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八章霸氣側漏的墨亦客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「我…」安少爺張張嘴。 「姜天毅…」墨亦客看向不遠處姜天毅。 「在…」姜天毅畏懼道。 「你們好大的膽子,以王爺名義設賭,你們想陷王爺於不義?」墨亦客瞪眼道。 「我……我...

銀月山莊…

老莊主坐在涼亭之中,輕輕彈奏著那已經枯朽如腐木般的古琴,琴音一出,四周山谷之中,草木一片枯黃,朦朦朧朧間似乎有著一道道雲氣凝聚成一個個模糊的身影一般。

陡然間,枯黃的山林之中,冒出一絲翠綠之色,似一股新的生機,衝破腐敗的環境,逆境重生一般。

「嗡…」

但,那股翠綠還沒壯大,四周枯黃山林轉眼就將其又埋沒了。

「呵呵,無緣再進,大限將至,或許這也是一種解脫吧…」老莊主微微一絲輕笑。

琴音緩緩停了下來,老莊主沒有一點氣惱,扭頭看向身後的雲默。

「怎麼,今天城裡又出事了?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莊主讓我關注古海的情況,今日,不,就連現在,古海也還在賭鬥之中…」雲默苦笑道。

「賭鬥?斗琴?」老莊主疑惑道。

「不,斗棋…」雲默古怪道。

接著將所知道的描述了一遍。

「棋?哈哈哈哈哈,好一個棋…這古海,還真讓人意外礙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莊主,這古海來歷頗為蹊蹺,好生詭異…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詭異才好,詭異才有意思,我大限將至,魂飛魄散前,能遇到這古海,也是一個運氣,帶著這記憶,我去陰間也不寂寞…」老莊主笑著說道。

雲默卻是皺皺眉頭道:「莊主,你,你若是走了,我銀月山莊怎麼辦啊?」

「銀月山莊?不是都交給你了嗎?我若身死,你就是新莊主,沒人敢阻攔…」老莊主鄭重道。

「可是,莊主,銀月山莊沒有你不行的…」雲默擔心道。

「痴兒,有什麼不行的?銀月山莊,原本就是你的祖上開創的,我只是代師尊管理而已,我的師尊,也就是你的曾祖,可惜,你家族凋零,到了你這一代,只剩下你一個了,不過,你就是正統,沒人敢不承認的,放心,所有銀月山莊弟子都會聽你的…」老莊主勸道。

「可是………」

「你埋怨我將最後一口天琴『勾陳』送出去了?唉…痴兒,我送出去,也是為你好,你沒有能力守得住它礙我一旦不在了,勾陳必將成為銀月山莊的禍端。可我送出去了,卻成為銀月山莊保護傘,大乾聖上欠我銀月山莊一口天琴的人情,呂陽王也欠銀月山莊一口天琴的人情,接下來又將有人欠我們人情,我這是為你們好,你們太弱了,人情才是保護你最重要的東西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道。

「我沒有…」雲默搖了搖頭道。

老莊主微微一笑道:「雲默,天琴,對於外人來說是高不可攀的東西,可是,對銀月山莊來說,高不可攀嗎?這四口琴,都是你先祖造的,你體內流著他們的血,他們能鑄造,你就不能鑄造嗎?你雖然在音律上未必有多大天賦,但,你鑄造琴,比任何人都要精細,雲默,不要在意勾陳,待以後,我希望你能夠精益求精,努力造出新的天琴…」

雲默搖了搖頭道:「莊主,對於『勾陳』,我沒有在意,我也堅信總有一天,我也能造出的,只是,莊主,你明明可以活下來的礙」

「活下來?」老莊主臉色一冷。

「是啊,你可以的,琴棋書畫,琴道不同其它,琴道可以奪天地造化,你可以借著琴道一直活下去的………」雲默叫道。

「住口…」老莊主眼睛一瞪道。

雲默面色一僵。

「你那是邪道,琴道就是琴道,天地正道,至正之道,你不要學那些『壽師』,壽運神文靈?哼,修壽者排在了首位,可你知道他們是什麼?他們就是邪道,邪魔妖道,他們幾個又好下場的?整個天下,壽師還剩下幾個了?他們那是取死之道,最終只留下神魂俱滅,天怒人怨。你想學他們?」老莊主瞪眼道。

