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五章琴?棋?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「不,此次只是受安少爺之邀,來主持一場產業糾紛之案。」 「產業糾紛。」古海微微皺眉的走上前來。 「這位是古先生,昔日一起《悲愴》救我一城之名,本官還沒來得及感激,真是英雄出少年埃」何...

這是第二更——

本街第一琴樓之外。

無數修者聚集,整條街都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「無恥的天下第一琴樓,自己倒閉了,還看不得本街第一琴樓做生意。」

「都是那個安少爺,他是呂陽王的嫡孫,他讓城主調兵來的。」

「太無恥了,王爺的臉都被他丟盡了。」

「做生意做不過古海,就想到用官府來查封,他們就這點手段嗎。」

「古先生不久前剛救了我們大家,如今就眼睜睜看著古先生的產業被查封嗎。」

「城主,你這是為虎作倀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無數修者氣憤無比的叫著。

街的中心,此刻大量軍隊環繞,將本街第一琴樓圍在中央,四周修者不得靠近。

在本街第一琴樓門口。

此刻大量一品堂弟子面露焦急之色,手抓弓箭,對峙要闖入琴樓的一群安少爺屬下。

而古海帶來的一眾大瀚官員,此刻卻是極為鎮定一般。

一眾後天境的大瀚官員,指揮著一眾木舵弟子,將門口堵住,不允許任何人進出,冷冷的看著對面昔日天下第一琴樓之處。

天下第一琴樓倒閉了,被打砸一空,但這些天也收拾乾淨了。

天下第一琴樓的門口處,軍隊守候。

最中心處,兩個座椅。

一個坐著安少爺,安少爺敲著腿,喝著清茶,冷眼看著對面焦急的一品堂弟子,身後站著身背金刀的屬下,還有姜天毅等人。

另一張座椅之上,卻是坐著一個虯須大漢,一身華服,冷冷的看著四周。

「滾開,滾開,這塊地,這棟樓,是我們的。」一眾安少爺的屬下呵斥道。

這群屬下不是旁人,正是古海踏入天下第一琴樓時的三千弓箭手。

此刻,三千弓箭手驅逐著一眾一品堂弟子。

一品堂弟子擋在前面,也抓出弓箭,對著對面,阻止著一眾安少爺屬下闖進來。

兩方爭執的不可開交。

一眾大瀚官員站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。

本街第一琴樓外,一片混亂,安少爺卻是極為愜意一般,也不著急衝擊本街第一琴樓,而是好似在等著古海一般。

不遠處,一座小樓之上。

司馬長空遠遠的看著混亂的中心,嘴角露出一絲輕笑。

「安少爺,還真是跋扈的可以啊,看來,此行潁州,可以輕鬆很多。」司馬長空摸著自己的古琴笑了笑。

「大人,城主何世康,聽候安少爺調令,還是他已經聽候呂陽王調令了。」一個下屬小聲皺眉道。

司馬長空雙眼微眯道:「何世康,大乾天下的每一城之主,都需要聖上允可,方可為城主,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他若敢為別人的家奴,那也是取死之道。」

「是,不過此次如此隆重,古海的本街第一琴樓,怕是招架不住埃」

「或許呢。」司馬長空微微笑道。

遠處,依舊一片混亂之中。

「古先生來了,快讓開,讓開一條路。」

「古大師,你只要開口,在下助古大師討還公道。」

「古大師,小心這群惡棍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處傳來一陣喧鬧之聲,受古海之恩,此刻自然紛紛站在古海一邊,吵罵著內部的眾人。

