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六章委屈的婉兒仙子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有人都開始懷疑古海的琴道意境了,這是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,非常舒暢的感覺。 古海迷醉,琴音撼神,直衝三魂而去。 就在此刻,眉心空間之中,天鎮神璽似有所感,猛地一震,轟然鎮壓在琴聲之中,琴...

「叮叮叮…」

婉兒仙子陡然彈起了自己古琴,彈奏之際,四周一眾琴師頓時睜開了雙目。

就連老莊主也瞬間被吸引了。

「撼神曲?」老莊主微微一怔,忽然笑了起來。

「憾神曲?妖女彈這首曲子幹什麼?」

「憾神曲,只要有琴道意境的人,可以瞬間掙開,只針對沒有琴道意境的人啊,這裡都是琴師,她彈奏此曲幹什麼?」

「聽說憾神曲,要融入自己的心神,全身心投入的話,不撼別人,就憾自己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人一片茫然之際。

婉兒仙子一邊彈琴,一邊死死的盯著古海。

憾神曲,古海沒有琴道意境,只要中招,他馬上就會心神撼動,六神無主了。

「嗡…」

龍婉清忽然神色一怔,眼中閃過一絲迷茫。

古海此刻也是,忽然間,感覺眼前天地都變動了。

剛才不是走在一個草坪之上的,此刻好似一瞬間出現在了雲端,沒有其他人,只有自己一個人?

一股撼動心神之力,直衝古海三魂而去,讓古海精神一震恍惚。

古海站著沒動,茫然的看著四周無數雲彩,一瞬間好似忘記怎麼來的一般。在想著怎麼回事。

叮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陣陣令人迷醉的琴聲響起,聽的古海飄飄欲仙,好想躺在這雲霧中,什麼也不管不顧埃

古海中招了。

四周一眾琴師露出一絲疑惑之色。

「妖女這是要對付古大師?」

「古大師怎麼迷醉了?難道古大師沒有琴道意境?」

「怎麼可能,古大師怎麼會沒有琴道意境?開玩笑的吧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眾琴師露出茫然之色。

婉兒仙子此刻才露出笑容,終於拆穿你了,四周所有人都開始懷疑古海的琴道意境了,這是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,非常舒暢的感覺。

古海迷醉,琴音撼神,直衝三魂而去。

就在此刻,眉心空間之中,天鎮神璽似有所感,猛地一震,轟然鎮壓在琴聲之中,琴聲融入婉兒仙子的意境,這一鎮,一股無可逆轉的反噬之力直衝而回。

「轟…」

古海瞬間醒了。

琴聲意境也瞬間被天鎮神璽鎮壓的飛灰湮滅。

「噗…」

婉兒仙子感覺腦袋被巨物撞擊了一下一般,一口鮮血轟然噴出。

「你,你,噗……………」婉兒仙子瞪著眼睛看著古海,露出極度不可思議之色。

「剛才怎麼了?」龍婉清一激靈也醒了過來。

「好險,堂主你沒事吧,剛才我們叫你叫不醒…」流年大師一臉擔心道。

扭頭,流年大師冷眼看向婉兒仙子:「妖女,你………」

流年大師準備發怒的,可轉過頭來,卻看到婉兒仙子凄慘的連吐了幾口鮮血,到嘴邊的話,也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算計人,反而將自己算計的如此凄慘,還真是很少遇到。

四周琴師也是微微一怔。

「這是古大師的反擊嗎?以琴道意境轟擊了妖女的意境?瞬間將其轟擊的吐血了?」

「古大師果然厲害…」

「妖女不自量力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眾琴師鄙夷的看向婉兒仙子。

只有婉兒仙子明白,剛才不是琴道意境,古海不知道怎麼反擊的。

「你,你,你對我做了什麼?」婉兒仙子吐著血鬱悶的看著古海。

「婉兒仙子,多行不義必自斃…」古海冷冷的說道。

已經不止一次了,如此任性的想讓自己難堪,古海也不是泥做的,任由你揉捏?不過,每次看到婉兒仙子凄慘的下場,古海也是無語,我還沒報復呢,你就慘成這樣了?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。

「你才多行不義必自斃,你根本沒有意境,你是個騙子…」婉兒仙子也是委屈的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這妖女瘋了,到現在還說古大師沒有意境?」四周琴師一臉的鄙夷。

婉兒仙子越發的鬱悶不已、委屈不已。

「婉兒仙子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的開口道。

婉兒仙子扭頭望去。

「琴道不僅僅是意境,你比不過古海,這是事實…」老莊主輕輕開口道。

雖然很和藹的勸說話,可聽在婉兒仙子耳中,就好似又給她補了一刀一般。

本來已經很慘了,你不會說點好聽的安慰下?還要再插上一刀?你這是幾個意思?