雲默咬著嘴唇,眼睛微微紅了起來:「莊主待我如父母,可雲默不想莊主魂飛魄散…」

「痴兒啊,人總有一死的,唉…」老莊主微微一嘆。

墨大人帶著一群人快速的來到本街第一琴樓。

在一路上,棋樓的員工將所知道的古海一切都描述了一遍。

「哦?一品堂水舵主?七十萬上品靈石,翻手擲出,只為救一群後天境?接著開設本街第一琴樓,不到兩個月,擠垮天下第一琴樓?一個奇形樂器,日進斗金?」墨大人皺眉思索道。

「是的,安少爺、姜天毅大掌柜,一直努力競爭,可是根本競爭不過…」那棋樓員工恭敬道。

「扣點模式,精彩絕倫,優勝劣汰,當然競爭不過,這古海,的確是個人才,不,是個天才…」墨大人眼睛一亮道。

「啊?」

墨大人可不管別人的反應,而是緩緩的踏下了仙鶴車,有著下屬開道,將四周人山人海的修者擠開,緩緩向著內部而去。

「啪…」

「承讓…」古海的聲音從內部傳來。

「好樣的,古大師,下死他,哈哈哈哈…」

「安少爺,快,快,第七個產業,快給古大師啊,你還剩下一次機會了…」

「哈哈哈,還剩下一局,不知道安少爺還有多少產業可以賭啊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眾人一片叫好。

人群內部傳來安少爺的辱罵之聲,姜天奇悲憤之聲。

墨大人身形一頓,看著四周大叫中的人群。眉頭微微皺起:「人心所向啊?安少爺啊,遇到這樣的對手,你註定沒有贏的機會了…」

「呃?大人,聽說還有一局…」一個下屬小聲道。

「還有一局?他已經輸了,何來一局?哼,王爺的產業都給他敗光了…」墨大人冷聲道。

緩緩的,墨大人走到人群盡頭,走到大量將士攔截之處。

墨大人出示一個令牌。一個小將快速將令牌送到城主何世康之處。

何世康看到令牌,臉色一變,頓時扭頭過來。剛要開口,墨大人卻是輕輕搖了搖頭。

「去,請那位先生過來,客氣點…」何世康小聲對著小將交代道。

「是…」

墨大人被悄悄的帶到了何世康不遠處,其它屬下,讓他們留在了外圍。

此地太亂了,很多人根本沒有注意到何世康身旁又多出了一人。

但,遠處一個小閣樓上,司馬長空卻是雙眼微眯:「墨亦客?」

墨大人靜靜的看著場中。

最後一盤棋,古海僅僅落了三子,就瞬間解開了。

三子?僅僅三子?

「多謝安公子…」古海起身笑道。

「不可能,不可能,我精心準備的殘篇,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中悟出來的,怎麼被破了,不,不…」姜天奇已經瘋了。

「給我去死…」安少爺惱羞成怒,一掌打出。

「噗…」姜天奇被一掌打飛,一口鮮血噴出。

「安少爺…」姜天毅等人擔心的叫著。

「呂安,你就這麼輸不起嗎?願賭服輸,輸就輸了,這些產業,都歸本街第一琴樓了…」龍婉清擋在古海面前,瞪眼喝斥呂安。

古海拉開龍婉清,這時候,可不想躲在女人後面。

「安少爺,你要教訓這不懂事的屬下,請回去教訓,這裡是我本街第一琴樓。不是你家…」古海冷冷的說道。

安少爺此刻已經躁狂了,不是我家?

「什麼狗屁本街第一琴樓?來人,給我將它拆了…方銘侯,給我拆了本街第一琴樓,給我將它夷為平地…」安少爺紅著眼睛一聲咆哮。

不遠處墨大人雙眼一眯,準備阻止。

但,安少爺身後的那身背金丹的下屬,動作太快了。

「喝…」

一聲大喝,踏步間,一道巨大的金色刀罡向著本街第一琴樓斬去。

浩大的力量,一瞬間捲起一股風暴一般。

「不好,他們要毀了本街第一琴樓…」

「快去阻止,不行,快幫古大師…」

「來不及了,來不及了,這人是元嬰境…而且還是巔峰的元嬰境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修者一片驚呼。可誰也來不及救了。

本街第一琴樓,就這樣被毀了嗎?

