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二章沐晨風的失落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皺。繼而微微苦笑道:「既然如此,那算了吧,我和大師去…」 沐晨風並不說話。 「古海,你呢?」龍婉清看向古海。 古海看看一旁上官痕,微微一笑道:「我怎麼可能不去…那裡可是有我需要...

「昂…」

紅龍興奮的一聲咆哮,飛舟被拖入大海,那基本就是廢了。

龍婉清、沐晨風盡皆臉色一變。

「木源,破…」

沐晨風手中陡然多出一根木杖,木杖一伸,陡然間長出一顆參天大樹,轟然撞向一條白龍。

「轟…」剛好撞到其嘴巴。

「嗚嗚…」

白龍痛苦的一聲大叫,扭頭面露兇狠撕抓了起來。

「轟隆顱」

轉眼,參天大樹被撕成了碎片。

「昂…」

白龍咆哮中撕抓飛舟上陣法,面露兇狠的對著沐晨風。

沐晨風臉色一變:「不好,這些蛟龍是三嬰境的…比我還厲害…」

三嬰境,就是凝聚出第三個元嬰了,實力類似昔日的千島海的霸下姚正天。

「斬…」龍婉清一劍斬出。

「轟…」

紅龍吃痛,頓時咆哮中張口一咬,咬住了龍婉清的長劍。頓時,龍婉清的長劍動不了了。

「古海,快出手礙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沐晨風此刻露出快要哭的表情道:「沒用的,古海才金丹境而已,這些龍,都是三嬰境,比我還強,完了,完了怎麼辦…啊,那邊又有龍游過來了…不,怎麼會這樣…」

「上官痕,去幫助堂主僕從操縱飛舟,準備衝出去…」古海叫道。

「是…」上官痕頓時沖向不遠處。

「礙」龍婉清一聲大叫,手中的長劍頓時崩碎了。

「古海,快礙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沐晨風鬱悶不已:「他只是金丹境而已,能幹什麼…」

沐晨風露出絕望之色,根本不相信古海能起到作用一般。卻看到此時,古海翻手取出一枚黑色的大櫻

「鎮…」古海一聲輕喝。

天鎮神璽轟然飛出,驟然放大,似化為一座小山,向著一條撕咬大陣的藍龍撞去。

「昂…」

藍龍露出一股不屑的咆哮。藍龍可是聽的清楚,這只是金丹境,金丹境的小子也敢在我面前放肆。

「轟…」

一聲巨響。

藍龍瞬間軟了下來。

沐晨風和另外兩條巨龍眼睛都快瞪凸出來了。

蓋因為藍龍的腦袋,被黑色大印砸成一堆肉醬了。

「什麼?」沐晨風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這自己也奈何不了的巨龍,被古海一石頭拍死了?

紅龍、白龍也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。

「怎麼回事?」紅龍瞪眼驚訝道。

「小藍他個蠢貨,居然不用法力,想要用頭皮和那石頭硬碰硬,他瘋了,那是法寶…」白龍眼睛一瞪吼叫道。

「走…」上官痕一聲大喝。

「轟…」

頓時,飛舟在兩龍愣神之際,沖開了禁錮瞬間射了出去。

「哪裡走,大海之中,也想跑過我們…」

「殺了小藍,你們還想跑?吼…」

兩龍咆哮中瞬間到了近前。

「鎮…」古海一聲冷喝。

天鎮神璽再度飛出,化為一座巨山向著最前面的紅龍撞去。

「昂…」

紅龍猙獰咆哮,陡然間,周身布滿了紅光,法力灌體,轟然撞向了天鎮神璽。

「轟~~~~~~~~~~~~~…」

一聲巨響,巨大的碰撞陡然捲起滔天海浪。法力灌體下,紅龍腦袋沒有被瞬間砸扁,但,天鎮神璽的威力終究太過巨大。

「昂…」

天鎮神璽中陡然傳來一聲龍吟之聲。

「轟~~~~~~~~~~~~~~~~~…」

鎮壓之力再度暴漲,大地龍脈之力,不是小小龍族可比的,哪怕是孱弱的大地龍脈,也不是龍族可比。

巨力瞬間撞開紅龍的法力護罩。

「轟…」

紅龍龍角瞬間撞碎了。

「噗…」

紅龍一口鮮血噴出,驚恐的向後一退。

「轟…」

紅龍和白龍頓時被砸飛了出去。

「咻…」

古海收回天鎮神璽之際,飛舟陡然衝破海面。

天空,烏雲密布,不遠處流年大師對戰鬼面。

「混賬…」鬼面看到飛舟逃出,頓時眼中一怒。

「哈哈哈…快走,你們…」流年大師的心終於放了下來。

「咻…」

飛舟快速向著遠處激射而去。

「昂…」

五條巨龍陡然衝出海面。

在海里,飛舟速度不如群龍,可一入天空,飛舟速度卻是驚人的快,轉眼間飛到了天邊。

「昂…」「昂…」「昂…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連串的龍怒之聲響起,憤怒中帶著不甘之色。

群龍追不上古海飛舟,陡然頭一轉,向著流年大師而去。

「轟隆顱」

天空烏雲密布,大戰一觸即發。

古海一行快速離開,沒有逗留。

過了好一會,衝出銀月海,回到陸地上一座山峰之處,這是早前就商量好的地方,萬一有事,在此集合。

龍婉清看著遙遠處的海上,一片焦急。

古海卻是面色凝重。上官痕站在一旁,在後面是龍婉清的三個僕從。

沐晨風茫然的看看古海。

這古海真的是金丹境嗎?剛才那什麼玩意?那麼恐怖。

還有,銀月海,那麼多兇殘的惡龍?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殺人滅口?授琴大會怎麼會在那裡開設?

