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四十一章水神開竅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,並且大量冰寒之氣,一瞬間將古海的腎體包裹而起,古海之腎變成了水藍之色。 「呼…」 全身的寒氣都全部湧入身體,剛剛全身結冰的古海,身上寒氣頓時消失一空。 古海張口吞吸,巨大的堅...

「…」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,瞬間凍結成冰雕了。

古海臉色一變,想要救也來不及了。冰雕?一碰就碎了吧?古海不敢去碰。

而且,以流年大師的修為,居然都擋不住這寒氣?一瞬間就凍結成冰雕了?難怪群龍一直守在這裡,卻無能為力。

原來,這巨冰這麼大寒氣?

「唉,剛才跟他們說,不要去碰,等我的…」上官痕苦笑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「上官痕,你好了?」古海看向上官痕。

「多謝皇上,我已經徹底達到了元嬰境,而且,已經能夠調動一絲絲的神力了…」上官痕興奮道。

古海卻是高興不起來:「龍婉清和流年大師,他們被冰封了,你知道怎麼回事嗎?」

「皇上放心,他們沒事,堅持個兩三天沒問題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「嗯?」古海疑惑的看向上官痕,這個時候,還笑的出來。

「皇上,這冰,可不是尋常的冰,而是死了的水神…」上官痕解釋道。

「死了的水神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是,壽運神文靈,神…這是一個水系妖獸的種族之神,只是這個種族滅族了,它們的神卻遺留了下來,等待歲月消磨,最終飛灰湮滅…這個妖獸種族滅族,也預示著這神已經沒了一點意識,化為一種寶物…」上官痕解釋道。

「寶物?」

「是,尋常人碰不得,那是因為此神雖死,但卻包含了整個種族無邊的怨意,水系之神,更是將這股怨意用冰寒表現了出來,所以,看起來是一塊巨冰,卻沒有多少寒氣…四周海水也沒有冰封…」上官痕解釋道。

「神?對你有用吧?」古海看向上官痕。

「是,我也有種族之神,只有每個種族至尊,才能明白這是什麼。不過,此物對皇上用處更大…我已經得到蛇頭,此物就由皇上收取吧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「哦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用此神,煉化腎竅,形成水神宮,以後皇上的水竅凝聚的元嬰,將比別人元嬰強出無數,水系法術,必將優於別人無數…」上官痕鄭重道。

「腎屬水,用此物衝擊腎竅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先前吞吃了一眾巨龍,此刻體內難受無比,根本無法沖開心肝脾肺腎五竅埃

而且,這塊堅冰多麼的巨大?百萬青銅人都被籠罩其內?

「皇上,神,不是這麼收的,況且這種已死的神,它就算死了,但,本能的也希望有地方寄居,人之腎為最佳地方,我來幫皇上,皇上將其吞吸,入腎體之處,它可以幫你打開腎竅,開闢水神宮…」上官痕鄭重道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卻看到上官痕閉目,陡然間眉心之中冒出一道綠光。探手一指。

