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五十五章十而圍之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也有行宮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 龍婉清的母親,在潁州一共兩個行宮,一個是銀月城,還有一個就是這裡? 「卻是我師尊部落所在…」沐晨風也笑道。 「哦?木舵主的師尊?」 「我師尊...

「轟…」

皇甫朝歌和敖順的兩拳相撞,巨大的撞擊下,形成一股力量氣波,氣波所過,滿天烏雲頓時爆散而開,一股暴風直衝四方而去,下方大地再度飛沙走石。

麓石人和群龍的戰鬥也驟然一止。

皇甫朝歌站在原地,但,敖順卻是被瞬間打的倒飛了千丈不止,面色一陣潮紅,眼含憤怒之色。

遙遠處。

古海眉頭一挑:「皇甫朝歌只有元嬰境,敖順已經開了天宮,初次交鋒居然皇甫朝歌完勝?」

「不一樣的,皇甫朝歌調用了神麓天下之勢,所有百姓將力量借給皇甫朝歌,皇甫朝歌力量衝天了,這就是修運的優勢,一國之君,或者一宗之主,可以調動管轄內的所有人力量,迎戰外敵…」流年大師解釋道。

古海盯著遠處,雙眼微眯。自己也是一國之主,莫非自己也可以如此戰鬥?

遠處,皇甫朝歌體表力量太過龐大,遠遠望去,好似燃燒的火焰一般。

「呂陽王,就不要派這小蟲來了,你不是要滅我神麓嗎?你不是要除我後患嗎?來吧,你自己來…」皇甫朝歌瞪著眼睛看向遠處坐在那裡的呂陽王。

「混賬,………」敖順瞪眼不服,想要再衝來。

呂陽王卻是微微一揮手,阻止了敖順的話。

敖順極為恭敬,點了點頭。

呂陽王看著皇甫朝歌道:「皇甫朝歌,你以為神麓皇朝那麼難滅嗎?本王只是愛你的才,才容忍你到現在的…我的容忍可是有底線的…」

「哈哈哈哈哈哈,呂陽王,你想讓我臣服?你覺得可能嗎?你覺得可能嗎?我恨不得吃你的肉,喝你的血,啃你的骨,睡你的皮…」皇甫朝歌紅著眼睛道。

「哼,冥頑不靈…」呂陽王一聲冷哼。

探手,一掌向著皇甫朝歌抓去。

呂陽王並未起身,就這樣一掌抓來,陡然間,虛空再度冒出滾滾黑霧,黑霧中,忽然冒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手掌,鋪天蓋地的向著皇甫朝歌壓來。

「呼…」

黑色巨掌壓來,捲起一道道龍捲風,飛沙走石,鋪天蓋地,頓時遮蓋了整個戰場一般。

「給我破…」皇甫朝歌瞪眼一聲大喝,一拳轟然打了過去。

「轟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…」

比之先前和敖順的對拳聲音大出數十倍。

巨大的震蕩,震動的四周無數山峰也是猛烈一震顫抖。

「…」

古海所在飛舟的腳下山谷,卻是陡然撕裂而開,撕裂出一個巨大的地溝。

「退…」流年大師叫道。

飛舟快速小心的向著後方退去。

「轟…」

陡然一聲巨響。呂陽王坐下的寶座,忽然炸裂開來。

「嗯?」呂陽王眼睛一瞪的站了起來。

「呼…」

大袖一甩,戰場中心飛沙走石瞬間被卷到了天上。

卻看到戰場中心有著一個巨大的坑洞,以坑洞為中心,一條條地溝猶如蜘蛛網一般向著四方無數山峰擴散,擴散到四方一眾軍隊。

「轟…」

巨大的坑洞下方,好似一個火山口一般,滾滾岩漿直衝而出。順著地溝直衝四方形成一條條火河,兩方軍隊一退再退。

另一邊,皇甫朝歌已經回到了城樓之上。

用手擦了擦嘴角鮮血,氣喘吁吁的瞪著遠處呂陽王。

「呂陽王,要不要再來一次?你信不信,我神麓皇朝的百姓,只要力量一恢復,馬上就會將新的力量借給我,我的力量源源不絕。你信不信?」皇甫朝歌冷冷的看著遠處呂陽王。

呂陽王站起身來,雖然寶座炸開了,但呂陽王並沒有一點受傷,冷冷的看著皇甫朝歌。

「你有神麓天下之勢?我就滅你神麓天下之勢,一城一城收取,滅你國運,看你有何依仗,哼…」呂陽王一聲冷哼。

「來吧…」皇甫朝歌冷笑道。

「鳴金收兵,封鎖邊界,不允許任何人跨越邊界…看守神麓城四方,不許進出。」呂陽王冷聲道。

「是…」四方兵馬應聲道。

「臨地築城,本王就駐紮此地,看守神麓城…」呂陽王冷聲道。

「是…」

「轟隆顱」

大軍快速剷平四周山峰,一座座宮殿,好似藏於儲物空間的一般,快速的被搬了出來。

大軍駐紮,工匠築城,非常迅猛,非常迅速。

遠處,皇甫朝歌臉色陰沉。

呂陽王在此築城,就是要看著自己。然後派遣大軍,開始一個城池一個城池收取神麓皇朝?

