前有過夫君,可惜他英年早逝,隨著我夫君的死,我的心也死了,後來遇到了老莊主,我也不知我哪裡吸引了他,他一直追求著我,一追就是二十年,但卻一直止於禮,我耽誤了他啊,他臨終都沒有再娶!

我們情花一族,需情感方可增強自己,老莊主每日給我彈琴,花了無數心思,只為博我一笑,我當時心中記掛已死丈夫,卻一直對他不假辭色。

老莊主追了我很久,用盡了心力,我塵封的心也漸漸被鬆動了。但,雖然鬆動,我卻一直保持著我堅守。我的心屬於我丈夫的。一生一世!

後來有一天,老莊主向我求婚,想帶我去銀月城,我沒答應,甚至還諷刺了他一頓。那一次,我們吵的很兇。他走了,一去不復回。

直到他離開了,我才忽然發現,我好像失去了什麼,心裡空落落的。

原來,他追求我的這些年,我的心裡早已有了他。

他走了,偶爾龍曉月來時,帶點他的消息,我才知道,他雖然負氣離開了,但,一直心中有我,一直以來都沒有再娶。

我們就這樣僵著,僵著,好似都在等著彼此放棄心中思念。但,你不知道,思念非但沒有減少,反而越來越多。

直到之前聽到他的噩耗1情花姥姥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失去時,才知道珍惜?」古海微微一嘆。

「是啊,這些天,我一直在懊惱,一直在後悔,若是當初,我不拒絕他多好,若是我不罵走他多好?我自己做錯了事,我要是肯低頭一下多好,也不至於讓他最後也沒等到我的認可?」情花姥姥紅著眼睛道。

古海微微沉默。

「我現在想明白了,無所謂誰更高貴,誰更下賤,當年他低聲下氣,鞍前馬後的討好我,為什麼?他也不欠我的,為什麼?我當時為什麼那麼坦然,我有什麼資格那麼坦然,唉!他的低聲下氣,他的下賤討好,都不是真的,而是因為他愛我!若是他不愛我,以他氣節,誰能讓他低頭?我當年卻是無知,卻是蠢笨,你知道我現在有多後悔嗎?呵呵1情花姥姥苦澀道。

「情花姥姥,請節哀,唉1古海微微一嘆。

「古先生,你是聰明人,但,聰明人未必就能理順了自己的感情,我想說的是,我那剛認的孫女,龍婉清,你既然喜歡,為何一直躲著?」情花姥姥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怔,繼而微微苦笑道:「我表現的那麼明顯嗎?」

「最少我看的很明顯1情花姥姥笑道。

古海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情花姥姥,你知道我的事情吧?我有妻子,我有大恨,我有大仇,更有大危險1

「你不想讓龍婉清遷入你的危險?可你是否知道,不管你怎麼想,她已經牽扯進來了?」情花姥姥苦笑道。

古海微微皺眉,一陣沉默。

「你選擇逃避,不但傷害她,還讓她更加危險。我剛才跟你說的,我雖然對老莊主動了情,但,我依舊深愛我的丈夫!永生永世,都不會變!不要等到後悔的時候,才知道後悔1情花姥姥勸道。

古海微微一陣苦笑,轉頭看了看遠處曉月山莊方向,那裡有著龍婉清。

微微一嘆,古海苦笑道:「再等等吧,一切順其自然1

情花姥姥看看古海,搖了搖頭,微微一嘆。

「對了,情花姥姥,這些天我和堂主在你情花山谷轉轉的時候,發現,你情花山谷四周的一些浮島,好像一盤圍棋?」古海疑惑的看向情花姥姥。

「你看出來了,也沒什麼好隱瞞的,沒錯,這荊棘大陣,卻是當初觀棋老人幫我布置的,可能的確有圍棋的布局在裡面,你還真是好眼力1情花姥姥笑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可能我對圍棋有些敏感吧,我發現,東面靠海的那邊,好像有這一個破綻1

「哦?破綻?」情花姥姥微微一怔。

「是的,那是最薄弱的環節,我不知道觀棋老人留著有何用意1古海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觀棋老人,行為頗為深沉,那有破綻,未必是好事1情花姥姥皺眉道。

「待會我帶你去看看吧,你看我說的可對,不過你放心,那兒的破綻,若是不棄,我可以幫你補齊來!補一個大陣即可1古海笑道。

「哦?也好,那就有勞了1情花姥姥點了點頭。

ps:今日有事,第一更提前!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