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二章悲愴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,向著烏雲蓋頂的命運發起總攻。 「轟…」 一道洋流衝撞命運烏雲,命運烏雲陡然一顫。 「轟…」「轟…」……………… 數條洋流轟然衝擊命運烏雲。 命運龐大,我有無限...

「當…噹噹…噹噹…噹噹噹噹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陡然,一道鋼琴之音,橫空出世,好似一柄天外來劍,瞬間攔在了兩大高手對決的中央。

「哦?」

老莊主神色一動,手中停下了撫琴,好奇的聽了起來。

又是一首鋼琴曲?不是卡農?

銀月城的鋼琴,只有一架,也只有一人會彈,古海?

古海以鋼琴曲回擊了?

老莊主饒有興趣的聽了起來。

鋼琴曲。

的確是古海彈的,並且開啟了擴音陣法。

沒有意境的曲子,古海本來也不想彈了的,但,龍婉清如今五感在快速消退,難道無動於衷?而且自己的屬下們,此刻也是驚恐無比,五感消失之中,難道都要變成廢人?

不管有沒有效,自己努力一下吧。

思索了一會,古海指頭緩緩放在鋼琴之上彈奏了起來。

「當…噹噹…噹噹…噹噹噹噹……………」

古海音樂一起,四周恐懼的修者們,頓時忽然一靜。

「是古先生彈鋼琴?古先生出手了…」

「古大師,快,衝破悲慘世界,衝破悲慘世界…」

「古大師,救救我,我不要聾了,我還要彈琴,我不要聾了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四周無數修者焦急而起。

「哦?」對面的婉兒仙子卻是陡然眉頭一挑,看向古海。

但,鋼琴曲出,一點意境也沒有,只有曲子,只有一首看起來無比激烈的曲子。

「不管你曲子如何,沒有意境,如何與我對抗?呵呵,我的對手,你還不夠格…老莊主,你還不出手嗎?」婉兒仙子眯著眼睛繼續彈著悲慘世界。

「為什麼,沒用?古大師的曲子,沒有意境,我的眼睛徹底看不見了,怎麼辦,怎麼辦礙」無數修者絕望的呼喊著。

不遠處一個小院落之中。

司馬長空輕輕撥動古琴,擋住悲慘世界意境的侵襲。

「老莊主還不出手嗎?呵…」司馬長空凝眉道。

可忽然,一段鋼琴聲傳來過來。

「哦?古海?又有新曲子了?不是卡農?這麼激烈?可是,激烈沒用,你的曲子,沒有意境,琴道大師只有融入意境,琴曲才能擁有無邊的力量,再激烈的曲子又如何?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司馬長空搖了搖頭,眼中閃過一絲可惜。可下一刻,司馬長空微微一怔。

「這,古海這鋼琴曲?不會吧,這是臨時新創的?根據這悲慘世界,臨時創出應對的曲子?不會吧…」司馬長空頓時露出驚訝之色。

鋼琴聲不斷響起。

可是,沒有意境,留給無數修者的只有無邊的絕望,眼睛慢慢全部看不見了,耳朵也聾的差不多了。

我可是琴師。

古大師彈曲,為什麼沒有意境呢?為什麼沒有呢?

「好激烈的曲子啊,可是,沒有意境有什麼用?烏雲壓城,悲慘世界礙這可怎麼辦啊?」無數修者心中焦急無比。

銀月山莊。

雲默帶著山莊弟子彈著古琴,一個個焦急不已。

「不行了,莊主,請莊主出手,我的耳朵,我的耳朵開始退化了,莊主,要是聾了,我的琴道該怎麼修啊?」雲默焦急道。

「莊主,救命礙」

「莊主,悲慘世界意境越來越強烈了,我該怎麼辦礙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眾山莊弟子焦急無比。

「好、好、好,好曲…好一個不向命運屈服的鬥士,好一個即便聾了,也要斗戰到底的鬥士…」老莊主卻是忽然笑了起來。

「啊?」一眾山莊弟子露出茫然之色。

「第一遍結束了,古海?古海啊,居然臨時創出了一首曲子,專門針對悲慘世界的?哈哈,不可思議,不可思議,你們也聽聽吧…」老莊主笑道。

說話間,探手微微一撥。

「嗡…」

虛空微微一顫。

陡然,古海的鋼琴曲瞬間再度被擴音了起來,擴大到整個全城。

古海自己沒有發覺,但,整個銀月城,忽然全部響起了古海的鋼琴聲。

「嗯?」婉兒仙子臉色一變,驚訝的看看對面古海。

古海察覺不到,不代表婉兒仙子察覺不到,婉兒以琴道大師的實力,對於音域的感應是恐怖的,鋼琴曲的聲音忽然擴大十倍,肯定不是擴音陣法,而且擴音源來自銀月山莊。

「老莊主?哼,你認為古海的鋼琴曲,能破我的悲慘世界?笑話…」婉兒仙子露出一絲不屑。

沒有意境,再強的曲子也是徒勞。

銀月山莊,一眾山莊弟子茫然的看著老莊主。

「什麼?莊主為什麼不出手?」

「我耳朵都要聾了…」

「這是古海的鋼琴曲?沒有用啊,沒有意境啊,有什麼用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人焦急之際。