沐晨風臉色非常難看,陷入了沉思。

過了兩個時辰。

「咻…」

陡然,一道身影從遠處射來。

「呼…」

卻是流年大師回來了,不過,此刻流年大師也頗為狼狽,身上有著一些血跡,臉上有著一個划痕。

「大師,你沒事吧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流年大師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沒事,身上的不是我的血,是一頭紅龍的,臉上受了點輕傷而已,鬼面,好生厲害,他居然凝鍊了五嬰,而且是在海上,若不是我有秘方,差點就交代在這裡了…」

「沒事就好…」古海眉頭微皺。

「怎麼會這樣,這群罪龍瘋了?連我們也要攻擊?」沐晨風擔心道。

「可能那海下有什麼重大的東西吧…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那老莊主怎麼會選擇在銀月海開授琴大會?聽你們的意思,那海底應該還有很多罪龍?」沐晨風茫然道。

「最少五十條…」龍婉清肯定道。

「啊?堂主怎麼知道?」沐晨風驚訝道。

「因為我們不久前見過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沐晨風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授琴大會期間,萬一群龍殺來,怎麼辦?」沐晨風茫然道。

眾人一陣沉默。

「如此危險,如此危險,那我不參加了,我不參加授琴大會了…」沐晨風忽然臉色難看道。

「哦?」

「你們難道還想參加,這是找死,那群惡龍礙」沐晨風瞪眼看著眾人。

「我要追查殺我母親的兇手,我肯定要去…」龍婉清語氣堅決道。

畢竟,如今已經有了線索,就是何城主,可唯一能和何城主正常交流的機會,只有授琴大會。

「堂主,可是……,那裡太危險了,五十條龍,他們根本不管你的身份礙」沐晨風焦急道。

龍婉清搖了搖頭道:「沒事,我們會小心的,沐舵主,你跟我們一起嗎?」

沐晨風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沉默了一會,沐晨風搖了搖頭道:「不,堂主,我不參與了,我在城中等你們的消息吧,這銀月海太危險了…」

龍婉清眉頭一皺。繼而微微苦笑道:「既然如此,那算了吧,我和大師去…」

沐晨風並不說話。

「古海,你呢?」龍婉清看向古海。

古海看看一旁上官痕,微微一笑道:「我怎麼可能不去…那裡可是有我需要的蛇頭的…」

「蛇頭?古海,你還想要那蛇頭?」沐晨風看向古海驚訝道。

這古海是作死嗎?剛才雖然因為那璽印獲救,但,也是險之又險,而且只有兩三條龍,如今,裡面有幾十條龍,古海還敢去闖?

「沐舵主,既然你不去了,你那個資格帖,是否?」古海看向沐晨風。

沐晨風面色一僵,但還是緩緩取出資格帖。抓著資格帖,沐晨風眼中好一陣不甘,自己千辛萬苦得不到的東西,古海隨手灑出,如今,自己得到了資格帖,卻因為自己膽小要放棄了?

「呵呵,算了,我的琴道也不怎麼樣,去了也是陪客而已,給你們吧…」沐晨風遞出資格帖,但心中卻是有著一種失落。

不僅僅因為失去資格,更因為自己的退縮,好似脫離眼前一群人的圈子一般。

眾人都沒說什麼,沐晨風心中獨留一股說不出的失落滋味。

古海接過資格帖,將資格帖遞給了上官痕。

「呃?古海,你給了上官痕,你的呢?老莊主送給你兩份資格帖,一份給了流年大師,一份給了我,你現在沒有了啊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古海微微一笑道:「放心吧,只要你們能進去就行,至於我?我想,銀月山莊的人早該認識我了,老莊主兩度親自派少莊主給我送帖,想必現在,我有沒有資格帖,都能進入了…」

「呃?嗯…」眾人點了點頭。

「皇上,那三個島上的將士還好說,他們修為都不高,可是,這一群巨龍守在海底,我們要如何著手?」上官痕有些擔心道。

「他們守在海底?那就想辦法將他們釣出來…慢慢來吧,總有辦法的…」古海深吸口氣道。

「釣出來?你以為釣魚呢?這群龍,你也想釣?古海,你沒瘋吧?」沐晨風茫然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一笑,沒有解釋。古海心中有個想法,但,卻不能多說。

PS:感謝群里的朋友集體沖了個盟主,多謝…明天爆發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