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二十章悲慘世界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天下第一琴樓衝去。 「嗡…」 婉兒仙子徹底融入霧氣之中,漸漸的消失了一般。 衝上天下第一琴邏們,頓時撲了一個空。 「人呢?人呢?」頓時眾修者焦急的吼叫道。 「叮...

「嗯?」

無數修者抬頭望天。

卻看到天下第一琴樓上空,陡然烏雲密布,密布的烏雲緩緩變形,化為一口古琴形狀,一口烏雲狀的七弦古琴。

「這是?」安少爺眉頭一挑,驚訝道。

「這是凝『天琴』,婉兒仙子的琴道,已經到這個程度了?」姜天毅露出一絲驚訝之色。

「天琴?天琴一出,婉兒仙子的彈奏,會借著這口天琴,將意境無限放大,放大到整個全城?」安少爺眼睛一亮。

「凝天琴者,都非等閑之輩,這婉兒仙子有些超過我的預計了…」姜天毅神色複雜道。

「叮叮叮叮………」婉兒仙子猛地一波動古琴。

頓時,一道犀利的琴聲傳出,同一時間,高空上的那口烏雲狀『天琴』,琴弦跟著婉兒仙子的古琴一樣,忽然波動而起,強烈的聲音,一瞬間直衝四面八方,比之古海的擴音陣法還要厲害,一瞬間,穿透了整個銀月城。

「嗯?」城中無數修者露出疑惑之色抬頭望天。

「今,受天下第一琴樓之邀,向銀月城的所有琴道大師,獻上一曲我之所創,《悲慘世界》…」婉兒仙子開口。

天琴模擬出婉兒仙子聲帶的聲音,將這句話傳向了整個銀月城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,這次邀請的誰?這是琴音凝現嗎?」

「天琴,這是傳說中的天琴,天下第一琴樓請來了誰?」

「天琴現,音通天…悲慘世界?是什麼曲子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修者露出好奇的抬頭望天。

銀月山莊之內。

雲默等一眾山莊弟子,盡皆臉色一變,抬頭望天,因為凝天琴,可不是人人能做到的,那需要一股強大的琴道實力才行。此人是誰?

眾人看看天,看看不遠處的老莊主。

老莊主依舊在輕輕擦拭著自己的古琴,好似根本沒有聽到一般。

天下第一琴樓不遠處的一個小院之中。

不久前,第一個購買鋼琴的男子,司馬長空,此刻也是在輕輕的擦拭一口古琴,身後站著一群屬下。

「大人,本街第一琴樓的模式,就是如此…暫時還沒有什麼變化。」一個下屬極為恭敬道。

司馬長空一邊擦拭古琴,一邊眯眼道:「本街第一琴樓?呵呵,鋼琴?卡農?原來一切只為了造勢,這古海不簡單。要你們查的古海情況,查清楚了?」

「打聽到一點,但不多,此人是一品堂水舵主,只聽說,李浩然、丁蕊對因他而死,其它沒多少消息了…好像來自千島海…」那下屬恭敬道。

「李浩然?呵,難怪聖上會讓李神機重掌神機營,原來也有這古海的原因…」司馬長空皺眉道。

「是…」

「立刻派人,前往千島海打探古海的消息…」司馬長空沉聲道。

「是…」

交代了下屬事情后,司馬長空放下古琴,拿起桌上的一疊紙張,其中一部分是鋼琴的預售合同,還有一部分卻是詳細描述的本街第一琴樓的運營模式。

「還真是個奇才礙」司馬長空看著這些資料,眼睛一亮。

「叮叮叮……………」

陡然,婉兒仙子的天琴聲音傳來,同時伴隨婉兒仙子的話語。

「哦?天下第一琴樓?請這妖女彈琴?悲慘世界?」司馬長空卻是露出一絲驚訝。

很快,司馬長空露出一股複雜的笑容道:「天下第一琴樓,還真是找死啊,想壓下古海鋼琴的氣焰可以找別人,偏偏找了這妖女?這是自尋死路啊,妖女的《悲慘世界》就算成了,你天下第一琴樓也廢了,不作死,就不會死礙」

婉兒仙子的聲音,自然傳向了本街第一琴樓。

巨大的琴樓之中,無數顧客露出一絲意外之色,這是婉兒仙子的聲音?很多人好奇的走了出去。

而古海所在閣樓之處。

沐晨風有些焦急的闖了進來。

「堂主,古舵主,天下第一琴樓,又請人打擂台了,這次還是婉兒仙子…」沐晨風擔心道。

「我們知道了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龍婉清也是露出一絲複雜之色道:「這婉兒仙子不知道什麼來歷,好似從神洲的南方而來,一路所過,找尋無數人切磋琴道,聽說還曾經找過呂陽王斗琴,只是不知結果如何,不過她這一路走來,斗敗無數琴道大師,她的名頭也越來越大了…」

在龍婉清描述之際,對面的琴聲已經響起了。

「叮叮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古琴撥動,天琴將琴音已經擴散全城。

「嗡…」

一瞬間,好似天地都暗了下來。

「什麼?」沐晨風臉色一變…

不僅僅沐晨風,銀月城近乎所有修者都是臉色一變。

蓋因為此刻還是正午時分,可隨著琴音響起,忽然間天昏地暗了?

