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四十八章贖罪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看著古海似乎想起了什麼。 「不錯,你能感覺就好…」古海沉聲道。 「如此親切,如此親切,你一定是對我很好的人,對不對?」勾陳忽然期盼的看向古海。 「算是吧…」古海皺了皺眉頭,感覺...

「就差一點,就差一點?」雲默看著無法操控的勾陳,面露絕望之色…

「轟…」「轟…」「轟…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砸入下方大地的一個個青銅人,忽然間從巨坑之中爬了出來,再度衝到這大草坪廣場之上。

可是,最前面衝來的青銅人卻是忽然頓住了,站在高空,一動不動,猙獰的面部也忽然變的驚恐了起來。

「呼…」「呼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越來越多的青銅人都圍了上來,想要抓去勾陳靈魂,同樣的,密密麻麻的飛在半空之中,忽然停了下來,一起驚駭的看向不遠處的勾陳。

盤膝而坐的勾陳身體,雙目陡然一開,雙目之中泛出一道紫雷凶光。

勾陳忽然嘴角露出一絲邪笑,看向滿天青銅人。

「還差一點,等我忙完,你再融合,等我忙完礙」雲默焦急的叫著。

「嗯?滾開…」勾陳一聲冷哼。

「嗡…」

「轟…」

雲默瞬間被撞飛了出去。

「少莊主…」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驚叫的快速上前。

勾陳卻不理會雲默,而是看向滿天青銅人。

「剛才,你們追我,追的很爽是不是?」勾陳露出一絲邪笑道。

一眾青銅人好似已經猜到什麼,驚恐的調頭,一鬨而散。向著四方海域逃去。

「想逃?這時候才想逃?哈哈哈哈,你們都是我創造的精靈,他媽的,膽肥了?是不是?想要吃我?跑?我看你們怎麼跑,你們都是我創造的,你們的靈魂之線可都在我手中,我看你們怎麼跑…」勾陳冷聲道。

探手一揮。

「轟…」

手中好似一瞬間冒出一大堆透明細線一般,瞬間連通了所有青銅人,原本還在逃遁的青銅人,陡然被猛地一拉,定在了空中。

「我要你們追我,我要你們追我,媽的,找死…」勾陳怒火沖沖道。

手中指頭不斷甩動,空中的青銅人忽然間相互撞了起來。

「當…」

兩個青銅人頭對頭撞了起來。

「當、噹噹當……………」

一連串的頭撞頭,頓時撞的滿天巨響。巨大的嗡鳴聲響徹整個銀月海,好似一聲聲鐘響一般。

「媽的,我想起來了,這樣你們不疼,給我出來…」勾陳一聲大喝。

手中猛地一拉。

「呼…」

滿天青銅人瞬間墜落而下,透明細線之上,陡然每一根都拉著一個指頭大的青色小精靈。

「嗡…」「嗡…」「嗡…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眾小精靈可憐巴巴的看著勾陳。

「去你媽的,剛才要吃我的時候,怎麼不是這個表情,你們要吃我?媽的,全部到我嘴裡來,吼…」勾陳憤怒的一聲大吼。

猛地一吸,百萬小精靈頓時向著勾陳嘴巴而去,僅僅一小會,所有小精靈都被吸入勾陳口中。

「噗咚…」「噗咚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四周沒了小精靈的青銅人,頓時一個個墜落而下,落入大海之中。

四周無數修者都驚訝的看向勾陳。

活了?

「這是天級琴,勾陳?這是活人嗎?」無數修者驚訝道。

「勾陳…」古海在其背後一聲冷喝。

勾陳背對古海,陡然臉色一僵。

忽然,勾陳捂著腦袋:「哎呦,頭疼,頭疼,完了完了,靈魂和身體融合,發生變異了,我記不得從前了,我記不得從前了…」

勾陳捂著腦袋痛苦的倒在地上。

四周被捆縛的琴師茫然的看著勾陳。剛才不是很牛嗎?怎麼忽然捂著腦袋不行了?

古海微微一怔,擔心的走到近前。

「勾陳,你怎麼了?你沒事吧…」古海扶起勾陳。

勾陳捂著腦袋,悠悠轉醒。虛弱的看了一眼古海。

「你是誰?我不記得你了,你是誰?」勾陳看著古海茫然道。

「你不記得我了?」古海臉色一沉。

「哦,我想起來了,你給我一種親切的感覺,我感到,我體內有你的血?」勾陳看著古海似乎想起了什麼。

「不錯,你能感覺就好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如此親切,如此親切,你一定是對我很好的人,對不對?」勾陳忽然期盼的看向古海。

「算是吧…」古海皺了皺眉頭,感覺哪裡不對勁。

「對我這麼好,我體內又有你的血液,那,那你是我爹吧?爹…」勾陳忽然開心的叫了起來,想要撲入古海懷裡。

「啪…」

古海甩了一巴掌。

「爹,你幹嘛打我?」勾陳捂著嘴巴,一臉要哭的感覺。

古海陰著臉道:「你真的忘記了?要不,我幫你重新塑造一下思想?」

勾陳臉色一變,頓時變的嚴肅無比:「主人,有什麼事情,盡親吩咐,勾陳幫你辦好…」

龍婉清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流年大師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上官痕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這貨是勾陳?這是二皮臉吧?

