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五十四章皇甫朝歌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啊,那天你們去悼念老莊主,也沒說帶我去…」 龍婉清微微一怔:「還好沒帶你去…」 「什麼啊?你們不懂我的歌,老莊主肯定懂,可惜老莊主不再了,我本來還想去他追悼會上,給他遺體送個行,唱...

沐晨風擦了擦雙耳和雙眼處的血跡,一臉驚恐的看向勾陳…

龍婉清漸漸清醒了過來。流年大師擦了擦光頭上冷汗。

「這,這,這唱的是什麼?」龍婉清驚駭的看向勾陳。

「這是我自創的,叫著《小蘿蔔》」勾陳卻是馬上興奮道。

龍婉清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我想問的是,你唱的什麼玩意?不是想問你歌名…

「這不對,從來沒有一個歌聲,能讓我如此失態的,這不僅僅是歌聲吧?」流年大師茫然的看向古海。

「流年大師,你是在誇我嗎?我也覺得,我的歌與眾不同…」勾陳適時插口道。

流年大師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古海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他歌里,就是自帶了一種叫著『難聽』的屬性吧…」

「主人,你不喜歡,是你不懂得欣賞…」勾陳頓時氣憤道。

沐晨風將眼睛、耳朵上的血擦乾淨后,一臉嫌棄的看向勾陳:「古海,反正你能控制它的心緒,要不,你將它意識抹去,重新塑造吧…」

「沐晨風,你不是東西,我好心唱歌給你聽,你還想害我?」勾陳瞪眼怒道。

古海卻是搖了搖頭道:「不必了,雖然難聽點,但也還好,或許什麼時候需要這歌聲呢…」

「主人,還是你最了解我,我決定了,以後每天給你唱一首歌…」勾陳頓時感動道。

古海臉色一**:「你要敢再對我唱歌,我馬上就給你重塑意識…」

勾陳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以後也不許對我們唱歌…」龍婉清叫道。

眾人紛紛點了點頭。

勾陳一臉無語:「好歌常有,知音難求啊,那天你們去悼念老莊主,也沒說帶我去…」

龍婉清微微一怔:「還好沒帶你去…」

「什麼啊?你們不懂我的歌,老莊主肯定懂,可惜老莊主不再了,我本來還想去他追悼會上,給他遺體送個行,唱上一首我專門為他創的歌呢…」勾陳鬱悶道。

眾人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還好沒帶你去…」龍婉清微微一嘆。

老莊主的追悼會,雲默等人哭的眼淚都幹了,滿堂的悲傷氣氛,勾陳要是忽然一嗓子『小蘿蔔』?那畫面太美,眾人都不敢想了。

「古海,還虧你當時沒帶他去…」流年大師點了點頭。

古海點了點頭:「是啊,勾陳算是跑偏了…」

勾陳一臉鬱悶,走到一邊詛咒眾人去了。

飛舟按照勾陳所指的方向,一大圈,終於到了一片戰場的邊緣遠處。

一個南北方向的巨大戰常

戰場的南方,是一個巨大的城池,比之銀月城還要大出一些。

那城池上空,此刻正平浮著滾滾黃色氣運,好似一片金黃色的大海,覆蓋整個城池上空一般。

「那是氣運?那麼多?」古海驚訝道。

相比於眼前的氣運,自己的大瀚皇朝氣運卻是少的可憐,大瀚皇朝上空的氣運,僅僅只能看到一縷兩縷煙絲一般的氣運。

而眼前,卻是一片雲海。滾滾猶如大海一般。

「神麓皇朝遷都,這裡就是新的都城,神麓城…這是神麓皇朝的氣運…國運濃郁啊,神麓皇朝百姓對神麓皇朝的確極為擁護礙」流年大師感嘆道。

氣運籠罩神麓城。

北城門大開,大量將士衝出城外戰鬥之中。

城樓之上,此刻正站著一個身穿龍袍的男子,男子手扶欄杆,冷冷的看著遙遠處的北方。

「那是皇甫朝歌?」龍婉清眼睛一亮。

「這是大決戰了嗎?」沐晨風驚訝道。

北方,一座大山四周也是站滿了大軍,大山之上一面帥旗衝天,上有一個大大的呂字。

山頂已經被削平,能看到一群將士擁護著一個中年男子,那男子留著小鬍子,國字臉,身穿錦袍,看起來威嚴無比。

四周站著形形**的強者,都是以此人為中心。

中年男子坐在一個椅子之上,右手輕撫椅子扶手處的一個麒麟頭。冷冷的看著遙遠處城樓上的皇甫朝歌…

「呂陽王?」龍婉清眉頭一挑。

「那就是呂陽王?」古海驚奇道。

兩方戰場中心非常廣闊,戰場之中,有著大量將士在廝殺之中。

同時,呂陽王也派出了八百條巨龍,咆哮中沖入了戰常

「昂…」「昂…」「昂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群龍咆哮,其勢洶洶,所到之處,滿天烏雲,似乎要一瞬間衝垮神麓大軍一般。

「轟隆顱」

陡然,大地一陣轟鳴。

好似一座座大山拔地而起一般。

「吼…」「吼…」…………

每一座大山都發出了吼叫之聲。

卻看到每一座大山慢慢從地底爬了起來,卻是一個個人形大山,無數碎石詭異的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個石頭山人怪獸。

