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五十章專供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新,歷歷在目…昔日剛入銀月城,古海對上天下第一樓…在下售賣的鋼琴,只是奇淫技巧,想要撼動天下第一琴樓,並非一朝一夕之事,是老莊主幫了我,為我一曲卡農,灌入了新的內涵…老莊主辭去,在下卻無能為力,在此,...

銀月城…曉月山莊…

古海看著龍婉清給出的一個紙條。

「這是?」古海看向龍婉清和流年大師。

「在你帶著百萬銅人四處逃跑之際,我們找了何世康,何世康一直不肯多說,但,在被雲默用勾陳意境琴弦捆縛的時候,慌亂中,何世康塞了一個紙條給我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皇甫朝歌?」古海看著紙條上的四個字。

「應該是我們要找的皇甫先生吧,昔日他和何世康經常來參加我母親琴會,母親死後,都沒來悼念過的皇甫先生,你之前猜測皇甫先生和何世康知道什麼情況…」龍婉清沉聲道。

「皇甫朝歌,你們認識?」古海疑惑的看向二人。

流年大師深吸口氣,點了點頭道:「是啊,沒想到這個皇甫先生是他,他居然來參加曉月的琴會?呵呵,他來參加琴會,肯定是冒了不少風險礙」

「哦?」

「你知道呂陽王在前線,和誰戰爭嗎?」龍婉清苦笑道。

「你們之前說過,好像叫著神麓皇朝,原本,這神麓皇朝是附庸大乾天朝的,可現在卻是撕毀與大乾天朝的盟約,背棄了大乾,與大乾天朝敵對的一個帝朝結盟了。前線戰爭,就是呂陽王在出擊神麓皇朝之中?」古海疑惑道。

龍婉清點了點頭道:「是啊,皇甫朝歌,就是神麓皇朝之主。二十年前,就算與大乾結盟,但也不得擅入大乾的,當年他應該是隱藏身份參加我母親琴會的…」

「皇甫朝歌,他知道你母親死因?如今與大乾開戰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是…」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「那還擔心什麼?這不是好事嗎?有了線索,我們去找他不就行了了?」古海笑道。

龍婉清微微苦笑道:「可是,他現在是我大乾的敵人礙我們不太好去礙」

「沒什麼不好的,此事,就我們三人知曉即可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二人點了點頭。

「古海,堂主,大師…」沐晨風從大殿外闖了進來。

「嗯?」眾人看向沐晨風。

自從沐晨風全力為古海破開城門,古海對其的態度也好出了很多。

「何世康死了…聽說自殺在城主府…」沐晨風解釋道。

「哦?死了?」龍婉清眉頭一挑。

古海和流年大師相互看了一眼,眼中閃過一股陰沉。

「還有,聽說司馬長空派人押運的百萬青銅人,也被流寇劫了…」沐晨風皺眉道。

「流寇?」龍婉清微微一怔。

「好大的膽子,如此肆無忌憚?朝廷的押運,也敢公然劫持?」流年大師臉色難看道。

「誰知道呢…」沐晨風皺了皺眉。

「好了,這不是我們勞神的事情,老莊主的追悼會,快要開始了吧?」古海問道。

「應該差不多了…」沐晨風點了點頭。

「我們去給老莊主遺體道個別吧,此次來銀月城,承蒙他曾經的照拂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嗯…」眾人點了點頭。

曉月山莊之外。

婉兒仙子坐在一頭仙鶴之上,路過曉月山莊的時候,看向那被大霧籠罩的浮島,眼中閃過一股複雜。

那裡面有古海。

騙子?無賴?恩人?

婉兒仙子此刻內心一片混亂,昔日,自己看不上的小人物,卻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讓自己無能為力,幾次氣的自己吐血。更讓自己變的千夫所指。那種感覺,真的好難受。

本該不死不休的人,最終卻是他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救了自己。

當時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沒有人能救自己,哪怕自己的師尊,喊了也沒用,可就這絕望的時刻,這騙子出現了?那是一種絕望中出現的救贖。本來衝擊的心靈巨震的,可奈何,卻是那個騙子?