少一個城池,氣運就少之一分,能接受百姓之力,也少之一分。呂陽王這是想要趕盡殺絕?

可此刻卻又無能為力,自己一退,神麓城立刻就被拿下了。

遠處,古海一行凝眉看著遠處罷戰了兩方。

「皇甫朝歌就算有一國氣運,但,看著架勢,依舊不是呂陽王對手啊?為何呂陽王鳴金收兵,停了下來?為何不一鼓作氣打下去?而且呂陽王的大軍,肯定比皇甫朝歌的要勇猛啊,這數量也強大很多。怎麼就停下了?」沐晨風皺眉道。

「呂陽王是更強大,但,戰爭不是個人英勇就行,有時還需要看大局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哦?」沐晨風疑惑的看向古海。

「兵法有雲,十而圍之,五而攻之,倍而分之,呂陽王雖然有著大優勢,但此刻還是圍著為好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呃?兵法?什麼兵法?」眾人疑惑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怔,這是孫子兵法,要我怎麼說?

「嗯,我自創的兵法吧,就好比現在,呂陽王方面的確強出很多,強行攻城,也能成功,可你知道結果如何?」古海笑道。

一旁流年大師道:「結果是魚死網破,全城軍民拚死抵抗,呂陽王最終會取得勝利,但,卻也損失慘重。皇甫朝歌最終也會敗北,但,卻是同歸於盡,呂陽王自己也元氣大傷…」

「所以,將神麓城圍了起來,隨著時間的推移,內部將士、民眾的士氣會越來越弱,待士氣全部耗盡之際,破陣只在輕而易舉之間…我說的對吧?我記得你以前的滅宋計劃中也有類似的效果,圍的不是戰士,圍的是人心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「是啊,呂陽王這一手玩的的確漂亮,不僅如此,還派軍攻打神麓皇朝其它城池,這有些圍點打援的味道在裡面…呵呵,呂陽王不是泛泛之輩…」古海深吸口氣點了點頭。

「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」沐晨風擔心道。

「先退開吧,神麓城,我們暫時進不去了,慢慢想辦法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對了,這裡有我母親的一個行宮…我們去那吧…」龍婉清神色一動。

「這裡也有行宮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龍婉清的母親,在潁州一共兩個行宮,一個是銀月城,還有一個就是這裡?

「卻是我師尊部落所在…」沐晨風也笑道。

「哦?木舵主的師尊?」

「我師尊,情花姥姥…」沐晨風笑道。

古海微微疑惑。

「情花姥姥和先前你見到的麓石人一樣,屬於精怪類妖獸,植物精怪,情花成妖,天下只有這裡才有情花,如今有很多小情花妖了…我也是機緣巧合拜了師尊,後來老堂主將行宮設立在此,遇到了我,我也有幸加入一品堂了…」沐晨風解釋道。

飛舟載著眾人繞過邊軍的封鎖,向著東方射去。

呂陽王所在,寶座雖然被毀了,但,很快下屬又送來新的寶座。

呂陽王坐在寶座之上,目光冰冷的看著遠處神麓城,嘴角露出一絲冷笑。

旁邊站著一個青衣男子,男子面無表情,雙目之中充滿了冰冷之意,好似沒有人類的感情一般。

青衣男子陡然眉頭微皺,看了看古海飛舟離去的方向。

「王爺…」青衣男子恭敬道。

「嗯?破軍?怎麼了?」呂陽王疑惑道。

「我剛才聽到了一絲勾陳的聲音,用心聽了聽,卻是一品堂主龍婉清到了,好像現在要去情花姥姥那裡去…」破軍恭敬道。

「勾陳?」呂陽王眉頭一皺看向破軍。

「是,他和我都是天級琴,我若是過於關注,會被他發現的,沒有關注太多,不過,是他沒錯…」破軍鄭重道。

「勾陳?看來授琴大會結束了?墨先生親自前往,居然都沒有得到勾陳?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呂陽王微微皺眉。

破軍站在一旁,並不說話。

呂陽王看了看遠處神麓城,忽然露出一絲輕笑:「龍婉清?來的還真是時候,去情花姥姥處吧,倒是省了我多少事…」

飛舟上。

勾陳扭頭看向呂陽王方向,眉頭微皺。

「怎麼了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我們好像被發現了…」勾陳皺眉道。

「哦?」

「好像呂陽王身旁有個叫著『破軍』的人,他也是天級琴?他發現了我們…」勾陳皺眉道。

「破軍?」龍婉清臉色一變。

「他們說什麼了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就一開始說了兩句,接著破軍用了個音障,我就聽不到了,音障?我也會,哼,我讓他們也聽不見我們說話…」勾陳不爽道。

探手一揮。

「嗡…」

眾人四周微微一陣嗡鳴,繼而很快消失了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