雲默神色微動,沉默了一下,忽然手中古琴之聲一止。

古海的這首曲子不長,聽一遍下來,雲默就學會了,緩緩的,雲默按照古海的曲譜,自己彈奏了起來。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沒有如老莊主之前那般模擬鋼琴之聲,而是只用古琴之音彈了起來,一曲彈出,雲默臉色一變。

「好強的鬥志…」雲默驚訝道。

一遍結束,雲默開始彈奏第二遍。

第二遍的時候,雲默緩緩的閉起了眼睛,在腦海中模擬出曲中的意境。

曲中,雲默看到了一個意氣風發的天才琴師,一個大琴師,大琴師不斷創作著自己的曲子,可就在這時,大琴師的耳朵開始聾了,越來越聽不見,恐慌蔓延全身。

大琴師痛苦中描述著此刻的心情:「痛苦已經叩門,它一朝住在你身上之後,永不退隱,耳聾已經成為我的酷刑,我過著一種悲慘的生活,一直以來,我都在躲避著一切交際,因為我不可能和人說話,我聾了…要是我干別的職業,也許我還可以,但是,我是琴師,這是最可怕的遭遇,我的敵人們,又將怎麼說?他們的數目可是相當可觀…別人柔和說話時,聽的模糊,人家高聲說時,我痛苦難忍…我時常詛咒我的生命,我的老師教我隱忍,隱忍,多麼可憐的避難所,可是我卻要和命運抗爭…我不服,我不服,我不甘…」

一種與命運抗爭的不屈,隨著這一首曲子發泄了出來,大琴師的英雄人格,展現出一個無懼命運磨難的鬥士氣概…

面對無盡的磨難、內心的痛苦,音樂本體中,充滿了對不幸遭遇的隱忍,對命運的挑戰和抗爭,對現實的超越和升華,對理想的執著與堅定…

雲默好似看到了一個強大的鬥士,他超越了現實,擺脫了塵世的困苦,在精神上他是一個勝利者,一個無懼命運、抗拒命運的勝利者。

雲默一遍遍的彈奏此曲,不停的彈奏之中,好似在宣洩心中的恐懼,鼓舞心中的斗意,在抵抗這悲慘世界,抵抗這磨難般的命運。

嗡…

陡然間,雲默四周好似形成一股強大的意境鬥氣一般,衝天而上,沖向那悲慘世界的命運烏雲。

在一遍遍的彈奏下,雲默感覺自己忽然好了很多,悲慘世界的意境慢慢被抵擋住了?雲默的斗意更甚了,更強的斗意衝天。

而四周,一眾銀月山莊弟子,學著雲默,也開始彈奏這首曲子,沒有意境?那就融入我感受到的意境。

意境中,有一股蓬勃的生命力,充滿對無限、理想的渴望…它已經超越了肉體上和生活上的種種痛苦、恐懼、忍讓和敬畏,它是生命的升華。

「嗡…」

一股股鬥士之氣衝天而上。

隨著彈奏古海的曲子,一個個琴師好似抵擋住了悲慘世界的侵襲一般。

「我擋住了,真的有效,真的有效…」沐晨風在古海不遭首曲子,驚喜的哭叫道。

一旁,龍婉清也學著彈奏之中,不過用的是古琴。

古海微微一怔,真的有效?有效就好。

「此鋼琴曲名《悲愴》,隨我一起彈奏,融入你們意境,一起衝破悲慘世界…」古海一聲大喝。

聲音頓時擴散到了全城。

《悲愴》,昔日地球音樂家貝多芬最巔峰作品之一,準確的說,古海彈奏的是《悲愴》的一部分,《悲愴第三章》,整個悲愴,描述了貝多芬悲慘的人生,在悲慘人生中,耳聾已經是最大的磨難了,但,面對如此悲慘境遇,貝多芬依舊與命運抗爭,一股強烈的英雄氣概,從這首曲子中噴涌而出。

《悲愴第三章》,用音樂將人們帶出生命的軀殼,沖向那無垠的精神領域…向人們的靈魂中灌注英雄的理想和人格,灌注不服命運的衝天斗意。

和命運抗爭…這是《悲愴》最強烈的主題。

古海一遍一遍的彈著。

隨著古海彈奏,本街第一琴樓四周,無數琴師痛苦中跟著彈奏了起來,因為琴師們漸漸聽出了《悲愴》中的那股斗意。

那股斗意支撐著琴師們跟著學了起來。

當彈奏起來之後,琴師忽然發現,這曲子,好似專門針對《悲慘世界》的一般,自己漸漸能夠抵擋悲慘世界的意境了,這一發現,讓琴師越發興奮,自己先前的曲子根本不顧了,不停的彈奏悲愴。