「哼,騙子,我跟你沒完…」婉兒仙子語氣複雜的詛咒了一句。

駕著仙鶴,快速向著城門口飛去,沒過多久,就到了城門之處。

出了城門,婉兒仙子取出一艘飛舟,靠坐在駕駛區,操縱飛舟,向著南方飛去了。

銀月山莊…

昔日人流攢動,人人慾拜山門而不得。如今,銀月山莊卻是分外的蕭條。山莊內外,冷冷清清。

大多山莊弟子,也全部在山莊之內的主殿。

四周已經被白布掛滿。山莊主殿,銀月殿此刻是老莊主的靈堂。

老莊主屍體擺放在靈堂中央棺材內。

雲默披麻戴孝,跪在靈堂中心,手中抓著老莊主留下的一件件物品。

拿取一件,緬懷了一會,放入火盆,將其燒掉,希望能夠傳遞給進入陰間的老莊主。

雲默眼睛一直通紅之中。四周跪著老莊主的弟子們。

大殿之中,陷入了一股悲傷,但在大殿外,卻是吵鬧無比。

「都怪雲默,不然老莊主也不會死的那麼沒尊嚴…」

「銀月山莊,沒了老莊主,還有什麼用?我銀月山莊的古琴,現在都沒人要了…」

「我不想待在銀月山莊了,留下有什麼意思?」

「混賬,老莊主剛走,你們就造反啊?老莊主交代,以後都聽少莊主的…」

「你才混賬,跟著他有什麼前途?現在銀月城,不,整個琴道圈子,雲默都是人人喊打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門外的山莊弟子分成兩派吵鬧著。

雲默燒著老莊主遺物,微微一嘆:「不要吵了,莊主新喪,讓莊主安心上路…」

聲音傳到了大殿外。

原來爭吵的兩派忽然停了下來。

「哼,現在假惺惺燒莊主遺物有什麼用?莊主的人魂已經成了司馬長空的補品,沒有人魂,根本看不到這靈堂了,還真以為能燒到陰間礙」一個山莊弟子陰陽怪氣道。

雲默深吸口氣道:「莊主新喪,再有嚼舌根者,別怪我不客氣…」

一眾山莊弟子臉色一沉。

「待莊主下葬,你們是走是留,全有你們自願吧,當初加入銀月山莊的時候,你們曾經簽約,一入山莊,終身不得叛庄,否則,銀月山莊,萬里追殺,那是因為我銀月山莊的鍛造法是不傳之秘,不能泄露了。你們吵吵鬧鬧為了什麼,我不知道嗎?山莊名聲被我弄臭了,你們有了新的想法,想帶著銀月鍛造法,另開爐灶?呵呵,去吧,那份賣身契,我會還給你們,想走的就走,想留的就留,只有一件事,莊主下葬前,給我安分點…」雲默沉聲道。

「啊?少莊主,不可以啊,你這樣,銀月山莊的鍛造法,豈不是……………」幾個忠於雲默的山莊弟子焦急道。

而各懷心事的一些山莊弟子卻是眼睛一亮。

先前的吵鬧頓時停止了。

自己有銀月山莊鑄琴之法,出了銀月山莊,到哪裡都能再開一片基業,那個賣身契,雲默會給我們?

靈堂終究有了靈堂的樣子。

雲默微微一陣苦澀。

「少莊主,一品堂主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古海三人前來,想追悼老莊主…」一個山莊弟子恭敬道。

「哦?」雲默微微意外,點了點頭道:「有請…」

「是…」

很快,古海三人走入大殿之中。

龍婉清雖然是一品堂主,但,此刻卻有意的讓古海站在最中央一般。一旁流年大師看了看,並沒有說什麼。

古海一行進入大殿,並沒有與眾人打招呼,而是走到一旁取了香火,走到老莊主棺材前,給老莊主上了一炷香。

流年大師和龍婉清同樣也給老莊主上了一炷香。

上完香,三人對著老莊主鞠了三個躬。

「多謝古先生、龍堂主、流年大師…」雲默起身,對著三人一拜。

三人是第一個前來憑弔老莊主的,就沖這份對老莊主的尊重,雲默也必須感激一下。

「少莊主,請節哀…」古海微微一嘆道。

雲默依舊紅著眼睛,點了點頭。

「承蒙老莊主昔日照拂,古海無以為報,在此,可否和少莊主屋外稍談片刻?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微微疑惑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一行人走出靈堂,在靈堂外一個涼亭處落座。

「古先生,不知有何見教?」雲默疑惑道。

「昔日銀月島上,少莊主對老莊主的許諾,古海還記憶猶新,歷歷在目…昔日剛入銀月城,古海對上天下第一樓…在下售賣的鋼琴,只是奇淫技巧,想要撼動天下第一琴樓,並非一朝一夕之事,是老莊主幫了我,為我一曲卡農,灌入了新的內涵…老莊主辭去,在下卻無能為力,在此,唯一能做的,就是希望少莊主能夠不棄我本街第一琴樓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嗯?」雲默不解的看向古海。

