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七章再回品形島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有那粉底…」龍婉清對著鏡子中的自己,感覺都不敢認了一般。 「沒問題…回頭我讓人給你做一份最好的…」古海笑道。 「皇上,他們發現我們了…」上官痕忽然叫道。 「咻…」 遠...

飛舟之上。

古海抓著何城主寫下的保證書,看了又看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好了,該去釣龍了…」

「用這保證書?這幹什麼的?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「你再看看…」古海笑道。

龍婉清接過先前何城主寫下的保證書,露出一絲疑惑,看了一會,神色一動,用鼻子去嗅了嗅。

「這不是墨汁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墨魚汁…又叫烏賊汁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墨魚?烏賊?我聽說過,有人用墨魚汁寫下欠條,找人借錢,但,欠條寫下一段時間,字跡就會消失?所以,墨魚又被稱為烏賊…」流年大師神色一動道。

「大師博學,的確…」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字跡消失?你為的只是何城主蓋的這口官印?你重新填上字?」龍婉清神色一動道。

「不錯…」古海點了點頭道。

「可是,我聽說,烏賊墨汁寫出來的字,需要半年才會消失礙」流年大師疑惑道。

「墨魚汁寫字自己消失,是因為裡面的蛋白質分解氧化,的確需要半年多,可我並不是需要其氧化分解,所以,我用了絹布給何城主寫保證書,而不是用紙張…」古海笑道。

翻手之間,古海取出一個小桶,小桶里裝滿了透明的液體,液體中還有一些蓮藕的碎屑。

「這是蓮藕汁,可以用來洗墨魚汁…洗好用清水過一遍,烘乾就行了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蓮藕汁,洗墨魚汁?真的嗎?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說著,龍婉清自己親自動手了起來。

果然,蓮藕汁清洗下,很快就將墨魚汁洗乾淨了。

「真的洗乾淨了?古海,你怎麼想到的?」龍婉清驚喜道。

古海看著那洗乾淨的絹布,眼中閃過一絲追憶。

「我小時候,衣服沾到了墨魚汁,我母親都是這樣幫我洗乾淨的…」古海說完,微微一嘆。

一旁流年大師微微一怔,露出一股好奇。

古海的母親?

流年大師在九五島對古海也做過調查,可是,三十歲之前,一點消息也沒有,好像憑空冒出來的人,分外的詭異。古海的父母是誰,誰也查不到。

龍婉清並沒有注意這個細節,而是小心的將絹布洗乾淨,烘乾,獨留何城主的官櫻

「絹布給我,我來寫字,何城主的字跡,這段時間我看了很多,應該不難模仿…」古海笑道。

銀月島。

司馬長空一直關注著古海一行,龍婉清雖然很快收起了聖旨,但,司馬長空還是一眼看到了。

「聖旨?」司馬長空雙眼微眯。

扭頭,司馬長空看向不遠處的一個琴師,嘴唇未動,傳音入密,入另一個琴師耳中。

「通知下去,全力監視何世康動向,還有,派人尋找古海一行所去方向,悄悄跟著,有情況,隨時來報…」

那琴師恭敬的點了點頭,踏步緩緩離開了廣常

銀月海上。

安少爺和方銘侯再度離開了銀月島。

「安少爺,琴師中,有我們的人盯著何世康,雖然先前他們談話的時候有著隔音陣法,但,我們的人有精通唇語者,卻是能夠看得仔細,他們除了談龍曉月的死,接著就是古海打探入王府的待遇…」方銘侯鄭重道。

「何世康,時刻有人盯著,我並不擔心,我只是擔心那古海?哈哈?原本根本不在意的小東西,如今,如今………」安少爺臉色陰沉道。

「古海說了兩遍『好大的權利』,應該是不屑的語氣,或許………」

「沒有或許,哼,古海只要入王府,我的權利就徹底沒了,他是在嘲諷我,嘲諷我…」安少爺臉色難看道。

方銘侯一陣沉默。

安少爺臉色一陣陰晴不定,過了好一會,眼中一寒道:「方銘侯,你幫我殺了古海…」

「殺古海?安少爺,墨先生有過交代,不準對古海動手的礙」方銘侯臉色一變道。

「不準對古海動手?不,這個封海結界,只有十天時間,只有這點機會了,你悄無聲息的殺了他,墨先生不知道的,否則,一旦古海入王府,我的地位就沒了,我才是嫡長孫…」安少爺臉色陰沉道。

「可是………」

「沒有可是,古海死於銀月海,那也是老莊主害的,不關我們的事,你是我的人,我若地位盡失,你也會被排擠的…我榮,你榮…我毀,你毀…爺爺讓你保護我,現在,你不出手,古海一旦得勢,我必遭殃…」安少爺盯著方銘侯說道。

