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十五章老莊主的意境復原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刻都是皺著眉頭。 他們是姜天毅請來的琴道大師,原先準備在古海展示過鋼琴曲后,開始數落鋼琴,將鋼琴批的體無完膚的。 可此刻,五遍卡農結束,一眾琴道大師張了張嘴,不知如何開口。 這...

第十五章老莊主的意境復原

今天三更,這是第一更…

「噹噹噹噹當,噹噹當,噹噹當……………」卡農進行中。

古海彈奏的是《d大調卡農》,最完美的卡農,也是昔日地球唯一公認的《卡農》。

沒有琴師融入的強大意境,只有曲音纏綿,疊疊蕩蕩,此起彼伏,連綿不斷,曲中,很多音調都在不停的重複,可就是這重複,卻一點也聽不出單調的感覺,越聽越有韻味,越聽越想聽的感覺。

沒有意境,只有曲調,可就這曲調好似壓過了無數意境一般。

銀月城的修者,音樂修養都不凡,雖然沒有意境,但曲調中卻有著無數的回味無窮。

本街第一琴樓之下,原先準備看古海笑話的修者們,此刻卻漸漸嚴肅了起來。

來此的人,聽過各種各樣的經典曲目,可這一首,卻根本沒聽過。

很多人閉起了眼睛。

琴聲中沒有意境,那就我們聽著曲調在腦海中自己模擬一個意境吧。

很多人,慢慢的陶醉其中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上官痕都慢慢沉浸在了這動人的曲目之中。

沐晨風卻是瞪大眼睛,口中不停的念著『不可能的,古海彈的這什麼曲目?為何我沒聽過,可又那麼好聽呢?』

對面,天下第一琴樓之中。

安少爺、姜天毅臉色卻是越來越陰沉。二人音律都是極為擅長,可就是因為擅長,才聽出這個曲子的不凡。

本來,這麼動人的曲子,是賞心悅目的,可此刻聽起來,卻好似地獄之聲,在向自己宣戰一般。

「怎麼可能?鋼琴?這首曲子,用其它樂器也能演奏,可是首場為什麼是鋼琴?他哪來這麼好的曲目?他哪裡來的?」安少爺臉色陰沉道。

「安少爺,這首曲子之中,有愉悅,有憂傷,我甚至還聽到了生死輪迴?怎麼可能,沒有意境的曲子,也能達到這個效果?古海?鋼琴?」姜天毅臉色難看道。

無數懂音樂的人,聽到這這首卡農,紛紛停下了一切,仔細聽了起來。

這是一場心靈的洗禮。聽著音樂好似忘記外界一切紛擾,聽著聽著,好似跟隨著音樂一起歡樂,一起憂傷了。

天下第一樓中,一些來買琴的人,此刻忽然停下了腳步。

「客官,這口琴你要嗎?」

「不要吵…」

「客觀,你還沒付錢呢?」

「我不要了…別攔著我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個個前來買琴的人,紛紛停下了手頭一切,緩緩的走出天下第一樓,隨著其他人一起,看向對面本街第一琴樓露台之上的那個燕尾服男子,古海。

一曲結束,古海又重複了一遍。

神曲的魅力就在此,你聽了一遍,再聽一遍,一點也不膩。

露台之下,圍著的人越來越多。

通過擴音陣法擴散出去的聲音,傳遞向銀月城四面八方。

各個地方,原先人們正在忙著自己的事情的,但,此刻卻是忽然停了下來。

「老王,別彈你的琴了,聽,聽,快聽,這什麼曲子?我怎麼聽出一股憂傷的感覺?」

「什麼憂傷,這明明是愉快的音樂…」

「不對,不對,我感覺是纏綿的愛情…」

「不,我感覺是生離死別的分離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漸漸的,人們爭論停止了。擴音陣法擴大的區域,保持在十分之一城池。

其它十分之九的城池人聲鼎沸,而這十分之一城池卻是靜悄悄的一片,只有一個聲音,卡農的聲音。

沒有意境幻境,只有曲調的婉轉變化。可就這曲調,卻瞬間抓住了無數人的心。

天下第一琴樓不遠處的一個小院之中,一名白衣女子,蒙著面紗,妙曼的身材,玲瓏有致,香爐中焚燒著香氣,女子撫摸著古琴,一副極為美麗的畫面,若是有修者在此,一定會認得,此女子正是不久前被天下第一琴樓請去彈琴的『婉兒仙子』,也正是古海一入城中就被琴聲代入幻境的琴道大師。

外界卡農傳來,婉兒仙子先是眉頭一皺,如此大聲,打擾她創作了,可緊接著,卡農的曲調傳來,那滾滾纏綿的曲調,重複中重複,卻慢慢將婉兒仙子代入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之中。

