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七章遲來的墨大人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姜天奇再度堅決道:「安少爺,你知道的,古海只是琴道厲害,棋道他是懵的,我能贏他,我看過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你知道的,那是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那可是能夠布置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的棋局啊,古海肯定下不過我,...

本街第一琴樓外的大街上…

四周無數修者盯著那已經結束的棋盤,都是一片寂靜,很多人早已僚好了袖子,直等到古海被欺負了,好上去幫忙,好報不久前之恩。

可眼前,這不是銀月第一棋樓的大掌柜姜天奇嗎?他的棋道不是很厲害的嗎?

號稱銀月城十大棋王之一呢。這什麼個情況?

被古海的落子殺的片甲不留?這一次被吞一百枚子啊,這是逆天的節奏埃古大師下棋也是那麼厲害?湊巧的吧?

「好,古大師下的好…」

「古大師贏了,快,將銀月第一棋樓過戶給古大師…」

「哈哈哈,好,古大師下棋也厲害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修者頓時歡呼了起來。

龍婉清一副理所當然,你要是斗琴,古海沒有琴道意境,還未必能贏,你非要比下棋?你這不是作死嗎?

果然,千島海終究太偏僻了,古海在千島海的棋力根本沒有傳過來,銀月城也就自己和一眾屬下知道古海棋力。

這不是坑人,這是安少爺自找的。

龍婉清也笑了起來:「何城主,你既然做了主持,現在有著全城人做見證,勝負已定,現在可以進行產權過戶了吧,這可是安少爺用了呂陽王的名義對賭的哦…」

何世康眉頭微皺,眼中閃過一絲為難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姜天奇,你不是說你一定會贏的嗎?你不是說你會贏的嗎?」安少爺瞪眼怒道。

安少爺感覺自己要瘋了,這可是銀月第一棋樓啊,雖然比不上天下第一琴樓,但在銀月城也是一個巨大的產業啊,每年能給爺爺帶去大量軍費。

自己將天下第一琴樓搞垮了,已經不知道怎麼跟爺爺交代了,如今難道又將銀月第一棋樓也送出去了?

安少爺已經能夠想象爺爺的責罰是多麼的可怕了。

「不,安少爺,巧合,湊巧,一定是湊巧…」姜天奇瞪眼指著棋盤叫著。

「什麼湊巧?什麼湊巧,你跟我說,什麼湊巧?你把銀月第一棋樓輸出去了…」安少爺瞪眼怒道,那眼神之中,好似要殺了姜天奇一般。

四周一眾屬下看到安少爺那睚眥俱裂的神情,誰也不敢上前去勸。

姜天奇一個激靈,馬上叫道:「安少爺,我要跟他再下一局,再下一局,是湊巧,是湊巧,他是湊巧贏我的…」

安少爺眼中儘是殺意。

姜天奇再度堅決道:「安少爺,你知道的,古海只是琴道厲害,棋道他是懵的,我能贏他,我看過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你知道的,那是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那可是能夠布置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的棋局啊,古海肯定下不過我,我有殘局八篇,我有殘局八篇,肯定能贏,肯定能贏,再給我一次機會…」

安少爺紅著眼睛瞪著姜天奇。

「安少爺,相信我,我一定將古海輸到傾家蕩產,我一定讓古海輸到跪在你面前,任憑你辱打…」姜天奇賭咒發誓道。

安少爺的神情慢慢緩和了下來。

「安少爺,承讓了…」古海微微一笑道。

安少爺卻是丟開姜天奇,看向古海道:「不行,你必須再下一局…」

四周修者一聽,頓時很多人都炸毛了。

「什麼?願賭服輸,安少爺輸了不認?」

「呂陽王怎麼生了這麼個嫡孫?」

「出爾反爾,呂陽王的名聲都給你丟盡了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無數修者瞪眼怒道。

「哦?安少爺的意思是,重新賭?還是剛才你說以呂陽王名義對賭的,不算?」古海笑著說道。

「剛才的算,願賭服輸,該你的,就是你的,我王府在銀月城的產業,可不止這些,還有其它產業,我要繼續跟你賭,用別的產業跟你賭,你必須賭…」安少爺瞪眼喝道。

安少爺此刻也是急瘋了,天下第一琴樓倒閉也就算了,銀月第一棋樓必須保住,必須贏回來。

「還是姜天奇和我對弈?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不錯,還是姜天奇,不過,這次,卻是殘篇,姜天奇從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中悟出的殘篇…」安少爺瞪眼喝道。

一旁龍婉清靜靜的站在一旁不說話,此刻已經無力訴說什麼了?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還殘篇?姜天奇都沒有悟透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就敢創造殘篇為難古海?

「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安少爺是否先將之前的兌現了?這樣我才能繼續陪這位姜大掌柜下棋啊?」古海笑道。

「過戶…」安少爺大手一揮。

城主何世康卻是長呼口氣,點了點頭。

頓時,一眾官員快速進行產業過戶了起來。

眾人耐心的等候之中。

古海微微一笑道:「安少爺,此次可是當著城主、當著全城人的面,產業過戶了,別過幾天,又來鬧產業糾紛礙」

「哼,是不是你的,還不知道呢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去,帶領一批人,前去銀月第一棋樓,接管棋樓…」古海對著一個大瀚官員說道。

「是…」那大瀚官員應聲道。

頓時,一眾一品堂弟子在幾個大瀚官員帶領下,和安少爺的一些屬下,前往銀月第一棋樓交接去了。

「姜天奇,你給我聽清楚,你要是再輸了,就提頭來見我吧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是…」姜天奇應聲道。