剛才居然假裝失去記憶了,想和古海攀親戚?這,這也太不要臉了吧?你的節操呢?

古海也是臉色一黑…

「好了,將他們身上的琴道意境解開吧…」古海沉默了一下吩咐道。

「好的,主人…」勾陳一本正經的應聲道。

探手一揮。

「撕拉拉…」

一眾琴師身上的琴道意境瞬間鬆開了,被捆縛的琴師頓時獲得自由。

「呼…」

眾琴師紛紛在體表釋放罡罩護體,同時取出刀劍。

「雲默,銀月山莊,你們乾的好事,我宗和你銀月山莊,至此絕交…」

「銀月山莊,我家老爺會來逃回公道的…」

「銀月山莊,我呸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琴師頓時怒罵之中。

婉兒仙子也瞬間脫身,快速退離一邊,面露兇狠的看向不遠處的雲默。

「完了,完了,呵呵呵…」雲默苦澀道。

「大人…」不遠處的一眾琴師忽然抱住猶如癲癇一般的司馬長空。

「雲默,你敢襲擊朝廷命官,你銀月山莊,這是逆天造反…」一個琴師怒喝道。

雲默還待爭論。

「跪下…」陡然一個聲音響起。

卻是老莊主的三魂,在失去束縛之後,忽然能開口了。此刻的三魂,並非透明體,而是泛著陣陣綠光。

「庄、莊主?」雲默驚訝的看向老莊主。

三魂重疊,一個老莊主魂體,怒目看著雲默。

雲默面色僵了僵,緩緩跪了下來。

四周,一眾琴師和外來湧入修者,盡皆冷冷的看著老莊主。

昔日,老莊主德高望重,如今,眾人已經不再尊重老莊主,不再尊重銀月山莊了。但,並沒有吵鬧什麼,僅僅是盯著老莊主。

老莊主轉頭看了看所有人。

忽然,老莊主的魂體對著眾人跪了下來。

「莊主…」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驚叫道。

但,老莊子還是跪了下來,跪向一眾琴師。

「諸位道友,鄙人教導的後輩,不懂事,鄙人在此,向諸位請罪…」老莊主對著眾人磕頭了起來。

「啊?莊主,不要礙」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頓時驚叫道。

「莊主,你不能這樣…」雲默也是忽然哭了起來。

老莊主一輩子頂天立地,一輩子沒有像誰屈服過,就是當年大乾聖上前來,老莊主都沒有如此作踐自己的行跪拜大禮。

老莊主行得正,站得直。從來沒向過誰折過腰。

呂陽王前來,都是平禮相待。

在銀月山莊,外來者見到老莊主,都是自己行禮,何曾讓老莊主如此行禮過?而且還是跪拜大禮?

四周,一眾琴師眉頭一皺,先前的冷視,一時變的有些局促了。

「老莊主,你無需如此…又不是你的錯。」流年大師苦笑道。

其他人雖然沒有說話,但,有些人眼中已經有些不忍。

昔日高高在上,自己仰望的人物,如今跪在自己面前?請自己寬恕?

「我銀月山莊,作此傷天害理之事,鄙人無能,無法阻止,給諸位添麻煩了。這一禮,你們受得起,剛才諸位差點因為銀月山莊送命,銀月山莊一個跪禮,又算得了什麼?」老莊主的魂體苦澀道。

「莊主…」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頓時跪了下來,哭了起來。

「莊主,跟你沒關係,都是我的錯,都是我的錯,你起來,沒人能讓你折腰,誰也不能,大乾聖上來我山莊,你都沒行過禮,雲默知錯了,雲默錯了,千錯萬錯,都是我的錯…」雲默哭著上前。

「子不教,師之過,你們之錯,就是我之錯,銀月山莊之錯,就是我之錯…」老莊主搖了搖頭。

「諸位道友,還請原諒,在下代銀月山莊,給諸位賠禮,我沒教導好他們,給你們填麻煩了…」老莊主再度叩拜道。

一眾琴道大師皺皺眉頭,微微一陣苦澀。

「老莊主,算了,在下昔日,也承蒙老莊主指點,今日之事,我就當沒發生過…」

「老莊主,你起來吧,家師曾經也得你贈琴,你不用如此,我就當沒發生過…」

「老莊主,我不追究銀月山莊了,以後管好他們就行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老莊主昔日結的善緣,終究起到了大作用,一個個琴師唏噓中,終究原諒了他們。

眼前老莊主的地位,在整個琴道修者心中,都是有著大地位的,如此人物,彌留之際,向你跪拜叩首,請你原諒。眾人心中再大的怨氣,也釋懷了。

「多謝,多謝…」老莊主叩拜道。

「莊主,我錯了,我錯了…」雲默哭著跪在老莊子面前,不敢抬頭。

雲默是知道老莊子個性的,老莊子一身都愛惜著自己羽毛,一生與人為善,一生與人為德,寧死,不願吃壽果。性格剛強,那是因為他有一腔正氣做脊樑。

如今,自己一番胡為,讓老莊主臨死之際,前功盡棄了。更是對著這群之中,一些連自己都看不起的人磕頭。

有些人,自己都看不上眼,老莊主的個性更是不可能看得上的,但,為了給自己贖罪,老莊主向他們磕頭以求原諒?