不對啊,天空沒有什麼烏雲啊,太陽還當空照著,怎麼天就暗了呢?

「走,去露台看看…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沐晨風第一個沖了出去。

古海跟著走了出來。

「嘩…」

果然,此刻銀月城四方,一片嘩然。

天昏地暗了?而且越來越暗。

古海一行站在露台上向著對面望去,果然,婉兒仙子在快速的彈琴之中,琴聲悠揚,天空中的天琴不斷將意境擴散向四面八方。

婉兒仙子四周,一道道雲霧環繞,若隱若現。

「叮叮叮叮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隨著琴聲響起,天空越來越暗了。

「怎麼回事?太陽當空啊?」龍婉清疑惑道。

沐晨風探手一揮,掌心多出一個火球,可是,這火球的顏色卻是非常黯淡。

「不對,不是天變暗了,而是,而是我們進入婉兒仙子的琴聲意境之中了…」沐晨風瞪眼道。

「意境?可是,我們現在還醒著的礙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這是意境和現實結合,婉兒仙子的琴道太可怕了,她把意境搬入到了現實中來…」沐晨風臉色難看道。

「那又如何?」古海疑惑道。

沐晨風苦笑道:「那又如何?那你感受到的意境,就不僅僅存在於幻境了,而是一個事實了…比如我們現在,我們現在看到的不是天昏地暗,而是……………」

「而是什麼?」龍婉清追問道。

「而是我們的視覺,正在退化…」沐晨風額頭冒汗道。

「視覺退化?」龍婉清臉色一變。

「這是毀人體感,悲慘世界,悲慘世界?毀人體感嗎?」沐晨風驚駭的看向對面。

「停下,別彈了,別彈了…」頓時有修者焦急的向著天下第一琴樓衝去。

「嗡…」

婉兒仙子徹底融入霧氣之中,漸漸的消失了一般。

衝上天下第一琴邏們,頓時撲了一個空。

「人呢?人呢?」頓時眾修者焦急的吼叫道。

「叮叮叮叮……………」

天空,天琴還在繼續。

無數修者面露驚恐之色。

「逃出城去,快逃,快逃…」

「逃不掉的,天琴之音入耳,就斷不掉了,會一直跟著你,一直跟著你,除非你破開這意境,否則,一直跟著你…」

「那怎麼辦?那怎麼辦?我的眼睛看到的越來越黑了,我要瞎了?我要瞎了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修者驚恐的呼喊著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,對,天下第一琴樓請來的琴師,找天下第一琴樓…」

「姜天毅,姜掌柜,快,快停下琴聲,快停下…」

「天下第一琴樓,你們想害死我們?」

「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越來越模糊了,要看不見了,怎麼辦,怎麼辦啊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無數呼喊聲在天下第一琴樓外響起。

天下第一琴樓之內。

姜天毅、安少爺盡皆臉色一變。

「糟了,糟了,安少爺,不能這樣下去了,快,快阻止婉兒仙子,民怨沸騰,我們天下第一琴樓要毀了…」姜天毅焦急道。

「不是你說要給全城人一個記性的嗎?婉兒最後會解開意境的…」安少爺搖了搖頭。

「可,萬一不解開呢?不解開,這股意境就跟隨著別人一輩子,眼睛瞎了?還有什麼,還有什麼更慘的?」姜天毅焦急道。

「她這首叫著《悲慘世界》,應該只是剛開始吧…」安少爺皺眉道。

一瞬間,城中無數修者感受到視覺退化,聽著琴聲,盡皆露出驚恐、驚怒之色。

「叮叮叮叮…」

無數琴道大師開始彈琴,想要用自己的琴道意境抵抗《悲慘世界》的意境,可是,沒用,《悲慘世界》的意境太兇猛了,意境根本抵擋不了。

沐晨風、龍婉清的視力都在下降,天越來越黑。

「古海,你快,你快彈琴,快抵擋這股《悲慘世界》的意境,否則,我們都要瞎了…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古海露出一絲苦笑道:「我彈的,沒有意境礙」

「怎麼會沒有意境,你不是創造了卡農嗎?古舵主,快出手吧…我現在相信你是琴道大師了,你快去對抗這《悲慘世界》吧,不然,我們都慘了…」沐晨風焦急的看向古海。

「可我真的不是琴道大師,只會曲,沒有意境,如何抵抗?」古海苦澀道。

「啊?不,不可能的,怎麼會這樣?難道我們都要瞎了?」沐晨風焦急道。

「我的鼻子,我感覺的我的味覺在失靈,在慢慢失靈?」

「我的眼睛,好模糊,快要看不見了…」

「我的聲音,啊啊,我怎麼怎麼,啊啊,要變啞巴了?」

「耳朵好疼,我的聽覺,我,開始模糊了?」

「五感?悲慘世界,是毀人五感,毀人五感?不,不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銀月城中,卻是忽然一片慘呼之聲。

《悲慘世界》下,盡顯銀月城一幕悲慘世界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