「本街第一琴樓,很快就會開設分店,以銀月城為中心,向著天下各大城池輻射而去,也許我們擴張的速度很慢,但,我們的模式,讓連鎖店變的非常容易,請相信,本街第一琴樓,終有一天,能夠遍布天下各大城池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那又如何?」雲默不解的看向古海。

「我本街第一琴樓,大多都是外來的古琴,沒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古琴,外來古琴雖好,但,我的原則,永遠不能受制於人,所以,我想請少莊主能夠屈尊,帶領銀月山莊,為我本街第一琴樓,專供古琴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專供古琴?呵呵,你想吞了我銀月山莊?」雲默冷眼看向古海。

「不,你銀月山莊,永遠是你銀月山莊,我絕不插手,這個你放心,若是有一日,你覺得和我古海合作不愉快了,你隨時可以帶領銀月山莊離開…我絕不阻攔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哦?」雲默皺眉的看向古海。

「我只需要專供,在合作期間,你銀月山莊只供我的琴樓古琴,你的名聲,不重要,我會想辦法慢慢為你造勢還回來…一切都會好的…我需要銀月山莊幫我,我儘力完成你的願望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我的願望?」雲默皺眉的看向古海。

「是啊,你不是想為老莊主造琴嗎?老莊主或許會轉世,可你不知道誰才是他的轉世,但他或許會入我本街第一琴樓,或許看到琴樓專櫃之處,擺放著來自銀月山莊的古琴,或許不經意間,就買了你鑄造的一口古琴?」古海勸說道。

雲默陡然眼睛紅了起來。看向古海,不再那麼敵意了。

「你看到我琴樓的生命力了?我古海經商起家,請相信,我可以將琴樓開設到天下最大,可以讓連鎖店遍布天下各大角落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內心一陣激蕩后,忽然冷靜了下來道:「你只有一個琴樓,卻給我畫了一個好大的餅啊?」

「是啊,可我們最少有個目標不是嗎?你如今造琴,也沒有達到登峰造極啊,你需要成長,我的琴樓也需要成長,不是嗎?以後所有本街第一琴樓,都會為你設置一個專櫃區…為銀月山莊設立專櫃區。少莊主,你覺得如何?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呵呵,呵呵,古海,你真以為你能開出那麼龐大的什麼連鎖店?」雲默看著古海,眼中閃過一股不確定。

「當初,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琴樓會火的時候,老莊主相信了我,不是嗎?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面色微僵,的確,一開始的時候,很少人看好古海,可是老莊主卻是讓自己親自給古海送資格帖,以示鼓勵。

「少莊主,我們以五十年為限如何?立一份契約,我的琴樓全力宣傳你山莊的古琴,你全力為我琴樓造琴,所有銷售,琴樓和銀月山莊各取一般,琴樓取的一半,是對你們的宣傳造勢費用,如何?五十年,一晃而過,五十年過後,你若是看不上我的琴樓,隨時解約如何?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微微沉默。

先前山莊弟子吵鬧,就是外界對銀月山莊的唾棄,很多琴商根本不要銀月山莊古琴了,只有古海,還如此看重。

如今銀月山莊更是內部不穩,一盤散沙,內憂外患。

「五十年?好,我希望古先生不要讓我失望…」雲默一口肯定道。

古海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:「雲莊主,你放心,我古海說到做到…不過………」

「不過什麼?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不過,我希望雲莊主以後,能精益求精,希望你每一口古琴,都要儘力做到比上一口要好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怎麼可能,你了解鑄琴嗎?這種保證,誰敢保證?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雲莊主,我們會全力宣傳你的古琴,所以,你鑄造的古琴將會最大程度的被所有人知道。你鑄造的每一口古琴,都可能被老莊主的轉世看到。不,哪怕一口古琴被老莊主轉世看到,也夠了。也許你的哪一口琴就被老莊主買到手了,為老莊主鑄琴,我希望你能竭盡全力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神情一肅,捏了捏拳頭,點了點頭道:「我會的,從今以後,我鑄造的每一口琴,都會凝聚我的全部心血…」

「那,就這麼定了…」古海抱拳一禮。

「你,你不是說簽一份五十年的契約嗎?」雲默微微一怔。

古海搖了搖頭笑道:「不必了,雲莊主已經承諾在下,還要簽什麼紙頭契約?就此定了…」

「你,你就不怕我出爾反爾?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我相信我的眼光,若是換做老莊主,他會出爾反爾嗎?」古海笑道。

「老莊主自然不會,可是我………」

「老莊主教導出來的人,就算差,也不會和老莊主差太多,我相信老莊主信譽,相信銀月山莊信譽,相信雲莊主你的信譽,一切足矣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雲默看了看古海,起身,對著古海再度微微一禮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