雲默哭的很傷心,不但沒幫到莊主,還讓莊主做了如此丟人之事?

四周山莊弟子也是哭的很傷心,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老莊主起身,摸了摸雲默腦袋,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:「沒事的,雲默,只要你能通過今天之事,成長起來,我這一跪,就算值得的,你要記住銀月先生當年的話,欲鑄琴,先做人。一切要先學會做人…」

「嗚嗚嗚嗚嗚,我知道了,莊主,我錯了…害的你跪了別人…」雲默哭的極為凄涼。

「跪?哈哈哈,跪就跪吧,我跪過祖師爺銀月先生畫像,跪過師尊,還沒跪過外人,這也沒什麼,不是嗎?跪就跪了,別難過,以後好好照顧自己,銀月山莊的牌子,不要再砸了…」老莊主和藹的笑道。

「嗯…雲默發誓,以後再也不做失德之事…永遠不會…嗚嗚嗚嗚…」雲默哭著說道。

老莊主微笑的點了點頭。轉頭看向司馬長空之處。

幾個琴師神色複雜的看向老莊主,不知該不該原諒,司馬長空還處在癲癇之中。僅僅一個道歉,就行了嗎?

老莊主的魂體緩緩走到近前。

「司馬先生,銀月山莊對不起你,老朽無能,如今什麼也做不了,你傷了三魂,我以我之天魂、人魂,作為補品,幫你補齊吧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道。

「啊?什麼?」四周所有人都驚訝道。

「莊主,不要礙」雲默猛地抬起頭來,驚恐的呼喊著。

「嗡…」

老莊主的魂體忽然一分為三,其中兩個渾渾噩噩,腦袋之處,好似有著一道道漩渦一般。只有第三個還算清醒。

「天魂、人魂,我已經散了我自己的烙印,只是最普通的魂力了,裡面還有我畢生的琴道意境,希望能夠給你補償…」第三個魂體開口道。

「嗡…」

天魂、人魂忽然鑽入司馬長空體內。一旁琴師並沒有阻攔,都是神色複雜的看向老莊主。

「司馬長空,這次可是因禍得福…」

「老莊主琴道意境有多高?就算吸收十分之一,也是受益不淺的礙」

「老莊主可是能彈奏出小精靈的人礙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琴師一陣羨慕。

「嗡…」

司馬長空周身微微一顫,恢復了平靜,老莊主的天魂、人魂,好似大補一樣,瞬間修復了司馬長空三魂的一切傷害,並且一陣滋養,讓司馬長空的臉色也變的紅潤了。

司馬長空緩緩睜開雙目,有些茫然的看看老莊主,但,很快就想起來一切。

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老莊主,你不需要這樣的…長空多謝老莊主饋贈…」

老莊主點了點頭,最後一點地魂的魂體,虛弱的看看古海。

「古先生,老朽果然沒看錯你,這麼多琴師,終究你奪魁了…」老莊主看著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運氣吧…」古海苦笑道。

「第一就是第一,古先生客氣了,剛才,多謝你…要不然雲默就鑄成大錯了…」老莊主苦澀道。

不遠處,婉兒仙子撇了撇嘴…

古海微微苦笑,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看了一圈眾人後,老莊主才再度看向雲默和一眾山莊弟子。

「我要走了,以後,你們要好生聽雲默的話…」老莊主有些不舍道。

「莊主,嗚嗚嗚嗚嗚…」一眾山莊弟子跪體嚎哭。

「雲默,好好保重,我會在天上看著你的,呵呵,天上?天上去不了了,天魂沒有了。不過,我還剩下地魂,我還能轉世,也許哪一天,我又轉世了成琴師了,那時,我或許會找屬於自己的古琴,真希望到時還能再看到銀月山莊,真希望能夠得到你為我鑄造的古琴啊,雲默,山莊交給你了,你能讓我來世求到銀月山莊的古琴嗎?」老莊主摸著雲默的頭慈祥的笑道。

「能,一定能,莊主,我一定造出最好的琴,為你造出最好的琴,造出天級琴,我一定要為你造出來…莊主,雲默對不起你,嗚嗚嗚嗚嗚…」雲默跪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「痴兒…」老莊主微微一笑。

緩緩的,老莊主的魂體,消失在了所有人前。

「莊主…嗚嗚嗚嗚嗚嗚嗚…」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頓時跪地長哭了起來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