方銘侯皺眉沉思。

安少爺死死的盯著方銘侯。

過了好一會,方銘侯才點了點頭道:「可以是可以,那四人,我唯一擔心的只有那流年大師…」

見方銘侯幫自己,安少爺頓時笑了起來道:「無妨,十天呢,總有落單的時候…我們去找古海,到時想辦法引開流年大師,再將古海解決…

方銘侯點了點頭。

「好,我們現在去找古海…」安少爺眼中閃過一股寒光道。

銀月島。

廣場之上的人,相繼離開了,聆聽中的琴師,好似也找到了方向,相繼的走了。廣場之上,很快只剩下老莊主和一眾銀月山莊的弟子了。

「莊主,我們回屋裡去吧?」雲默擔心道。

老莊主閉著眼睛,微微搖著頭道:「不用管我,雲默,我聽見四方琴師用琴音吸引精靈了,真好聽,我就坐在這裡…」

「可,這裡風大?」雲默擔心道。

「沒事,我已行將就木,天人五衰,還有什麼好擔心的?壽元將近,已經無所謂哪裡了,去忙你的吧,別打擾我,我要再聽聽…」老莊主搖了搖頭道。

雲默沉默了一會,點了點頭。

老莊主坐在最前面閉目中,偶爾露出一絲笑容,臉上露出一陣陣紅潮,似乎迴光返照一般。

「少莊主,老莊主現在的狀態………」一個銀月山莊弟子臉色難看道。

誰都看的出來,老莊主快要油盡燈枯了一般。

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都露出難過之色,繼而,一起看向少莊主雲默。

所有人都看著雲默,好似等候雲默的調令一般。

雲默咬了咬嘴唇,眼中閃過一股掙扎一般。

過了好一會,雲默才眼中陡然一定,臉上閃過一股凶唳,放眼四方海洋,手中漸漸握緊。

輕輕點了點頭。

四周銀月山莊弟子盡皆臉上一喜,對著雲默恭敬一禮。

雲默大袖一揮,一眾銀月山莊弟子紛紛點點頭,悄悄離開,開始在銀月島布陣了起來。

老莊主沉迷於四方動聽的音樂聲,並不知道雲默等人的小動作。

雲默卻是靜靜的守候在老莊主身旁,用手勢,指揮者銀月山莊弟子忙前忙后。

銀月海,南區。群龍鎮守之地。海面上,三個呈現品字形海島,被大霧籠罩。

古海一行的飛舟已經收了起來。一葉扁舟,載著四人向著其中一個海島而去。

只是此刻,四人的容貌都有了或多或少的變化。

流年大師戴上了一個假髮,四人盡皆穿著官服,臉上都被古海做了修飾。

「古海,你這化妝技術絕了,就這寥寥幾筆,整個人就徹底變樣了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小手段而已…」古海微微笑道。

「你之前那睫毛夾,還有眉筆,給我一套…還有那粉底…」龍婉清對著鏡子中的自己,感覺都不敢認了一般。

「沒問題…回頭我讓人給你做一份最好的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皇上,他們發現我們了…」上官痕忽然叫道。

「咻…」

遠處一道利箭射來。

「朵…」

利箭釘在了船頭上,尾巴一陣顫動。

「,不準靠近…」海島上陡然傳來一聲炸喝。

古海探手一拋。

「咻…」

一個玉盒頓時射向島中。

「嗯?」遠處眾人微微一愣。

「啪…」

島上一個小將,頓時接住了玉盒,打開一看,內部正放著一個絲絹,上面蓋著何城主的大櫻

「哦?不要射箭,那是城主派來的…」那小將頓時叫道。

一葉扁舟繼續向著小島而去。

小島四周有著陣法,可是,有著這份絲絹,頓時,再沒有人阻攔,一行人,非常輕易的就入了海島。

上了海島,頓時一群將士圍了上來。

「你們是誰?有些眼生啊?」為首小將皺眉道。

「瞎了你的狗眼,王爺府古大人,需要向你通報?去叫你們最大的官來…」上官痕陡然眼睛一瞪,炸喝道。

「呃?」那小將一怔。

「是…」

雖然被罵了,但,卻不敢反駁。古大人?哪個古大人?小將不認識,但,知道是來自王府的就行了,而且,他要見的是將軍,自己插嘴什麼,有城主的手令介紹,自己還擔心什麼?一切讓將軍決斷吧…

在一群將士的護送下,古海一行大搖大擺的走上了海島。一路上,流年大師四處觀看。

「如何?」古海低聲問道。

「大概駐軍兩千,應該沒什麼厲害角色…」流年大師點了點頭。

「嗯,待會小心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你有『城主手令』,還擔心什麼呢?」龍婉清低聲笑道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