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五十三章小蘿蔔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 「果然是個有情懷的人…」龍婉清茫然的點了點頭。 「呵呵,這秘辛,我居然都不知道,你居然從資料中分析了出來?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 「先生見過皇甫朝歌?」古海看向流年大師。 流年大...

白雲號飛舟之上。

歷經大半個月的飛馳,飛舟已經抵達了潁州邊界,戰爭邊緣…

「堂主,應該快到戰場了吧,聽說,皇甫朝歌為了戰爭,更是遷都邊界?與呂陽王大軍在邊界交戰…」沐晨風看著遠處說道。

「在那邊,我聽到了,那邊有大戰,貌似好兇猛…」一旁勾陳馬上開口叫道。

「哦?向那邊去…」龍婉清對飛舟駕駛的幾人吩咐道。

不遠處,古海卻是坐在甲板上的一個書案前,面前放著大批的資料。

「呼…」

古海將手中的一冊書放了下來。

「古海,你還真夠可以的,那麼多資料,你居然都看完了…」沐晨風茫然的看著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這是前些日子搜尋的所有神麓皇朝的資料,不看沒辦法,需要稍微了解一下的,雖然這些資料,九成九都沒用…」

一旁流年大師笑道:「古先生的成功,可不僅僅是智慧,還有這番努力…」

「看出什麼了嗎?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道:「根據這些資料上顯示,神麓皇朝,一直以來都非常親和大乾天朝,甚至神麓皇朝的百姓,昔日對大乾天朝也極為嚮往…」

「哦?」流年大師露出一絲驚奇。

「百姓都嚮往大乾天朝?怎麼會這樣?一國君王,對民宣傳,不都是排斥他國,讓本國保持獨立嗎?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「這皇甫朝歌並沒有這麼做,的確非常親和大乾,而且這皇甫朝歌,根本不像一個君王…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哦?什麼意思?」龍婉清疑惑道。

「這皇甫朝歌,是個非常有情懷的人,可以與民同吃,可以與民同樂,常常微服出訪民間,甚至與百姓一起載歌載舞…和百姓***過獵,從來不侵略他國,經常舉辦一些與民同樂的大賽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呃?這不是一個君王該做的事啊?」龍婉清皺眉道。

「是啊,可就是這樣一個君王,百姓卻是非常愛戴他,只要有外來侵略者,百姓不用徵兵,自發的捍衛神麓皇朝這個快樂的國度…所以,百姓雖然嚮往大乾天朝的繁華,但,從來不會有人叛國,因為他們有一個非常和藹可親的君王。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呃?」眾人微微疑惑。

「其次,皇甫朝歌至今單身…」古海苦笑道。

「至今單身?不可能吧,他可是君王…」沐晨風驚訝道。

「事實就是如此,他也沒向子民隱瞞,他說他愛著一個女人,開闢神麓皇朝,不是為了爭霸天下,而是為了向心愛的女人證明自己,讓自己能夠配得上她…」古海苦笑道。

「果然是個有情懷的人…」龍婉清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「呵呵,這秘辛,我居然都不知道,你居然從資料中分析了出來?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「先生見過皇甫朝歌?」古海看向流年大師。

流年大師點了點頭道:「或許,皇甫朝歌想追求的那個女人,就是龍曉月吧…」

「啊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其實我也挺好奇的,你母親到底是一個多麼風華絕代的女子,多少人為她牽腸掛肚,就連流年大師,也為她斷髮滅情了…」古海好奇道。

