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四十九章何世康之死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少爺。 安少爺面色一僵道:「墨先生,不能怪我,是古海他擠兌我的,他陷害我的…」 「陷害你?你就容易上當嗎?王爺府中的授課先生,怎麼教的你?這一點激將之術,也看不出來?」墨亦客沉聲道。<...

銀月島發生的一切,很快傳向了銀月城…

古大師獲得勾陳。

百萬琴俑被大乾天朝官方查封。

雲默設計陷害所有琴師。

老莊主為銀月山莊贖罪,臨死前,向一眾琴師跪拜,叩請原諒雲默所做之事。

何城主接受調查,被圈禁在城主府。

銀月城,暫由司馬長空接管。

一個個消息傳出,銀月城百姓一片嘩然。

「少莊主怎麼會做出這種事?」

「也不怪,老莊主將雲默一手拉扯到大,老莊主一生不求於人,與人為善,自然不會作此傷天害理之事。雲默也是急了。」

「唉,好好的銀月山莊,如今老莊主一走,剩下弟子,還能保持下去嗎?」

「老莊主雖死,依舊鐵骨錚錚,那一跪,不是羞恥,而是偉大。只是可惜了銀月山莊…」

「銀月山莊的威名,一朝掃地了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百姓為銀月山莊唏噓不已。

對於古海,百姓們自然更加推崇,不愧為琴道大師,昔日救了全城百姓,如今得到勾陳,那是實至名歸埃

本街第一琴樓,頓時有無數琴師前來恭賀,自然也希望有機會能看一眼天級琴什麼樣子。本街第一琴樓的生意自然越發火爆。

城中一個小莊園之中。

墨亦客聽著安少爺描述銀月海發生了一切。

「安少爺,你沒聽我話?」墨亦客冷冷的看向安少爺。

安少爺面色一僵道:「墨先生,不能怪我,是古海他擠兌我的,他陷害我的…」

「陷害你?你就容易上當嗎?王爺府中的授課先生,怎麼教的你?這一點激將之術,也看不出來?」墨亦客沉聲道。

「我,我,我……………」安少爺臉色難看道。

一旁姜天毅馬上打圓場道:「墨先生,安少爺應該是能看出來的,只是,當局者迷啊,古海也太陰險了,他在利用安少爺的弱點礙也是墨先生先前說,為古海鋪路,要下去安少爺的嫡孫位置,安少爺才亂了分寸的…」

「是啊,墨先生,我是當局者迷,當局者迷…都怪古海太陰險…」安少爺馬上說道。

墨先生看了看安少爺冷聲道:「古海陰險?這叫智慧…三言兩語,就能將你操控,你居然說他陰險?」

「呃?」安少爺臉色一僵。

「這古海,的確不簡單,操縱對手,人心之控,運用的如此出神入化?不是簡單之輩,他以前,肯定也非泛泛之輩?忽然冒出來的?我不信………」墨亦客沉聲道。

「我們的人已經前往千島海查探,很快就有消息了…」姜天毅鄭重道。

墨亦客點了點頭,轉頭看向安少爺:「安少爺,我可以容忍你一次,希望你不要再有第二次…千島海的事情,你不許插手…」

「呃?」安少爺面色一僵,點了點頭道:「是…」

「呵呵,你還不服?」墨亦客忽然驚笑道。

安少爺的表情,明顯之前還想去找古海老巢的麻煩。還好自己提醒了一下。

「安少爺,你鬥不過古海的,你不想想看,第一次見古海的時候,你有什麼,他有什麼?短短時間,古海已經將你的所有滅了個乾淨,你沒看出來嗎?」墨亦客冷笑道。

「啊?」安少爺微微一怔。

「一群罪龍,方銘侯,古海全部滅了。天下第一琴樓,銀月第一棋樓還有其它產業,古海全都贏去了,你看看,古海一番作為下,你是不是一無所有了?銀月城中你所擁有的一切,是不是全部輸了?賭?那日在本街第一琴樓外的賭博,你以為是你自己沖昏腦袋了?一賭再賭?賭棋,你不會換別的賭?非要賭棋?你沒看出來嗎?古海短短時間,就讓你入套,操縱了你和他賭棋嗎?」墨亦客冷笑道。

「啊?不,不,不可能吧?當時,當時我強他弱…」安少爺面色一僵道。

「你強?可笑,你以為何世康帶著一群城主府大軍,就屬於強勢的一方了嗎?你沒看到外圍所有百姓,都站在古海一方了嗎?那日,若不是我及時阻止你,你還真以為你能滅了古海,你還真以為你能滅了本街第一琴樓?那一日,若不是我及時阻止,你已經交代在那裡了…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「不,不,不可能的…」安少爺驚駭道。

「方銘侯攻擊本街第一琴樓的時候,遇到的是與銀月海古海大陣相同的大陣吧,你現在還以為你能奈何本街第一琴樓?其次,民怨沸騰,何世康他是要激起民變還是怎麼的?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安少爺面色一僵。

聽墨亦客一說,再一回想,好像自己真的就好像一個小丑一般,任憑古海隨意操控。

「你鬥不過古海的,離他遠點,他可是個狠角色,這一次,古海應該是看在王爺的面子上,才放過你的,下次,我不保證古海還能夠再放過你了…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「可是,可是他只有金丹境………」安少爺小聲道。

