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三十章血腥蟠桃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皺眉,但也馬上岔開話題道。 「哦?」 卻看到墨亦客取出一個玉盒,遞給了雲默。 雲默好奇的捧到老莊主面前。 「打開看看…」老莊主開口道。 「是…」 雲默緩...

銀月山莊…涼亭中。

「咳咳咳…」老莊主一陣咳嗽。

雲默擔心的站在身後道:「莊主,你好些了嗎?」

老莊主微微一陣輕笑道:「不用擔心,沒事的,終究是老了,彈一首靈魂之音,卻也有所耗損…」

「十天之後嗎?銀月海?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是啊,銀月海,那裡可是銀月先生昔日所留之地,呵呵,呂陽王?他以為我不知道?」老莊主微微一嘆。

「知道什麼?」雲默茫然道。

「你還是不要知道了,我都無能為力…雲默,我走了以後,你好好執掌銀月山莊,你記住,銀月山莊靠別人,終究落了下乘,只有自己強大起來,才是根本,我這些年,就是撐不起銀月山莊,才用天琴換取人情的,若是當年銀月先生時代,他就是將天琴放在門口,又有誰敢來拿?天下各方勢力都以結交他為榮,若有來犯宵小,根本不需要銀月先生出手,萬千勢力就將他們連根拔除了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道。

「莊主,你已經很厲害了…雲默遠遠不如…」雲默苦澀道。

「厲害?呵呵…我希望你比我更厲害,才能守好這個山莊…」老莊主看向雲默。

「是…莊主,你不要擔心,你不會死的…」雲默咬了咬牙道。

「痴兒,沒有成仙,哪個人能不死啊?」老莊主苦笑道。

「莊主,墨亦客在山莊外求見…」這時一個山莊弟子跑上前來。

「墨亦客?」老莊主眉頭一挑。

「是,墨亦客先生說,只他一人入內,隨同人員,都留在外面,請見老莊主,有重大事宜相商…」那山莊弟子說道。

老莊主沉默了一會,點了點頭道:「請他進來吧…」

「是…」

很快,墨亦客就被帶到了涼亭之處。

「墨亦客見過銀月莊主…」墨亦客極為客氣的一禮道。

「墨先生多禮了,老朽體弱不便,不能遠迎,還請墨先生見諒…」老莊主微微一笑道。

「這位是少莊主?果然英雄少年…」墨亦客對著雲默微微一禮。

「不敢…」雲默回禮道。

「少莊主客氣了…銀月莊主,此次在下是代王爺前來,給老莊主送上一份大禮…可以幫老莊主免除大限之困擾…」墨亦客笑道。

「哦?」老莊主疑惑道。

墨亦客看了看雲默。似想其迴避一般。

「不久后,雲默就是莊主,不用迴避…」老莊主淡淡道。

「那是當然,只是此物還需要少莊主確認…」墨亦客微微皺眉,但也馬上岔開話題道。

「哦?」

卻看到墨亦客取出一個玉盒,遞給了雲默。

雲默好奇的捧到老莊主面前。

「打開看看…」老莊主開口道。

「是…」

雲默緩緩打開玉盒,頓時內部放出一絲絲金光一般,卻看到一枚金色的桃子放在玉盒之中。樣子和古海昔日得到的『百壽蟠桃』很像,只是這桃子下半部分,卻是血紅之色。

「這是?」雲默疑惑道。

「百壽蟠桃…得自先天殘局界…吃一枚,可增壽百歲…可讓老莊主再增百歲壽元…」墨亦客笑道。

「什麼?百壽蟠桃?壽桃?莊主,你可以再增百歲壽元…」雲默頓時臉上大喜道。

老莊主卻沒有多少激動,而是眼皮一陣狂跳:「百壽蟠桃樹,被呂陽王得到了?」

「不錯,就在不久前,剛從先天殘局界取出,只是當時百壽蟠桃已經被人所摘,只留空樹,王爺費盡心力,才再度培育了十枚…這不,剛培育出,就馬上讓我送來了…」墨亦客笑著說道。

老莊主微微搖了搖頭,苦笑道:「多謝王爺好意,只是,在下卻真的無福消受…」

「嗯?」墨亦客疑惑道。

「莊主…」雲默焦急道。

老莊主微微搖了搖頭道:「天下壽株,不止這一顆,老朽若是舍下這層臉皮,前去討要,還是能夠討要一些的,但,老朽一直沒有往這上面想,墨先生可知為何?先天殘局界,兩百年開啟一次,老朽也可以前去厚顏相求的,畢竟,老朽當年和觀棋老人也算熟識,但我沒有…」