「去準備殘局吧…」安少爺沉聲道。

「是,只是屬下有些擔心,我有八篇殘局,各有千秋,一時不知道該選哪個…」姜天奇皺眉道。

「那就八篇一起,一局一局下,一個產業一個產業和他賭,你輸一局,丟一個產業,你贏一局,古海前面贏去的,包括本街第一琴樓,一起給我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什麼?這不公平,對賭籌碼不等…」

「安少爺那些產業,怎麼比得過本街第一琴樓?」

「是啊,用古海所有的產業,和你一個產業對賭?這不公平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修者驚怒著叫著。

「肅靜…」城主一聲冷哼。

四周大軍再度將一眾修者向外擠了擠。

「古海,你賭也要賭,不賭也要賭…」安少爺盯著古海,紅著眼睛道。

古海古怪的看看安少爺,最後露出一絲苦笑道:「安少爺,其實呢,這些天下來,我心裡的氣也消了,你也損失不少,我看算了吧…一切到此結束,如何?」

「安少爺,古海他怕了,他害怕了…剛才只是巧合,他害怕我的殘局了。」姜天奇頓時驚喜道。

「不行,你必須賭…」安少爺瞪眼道。

古海看看姜天奇,微微一笑道:「姜掌柜,為了討好安少爺,你要賭我全部身家?你想將我推入墳墓,卻不知,你在給自己挖坑?」

「哼,妖言惑眾,剛才你只是僥倖,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不是你所能理解的,你以為你還會贏?無知小兒…」姜天奇瞪眼喝道。

「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?呵呵…不過如此吧,是你將它想的太強了而已…」古海露出一絲冷笑道。

「哈哈哈哈,那你來啊?」安少爺叫道。

古海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自己說的實話,為什麼他們不相信呢?

「好吧,準備好你們的產權證明,簽下合約,擺盤吧…」古海無奈道。

龍婉清站在一旁,一直默默無語。四周修者再度為古海擔心了起來。

姜天奇一臉得意,安少爺卻是捏著拳頭,總感覺哪裡好像不對勁。

對面,一座小樓之上。

司馬長空眉頭微皺道:「難道古海說的都是真的?安少爺這還沒爬出坑呢,就又掉下去了?」

另一個小樓之上。

婉兒仙子也是皺眉看著遠處人群中心:「小人得志,哼,你能一直贏下去?」

銀月城,南城門之處。

一艘飛舟停了下來。

從飛舟之上,下來一群身穿黑衣的屬從,最前面,一個身穿灰衣的老者走在最前面。

一群仙鶴車快速到了近前拉生意,眾人收了飛舟,踏上仙鶴車。

「墨大人,我們先去哪裡?天下第一琴樓嗎?」一個屬下好奇道。

「不,去銀月第一棋樓吧,好久沒有摸那『推演棋床』了,那可是觀棋老人留下的寶物,走,先去那裡,哈哈哈…」墨大人微微一笑道。

「是…」

城門口,一枚令牌就輕易通過,向著城中一條街道衝去。

沒過多久,仙鶴車就停在了一個巨大的棋樓之前。

「快,快,這些東西搬出去…」

「快搬出來…」

「限你們半個時辰,再不搬空,就不準搬了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棋樓前,哄鬧不已,無數修者在此圍觀之中。

「銀月第一棋樓,輸給古大師了?」

「好啊,要他們去找古大師麻煩,報應礙」

「活該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修者一片叫好。

從仙鶴車上下來的墨大人卻是臉色一變。

「混賬,你們在幹什麼?敢在銀月第一棋樓放肆?」頓時有黑衣屬下沖了上去。

正在數落中的一個大瀚官員頓時眼睛一瞪道:「幹什麼?這是我家老爺的產業…銀月第一棋樓,已經是我家老爺的了…」

「嗯?大膽…」那黑衣屬下頓時怒氣。

「你們什麼人,這是古大師的店,你們想幹嘛?」

「不會是安少爺安排的吧,他也太輸不起了吧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無數圍觀的修者頓時擋在了黑衣人的前面。

「回來…」墨大人一聲大喝。

那黑衣人皺眉中退了回來。

「啊?墨大人…」頓時,原先搬物品的一個棋樓之人認出了灰衣老者。

「哦?是你,這是怎麼回事?銀月第一棋樓,怎麼易主了?」墨大人冷聲道。

那人支支吾吾,不知該如何說起。

墨大人雙眼一眯道:「呵呵,連我都敢瞞?你還真是好膽色礙你可知道瞞我的下場?」

「噗通…」那人跪倒在地:「墨大人,不關我事啊,是安少爺帶著掌柜去本街第一琴樓,和古海對賭,將棋樓輸出去了…」

「對賭?好大的膽子…姜天奇居然敢用王爺的產業和人對賭?他哥哥呢?姜天毅呢?不是要他多看著的嗎?」墨大人眼睛一瞪道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?天下第一琴樓也倒閉了…」那人跪在地上苦澀道。

「混賬,天下第一琴樓怎麼會倒閉?他們人呢?安少爺呢?姜天毅、姜天奇呢?」墨大人冷聲道。

「他們還在本街第一琴樓處,好像還在賭著………」那人苦澀道。

「上車,帶我去那什麼本街第一琴樓,還有,將所知道的,全部給我說清楚,有敢隱瞞,全族盡滅…」墨大人冷聲道。

「是…」那人一激靈的應聲道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