補上一刀也就算了,四周近乎所有人都非常鄭重的點點頭,好像在說,這一刀插的對,就應該這樣插一般。

滿眼望去,所有人都站在了對立面,婉兒仙子心中的委屈一瞬間放大百倍,一個連琴道意境都沒有的人,讓所有人都覺得,自己不如他?

「哼,我的事情,不要你管…」婉兒仙子委屈中氣憤無比。踏步而起,抱著琴衝天而上,快速飛走了。

「呃?」四周眾人微微一怔。

「這妖女,腦袋壞掉了吧?莫名其妙,老莊主指點她,她居然不虛心接受?負氣跑了?」眾琴師數落之中。

古海伸出右手。掌心卻是多出一滴水珠。

不是水珠,是婉兒仙子剛才飛天而起,眼中滑落的委屈淚水,給古海接住了。

看著掌心這滴淚水,古海微微一陣苦笑。原先的一些怒氣,也徹底消了。

婉兒仙子走了,眾琴師也再度恢復如初,閉目尋找勾陳靈魂去了。

古海一行,繼續走向不遠處的何世康城主。

何城主看到古海一行走來,眉頭微皺,似乎也猜到眾人目的。

「何城主,可否借一步說話?」龍婉清鄭重道。

「有什麼話,在這裡說吧…」何城主皺皺眉頭。

龍婉清翻手間,掌心多出一個金絲捲軸。

「聖旨?」何城主臉色一變。

龍婉清翻手收起聖旨,鄭重道:「何城主,請…」

何世康沉默了一會,最終點了點頭。

眾人向著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處走去。

廣場之上,司馬長空眯著眼,看著眾人離去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。

而就在此事,遙遠的天際之上。

安少爺和方銘侯駕駛飛舟追捕小精靈的,但,最終卻是一無所獲,駕駛飛舟飛了回來。

「哦?等一下,飛舟停在這裡…」安少爺雙眼一眯,冷聲道。

「哦?安少爺,怎麼了?」方銘侯疑惑道。

「何世康?他和古海一行去幹什麼?」安少爺冷冷道。

隔著很遠的距離,卻是模糊的能看到何世康和古海一行,避開了四周眾人。

走到了一個角落,古海用靈石布置了一個普通的棋道陣法,只為了隔音,畢竟,在此的都是琴道大師,聽力都是極為強悍的,此刻更全神貫注開放聽力,自己不做防備,那等於當著眾人的面說話。

何世康被眾人帶到角落,此刻眼中閃過一絲煩躁。

「聖旨?呵呵,敢問龍堂主,到底是何聖旨?」何城主皺眉道。

「聖上給我聖旨,徹查龍曉月身死一案,沿途問詢,大乾天朝所有人當全力配合,何城主要不要看一看?」龍婉清再度取出聖旨。

何城主眉頭皺了皺,最終搖了搖頭道:「算了,諒你們也不敢假傳聖旨…有什麼想問的,問吧…」

「還是那天的問題,何城主對龍曉月的死,有沒有線索,甚至頭緒?」龍婉清鄭重道。

「沒有,我那天說了,沒有…」何城主語氣堅決道。

龍婉清微微一怔,原本以為換了個地方,沒人監視了,何城主會說實話了,怎麼……?

「何城主,昔日我母親琴會,你可是經常去的啊,我母親可是把你當做至交好友,如今,好友身死,你就沒有一點點難過?見我母親最後一次,你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?何城主,何叔叔,我小時候,我就曾聽母親多次提到你…我母親當你是知己,你對我母親的死,就真的無動於衷?」龍婉清紅著眼睛道。

何城主眼中閃過一絲掙扎,繼而依舊堅決道:「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…」

「那皇甫先生呢?」古海忽然插口道。

「嗯?」何城主陡然臉色一變,驚訝的看向古海。

但,瞬間,何城主就壓下了心中的震撼,表情恢復道:「什麼皇甫先生?我不知道…」

「哦?」古海雙眼微眯。

剛才自己突兀的喊了句皇甫先生,就是想看看何城主反應,果然,何城主對龍婉清的死,還是知道一些的,而這皇甫先生也是一個關鍵人物?