安少爺紅著眼睛,四周修者躁動,一眾將士堵住百姓,眼看就要毀了本街第一琴樓了。

龍婉清、沐晨風面露焦急之色,古海卻是冷冷一笑。

卻是此刻,本街第一琴樓之處,陡然冒出滾滾雲霧。

雲霧一出,從內部傳來一聲大喝:「力拔山兮氣蓋世…」

一聲大喝之下,陡然間,雲霧中凝聚出一柄方天畫戟,方天畫戟轟然對著方銘侯的金刀斬去。

「轟~~~~~~~~~~~~~~~~~~~~~~~~…」

一聲超級巨響,一股暴風瞬間席捲四方。

在所有人瞪眼的目光之中,方銘侯的金刀被擋下來了,並且,強大的力量,轟然反撞而去,瞬間將方銘侯撞入原天下第一琴樓。

「轟隆顱」

原天下第一琴樓轟然崩塌而下。

「什麼?」安少爺臉色一變。

「這是,這是?」在地上吐血的姜天奇瞪眼驚駭道。

「哦,這是『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』,最近靈石賺的多了,我也布置了一個加強版的…」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「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?不可能,不可能的…你怎麼會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?」姜天奇瞪眼吼叫道。

「我先前跟你們說了,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不算什麼,可你們就是不信,我也沒辦法…」古海搖了搖頭嘆道。

「你會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?你早就會了?你不早說,你不早說…噗…」姜天奇再度一口鮮血鬱悶的吐了出來。

自己引以為傲的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原來只是古海玩剩下的?你不早說?你怎麼不早說?

姜天奇絕望了。

安少爺卻是瞪大眼睛。方銘侯的實力,安少爺是知道的,可是,這大陣居然全部擋下了了?姜天奇先前一直得瑟的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原來古海早就會了?怎麼會這樣?

「安少爺,適可而止了…」古海淡淡道。

「混賬,那些產業是我爺爺的,古海,我不會放過你的,我不會放過你的,何世康,給我將古海拿下,給我將他拿下,我要抄了他的家…」安少爺面露猙獰的吼道。

吼叫中看向城主何世康,卻看到何世康站在那不動,而旁邊一個灰衣老者,卻是面部冰冷的看著他。

「啊?墨先生,你怎麼來了?」安少爺臉色一變,一個激靈。

「呵,安少爺還記得我呢,安少爺好大的能耐,將王爺的產業,一個個的敗,爽快吧?」墨大人冷笑道。

「啊?墨先生,你聽我說,都是古海,他騙了我們,對了,墨先生,你棋道也是極強的,你還下過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,你一定能贏他,一定能贏回來的…」安少爺帶著一股興奮的跑了過來。

「啪…」

墨先生卻是陡然一巴掌打出。

這一巴掌很輕,卻又極響亮。

輕,那就是一個普通的巴掌,響亮,那是因為一巴掌過後,街道上所有人都靜了下來,倒抽一口冷氣。

這什麼人啊?這麼牛逼?那可是安少爺啊,呂陽王的嫡孫,就這麼一巴掌就抽過去了?

「你,你,你敢打我?我是,我是………」安少爺捂著嘴巴瞪眼看著墨先生。

「王爺的嫡孫?呵呵,你信不信,只要我對王爺說一聲,你就不是嫡孫了,就是你父親,也別想做嫡子了?你的伯父、叔父中,一大群的拍手稱快?」墨先生冷冷的說道。

捂著嘴巴,安少爺一個激靈,對著墨先生看了看,咬了咬牙,最終低下頭來。

不遠處,龍婉清小聲對著古海說道:「這是呂陽王手下第一謀士,墨亦客…呂陽王極為看重…」

「看出來了…」古海苦笑道。

一巴掌抽的安少爺沒有脾氣,已經可見其在呂陽王陣營中的地位了。

「墨先生,我,我是做錯了,但,你能贏回來的…」安少爺捂著嘴巴,小聲客氣道。

「看來你還是沒有吸取足夠教訓啊?我是不會幫你去賭博的,哼…」墨先生冷冷的看了一樣安少爺。

安少爺臉色一僵,滿眼委屈。

「呵,看來我要跟王爺提提了,家族學堂里的那些老師,都是廢物嗎?居然教出了你這麼個東西?學堂老師沒教過你賭術嗎?」墨先生冷聲道。

「賭術?啊?墨先生,你說古海他出老千?」安少爺瞪眼驚訝道。

「啪…」

墨先生再度一巴掌抽下。

四周靜悄悄一片,安少爺捂著兩邊的嘴巴,驚駭的看向墨先生。

「哼,賭術?是教導你們以後遇到賭局后所要防備的知識,第一課,就是十賭十輸…不可以輕易涉賭…第二課,知己知彼百戰百勝…設賭,必須要了解對方情況,才可以…你知己知彼了嗎?