「嗡…」

眉心冒出一道光圈壯力量直衝巨大堅冰而去。

「嘩啦啦…」

光圈波一觸堅冰,堅冰陡然出現一道道漣漪,好似水波紋一般。

慢慢的,波紋跌宕,露出內部一個深藍色的能量團。

「皇上,這是神之精髓,不會凍結人的,以此吸入體內,以意念驅趕入腎處,它會自行開闢腎竅的…」上官痕叫道。

古海盤膝而作,張口一吸。

「忽顱」

陡然,那深藍色的絲線狀能量,頓時吸入古海口中。

「…」

古海全身都瞬間蒙上了冰霜。

不敢遲疑,古海全身意念引導那能量直衝腎體而去。

「嗡…」

「轟…」

陡然一聲超級巨響,深藍色能量卻是忽然沖開了腎竅。

一個巨大的類似丹田的空間瞬間展露在古海面前。

「嘩啦啦啦…」

陡然間,深藍色能量沖入空間,並且大量冰寒之氣,一瞬間將古海的腎體包裹而起,古海之腎變成了水藍之色。

「呼…」

全身的寒氣都全部湧入身體,剛剛全身結冰的古海,身上寒氣頓時消失一空。

古海張口吞吸,巨大的堅冰在快速的減少之中。

上官痕已經退到了一邊,為古海護法。

一股股的水神之力灌入腎竅,強化古海之腎,營造一個水神宮殿一般。

「轟隆顱」

堅冰詭異的化為能量湧入古海體內。

海面上,古海布置的大陣。

「喝…」方銘侯一聲大喝。

「轟…」

擠壓方銘侯的雲獸猛將轟然炸開。

「安少爺,小心…」方銘侯一掌打向握住安少爺的雲獸。

「轟…」

那雲獸猛將也轟然爆碎。

「呼、呼、呼,終於出來了,方銘侯,快,快,破陣帶我離開這裡…」安少爺帶著一股驚恐道。

畢竟,先前古海屠龍的一幕,還悚然在心。

「轟…」

方銘侯探手打向不遠處的雲霧。

「轟…」

頓時,大陣露出一道裂口一般。

「安少爺,跟我出去,我先前就是看古海在這裡引動陣法的,我打開了一道裂口,不知道能堅持多少時間…」方銘侯叫道。

說著,拉著安少爺頓時竄出了裂口。

「咻…」

飛出裂口的一霎那,裂口陡然再度合了起來。

二人逃出了大陣,站在大海之上,驚駭的看著面前大陣。

海面上風平浪靜,一個不起眼的雲霧大陣籠罩,誰會想到,這大陣下隱藏多麼恐怖的殺機?

「走,方銘侯,我們馬上離開這裡…」安少爺驚魂未定道。

「不,安少爺,你等等,我下去看看…」方銘侯眯著眼,搖了搖頭。

說完,方銘侯眼中帶著一股殺氣,鑽入了大海。

遙遠處,一座海島之上。

百個灰衣人在此聚集,為首一個卻是司馬長空。

「大人,看,就是那個雲霧大陣…」有人叫道。

「哦?咦,那兩個人……?」司馬長空眉頭微皺。

「是方銘侯和安少爺?他們出陣了?裡面出事了?」在此監視的灰衣人驚訝道。

「方銘侯繞過大陣,又進入大海了?」

方銘侯面露猙獰,眼中帶著一股殺氣,直衝海底而去,很快到了海溝之處,取出一柄長刀,小心的靠近之中。

轟隆顱

海溝深處傳來陣陣轟鳴之聲。方銘侯很快到了深處,陡然看到了內部的畫面。

內部堅冰,方銘侯看過不止一次,可如今,無盡堅冰卻已經消失一半了,而且那堅冰好似化為能量正在往古海口中灌入。

「怎麼可能?這堅冰,不是觸之必死嗎?」方銘侯驚訝道。

流年大師和龍婉清被凍結成冰了,只剩下那叫什麼上官痕的?那個金丹境?

