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四章勾陳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啊,雲默少莊主有所差遣,當可直接喚我…」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……………… …… 眾人看向雲默的眼神一瞬間熱切了起來。 可雲默卻沒有去看任何人,而是眼睛紅紅的看...

銀月海,銀月島…大廣場之上…

廣場是一個巨大的草坪,眾琴師在一番寒暄之後,也紛紛盤膝而坐,坐在草坪之上,看著不遠處的小茅屋。

古海一行也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一個接著一個琴師進入這處大草坪廣常

「來了…」龍婉清眉頭一皺。

「哦?」

古海、流年大師、上官痕皺眉望去,卻看到城主何世康跨入廣場,不過,此刻在何世康一旁的,還有安少爺和那背金刀的方銘侯。

「安少爺在旁邊,待會再與何城主接觸…」流年大師低聲道。

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不遠處,安少爺三人一進來,也瞬間看到了古海一行。看到古海之際,眼中一閃而過的鬱悶,一聲冷哼。

「安少爺琴道也很厲害?」古海好奇道。

「哪裡,他是因為身份,呂陽王的嫡孫,才有資格前來的,還有何城主,也是因為身份前來的,也許能彈出琴道意境,但肯定微弱無比…」龍婉清搖搖頭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何城主、安少爺等人相繼落座,後面進來的人越來越少了。

這時,一個白衣男子緩緩走了過來。

「古先生已經到了?見過古先生…」白衣男子笑道。

古海一眼認出,卻是當初第一個買自己鋼琴的人,司馬長空…

「原來是司馬先生…」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見過龍堂主,見過流年大師…還真是好久不見了…」司馬長空微微笑道。

「你是?」龍婉清微微疑惑。

流年大師卻是陡然臉色一變:「是你,司馬長空?」

「流年大師,公務在身,還望不要泄露我的身份…」司馬長空看著流年大師笑道。

流年大師眼中一陣陰晴不定,最終點了點頭。

「那在下先去那邊了,祝各位都有好運…」司馬長空笑道。

「好…」古海微笑著點點頭。

司馬長空走開之後,龍婉清就好奇道:「呃?流年大師,你認識司馬先生?」

流年大師微微皺眉道:「上一科,差點成為新科狀元的人…」

「我?大乾天朝,狀元?」龍婉清意外道。

「只差一點,當年他的文書,力壓一眾考生,所有考官一致認為他必定奪魁,為那一科第一,可惜,殿試的時候,不知他寫了什麼,觸怒了聖上,當場將其貶出考抄所以最終沒能成為狀元…」流年大師解釋道。

「呃?」

「不過,終究是舉人出生,雖然被趕出考場,但,依舊在大乾天朝任職,只是不如狀元那般威風而已…他不是等閑之輩…」流年大師皺眉道。

古海凝眉看了看不遠處的司馬長空,差一點被點為大乾天朝狀元?

就在古海看流年大師之際,陡然感到一股殺氣籠罩自己。

古海扭頭望去,卻看到不遠處,婉兒仙子坐在一個小角落,正冷冷的看著自己,好似要將自己撕了一般。

婉兒仙子?

古海對著那個方向微微一笑。

本來很友善的一笑,看在婉兒仙子眼中,卻好似嘲諷一般。

「哼,古海,我會要你好看的,我會拆穿你的…騙子,根本就沒有琴道意境,還裝模作樣,騙子,哼…」婉兒仙子低聲自語之中。

「叮…」

一聲輕響,陡然從不遠處小茅屋中傳出。

所有人忽然神情一肅,都停止了說話,一起看向不遠處的小茅屋。

「非來參與授琴大會的道友,待會,銀月海將要進行封海,現在若不離去,待會一段時間,就出不去了…待授琴大會結束,才會解禁…」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小茅屋中傳出。

聲音一瞬間傳向了銀月島四方,繼而快速向著銀月海四方擴散。

銀月島外,四方海島之上,此刻有著大量修者觀望,聽到老莊主的聲音,盡皆眉頭一皺,繼而一個個眼中閃過一股堅定,並不願離去。

「吱嘎…」

小茅屋緩緩打開。

從內部,緩緩走出一個白衣老者,走的極為緩慢,臉上布滿了老人斑,頭髮也枯敗一片。雲默馬上上前,扶著老者。

「見過銀月莊主…」

「見過銀月莊主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一眾琴師盡皆恭敬道。

銀月山莊老莊主?