「皇甫先生,何城主不知道嗎?昔日和你一起參加過母親琴會多次的…」龍婉清急切道。

「我不知道,我不認識…」何城主一口回絕。

「何城主,這個陣法隔音的,你知道什麼,告訴我,好嗎?沒人知道的,我娘死的好慘,我好想給我娘報仇,現在只有你知道一點了,求你,好嗎?」龍婉清紅著眼睛道。

何城主語氣一陣堅決,最終搖搖頭道:「我真不知道…你們問錯人了…」

龍婉清一陣絕望。流年大師也是臉色一陣難看。上官痕在一旁戒備著四方。

「好吧,既然不知道,那何城主可給我寫一份保證,對著聖上的聖旨,給我們寫一份保證吧…」古海皺了皺眉道。

「呃?寫保證?」何城主微微一愕然。

「呼…」

探手間,古海翻手取出一個桌子,上面擺放好了毛筆和墨水,還有一張金色絹布。

「你這是做什麼?」何城主沉聲道。

「聖旨在此,大乾天朝,無論何人,全力配合查案,何城主,你既然一口咬定不知道,那請你寫下來,然後蓋上你的官印,我們做個備案,聖上詢問,我們也可以將其交給聖上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龍婉清和流年大師疑惑的看向古海,不知道古海搞什麼鬼,但,卻沒有阻止。

何城主面露疑惑。

「何城主,還請配合,你不希望堂主再請出聖旨吧?」古海笑道。

何城主臉色一陣複雜,但,還是點了點頭道:「寫就寫,也沒什麼…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…」

探手,抓起桌上的毛筆,綻起墨汁,就寫了起來。通篇寫著對龍曉月的死,一無所知,語氣極為堅決。

寫完一切,何城主沉默了一下,在最後的時候,探手取出一枚官印,壓了上去。

「啪…」

官印壓上,留下一道官印圖文,圖文之上泛著一絲絲的金光。

「這樣行了吧?」何城主沉聲道。

「行了…」古海微微一笑,小心的收好了金色絹布。

「沒有事,那我就走了…」何城主皺眉道。

古海看向不遠處的上官痕,上官痕撇了一眼天上,輕輕點了點頭,給了古海一個眼色。

「何城主,不知道,你對呂陽王府,有多少了解,聽說呂陽王府禮賢下士?對門客都極為重視?不知是真是假?」古海笑著問道。

「嗯?」何城主微微一怔。

意外的看看古海,古海什麼意思?難道想要投靠呂陽王府?

一旁龍婉清臉色一變,露出一股焦急之色。

「啪…」流年大師卻是忽然拉住龍婉清。

龍婉清扭頭望去,流年大師搖了搖頭,露出一絲微笑。龍婉清微微一怔,剛才的焦急頓時平復了。

何城主不知何意,但也隨便說了說,不過,古海好似叮著何城主不放了一般。又追問了很多細節。

談了好一會,才結束。

何城主露出一股疑惑,再度回到廣場之上。

「古海?你剛才………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「沒什麼,飛舟呢,我們走吧…」古海笑道。

龍婉清茫然的取出飛舟。

四人飛上飛舟,由上官痕掌舵,快速竄入雲間。

一入雲間,頓時看到了安少爺和方銘侯。

「古海?龍婉清…」安少爺冷眼看向不遠處的古海。

古海看著安少爺,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冷笑:「安少爺,我古海恩怨分明,幾度針對我本街第一琴樓,我可是記憶猶新啊,安少爺,好大的權利?哈哈哈,好大的權利…」

到最後,古海笑聲中更帶出了一絲諷刺的味道一般。

兩艘飛舟擦身而過,轉眼,古海的飛舟飛遠了。

可古海那莫名其妙的話,卻讓安少爺臉色陰沉。

「古海他剛才的話,什麼意思?」安少爺皺眉的看向方銘侯。

「不知道,不過聽他語氣,好像要報復你…」方銘侯搖了搖頭道。

「報復我?哼,他也配…那天要不是墨先生來,我早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了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說完,安少爺的飛舟飛回銀月島。

雖然嘴上硬氣,但安少爺依舊心中一陣忐忑,總有種不好的預感,馬上找到了何城主。

「何城主,剛才古海找你那麼半天,聊了什麼?」安少爺追問道。

「也沒什麼,古海問了王爺府待遇如何,對門客尊不尊重,若是投靠王爺,會怎麼樣…」何城主解釋道。

安少爺卻是腦袋一聲轟響。整個人怔在了那裡。墨先生昔日的話還猶在耳中,只要古海願意入王爺府,墨先生願意幫其掃清一切擔心,首先將自己這個嫡長孫的地位下掉?

剛才古海那口氣?

「糟了,糟了…」安少爺臉色狂變。

飛舟之上。

古海抓著何城主寫下的保證書,看了又看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好了,該去釣龍了…」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