「這,音符不斷重複,居然一點也不單調,此曲以簡御繁,已臻化境了?到底是誰?」婉兒仙子驚訝的站起身來。

擴音陣法所能擴大的範圍只有十分之一銀月城,自然沒有傳遞到銀月山莊。

銀月山莊之外,無數琴道大師前來,在山莊之外,彈奏自己拿手的曲子,以期待通過銀月山莊的考核。

山莊之內,一個涼亭之中,老莊主正在擦拭著自己的古琴,陡然,眉頭一挑,露出一絲訝色。

「叮叮叮…」

老莊主探手在古琴上一波動,頓時,一道詭異的音符直衝而出。

音符一出,山莊外彈琴的修者們,頓時臉色一變,因為他們的古琴,忽然沒有聲音了?

沒有聲音了?

眾人快速去彈自己的古琴,可就是沒有聲音。

「怎麼回事?我的古琴彈不出聲音了?」

「我的也是…」

「不對,琴弦在顫動,在顫抖,這是音波,一股超越我等聽力範圍的音波?有人彈琴,共振了我們的古琴?」

「誰,誰的能影響我的彈琴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眾琴道大師紛紛露出駭然之色,誰的琴力如此之強?

就在眾人驚慌之中,一個銀月山莊的弟子走了出來。

「莊主有令,諸位稍安勿躁,剛才的『消音術』是莊主所撥,諸位噤聲,不要打擾莊主聽曲…」那銀月山莊弟子叫道。

「啊?是…」一眾琴道大師張口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是老莊主的消音術?那就正常了,可誰的曲子能讓老莊主如此在意?我們什麼也聽不到埃

山莊內,涼亭中。

老莊主聽著曲子,可其他人根本聽不到。眾人露出疑惑之色。

老莊主微微一笑,探手一撥古琴。

「嗡…」

虛空微微一顫,繼而,在這一顫的虛空中,《卡農》鋼琴曲頓時傳了過來。

那悠揚的曲聲頓時聽的一眾銀月山莊弟子眼睛一亮。

老莊主聽曲,很快,古海又一遍《卡農》結束了,古海開始彈奏第三遍了,可三遍了,好似還是聽不膩一般。

「雲默,這首曲子,感覺如何?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它給我有種穿透脊樑的顫抖,直達靈魂深處…」一個青衣男子云默帶著一絲驚嘆道。

「哦?你們說呢?」老莊主看看其他人。

「我感覺到了悲傷,好似生死離別…」

「我感到歡喜,有種情竇初開的感覺…」

「我感到愉悅,喜歡一個人的愉悅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眾人表述不一,好似看到了不同的東西一般。

「莊主,我感覺,每個人聽到的都是不一樣的感覺,這首曲子,好似在講一個故事,前面一段,好似在回憶著什麼,是從容而溫柔的低語,好似在詢問著自己,還記得那些時光嗎?還記得那些美好、憂傷的愛情嗎?

接著那段,卻讓我分外難過,好似在告訴我,那段時光找不回來了,美好不再有,愛情已經不在,一切已經成為過去,留下的只有惆悵和憂傷。

音樂不斷重複,好似再說,循環往複的是時間,不可回來的也是時間,在時間的長河裡,雖然很多事隨著歲月而沉澱,但是,有一道傷疤卻不可磨滅,留給我們細細回憶,直到風燭殘年,依舊無法抹平這段憂傷…」雲默再度開口道。