流年大師微微一陣苦笑,搖了搖頭,並不解釋。

一旁沐晨風搖了搖頭道:「你不明白,老堂主雖然不是那種最漂亮的女人,但,她身上有著一種吸引我們的東西,她從來都是活力四射,讓人心動…可惜,唉…」

「大師,你可知道我爹是誰?」龍婉清忽然皺眉的看向流年大師。

流年大師微微一怔,一陣沉默。

「大師,你以前一直不肯說,你知道嗎?」龍婉清期盼道。

「是啊,流年大師,那個男人是誰?太不是東西了,老堂主死了二十年,他居然一點音信也沒有?我們知道老堂主心裡一直有個人,可是,那人是誰?老堂主為他都生下了兩個女兒,可他人呢?卻是躲到哪裡去了?二十年了,老堂主死了二十年了,他都沒露過面?」沐晨風也是皺眉道。

流年大師沉默了一會,最終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我答應過龍曉月,不提他的…對不起,我不能說…」

「可是,我只想知道他是誰…」龍婉清急切道。

「堂主,抱歉,或許有一日會真相大白,但,我答應了龍曉月,我可以對任何人食言,但,我絕對不會對她食言…我答應她要照顧你,我這些年就一直跟在你身後。」流年大師倔強的搖了搖頭。

龍婉清一陣苦澀。

「昂…」「吼…」

陡然,一聲大吼傳來,飛舟陡然猛地一停,眾人身形猛地一搖晃。

卻看到,飛舟前面,陡然多出一條黑色巨龍,黑龍獨眼,額頭上有著一個罪紋,卻是一條罪龍。

「什麼人,滾回去…」獨眼黑龍陡然一聲冷喝。

冷喝之中,一股龐大的氣勢釋放而出,壓制的眾人盡皆臉色一變。

「獠牙?」流年大師臉色一變,探手一揮。

嗡…

十八顆佛珠陡然飛出,環繞飛舟,擋下了這罪龍龐大的氣勢。

「哦?是流年大師?」獨眼黑龍冷冷的說道。

「獠牙?罪龍鬼面的叔叔?」沐晨風臉色一變的看看古海。

「鬼面的叔叔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鬼面,不就是不久前在銀月海,被自己絕殺了的最大罪龍嗎?這是它叔叔?

「一品堂主?龍婉清?」獠牙冷眼看了看眾人。

「你為什麼攔著我們的路?」龍婉清瞪眼道。

「這是戰區,軍機重地…不得擅闖…再往前一步,別怪我不客氣了…吼…」獠牙冷聲道。

獠牙一聲大吼,天空陡然風雲變色,滾滾烏雲籠罩,一股強烈的殺氣直衝而來。

「昂…」「昂…」「昂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遠處,天際之處,一聲聲龍吟從四方傳來,顯然,不僅僅是獠牙,此地四周,還有著大批的罪龍封鎖這片區域。

若有擅闖者,必定群起而攻。

「走…」龍婉清瞪著眼睛道。

「咻…」

飛舟繞開獠牙,向著後方退去。

獠牙冷冷的看著飛舟離去,這才緩緩落下身子,落到下方一座大山之上,冷冷的注視四方闖入者。

「勾陳,你耳朵比較靈,有沒有路徑可以饒過這群罪龍?」龍婉清看向勾陳。

勾陳陡然眼睛一亮:「有是有,不過……………」

「不過什麼?」龍婉清疑惑道。

「你們聽我唱首歌,就行…噢,我可以先指路,你們一邊飛,我一邊唱,唱好后,給我鼓個掌就行了…」勾陳興奮道。

「好…」龍婉清想都不想就一口答應了。

「別…」古海頓時驚叫道。

但,古海喊的終究遲了。龍婉清已經答應了下來。

「呃?怎麼了?」龍婉清茫然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面色僵了僵,看向勾陳。

「主人,主人,是堂主答應的,你不要阻攔了,堂主一言九鼎,你不會讓堂主食言吧?再說,一首歌,很快就唱完了,我唱的那麼好聽,你不喜歡,不代表別人也不喜歡,每個人欣賞水平不一樣…」勾陳頓時驚叫道。