一次次彈奏,一股股鬥氣隨著琴聲衝天而上,沖向壓城了滾滾烏雲。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一個琴師彈了起來,十個琴師也發現妙處,彈了起來,百個琴師跟著彈了起來。

《悲愴》傳遍全城,無數琴師都跟著彈奏了起來。

一股股鬥氣匯聚成長河,不斷轟擊這城上的命運烏雲。

「當…噹噹…噹噹…噹噹當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開始,只有古海四周的琴師彈奏,緊接著,整條街都在彈悲愴,接著十條街彈著悲愴,百條街彈著悲愴。

悲愴的就好像病毒一樣,快速瀰漫向整個銀月城。

求人不如自救,自從發現悲愴的斗意之後,一個個琴師起來。

比先前的卡農還要強烈,卡農,有人喜歡,有人不喜歡,未必人人都彈,可如今,為了自救,都紛紛彈奏起了悲愴。

整個銀月城都慢慢籠罩在了悲愴之中。

婉兒仙子原本冷眼看著古海的。眼神之中,有著一股不屑,畢竟沒有意境的曲子,根本沒有威脅力。

可一邊彈奏悲慘世界,一邊聽悲愴,婉兒仙子眉頭漸漸深鎖,這首曲子,太應景了,好像古海臨時創的一般,專門針對自己的。

是,一定是臨時創的,他居然如此強大的才華?可,為何他的曲子,一點意境也沒有呢?

沒有意境,再應景又如何?沒用,根本沒用…

婉兒仙子露出一絲冷笑。

可漸漸的,古海身邊有人開始跟著彈了起來。

彈奏悲愴之際,融入了自己的意境,頓時,好似有著一股鬥氣衝天而上一般。

「這股鬥氣?哼,每個人對《悲愴》的感悟不一樣,根本不可能每個人都斗意衝天的,斗意有大有小,鬥氣有強有弱,就算再強,又如何?

我的悲慘世界,凝聚的悲慘命運烏雲,就是你們的命運,就是大海…

你們這一股股小鬥氣,只是小溪…

小溪?小溪能衝擊過大海嗎?笑話,笑話…」婉兒仙子露出一股冷笑道。

雖然眼中充滿了不屑,但,手中彈奏悲慘世界卻是越發凌冽。

「轟隆顱」

天空之中,烏雲越來越厚,這是一股命運的壓迫,命運要你臣服,你必須臣服。

銀月山莊之外。

老莊主看一眾弟子開始彈奏悲愴,也緩緩笑了起來。

聲音傳到了山莊之外。

山莊外無數來考試的琴道大師,原本也是痛哭流涕的,悲慘的命運,無法接受。

直到鋼琴曲一出,有些好似悟道了一般,開始彈奏了起來,很快,山莊內也傳來《悲愴》的聲音。

一眾琴道大師也紛紛跟著學了起來。

鬥氣猶如小溪?可是彈奏的人多礙

隨著第一遍彈奏后,對《悲愴》的理解也加深了一層,一股更加強大的鬥氣衝天而上。

「轟隆顱」

銀月城,一億人,最少有幾百萬琴師,幾千萬人都會彈琴。

好似受到某種信號一般。

全城會彈的全部彈起了《悲愴》…

此刻,融合無數琴師的意境,開始向著天空烏雲發起了總攻,一條條鬥氣小溪,匯聚成一條條鬥氣大河,再匯聚成一道道龐大的洋流。

巨大的洋流就是全城人的鬥志,全城人的斗意,向著烏雲蓋頂的命運發起總攻。

「轟…」

一道洋流衝撞命運烏雲,命運烏雲陡然一顫。

「轟…」「轟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數條洋流轟然衝擊命運烏雲。

命運龐大,我有無限鬥志。我有一腔悲愴…

全城人都在彈奏悲愴,全城人都跟隨者古海彈奏悲愴,古海就是領頭人,鋼琴曲領頭,千萬琴曲大軍隨後,所有的琴聲,慢慢從雜亂無章變的整齊了起來。

宏大的悲愴鬥志之音,也匯聚成了一片**大海。向著命運大海衝撞而去。

「用我的悲愴,打敗命運的悲慘世界,破…」古海一聲大喝。

融合全城人的斗意轟然再度撞向悲慘世界的命運烏雲。

「轟~~~~~~~~~~~~…」

烏雲陡然猛地一陣劇烈翻滾,差點就要炸開一般。

「什麼?」婉兒現在臉色一變。

手中古琴一顫,被衝擊的差點沒有抓穩一般。

「再來一遍,一起彈奏《悲愴》,隨我一起衝破命運的磨難,隨我一起沖…」古海一聲大喝。

「當…噹噹…噹噹…噹噹噹噹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叮…叮叮…叮叮…叮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全城琴師,隨著古海一起,強烈的悲愴之音,再度響起,向著天空命運烏雲,再度發起總攻。

PS:感謝大家支持,又一個盟主了,謝謝,明天爆發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