「那是什麼?」勾陳在一旁驚訝道。

「麓石人…」沐晨風解釋道。

「麓石人?什麼意思?就是這種石頭人嗎?這有幾百丈高的大傢伙礙」勾陳驚訝道。

「麓石人,是一眾精怪類的妖族吧,是神麓皇朝的國獸,土石系妖類…」沐晨風解釋道。

「昂…」「吼…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轟…」「轟…」「轟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巨大的麓石人,好似一個滔天巨人一般,和群龍悍然凶撞而起,兩大凶獸,大戰而起,頓時,打的飛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

原先戰場上的將士都不得不停止了,彼此後退,將戰場讓給群龍和麓石人。

「轟…」「轟…」「轟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強大的戰鬥下,四處都在大地震一般。

遠處城樓上,皇甫朝歌看著一眾麓石人大戰,眼中閃過一股擔心。

另一座大山之上,呂陽王看著群龍大戰,也是臉色陰沉。

「這麓石人,好生詭異…」古海驚訝道。

「轟…」

就看到一個麓石人被一條巨龍轟然打碎了身體。

「嘩啦啦啦…」

一地碎石,轉眼間忽然再度站了起來,打碎了的身體,再度凝聚,麓石人再度復活一般,又沖入戰常

「昂…」「轟…」

一頭罪龍在慘叫中被麓石人轟碎了腦袋,但,罪龍可沒有麓石人那重生的本事,墜落而下,血濺當常

「我也不知道這麓石人怎麼來的,反正這類妖獸最麻煩,它們刀槍不入,身體堅固無比,可,就算你將它打碎了,它也能很快重新復活。神麓皇朝這國獸,羨慕死了多少其它皇朝…」沐晨風苦笑道。

遠處,呂陽王好似看的有些不耐煩了,扭頭,看向一旁一個白衣男子。

那男子點了點頭,踏步,衝天而上。

「呼…」

白衣男子站在了半空之中,冷冷的看著對面皇甫朝歌,探出右手,猛地對著神麓城方向凌虛一斬。

「嗡…」

虛空中陡然出現一道巨型刀氣。好似天嶄一般斬了過去。

一聲巨響,刀氣從白衣男子之處,一直斬到了神麓城。

「轟隆顱」

大地之上,陡然留下了一條萬丈長的超級地溝,無數碎石再度炸上了高空,大地被這一刀一分兩半,巨大的刀鋒,更是直衝神麓城。

「轟…」

神麓城陡然出現一個藍色的結界,迎向這一刀,卻是猛地一陣搖顫,好似隨時破開一般。

「皇甫朝歌,你還龜縮在城中嗎?」白衣男子一聲冷喝道。

不遠處,古海等人卻是臉色陰沉,這白衣男子是誰?剛才凌虛一下的刀氣,太過兇猛了吧,萬丈大地,被一斬兩半?

「這是敖順太子…」龍婉清眉頭微皺道。

「哦?敖順太子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應該是昔日的龍族太子,敖順…可惜,他犯了大錯,被貶為罪龍,現在,龍族太子已經不是他了,敖順,如今暫歸呂陽王所管轄…」龍婉清皺眉道。

「敖順?」古海看著遠處那面露凶煞的白衣男子。

「敖順,好像是開天宮中極強者,在向皇甫朝歌叫陣?皇甫朝歌好想只有元嬰境,能應付嗎?」流年大師皺眉道。

「皇甫朝歌,只有元嬰境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元嬰境能對抗開天宮的強者嗎?

揮了揮手,讓人將飛舟悄悄停在一個山谷處,盡量不要被發現了。

遠處,敖順在向皇甫朝歌叫陣。

皇甫朝歌沉默了一會,忽然開口了起來:「神麓皇朝子民,朕無能,引來如今巨災,但,朕不後悔,如今朕想迎戰來襲,我力有怠,需求爾等之力,若願助朕一臂之力,請舉起右手,借我你們全身力量。若覺朕無道,可放任不管,懇請,拜求…」

「嗡…」

皇甫朝歌剛說完,天空中的氣運雲海陡然一顫,好似順著當初匯聚的氣運,傳向每一個子民耳中一般。

「皇上,我願助你一臂之力…」

「皇上,請用我的力量…」

「皇上,我們永遠支持你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一聲聲呼喊從神麓皇朝各地傳出。

而古海一行不遠處,有著一個小集鎮,古海一眼看到,有著百姓忽然舉起右手,繼而,右手中好似衝出一股黃光一般,接著,那百姓驟然失去全身力氣,虛脫坐在了地上。

接二連三,近乎所有百姓都忽然舉起右手,一股股百姓之力,全部脫手而出,向著神麓皇朝氣運之處而去。

「轟隆顱」

氣運雲海之上,形成一股漩渦,將匯聚而來的百姓力量,一窩蜂的全部灌入了皇甫朝歌的身上。

「轟隆顱」

皇甫朝歌四周,湧現出一股狂暴的力量風暴。

集合神麓皇朝天下百姓之力,皇甫朝歌衝天而上。

探出右手,一拳向著敖順打去。

「呂陽王,想要滅我神麓,親自來吧,派此小蟲,算得了什麼?吼…」皇甫朝歌一聲大吼。

昂…

敖順眼中閃過一股憤怒,咆哮中一拳打來。

「轟…」

PS:祝書友『觀其行上』生日快樂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