老莊主被雲默扶著,輕輕的走到門口,緩緩的盤膝做了下來,坐在草坪之上。手中撫摸著一口快要腐朽的古琴。

看了看四周所有人,陡然看到了古海,並且一眼認了出來。

「古先生,你的卡農,老朽非常喜歡…」老莊主看著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古海慚愧,莊主喜歡就好…」古海微微笑道。

「老朽老了,就喜歡聽一些不同的曲子,呵呵…」老莊主微微一笑。

眾人盡皆靜了下來。

一眾銀月山莊弟子陪著老莊主坐在一旁。

老莊主看了一圈四周眾人,深吸口氣道:「諸位,老朽年邁,大限將至,此次授琴大會之後,可能就要離世了,在此,老朽對諸位有個請求…」

「老莊主,你說…」眾人紛紛開口道。

「此為銀月山莊少莊主,雲默…是銀月先生的血脈傳承子孫,我不在以後,還望諸位能夠對他多多照拂…老朽將走,最放不下的就是雲默,唉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。

「莊主…你不會有事的…」雲默鼻頭一酸,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老莊主放心,只要少莊主不棄,有什麼要求,我等定全力幫忙…」

「老莊主放心…」

「雲默少莊主的事,就是我們的事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眾人一陣點頭。

老莊主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:「也好,今次邀請諸位前來,卻是因為要決定我銀月山莊最後一口天極琴『勾陳』的歸屬。勾陳,銀月先生巔峰之作之一。老朽今生無能,沒能造出一口天級琴,但,少莊主雲默不同,他雖然音律還差一些,但是,比鑄造琴,他比我強,或許,或許有一日也能達到銀月先生高度,再造天級琴…」

「哦?」四周一眾琴師陡然眼睛一亮。

雲默?先前所有人都沒有在意他,老莊主光輝下,雲默顯得無比黯淡,可是,他若是能夠製造出天級琴,那就不一樣了。今日,得到勾陳便罷了。要是得不到,若交好雲默,會不會……………

「老莊主,你放心,我等在此,誰也不會欺辱銀月山莊的…」

「是啊,雲默少莊主有所差遣,當可直接喚我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人看向雲默的眼神一瞬間熱切了起來。

可雲默卻沒有去看任何人,而是眼睛紅紅的看著老莊主。

老莊主看了看四周約六百的琴師,微微笑道:「在座,有人來自大乾天朝,有人來自別的地方,都為了勾陳而來,老朽也就不多做廢話了,也該勾陳與諸位見面了…」

老莊主說完,一眾銀月山莊弟子快速起身,探手一揮,將茅草屋掀開了,瞬間拆開了。將拆下來的茅草屋放在不遠處,露出中心一個圓形祭壇一般。

茅草屋中,擺放著祭壇的。

「天級琴,勾陳在哪?」一些琴師茫然道。

不遠處祭壇之上,此刻正放著淡淡的藍光,藍光湧入祭壇上一名紫衣男子身上。

那紫衣男子,面如冠玉,似凡人青年模樣,眉毛豎起,煞氣非凡…在其眉心之處,一道金色胎記形似天雷,在豎眉之中更顯煞氣逼人。

輕微的呼吸聲從紫衣男子身上傳出,靜靜的坐在那裡似乎在調息,又似乎睡著了一般。,一動不動。

除了這一個紫衣男子,沒有別的東西了。

「天級琴呢?勾陳在哪?」眾人茫然的看向老莊主。

老莊主微微一笑道:「這就是銀月先生所鑄造的天級琴,勾陳…」

「嗯?」一眾修者微微一怔。

「什麼意思?哪有古琴?」

「我怎麼沒看到?」

「是啊,我眼花了嗎?難道這個古琴是透明的?」

「會不會是透明的,在那紫衣男子面前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人一片茫然之中。

不遠處婉兒仙子、司馬長空等一些琴師卻極為安靜,雙目死死的盯著眼前紫衣男子。

「這,這是勾陳?」司馬長空眼中閃過一絲驚駭道。

「哪裡?」眾人看向司馬長空。

「就是他,這紫衣男子,他就是勾陳?」司馬長空驚訝道。

「呃…」眾人微微一陣。

這個人是古琴?開玩笑吧…

「不錯,這就是銀月先生說鑄,天級琴,勾陳…這是它的外形…」老莊主鄭重道。

「造人?銀月先生創造的人?琴道能創造靈魂,銀月先生不會想要藉此創造一個人吧?」有人驚訝道。

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老莊主卻是微微一笑道:「它還不算人,只是天級琴,這是外形,不過正如你所說,它有靈魂,只是暫時被分離了開來,待灌入『靈魂』,就是給這口天級琴開封的時刻。」

眾人陡然一起沉默了下來。

古海看著祭壇上那正在調息中的紫衣男子,之前怎麼可能想到,它是一口琴?

勾陳?古海之前想過很多其形態,可怎麼也沒想到,勾陳居然是這般模樣,居然是人的形狀?這還是古琴嗎?

PS:第二更,今天還有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