「哼。」安少爺一聲冷哼。

一旁銀月城主卻是氣定神閑,喝著一口清茶。

雖然四周人山人海,但,古海的飛鶴車一到,兩邊快速讓出一條道路來,供古海到了最中央。

到了近前,眾人下了仙鶴車。

古海正要付錢。

「不用,不用,古先生你忙,我哪能收你的錢埃」仙鶴車的老闆頓時拒絕之中。

古海微微一笑,一枚上品靈石丟入其車內。

「唉,古先生,你不要這樣,我,我…………。」仙鶴車老闆頓時不知說什麼。

可古海一行已經走入裡面。

古海一來,四周修者的聲音都靜了下來。

本街第一琴樓處的爭鬥也停止了。

「堂主,舵主,古舵主。」一眾一品堂弟子恭敬道。

一眾大瀚官員對古海也是恭敬一拜。

古海看人都沒事,也放下心來,點了點頭。

不遠處,安少爺卻是微微一陣冷笑,好似一直在等候著古海一般。

一旁的城主何世康卻是緩緩站了起來。

「下臣何世康,見過一品堂主。」何世康看著龍婉清,鄭重道。

「何叔叔,你這是幹什麼,帶著大軍,來圍我一品堂產業。」龍婉清卻是眉頭一挑道。

何世康微微苦笑,搖了搖頭道:「不,此次只是受安少爺之邀,來主持一場產業糾紛之案。」

「產業糾紛。」古海微微皺眉的走上前來。

「這位是古先生,昔日一起《悲愴》救我一城之名,本官還沒來得及感激,真是英雄出少年埃」何世康看著古海笑道。

「少年,不敢當,只是不明白城主這是何意,我的店,有什麼產業糾紛。」古海疑惑道。

城主語氣還算客氣,古海自然也不會翻臉,疑惑的看向城主。

「產業糾紛,哈哈哈哈,古海,你這店是我的。」安少爺卻是忽然開口道。

緩緩的,安少爺站了起來,四周一眾下屬緊隨其後。

「哦。」古海雙眼一眯。

「安少爺,天下第一琴樓內,是你的地盤,怎麼,如今銀月城內,這大乾天朝的城池,也變成你的地盤了。」古海冷笑著看向安少爺。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莫非王臣,大乾天朝的城池,只能是大乾聖上的,誰敢當著所有人面說這是自己的,就是呂陽王也不敢,安少爺自然也不敢在此公共場合大放闕詞。

「哼,古海,我沒功夫和你們多廢話,你佔了我的地了,叫你的人,馬上滾開,你這琴樓,是我的。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哦,是你的,安少爺,話不可能亂說。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亂說,哼,你是從他手中買下此地,此樓的吧。」安少爺指向不遠處一人。

那人戰戰兢兢的老者走了出來,有些不敢看古海。

這時,一個大瀚官員走了過來:「老爺,我們當初買下此商鋪的時候,就是從這老者手中買下的,並且去官府登記造冊了,而且還交了過戶費用,一切手續的單據,全部在我們手上。」

古海微微皺眉的看向城中何世康。

「不用看城主了,你們那份過戶單據是假的。」一個聲音從安少爺身後傳來。

卻是緩緩走出一個胖胖中年男子,容貌和昔日天下第一琴樓的大掌柜姜天毅有些相像。

「哦,閣下是。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鄙人,銀月第一棋樓掌柜,姜天毅大掌柜是我哥,我叫姜天奇。」胖胖的中年男子微笑道。

「銀月第一棋樓,掌柜,原來也是姜掌柜,怎麼,我這本街第一琴樓,和你也有關係。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那是當然,因為這老頭,昔日已經將這商鋪賣給我了,並且已經在官府登記造冊了,我也交了過戶費用,一切手續的單據,全部齊全,所以說,你這琴樓,是我的,我可是花了錢買的。」姜天奇冷笑道。

四周,聽到姜天奇話的修者們,盡皆微微一怔。

「什麼,一房兩賣,那老頭一房兩賣。」

「不可能啊,一房怎麼可能兩賣,官府登記造冊是假的嗎。」

「是安少爺,他買通房屋買賣等級處,造假,目的只是為了搶奪本街第一琴樓。」

「太無恥了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眾人罵罵咧咧。

「何叔叔,這是怎麼回事,一房兩賣,這怎麼可能,我們當初登記交錢的時候,可沒人說過。」龍婉清皺眉道。

何世康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事實的確如此,姜掌柜當初先買了這處地方,而你們是后買的,這老頭一房兩賣,的確要給予重罰,我這次來,也是秉公辦理。」

一房兩賣。

古海看向安少爺,露出一絲輕笑道:「安少爺,你還真是處心竭慮啊,搶奪我這琴樓,可是,你可知道,最多只是這塊土地,我天下第一琴樓只要招牌還在,在別的地方,我可以隨時再度開業。」

安少爺卻是露出一絲輕笑,走到近前,低聲道:「我知道,可我無所謂,今天,你們就要搬走,你不是重新開業嗎,不需要裝修,哈哈哈哈,今天搶你這個商鋪,你們裝修一個月後,重新開業的時候,我再來搶一次,你信不信,我讓你的琴樓,一直開不下去。」