「古海怎麼了?」龍婉清再度問道。

「嗚嗚嗚,主人都不給我唱歌…」勾陳頓時委屈道。

「唱吧、唱吧…」古海一臉嫌棄。

「太好了…」勾陳頓時笑了起來。

眾人還一臉疑惑之際,勾陳馬上給駕駛飛舟的人指了一個方向。

「諸位,聽好了,下面由歌神『勾陳』為你們真情奉獻一首《小蘿蔔》…」勾陳一臉興奮道。

「小蘿蔔?」龍婉清等人露出一股茫然之色。

「叮叮叮叮…」

勾陳一揮手,虛空就自動響起了琴聲。

琴聲極為優美,聽的龍婉清、流年大師紛紛點頭,不愧是天級琴,這音樂絕對賞心悅目,沁人心脾。眾人慢慢陶醉了起來,只有古海捂著臉,有些不敢看了…

這時,勾陳的聲音響起。

「我是一個小蘿蔔~~,噢~~~噢,又大又長~~,噢~~~噢,誰都想要親一口~~…噢~~~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勾陳一開口,飛舟陡然一搖晃。

近乎所有人都忽然感到全身猛地一顫,好似被一劍穿心的感覺,一股天雷滾滾的即視感直衝心田。

勾陳每唱一句,眾人感到全身雞皮疙瘩冒一層。

不是唱的好,而是唱的太難聽了。

不僅僅是歌詞讓人天雷滾滾,就連勾陳唱出來的曲調,居然都是五音不全的。那一嗓子吼出來,差點要了眾人半條命。

先前陶醉於琴音的眾人,巨大的反差下,近乎同時醒過來,一臉要崩潰的看向勾陳。

「我是一個小蘿蔔~~,噢~~~噢,又大又長~~,噢~~~噢,誰都想要親一口~~…噢~~~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眾人要崩潰了,而勾陳卻是唱的無比陶醉,那陶醉中眯著嫵媚的小眼睛,左手捂著心口,右手深情的揮灑而出,明顯已經沉醉的無法自拔了。

這貨是天級琴?眾人頭皮發麻的看著勾陳。

這不是難聽的問題,而是歌聲中完全挑起了人性的反感。

眾人用法力堵著耳朵,可這魔音根本擋不住,魔音灌腦,就算堵著耳朵都聽得到一般。

太難聽了…

可是剛剛答應勾陳要聽完,還要鼓掌的,龍婉清僵著臉,不斷後退,滿腦子都昏昏沉沉的。

流年大師雙手合十,光光的腦袋上不斷留著冷汗,口中不斷默念『無量壽佛』,同時一遍又一遍的讓默念著佛經。

沐晨風運出全身法力堵住自己的聽覺,可是,魔音灌腦根本擋不住,勾陳的聲音,就好似陰魂不散一般,即便再多的法力堵住耳朵,都能沖入耳中。

「噗…」

沐晨風的雙耳忽然冒出了兩道鮮血。卻是法力運用過多,將自己耳朵傷到了。

其它木舵弟子,早就驚恐的躲到船的另一頭了,也一個個驚恐無比。

飛舟此刻,搖搖晃晃,操縱飛舟的幾個人,也要崩潰了,飛舟操縱的好似隨時要從半空中墜落一般。

「我是一個小蘿蔔~~,噢~~~噢,又大又長~~,噢~~~噢,誰都想要親一口~~…噢~~~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勾陳眯著嫵媚的小眼睛,雙手捂著心口,陶醉的唱著。

「…」

陡然,古海一腳將勾陳踹跌倒在地,歌聲終於停止了。

整個世界,終於清靜了…

陶醉中的勾陳,被忽然踹倒,一臉茫然。

「踹的好…」遠處一眾一品堂弟子無不感激的看向古海。

「主人,你為什麼又打斷我?」勾陳一臉無辜的看向古海。

「你看看,你都把他們唱什麼樣了?沐晨風都七竅流血了。」古海黑著臉道。

一旁流年大師雙手合十,口中嘀咕之中:「心魔啊,心魔。罪過罪過,無量壽佛…」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