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八章擒拿安少爺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的雲獸猛將,雙手握住方銘侯的身體。 「霸王舉鼎…吼…」那雲獸猛將一聲大吼。 雙掌之中,湧出無儘力量,瘋狂的擠壓著方銘侯。方銘侯掙扎不了,骨頭髮出的聲響。 「礙安少爺,快跑...

銀月海…

兩百萬小精靈四散飛舞,翅膀扇動之際,帶出陣陣優美動聽的聲音。不僅僅一眾琴師四處追捕小精靈,就是那些沒參加授琴大會的修者,也四處搜尋之中。

銀月海一片混亂。奈何,除了那六百琴師,別人就算找到小精靈,也抓不住,探手一握,小精靈陡然穿體而過。

「沒用,這精靈,是靈魂之精,是一段音魂,根本觸碰不到…」無數修者面露沮喪。

一處海島之上。

婉兒仙子療傷一段時間,閉目感應之中,陡然,婉兒仙子眼睛一開。

「找到了?」婉兒仙子踏步飛天而起,向著一個方向追去。

「哼,古海,你騙得了所有人,騙不了我,等我抓到了黃色小精靈,等我得到了勾陳,我要那群瞎了眼的琴師知道,我說的都是對的,你才是騙子…哼…」婉兒仙子眼中閃過一股堅定。

「咻…」

轉眼,婉兒仙子飛到天邊去了。

另一座海島之上。

司馬長空閉目捕音之中,卻是三個修者飛落到面前。

「如何?」司馬長空睜開雙目。

「還沒有消息…」那三個修者皺眉道。

「繼續查,老莊主將授琴大會定在銀月海,這裡肯定有秘密,海島上沒有,海底也給我搜…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是…」

司馬長空微微一嘆:「罷了,授琴大會看來與我無緣了,沒有時間去尋找勾陳的靈魂了,已經下來一天了,還剩下九天,這九天里,若是不能找到有用的,那銀月山莊這條線索也就斷了…我隨你們一起找吧…」

「是…」眾人應聲道。

--

銀月海,南區。品形三島之處。

古海拿著何城主的『手令』,費了一番口舌,順利接手了三島。

「授琴大會在銀月海召開,無數修者在四周海上奔走,這裡早晚會出事的,所以何城主才讓我等前來,布置一個更加隱秘的陣法,將此地隱藏起來,按照我的圖紙布陣,待陣法布置完全,每日賞一塊上品靈石…級別高一層,十倍上漲…」古海開口道。

「是…」四周一眾將領興奮的叫道。

最低等的小兵都有一塊上品靈石。小將就是十塊上品靈石?三大中將就是各一百塊?就連此地專門負責人,也熱情無比,因為他將有一千塊的封賞。

三個海島,所有人快速布陣之中。為古海點埋了大量的靈石。

看著古海那猶如潮水般的靈石時,很多將士都是一陣乍舌。

城主這次可是下了血本,這得多少上品靈石啊?

歷經了一天時間,終於,數百萬的上品靈石埋下去了。

「陣起…」古海一聲輕喝。

「轟…」

陡然間,三座海島之上,忽然噴湧出滾滾霧氣,一瞬間,將三座海島全部籠罩了,甚至包括三座海島中央的海域,徹底覆蓋了起來,一個超級大陣將所有人籠罩其內。

「古大人,什麼時候發靈石啊?」

「古大人,這是什麼陣法啊?這麼龐大?」

「古大人,多賞些靈石吧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準備領賞的六千將士期盼的看向古海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上官痕都是好一陣沉默。

三人以為古海會將島上將士清理掉的,可怎麼也沒想到,古海卻利用他們幫忙點埋靈石,布置陣法?

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陣法啊,六千將士,花了整整一天才布置好。

「諸位,多謝相助,得罪了…」古海開口道。

「什麼?」四周幾個將領疑惑道。

「轟…」

陡然間,雲霧中衝出無數雲獸兵馬,瞬間闖入六千將士之中。

「什麼?你騙我們?」

「古大人,你幹什麼?」

「混賬,礙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大陣之中,一片混亂。

兩個時辰之後,六千將士被全部拿下了,被封印了修為,關押在島上一個監牢之中。

「為什麼,你騙我們,城主為什麼要害我們…」

「城主想要殺人滅口?」

「不,我還上有老,下有小,城主,饒命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被關押的將士驚恐的呼喊著,都以為是何城主要殺人滅口的。

古海看看眾將士,微微沉默,自己難道做的太真了?到現在這群人都沒有發現我們是假的?

