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一章烏雲壓城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,在此同樣發生了。 一個個琴師原本來考核考到一半,忽然受到這無妄之災,頓時驚恐莫名。 快速彈古琴抵擋這股意境,但,婉兒仙子的意境太強了,摧枯拉朽,一路勢如破竹,將所有人的琴聲意境摧毀干...

「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咚咚咚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《悲慘世界》,僅僅從曲目來說,還是極為雄壯的一首曲子,最少古海僅僅聽此音樂,就有種昔日地球上交響曲的那種氣勢。

以一口古琴,彈出如此大氣磅的音樂,古海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古琴,還能如此雄壯?

琴聲澎湃,雄壯無比,但,這音樂中卻好似有著一股無限的悲傷,一股天地所棄的大磨難好似在折磨著你。折磨你的生活,折磨你的精神。

五感,在慢慢缺失。

天漸漸暗了下來,不是烏雲蓋天,不是夜晚降臨,而是你的視覺在慢慢退化,在慢慢消失。

瞎?即將因為這意境而變得瞎了?

「我該怎麼辦?我不能瞎,我不能瞎,不…」

「誰來救救我,意境,我不要這意境糾纏,誰能幫幫我,礙」

「我瞎了,那以後怎麼辦?以後一直是瞎子嗎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修者驚恐的呼喊了起來。

天越來越黑,眼睛越來越瞎,這是一份大恐懼,瞬間讓無數修者一陣心中發抖。

無數修者快速湧向天下第一琴樓,想要阻止琴聲繼續。

可是,四周雲霧中,婉兒仙子已經消失了一般。

「在哪裡?妖女,你在哪裡?出來礙」四周修者悲慘的呼喊著。

眼睛漸漸看不見了,更不好找了。

悲慘世界,琴聲繼續。

視覺?不,這只是一個開始,嗅覺、觸覺、甚至,甚至聽覺。眼耳口鼻舌,五感慢慢的退化之中。

對於琴師來說,其它四感可以消失,可是,聽覺呢?一旦聽覺消失,那以後怎麼彈琴?自己的琴道就此止步了嗎?

恐慌在蔓延,恐懼在滋生。

無數琴師,盤膝而坐,抱著自己的古琴彈奏了起來。

「叮叮叮…」

琴聲意境一出,努力衝擊著《悲慘世界》帶來的五感消失,可是,自己的意境只能堅持一會,瞬間被《悲慘世界》那大氣磅的氣勢衝擊的七零八落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,我跟你不共戴天…」

「不,妖女,快停下,天下第一琴樓,快停止…」

「天吶,我的聽覺在減弱,我要聾了,我要聾了…以後怎麼彈琴啊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
天琴的效果下,聲音充斥了城中四面八方。

有修者衝天而上,想要毀去天琴。

但,越是靠近天琴,《悲慘世界》的效果越是強烈。

「礙」

衝上高空的修者,頓時五感盡失跌落而下。

無數琴師要崩潰了,無數修者要絕望了。

悲慘世界,在銀月城,營造了一個極度悲慘的世界。

天下第一琴樓不遠處的一個小院之中。

司馬長空手中撫摸古琴。

「叮叮叮叮…」

手中一抹,一陣琴音環繞司馬長空,為司馬長空解開了悲慘世界的意境困擾。

司馬長空抹著古琴,冷笑的看著天下第一琴樓方向。

「妖女啊,妖女,《悲慘世界》?卻是好生厲害,你這是想要向銀月山莊的老莊主宣戰嗎?哈哈,天下第一琴樓,這次你們可被妖女害慘了…」司馬長空冷笑道。

司馬長空坐在小院中,僅僅只是撥動琴弦保證自己無礙,保證自己的一群下屬無礙而已,其他人,司馬長空可沒想過去幫助。

這一次的災難,太大了…全城都被影響了。

天下第一琴樓,此刻已經鬧翻了,無數修者沖入其中,打砸裡面樂器,想要阻止琴聲。

安少爺、姜天毅兩人也目瞪口呆。

「過了,太過了…完了,天下第一琴樓要完了…」姜天毅臉色難看道。

「婉兒仙子要幹什麼?她要幹什麼,給我阻止他…」安少爺氣急敗壞道。

「找不到人了,安少爺,婉兒仙子消失了…」

「給我找…」

「啊?我聽不見…」

「給我找出來,給我將那賤人找出來,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要看不見了…」

「什麼?大聲點,我聽不見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災難在蔓延之中。

對面的本街第一琴樓之上。

古海五感也在消失之中。古海也是一陣焦急。

陡然,眉心空間,天鎮神璽猛地一震。

「轟…」

古海腦海中一聲巨響,天鎮神璽震顫之下,好似瞬間將自己體內的意境氣息驅逐體外一般。

一瞬間,古海的眼睛再度明亮了起來,耳朵再度清晰了起來。

站在露台之上,看向四面八方,街道四方,一片慘烈的混亂,無數修者眼睛慢慢瞎了,耳朵聾了,頓時瘋了一般。

「古舵主,你快彈琴啊,快礙礙礙礙」沐晨風此刻已經瞎了,驚恐的呼喊著。

龍婉清一把抓住古海。

「古海,我不能看不見,我還沒為我娘報仇呢,我看不見,沒人照顧我妹妹了,嗚嗚嗚,古海,我要聽不見了,怎麼辦啊,你去彈卡農,你彈卡農礙幫我驅逐意境…」龍婉清抓著古海,一臉無助,眼中淚水滑落,悲傷無比。