雲默的解釋,讓老莊主滿意點了點頭。

「雖然彈奏的還很生疏,但卻是不可多得的曲子啊,鋼琴?這就是鋼琴曲嗎?」老莊主露出一絲疑惑。

探手一揮,古海的鋼琴曲消失了。

老莊主撫摸著古琴,用自己的古琴彈奏了起來,依舊是『卡農』,但,此刻卻用古琴模擬出了『卡農』鋼琴曲的聲音。

比之古海彈奏的還要渾厚,還要通靈。

漸漸的,面前眾人好似看到了一個實質的畫面。

畫面中,一個因為戰亂而淪為孤兒的小男孩,被一個善良的琴師收養,跟著琴師學會了彈鋼琴,而且彈得越來越好,長大以後,成為一個遠近聞名的大琴師。

而有一天,一個美麗的富家千金誤闖大琴師的居所,被大琴師的琴聲感動,並且不可自拔的愛上了大琴師。

富家千金請求拜大琴師為師,想要學琴,大琴師欣然接受。

但,富家千金心思都在大琴師身上,學琴根本就沒心思,所以雖然學了很長時間,但還是一團糟,大琴師非常失望,對於富家千金不愛學琴非常生氣,趕走了富家千金。

富家千金傷心欲絕,委屈無比,向大琴師發誓一定會學好琴,獲得本地第一名。

富家千金回家之後,每天都在練琴,一刻休息都沒有,非常刻苦,非常認真,終於在半年後,獲得了本地第一名。

帶著第一名前去和大琴師表白,但,大琴師卻被徵兵,帶入戰常

富家千金就一直等候這大琴師,一定要等他回來。一等就是三年。

這期間,一個村長的兒子看上了富家千金,多次求婚,都沒能成功,為了讓她死心,設下圈套,讓人從戰場帶回一具碎屍,告訴她,這就是大琴師。然後送上大量禮物求婚。

可富家千金根本沒有理會求婚,而是抱著碎屍哭了三天三夜,在第三天的時候,在大琴師教她彈琴的地方,割腕自殺了。

在富家千金割腕自殺的第二個月,大琴師回來了。

原來,在趕走富家千金沒多久,大琴師就想念富家千金了,沒了富家千金,自己少了很多很多快樂,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,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已經愛上她了。

在富家千金離開這半年,大琴師開始書寫曲子,想要用這首曲子向她求婚,這半年裡,無數的思念凝聚在了三分之一的曲子之中,可忽然,戰爭開始,大琴師被徵兵了。

在戰場上的三年裡,大琴師又寫出了三分之一的曲子,曲中儘是對富家千金的思念和分離的難過。

當戰爭結束,大琴師急切的趕回來的時候,得到的卻是這無法接受的噩耗。

聽村上人講述富家千金故事,大琴師咆哮中嚎啕大哭。在接下來的一周里,感受著這生離死別的痛苦。終於在一周后,在富家千金墳墓前,彈下了這首求婚的曲子,連同最後的三分之一,包含了大琴師無盡的思念,無限的悲傷。

村上之人,聽到這首曲子,看著富家千金墓碑前大琴師的深情,無不流下了淚水。而就在那首曲子結束之後,大琴師也在富家千金死的地方,結束了自己的生命…

畫面戛然而止,老莊主面前的一眾弟子,有好些眼睛已經紅了起來。

古海的彈奏沒有意境,老莊主卻是將這股意境表達了出來,一個非常憂傷動人的故事。

「雲默,感覺如何?」老莊主問道。

「莊主用意境展現了故事的全貌,我等才聽明白了,曲聲重複,卻是大琴師在向富家千金不斷訴說著愛意和思念…」雲默分析道。

「是啊,只有曲調,沒有意境?呵呵,這彈鋼琴的,還真有點意思…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啊?沒有意境?」雲默驚訝道。

「琴,一定要有意境嗎?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可是,那這只是普通的曲子啊?」雲默皺眉道。

「是普通的曲子,可是,作曲者和琴道大師相同嗎?」老莊主搖了搖頭。

「呃?」

「能作此曲,當有資格參加『授琴大會』,你去給我送一份資格貼,還有,帶一口鋼琴回來給我看看…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是,我馬上就去,只是,他只有曲調,送資格貼給他,會不會有些………」雲默苦笑道。

「痴兒,你還不懂嗎?他已經不僅是琴師了,去吧…」老莊主笑道。

「是…」

本街第一琴樓。

古海一共談了五遍。

「嗡…」

最後一個音結束了。

四周靜悄悄的一片,很多人都沉浸在其中。

古海微微一笑:「此鋼琴曲名叫《卡農》,我用鋼琴彈奏了五遍,想必諸位琴道大師早已記住,歡迎諸位用各種樂器,重奏《卡農》…」

古海一聲,通過擴音陣法頓時傳向了四面八方。

「卡農?這叫卡農?」

「好好聽的卡農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無數修者緩緩從卡農的音樂中蘇醒了過來。

本街第一琴樓不遠處,四周修者中,有著好幾個人此刻都是皺著眉頭。

他們是姜天毅請來的琴道大師,原先準備在古海展示過鋼琴曲后,開始數落鋼琴,將鋼琴批的體無完膚的。

可此刻,五遍卡農結束,一眾琴道大師張了張嘴,不知如何開口。

這曲子,還能批嗎?

「諸位,時候差不多了,快去…」姜天毅的傳音頓時傳來。

一眾琴道大師臉色難看,可是,拿人的手短,眾琴道大師拿了天下第一琴樓的好處,此刻只能硬著頭皮上。

第一個琴道大師跨了出來:「不過如此,不堪入耳,不可救藥,不知所謂…」

PS:這是第一更,今天三更…另,急求一個龍套,複姓『司馬』,下一章就會出現,是一個極為厲害的謀士,請『司馬家族』的龍套前往『龍套樓』面試,今天第二更就會出場,需要龍套的,速來面試,面試地點,龍套樓中,快快快…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