當然,古海也沒有多解釋,在眾將士處又布置了一個隔音陣法,就不去理會了。

「這是什麼陣法?」流年大師好奇道。

「加強版的『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』,裡面融入了一絲『二十九天地縱橫大陣』的因素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這算是擺好釣竿,磨銳釣鉤嗎?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「是啊,現在就差釣餌了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來了嗎?」古海看向不遠處上官痕。

「皇上,我一直關注著天上,他們來了好一段時間了,就在那片雲後面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「哦?」眾人抬頭望天。

「是安少爺?」龍婉清微微一怔道。

「不錯,之前找何城主聊了那麼多,應該足夠激起他的殺心了吧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你這不僅僅準備釣龍,連安少爺也被你釣上鉤了?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「所以,接下來,要麻煩流年大師了…」古海看向流年大師。

「可是,為了一個蛇頭,你這是要和呂陽王府撕破臉皮,值得么?」流年大師卻皺眉道。

「誰說我和呂陽王府撕破臉皮了?我不知道情況啊?」古海笑道。

「呃?」流年大師微微一怔,苦笑的點了點頭。

一顆佛珠化為一道流星的直射雲層之中。

「轟…」

一生巨響,佛珠好似遇到什麼,轟然相撞而回。

「誰?」流年大師一生冷哼,衝天而上。

「咻…」

陡然,雲層中一條飛舟向著遠處激射而去。

「你們等著,我馬上回來…」流年大師一聲大喝。

翻手,流年大師取出一艘飛舟,快速追了過去。

「咻…」

轉眼,兩艘飛舟就追到了天邊。

流年大師離開之後。

白雲之中卻是緩緩冒出兩個身影。卻是安少爺和方銘侯。

「流年大師戴了假髮?哈,還以為我不認識?」安少爺冷笑的看著遠處飛遠的飛舟。

「安少爺,我總感覺,一切好像太順利了,我們還準備將流年大師引開呢,他就自己走開了?」方銘侯皺眉道。

「放心,那飛舟上是我養的死士,不會出問題的,而且,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獄無門,他闖進來,走,現在就跟我去將古海抓到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那龍婉清呢?」

安少爺雙眼一冷道:「她也是自尋死路,哼,於我作對,不會有好下場的,剛好,我的那群女奴之中,還缺一個大乾皇室的血脈?」

「女奴?」方銘侯臉色一變。

顯然方銘侯知道安少爺的女奴都是什麼凄慘下場的。

「下面,好像布置了一個新的陣法?」方銘侯擔心道。

「全力破陣吧,今天,古海必須抓住,你上次不是說,本街第一琴樓外的大陣,你可以破解嗎?只是需要時間而已?而且,就這短短一天,他們能布置什麼厲害陣法?快,在流年大師回來前,給我將古海抓到…」安少爺沉聲道。

「是…」方銘侯點了點頭。

抓著金刀,面露兇狠之色,沖向大陣。

「呼…」

方銘侯闖入大陣之中,大陣僅僅翻騰了一下,就沒動靜了。

「呃?」安少爺微微一怔。

方銘侯氣勢洶洶的沖入大陣,不應該混亂不堪嗎?怎麼下去就沒動靜了?

等了一炷香,沒有動靜…

兩柱香,還是沒有動靜…

三炷香,安少爺有些等的不耐煩了,大喝道:「方銘侯,你在幹什麼?」

而此刻,大陣之中。

方銘侯渾身是血,一個極為粗狂的雲獸猛將,雙手握住方銘侯的身體。

「霸王舉鼎…吼…」那雲獸猛將一聲大吼。

雙掌之中,湧出無儘力量,瘋狂的擠壓著方銘侯。方銘侯掙扎不了,骨頭髮出的聲響。

「礙安少爺,快跑,快跑…」方銘侯痛苦的嘶吼之中。

「外面人聽不到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「放心吧,我這陣法,介於二十八和二十九大陣之間,隔絕內外,外面看起來,一切平淡如常,不過,這方銘侯也好手段…差點就給他跑了…」古海冷聲道。

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「上官痕,聽了這麼長時間,怎麼樣了?」古海看向上官痕。

「皇上放心…他的聲音,我已經能夠模仿了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上官痕說話的時候,卻是直接用了方銘侯的聲音。

「上官痕能模仿別人聲音?」龍婉清驚訝的看向上官痕。

外界,安少爺看著平靜無比的大陣,一陣焦急。

「方銘侯,你在幹什麼?」安少爺焦急的叫著。

「安少爺,古海被我抓住了,你可以下來了,沒事…」方銘侯的聲音傳了出去。

「哦?這麼快?哈哈哈哈…」安少爺大笑中飛向大陣。

「呼…」安少爺闖入大陣之中。

一炷香以後,安少爺也被一個雲獸猛將握在了手中,動彈不得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