安少爺的聲音很低,低到四周修者根本聽不到。

只有龍婉清聽到了,雙目一瞪怒道:「你,呂安。」

古海卻是探手一拉龍婉清,阻止龍婉清的怒火,扭頭看了看城主。

「何城主,你今次來,主持公道,不知是何公道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國有國法,行有行規,這個商鋪,是先賣給姜掌柜的,自然要給姜掌柜,至於你們買這商鋪的錢,我會幫你追查,如數退還你的。」何世康鄭重道。

退商鋪錢,關門歇業。

古海臉色陰沉,安少爺卻是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,姜掌柜也是得意的笑著。

一群人虎視眈眈,甚至將城主府大軍都帶來了,就是要驅逐本街第一琴樓。

「當然,我也可以再給你一條路。」安少爺冷笑道。

「哦。」古海皺眉道。

一旁姜天奇掌柜走了出來道:「我這是一份買這商鋪的合同,連同一切手續單據,古先生若是不嫌棄,你我可以賭鬥一下。」

「什麼賭鬥。」

「你若是贏了,我這買賣合同給你,這個商鋪我也不要了,算是你的,可你要是輸了,馬上滾出銀月城,永?

9713

??不許回來,如何。」姜天奇掌柜冷笑道。

「我贏了,可以繼續開業,你贏了,我就離開銀月城。」古海凝眉冷聲道。

「古海,你別聽他們,我沒看出這麼厚顏無恥的人,我馬上寫信給監察御史,我要監察御史來查查,這銀月城還是聖上管轄的了嗎,如此顛倒黑白,陷人絕境,還有,這銀月城軍隊,是大乾軍隊,還是他呂陽王軍隊。」龍婉清憤怒道。

何世康臉色一沉。

安少爺卻是露出一絲冷笑。

就是因為考慮到明面上的交代,才這麼麻煩找人來下套,偽造買賣合同,否則,以自己性子,早就就將本街第一琴樓毀了。

「你想賭鬥什麼。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棋。」姜天奇冷笑道。

「琴。」古海微微一愣。

龍婉清也是微微一怔,我沒聽錯吧,這姜天奇說賭鬥什麼。

「不是琴,是棋,圍棋的棋。」姜天奇再度強調道。

「圍棋。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龍婉清也懵了。

「不錯,哈哈哈哈,你以為我還會跟你斗琴嗎,你想的美,只有傻子才會跟你斗琴,你想在銀月城立足,除非你能斗棋贏我。」姜天奇頓時得意道。

龍婉清也不鬧了,此刻張口愕然的看著安少爺等人。

此刻,眾人一股勝券在握的看向古海。

悲愴一出,所有人都以為古海是琴道大師,一個強大無比的琴道大師,想贏古海,自然不能斗琴,斗個屁啊,根本贏不了。

那斗棋吧。

一般來說,文修者,大多專諸一脈,琴棋書畫,只鑽其一,古海年紀輕輕,對琴道理解如此透徹,那對棋道,肯定差的一塌糊塗。

所以才想找古海斗棋。

「你想和我下棋,哦,我剛才忘了,你說你是銀月第一棋樓的大掌柜,也是呂陽王的產業。」古海疑惑的看向姜天奇。

「不錯,棋道、琴道,天壤之別,銀月城,以琴修為主,但也有棋修者,鄙人姜天奇,不說銀月城難逢對手,但,也是見識過無數棋譜的,不久前,九公子在大乾天朝擺出棋局,我就有幸觀摩過,九公子,你知道嗎,觀棋九子之一,得觀棋老人傳承之人。」姜天奇冷笑道。

「呃,九公子,你觀摩過九公子的棋局。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「哼,準確的說,是觀棋老人留下的棋局,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。」姜天奇得意道。

「你觀摩了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。」古海震驚了,龍婉清也震驚了。

「不錯,雖然還有更厲害的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,我還沒有資格去看,但,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,我可是觀摩了三天三夜,雖然最終沒能破解,但,也悟透了七八成,哼,古海,你還有機會,你要和我賭鬥嗎。」姜天奇得意道。

古海、龍婉清張口愕然,這,這要怎麼說。

安少爺適時冷笑道:「要不,你現在就帶著人離開琴樓,重新擇地開業,等開業時,我再來祝賀,要不,就是和姜天奇對弈一場,贏了,我們連這商鋪一起給你,輸了,滾出銀月城,你選吧。」

「是啊,自從觀摩過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之後,我悟出了八篇絕世殘篇,古海,你敢和我賭鬥嗎。」姜天奇冷笑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龍婉清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PS:這是第二更,晚上還有一更。R640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