方銘侯眼中閃過一股猙獰,還真是大好時機埃

「誰?」上官痕陡然眉頭一挑,轉過頭來。

方銘侯不再遲疑,抓著長刀,轟然撲了過去,手中長刀一斬,一道金色的刀罡直衝上官痕而去。

「轟…」

刀罡兇猛,普通金丹境根本無法擋住了,方銘侯堅信,這一刀,定然能將上官痕斬殺。

「玄蛇百變,一往無前…」上官痕眼睛一瞪,一聲冷喝。

「嗡…」

眉心之中,陡然冒出一個翠綠色的光圈一般,光圈一出,陡然化為一條透明的十丈綠蛇一般。

綠蛇一出,四周海內都被瞬間染成了綠色,轟然撞到了金色刀罡。

「呲呲呲呲呲…」

金色刀罡發出一陣呲呲呲之聲,繼而詭異的快速腐蝕掉了。

綠蛇小了一圈,卻瞬間衝到了方銘侯面前。

「什麼?」方銘侯臉色一變,一掌打出。

「轟…」

一聲巨響,綠蛇轟然炸開了。方銘侯卻是驚恐的後退之中。

「…」

驚恐中的方銘侯,瞬間退出了大海。

「方銘侯,你怎麼了,全身都是綠色?」安少爺驚訝道。

「走,安少爺,快走…礙」方銘侯臉上快速長著膿包,驚恐的叫著。

「咻…」

拉著安少爺,頓時向著天邊射去。

「噗…噗…」

一邊飛,方銘侯一邊吐血,面露驚恐之色。

「你中毒了?什麼毒?這麼猛烈,你的修為都抵抗不了?」安少爺驚悚道。

「快走,快走…」方銘侯驚恐中昏死了過去。

安少爺一個激靈,帶著方銘侯快速向著遠處遁逃之中。

遠處,司馬長空等人驚訝的看著那逃跑的二人。

「大人,要追嗎?」

司馬長空卻是雙眼微眯的搖了搖頭道:「不用了,追了也沒用,這海底,到底有什麼?方銘侯可是五嬰境了啊,剛下去一會,就如此慘烈的逃出了?」

而此刻的海底。

上官痕看著方銘侯離去冷聲道:「逃吧,逃也沒用,我已經能動用一絲神力了,中了我的蛇神毒,天下只有我能解…」

扭頭,上官痕再度看向古海。為古海護法。

此刻,滾滾堅冰化為能量湧入古海體內。無盡堅冰,如今只剩下十分之一了。

古海心神沉入腎竅空間。如丹田一般的小空間,只是丹田蘊含靈母之氣,呈現紫色。而這個類丹田,卻是藍色,冰藍、水藍之色。

「腎竅開,先天境第二重?」古海心中帶著一股興奮。

「轟隆顱」

滾滾堅冰,徹底融入了腎竅,此刻,若沒有血肉包裹的話,古海就能看到,自己的腎臟卻是放著一股淡淡的藍光,晶瑩剔透。

腎精溢出,蘊含無盡勃勃生機一般。

古海的下身,此刻也堅挺無比。全身似乎有種使不完的勁一般。

「轟…」

腎竅開,先前吞噬群龍的力量,好似有地方灌沖了,猶如長河奔騰一般直衝腎竅而去,一入腎竅,好似被腎竅內的寒冰之力改造了一般,變為一團團的水藍色真元。

真元向著中心匯聚,似乎聚為一個液態球體一般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身上的寒氣也一併吸入古海體內了。

二人僅僅僵了一下,瞬間清醒了過來。

「剛,剛才怎麼了?」龍婉清好似冷的一哆嗦,茫然道。

「破冰了?你們怎麼做到的?」流年大師也驚訝道。

上官痕看著二人,微微笑了笑,沒有解釋,繼續為古海護法之中。

此刻,二人才注意到古海,古海通體泛著淡淡的藍光,先前臉上的潮紅,正在緩緩消失之中。

「古海在突破?」流年大師驚奇道。

眾人耐心等候,同時也扭頭看向此刻的海底。

沒了堅冰,百萬青銅人暴露在了大海之中。

「呼呼呼…」

青銅人最前面寫著『銀月』的大旗,忽然飄動了起來。

「嗡…」

陡然,抓著大旗的那個青銅人微微顫動,發出一陣陣空鳴之聲。

「嗡…」「嗡…」「嗡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這空鳴之聲,好似會傳染一般,在快速的傳染向其它青銅人,沒過多久,百萬青銅人,一起顫動了起來。

「這是?」眾人驚訝道。

茫茫銀月海,百萬小精靈四處飛舞。飛行速度極快。

可,就在古海處青銅人發出顫音之際,陡然,百萬小精靈近乎同時身形一頓。好似聽到了什麼一般。

「叮叮叮叮…」

百萬小精靈,忽然發瘋了一般,一拍翅膀,向著銀月海南方快速飛去,向著古海所在處的青銅人處快速飛去。

一座海島之上,婉兒仙子不斷彈奏曲子吸引著小精靈。

黃色小精靈已經離婉兒仙子越來越近了,並且緩緩閉起了眼睛翩翩起舞。

婉兒仙子感覺心臟都在強烈跳動一般,探出左手,左手伸向黃色小精靈,右手在繼續彈琴,就差一點點了。

碰到了,指尖碰到了…

「成功了,我就要抓住勾陳靈魂了…」

「嗡…」

就在要抓住勾陳靈魂的一霎那,好似一聲『嗡』響傳來,近乎所有小精靈都是微微一怔。

「呃?什麼聲音?」黃色小精靈忽然睜開眼睛。

「礙讓我先,讓我先…」黃色小精靈忽然露出狂喜之色,翅膀一扇,向著南海方向快速飛去。

「什麼?不要跑…」婉兒仙子一個踉蹌,沒抓祝

到手的勾陳靈魂飛走了?

不僅僅黃色小精靈,四周所有青色小精靈也快速飛走了,無不露出狂喜之色,向著銀月海南區射而去。

「不,誰,誰壞我好事…啊,混蛋…」婉兒仙子氣急敗壞的跳了起來。

「咻…」

抱起古琴,婉兒仙子就追了過去,看著到手的勾陳靈魂在越飛越遠,婉兒仙子感到心都在滴血埃

到底誰?誰?婉兒仙子欲哭無淚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