你知道古海情況嗎?就敢設賭局?

我沒看過你這樣設賭的蠢材,自己做莊家,居然輸了個精光?你還好意思提賭?

知己知彼,你不知道古海情況也就罷了,你連自己的情況也不知道?

這姜天奇的棋道,你以為他就天下無敵了?隨便找人設賭?」墨亦客冷眼道。

「我…」安少爺張張嘴。

「姜天毅…」墨亦客看向不遠處姜天毅。

「在…」姜天毅畏懼道。

「你們好大的膽子,以王爺名義設賭,你們想陷王爺於不義?」墨亦客瞪眼道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…」姜天毅苦澀道。

「墨先生,是我將這些產業輸出去的,不能真就這麼丟了吧?」安少爺畏懼道。

墨亦客探出右手。安少爺雙手頓時捂著嘴巴,不敢說話。

「哼,你不要臉,王爺還要臉呢,輸了就輸了,你還想強搶不成?」墨亦客瞪眼道。

「啪…」

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安少爺的臉上。

「打得好…」

「墨先生打得好…」

「丟王爺的臉,就該打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修者頓時笑了起來。

雖然一開始看起來比較突兀,可是,打著打著,眾人也習慣了。看著安少爺被墨先生打,眾人一陣大快人心。

從廢墟中走出來的方銘侯,驚訝的看到了墨亦客,臉色一肅,極為恭敬的站到一邊,不敢上前。

「姜天毅,我之前可是很看好你的,才將銀月城的事宜託付給你,你就給我搞成這樣?」墨亦客冷眼看向姜天毅。

「請先生責罰…」姜天毅跪下,苦澀道。

「你哪裡做錯了,你現在知道了?」墨亦客冷冷的看向姜天毅。

「行有行規,我從一開始,就不能任由安少爺在天下第一琴樓肆意妄為…接著,一錯再錯…沒有及時勸阻安少爺…」姜天毅苦澀道。

「哼,你還有救,還知道行有行規,種惡因,得惡果,我在早前就對你說過,不得踏入圈外,你還真是好記性礙」墨亦客冷冷道。

姜天毅跪在地上,不敢開口。

墨亦客發了一頓火后,扭頭看向古海方向。

「墨亦客,見過一品堂主,見過古先生…」墨亦客的表情瞬間變的溫和了起來。

龍婉清微微一怔道:「見過墨先生…」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古先生,安少爺年少輕狂,不太懂事,在下代他們給古先生陪個罪…」墨亦客對著古海微微一禮道。

對古海行禮?

四周眾人瞬間驚呆了,這墨先生一來,就霸氣側漏的甩了安公子幾巴掌,如今卻是對著古海行禮?

古海也是微微一怔道:「墨先生客氣了,不需要如此…」

「應該的,在下也只是向古先生表達一個態度,呂安他們的行為,並不代錶王爺府的行為,王爺對古先生這樣的人才,可一直都是求賢若渴的,在下不才,只是想交好古先生,誠邀古先生能一起共事…」墨亦客微微笑道。

龍婉清瞪大眼睛看著墨亦客,這什麼情況?這是挖牆腳嗎?

這剛剛見面,就想要幫呂陽王招募古海了?

不遠處小閣樓上。司馬長空雙眼一眯:「這墨亦客,不愧為呂陽王的第一謀士,瞬間就看出了古海價值,想要替呂陽王招募麾下?下手還真快礙」

四周無數修者茫然的看著這一幕,跟不上這節奏埃剛才還拼個你死我活,轉眼就開始禮賢下士了?

古海也是茫然的看向墨亦客,繼而苦笑道:「墨先生說笑了,如今局面,墨先生這不是徒勞嗎?此話休要再提了…」

「不,不,古先生不知道王爺對人才的態度,只要古先生願意入王爺府,這安少爺?呵呵,他就不再是王爺的嫡孫了,而是普通王孫,古先生不用擔心他給你帶來困擾…」墨亦客說道。

一旁安少爺臉色一變,露出驚恐之色。

四周一眾修者,一片嘩然,這墨先生這麼大權力?嫡孫?那是呂陽王孫子中地位最高的,若呂陽王仙去,嫡子繼位,嫡子仙去,這嫡孫繼位的埃

墨先生說將他名分下掉,就下掉?

PS:又多了一個盟主,觀棋欠的債越來越多了…多謝,多謝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