「彈琴?可是我只會彈奏曲子啊,沒有意境,無法幫你們驅逐意境侵擾礙」古海焦急道。

「啊?古舵主,你說什麼?我聽的不太清楚…」沐晨風焦急道。

「古海,快,快去,好不好,快去…」龍婉清抓著古海,也是一片混亂。

五感丟失,整個人的人生都要完了。

一股大悲涼直衝城中一億人的心田。

古海抓著龍婉清,也是一陣焦急,看向對面,對面無數修者撲向天下第一琴樓,可婉兒仙子已經消失在了四周雲霧之間了。只剩下那琴聲,那洶湧澎湃的琴聲。

古海眉頭微皺。

「快啊,古海,求求你了…」龍婉清抓著古海,哭的無比傷心。

「好吧,我試試看,不過,我不知道效果…」古海微微一陣苦笑,緩緩走向前面的鋼琴之處。

緩緩坐了下來。

龍婉清雖然看不見,但,感到古海到了鋼琴邊上,也就不敢打擾,坐在一旁恐懼中,焦急等待了。

對面,雲霧之中,婉兒仙子還是能夠看到古海的。

手中彈奏著《悲慘世界》,看到古海坐在鋼琴前,婉兒仙子露出一絲輕笑:「彈鋼琴?沒有意境的鋼琴,再好的曲子,也沒用。你不是我的對手,我的對手是銀月山莊的老莊主…」

轉頭,婉兒仙子不再理會古海,而是看向遙遠的方向,那方向,就是銀月山莊所在。

此刻,銀月山莊之外,同樣的一幕驚恐、慘叫響起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?我日你八輩祖宗…」

「我的耳朵,我快要聾了,快要聾了,救命礙」

「老莊主,救命啊,老莊主,我等五感要失了,求老莊主救我們…」

「老莊主,悲慘世界,意境太兇猛了,我們根本抵擋不了,老莊主,救命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悲慘的一幕,在此同樣發生了。

一個個琴師原本來考核考到一半,忽然受到這無妄之災,頓時驚恐莫名。

快速彈古琴抵擋這股意境,但,婉兒仙子的意境太強了,摧枯拉朽,一路勢如破竹,將所有人的琴聲意境摧毀乾淨。

只剩下悲慘世界的意境了。

銀月山莊之中。

無數弟子此刻也是焦急無比。快速聚於內部一個廣場之上。

在雲默的帶領下,所有人一起彈奏一首曲子,所有人的意境,連成一片,抵擋著來自悲慘世界的意境。

悲慘世界,兇猛的猶如**大海席捲而來一般。

雲默帶著一群山莊弟子不斷意境抵擋,猶如**大海上的一葉扁舟,無比危險,一次次差點被悲慘世界衝擊的船翻人亡。

一個個臉色無比難看,一個個焦急無比。

「莊主,我們堅持不了多久了,這悲慘世界,太恐怖了,莊主,怎麼辦,怎麼辦…」雲默焦急的叫著。

不遠處,小涼亭之中,老莊主依舊輕輕擦拭著自己古琴。

緩緩抬頭,看著天上。一道道琴音直衝而來。

別人受到影響,老莊主好似沒有受到影響一般。

天上慢慢堆積著烏雲。

隨著悲慘的意境不斷積累,悲慘的情緒不斷增加,天空,慢慢被烏雲覆蓋了,好似悲慘之氣的聚集一般。

琴聲越久,烏雲越厚。那是一種意境烏雲,好似悲慘的命運壓來。

壓在所有人的心中,壓在整個銀月城的上空。

「悲慘世界?這是沖我來的啊?哈哈,她的徒弟嗎?天資好高的徒弟…一曲《悲慘世界》,斷人五感,比形體殺人更加可怕,悲慘,好一個悲慘世界…」老莊主看著天空滾滾烏雲笑道。

「莊主,我等快要堅持不住了,還請莊主出手…」雲默在後方焦急的叫道。

老莊主看了看遠處,隔著無限距離,遙遙望向天下第一琴樓處的婉兒仙子。

而婉兒仙子隔著無限距離,也看著銀月山莊。

好似兩大絕頂高手,在遙遙相望,生死對決一般。

婉兒仙子一邊彈琴,一邊露出一絲冷笑,好似等待著老莊主出手一般。

老莊主緩緩將古琴放平了,探手輕輕撫摸上琴弦,準備出手之際。

「當…噹噹…噹噹…噹噹噹噹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陡然,一道鋼琴之音,橫空出世,好似一柄天外來劍,瞬間攔在了兩大高手對決的中央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