「金丹境?呵呵,安少爺,你最近是不是幽默了?修為和實力,是相同的嗎?鬼面元嬰境,死在誰的手中了?百萬元嬰巔峰的青銅人追殺古海,最終結果如何?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「啊?」

「你以為我費那麼大勁的禮賢下士,你以為我看重的是他的修為?我看中的是他的腦子,他這腦子,敵得過千軍萬馬,抵得過百萬琴俑…」墨亦客沉聲道。

「呃,是…」

「還有,你知道百壽蟠桃樹嗎?不久前,王爺帶軍前往,得到一個消息,先天殘局界中出了一個古海,棋力驚人,以一人之力,力壓十萬修者棋力,我一開始還以為重名,現在已經確定就是古海了,一人之力,力壓十萬修者?更是獨斗過大明王神而保持不敗,你知道嗎?你還跟他斗棋?呵…可笑…」墨亦客冷笑道。

安少爺面色一僵。

「好了,你準備一下,過些天,銀月山莊老莊主的追悼會,你代錶王爺,前去悼念…」墨亦客淡淡道。

「什麼?去銀月山莊?他們差點害死我…而且,而且還……………」安少爺頓時叫道。

「還嫌棄你?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「我…」安少爺微微一陣苦笑。

「你給我記住了,銀月山莊,無論別人怎麼評價,你都不許帶著任何異樣的情緒,以前怎麼樣,現在還怎麼樣…」墨亦客冷聲道。

「是…」安少爺點了點頭。

轉頭,墨亦客看向姜天毅道:「何世康那邊,怎麼樣了?」

「銀月海,何世康派人駐紮三島,看守琴俑,已經證據確鑿,如今,正在接受調查審問之中,城主府被司馬長空封鎖了起來,何世康出不來了…消息也無法傳遞給我們…」姜天毅鄭重道。

墨亦客眯著眼睛,點了點頭。

城主府。

司馬長空和何世康坐在一個涼亭之中。

「何城主,長空失禮了,只是此次事件太大,得罪何城主了…」司馬長空給何城主倒了一杯酒水笑道。

「司馬大人,你無需如此,此次是我貪慾太重,才沒有向朝廷稟報的…事實就是如此…」何世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哦?僅僅是你貪念?那群龍呢?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群龍?我是和他們一塊發現的,說好了平分琴俑,才一起看守那個地方的…他們是從前線潛逃的罪龍吧…」何世康搖了搖頭笑道。

「僅僅是一同發現?此事,呂陽王可知道?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呂陽王在前線,怎會知道我們這裡的事情?你多慮了…」何世康搖了搖頭笑道。

「呂陽王不知道?那墨亦客、呂安怎麼也在這裡?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他們?他們是參加授琴大會的吧,雖然最後墨亦客並沒有參加,其它,我並不清楚…」何世康搖了搖頭。

無論司馬長空問什麼,何世康都是反覆這些話,都是自己貪念。讓司馬長空的問話一時僵在了這裡。

「好吧,何城主,你自己好好想想,你記住,這潁州,也是大乾天朝的天下,大乾天朝之主,只有當今聖上…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嗯…」何世康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
司馬長空緩緩離開了。

何世康卻是獨自坐在涼亭之中。

端著美酒,看著天空一輪明月。

「呵,龍曉月,老何今生好像還沒有對不起的人,唯一愧疚的,就是你,你的冤死,我卻無能為力,我很快就能見你吧?希望再看到你的時候,你還是那麼美麗,那麼的光彩耀人,你是我心裡天下第一奇女子。唯一為你感到不值的,只是龍婉清的父親,他是誰?這個慫貨…你為他生了兩個女兒,他卻不敢露面?你死了,他都沒有出來幫你報仇。慫貨,他配不上你…」何世康看著月亮微微一嘆道。

司馬長空出了軟禁何世康的地方,就到了一個辦公大廳。

「怎麼樣了?」司馬長空看向一個下屬。

「大人,百萬青銅人,已經運走了,由官驛,直接運往朝都,一切交由聖上決斷…」那下屬恭敬道。

「官驛?這是聖上專設的一批軍人,沿途所有關卡,全面開放,希望這些青銅人儘快到達朝都…」司馬長空點了點頭。

「報,大人,不好了,不好了…」又一個官員倉皇的跑入大廳。

「怎麼了?你不是陪同押送青銅人前往朝都的嗎?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對不起,大人,下官前日貪杯,醉倒在驛站,等醒來,大部隊已經走了,我驚慌追了過去,因為我知道路線,所以很快追到了,可是,到了一個山谷,所有的押運官員和軍人,全部,全部……………」

「全部怎麼了?」司馬長空瞪眼道。

「全部死了,全部死了…百萬青銅人,也消失不見了,被人劫走了…」那官員跪在地上驚恐道。

「官驛的押運路線,每次都不一樣啊,就連我也不知道具體路線,你們居然………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沒人泄露,沒人泄露,知道路線的人,全死了…可能是意外,遇到什麼流寇了吧…」那官員跪地驚恐道。

「意外?流寇?哼…」司馬長空眼睛一瞪,自然不相信是流寇。

流寇也就是類似世俗界的土匪山賊,他們劫一些商隊,已經是極限了,敢和官府叫板,劫持官府的財物?

「報,大人,不好了,不好了,何世康,何城主自殺了…」又一個官員倉皇的跑了過來。

「何世康,自殺死了?」司馬長空臉色一沉。

「是,是的…」那官員緊張道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