「為何?」墨先生疑惑道。

「壽株,奪天地之壽,太傷天和了,百壽蟠桃樹,百年才會一次結果,可呂陽王短短几個月,就培育出了新的果子,墨先生不會不知道情況吧…」老莊主苦笑道。

墨先生微微皺眉。

「莊主,壽株怎麼了?為什麼不能吃啊?」雲默焦急道。

老莊主看看雲默,苦笑道:「你知道先天殘局界的百壽蟠桃樹嗎?你知道百壽蟠桃樹的養料是什麼嗎?」

「呃?」

「當年在觀棋老人手中的時候,百壽蟠桃樹的根須,被種植在了陰間,你知道嗎?樹在陽間,根在陰間,而在陰間的養料,卻是一個個陰魂,你知道嗎?什麼陰魂?是死於非命的陰魂,是陰魂沒來得及用完的陽壽,作為養料,你知道嗎?聽說還請了一個叫著『未生人』的人,在陰間幫他…呵呵,一顆百壽蟠桃,凝聚了多少陰魂你知道嗎?以陰魂滋養出來的蟠桃,你說我下得了口嗎?以陰魂為養料,壽株?只是奪壽增壽而已,那叫『未生人』的人,也不會有好下場的,天理循環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…」老莊主解釋道。

「啊?」雲默微微一怔。

「那個百壽蟠桃,我都不願吃,你覺得這個,我會吃嗎?你看到這百壽蟠桃下半部分的血紅之色了嗎?呂陽王用了活人做它的養料吧…」老莊主忽然看向墨亦客。

墨亦客眼皮一挑,沒有說話。

「活人?活人做百壽蟠桃樹的養料?」雲默驚駭道。

「是啊,直接奪取活人陽壽,太血腥了,墨先生,你還是自己收起了吧…老朽受不起…」老莊主微微一笑道。

墨先生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好吧,老莊主既然不願,那也就罷了…」

「墨先生,還有事嗎?」老莊主看向墨先生。

墨先生看了看老莊主,沉默了一會,最終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沒有了,在下也告辭了…」

「雲默,送墨先生…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是…」雲默遞還百壽蟠桃。

墨先生微微一禮,被雲默緩緩送走了。

二人離開,老莊主看著墨先生離去的背影眉頭深鎖了起來。

「唉…好精明的墨先生?我知道你想將『授琴大會』地點更改地方,但,我銀月山莊可不想捲入你們事非,此次,必須在銀月海開『授琴大會』,你也居然看出了我的堅決,決口不提?呵呵,呂陽王有你這樣的屬下,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…」老莊主微微一陣苦笑。

拿起旁邊一塊小布,輕輕再度擦拭起了快要腐朽了的古琴…

銀月城,城主府。

城主府在一個巨大的浮島之上,四周有著大量的侍衛守護之中,上方有著一群大型宮殿。

古海和龍婉清緩緩從一個大殿口走了出來。四周還有著一些侍衛。

「龍堂主,古先生,你們找錯人了,這些年,我一直就住在銀月城,而龍堂主母親在千島海遇害,我怎麼可能知道?況且,我也只是元嬰境修為,龍堂主不會懷疑我吧?」城主何世康微微苦笑道。

「不是,我只是現在毫無頭緒,我記得何叔叔以前經常去參加母親琴會,母親還讓我稱你為何叔叔,所以我才想看看何叔叔有沒有線索…」龍婉清失落道。

何世康神色怔了怔,眼神之中閃過一股傷感道:「你母親?呵呵,風華絕代的人物,卻不想會香消玉殞,唉…」

「何叔叔這是在為我母親難過嗎?可為什麼………」龍婉清張口疑惑道。

可說到一半,被古海微微一拉。

疑惑的看看古海,古海搖了搖頭。龍婉清沒有多說,點了點頭。

「何城主,既然你沒有線索,那也就罷了,今次多有打擾…」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好吧…」何城主點了點頭。

古海和龍婉清告辭了一番,就離開了城主府。

「古海,你剛才為什麼打斷我?我剛準備問何世康,為何沒來憑弔過我母親呢…」龍婉清在路上好奇的問道。

「別問了,問不出來的,何世康被人監視了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啊?」龍婉清臉色一變。

「你記得何世康不遠處那個侍衛了嗎?我們從一開始進入城主府,他就一直在不遠處『保護』何城主,我們走到哪裡,他跟到哪裡,穿越了三個走廊,兩個大殿,一直跟著。而且白天的時候,到我本街第一琴樓鬧事,那個侍衛也站在何世康身邊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啊?這你都記得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既然懷疑上了何城主,我自然會對他身邊的人比較關注了…」古海解釋道。

「還虧有你…」龍婉清感激道。

「何城主被監視?怎麼會這樣?如此一來,該怎麼繼續查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「還記得先前的精靈嗎?何城主也有一份資格貼,或許,我們可以在銀月海上詢問?」古海沉聲道。

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二人回到了曉月山莊。剛好,流年大師和上官痕也回來了。

「上官痕,你們此次出去,一路還順?」古海笑道。

「皇上,我們追蹤到了銀月海,銀月海中,有玄武至尊的蛇頭…一整個頭…我若能得到它,我就能達到元嬰境了。」上官痕帶著一絲激動道。

「哦?又是銀月海…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「是,而且我們還看到了罪龍,就是上次北海,安公子帶去圍獵玄武的那些罪龍,它們就在銀月海,堵住了我們的路…」上官痕皺眉道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