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十四章《卡農》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永遠古琴為尊,不是古琴,樂器再好,那也不行。 見不是古琴,姜天毅徹底放心了。 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上官痕、沐晨風,眾人也都沒見過鋼琴,此刻看著被黑布蒙著,也是眼露好奇之色。 「...

沒法不轟動…

天下第一琴樓,敢叫天下第一,其在銀月城的地位不言而喻。城中最大的琴樓,所謂人紅是非多,天下第一琴樓也是如此,一旦有重大消息,必然第一時間成為全城茶餘飯後的談資。

呂陽王嫡孫前來,在天下第一琴樓誣陷一品堂弟子,一品堂古海翻手七十萬上品靈石,贖回七十個後天境屬下?

一品堂就忍氣吞聲了?沒有…出了天下第一琴樓,就在街對面開了一家『本街第一琴樓』,和對面打擂台了?

這是往死了掐的節奏礙

不說世俗界修者對這種事感興趣,修者之間也非常感興趣。

這兩天一直等著後續發展,本街第一琴樓該怎麼報仇?

果然,沒兩天,後續消息出來了。一群修者原本在天下第一琴樓外聽大師琴聲的,忽然看到對面貼上了告示,頓時琴聲都不聽了,一窩蜂的圍了過去。

「半年後到貨?先付錢?古海他瘋了吧?這什麼鋼琴,還想要我先付錢?」

「聽說姜掌罡封殺了本街第一琴樓的買貨渠道…」

「難怪半年後才到貨,可是,先付錢,等半年拿貨,這怎麼可能傻到先付錢?」

「鋼琴,什麼叫鋼琴啊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眾人對著告示牌上古海所寫的預售,一臉鄙夷。哪有這麼做生意的?

可接下來的一個告示,卻讓眾人眼睛瞪的渾圓。

「非靈木所制,鋼琴,一百上品靈石?」

「看,旁邊是天下第一琴樓的『極限琴』,這個一百中品靈石…鋼琴要一百上品靈石,一百倍的差距啊,這是活脫脫的打臉礙」

「開玩笑…極限琴,我都不可能買,有這錢,我都可以買好幾個靈木製造的古琴了,這普通材料的極限琴還要一百中品靈石?這古海更開玩笑,再提價一百倍?他瘋了…」

「鋼琴?鋼琴是什麼琴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眾修者們紛紛數落古海瘋了,怎麼可能有人提前半年給一百上品靈石給你,只為了半年後的普通材料製造的琴?

一街之隔。天下第一琴樓之中自然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。

「最近好像買琴的人不多了?」安少爺皺眉道。

姜天毅露出一絲苦笑道:「是,安少爺,雖然前些天安少爺賺了七十七萬靈石,但,對天下第一琴樓的信譽,卻有所打擊,很多修者不太敢前來買琴…擔心………」

「擔心這是黑店?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是,是有一點,不過,安少爺不必太擔心,過段時間,這陣風頭過去就好了,畢竟,我們扣押古海屬下,違背了商業的規矩…」

「哼,規矩?」安少爺一聲冷哼。

「安少爺,我前些天一直在想著,古海為何要買極限琴,現在我終於明白了,此人城府太深了,買極限琴,只是為了襯托他的鋼琴,一百倍的差價?呵,他是在宣揚,他的『本街第一琴樓』比我們『天下第一琴樓』要好一百倍…」姜天毅冷聲道。

「一百倍?哼,我看他是嘩眾取寵,普通材料製造的古琴,怎麼可能有人花一百倍的靈石購買?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「是,屬下也是這麼覺得…」姜天毅點了點頭。

就在二人交談之際,樓下陡然有個顧客問了起來。

「你們這有鋼琴賣嗎?拿一個給我看看…」

「鋼琴?」

「是啊,對面要賣的鋼琴,我看看什麼樣子,居然能賣一百上品靈石…」

「呃,沒有…」

「沒有?你們不是天下第一琴樓嗎?不是什麼琴都有嗎?怎麼會沒有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每過一會,就有人好奇的來詢問鋼琴,可是,天下第一琴樓卻根本沒有鋼琴。

安少爺臉色一沉。姜天毅眉頭微皺。

「掌柜,我們要不要鑄造一批鋼鐵古琴?」一旁一個侍從好奇的問道。

「不可…」姜天毅皺眉道。

「可是,很多人來問啊?」

「鋼琴這個詞,是古海引出來的,很多人只會以他的為第一標準,若是我們造出來的與他的相差甚遠,只會嘩眾取寵…」姜天毅搖了搖頭。

「是…」那侍從應聲道。

安少爺卻是眯著眼睛,看著對面的本街第一琴樓。

本街第一琴樓VS天下第一琴樓…消息好似長了翅膀一般飛向銀月城的四面八方。

凡是聽到消息的人,無不認為古海痴人說夢,想錢想瘋了…但,同樣無數人也翹首以盼,不知道鋼琴什麼樣子,居然讓古海如此自信。

城中,一個雲霧籠罩的山林區域。外界琴聲無數,大批琴師在此彈琴。只為雲霧之中的一個山莊能夠有人遞來一紙資格貼。這裡就是銀月城威望最高的地方,銀月山莊。

銀月山莊之內。一個涼亭之中。

涼亭四周,雲霧繚繞,四周一片山林,山林中秀麗無比。

一個白髮老者坐在亭中,手中抓著一塊布巾,輕輕擦拭著一口似乎快要枯朽的古琴。

「咳咳咳,老夥計,你也要跟我一樣,壽元將盡嗎?咳咳咳,哈哈哈…」白髮老者輕輕的擦拭著古琴。

身後站著一群身穿青衣的銀月山莊弟子,個個極為恭敬,大氣不敢喘一下。

「最近,城裡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啊?」白髮老者擦著古琴,問道。

身後一人,頓時神色一肅道:「啟稟莊主,城中每日都有不同事情發生,不過有一件卻是分外奇特,卻是一品堂水舵主,挑釁天下第一琴樓,如今在造勢之中…」

「哦?」白髮老莊主微微意外,扭過頭來。

那青衣男子恭敬的將所知道的說了一遍。

老莊主靜靜沉思了一下,忽然笑了起來:「的確有點意思,鋼琴?鋼的材質不適合做琴身,最多做琴弦,其音極為獨特,與大凡琴弦相差甚遠,想要賣鋼弦的琴,不是那麼容易的,除非專門為鋼弦的獨特之音造…」

「造?」

「是啊,琴意好抒,名曲難求礙」老莊主搖搖頭微微嘆道。

「是…那莊主認為,那古海不是瘋了?」青衣男子意外道。

「等兩天看吧,我沒看過鋼琴什麼樣子…」老莊主搖了搖頭道。

「是,我會時刻關注此事,隨時彙報…」青衣男子恭敬道。

「嗯…」老莊主點了點頭。

繼而,青衣男子又說了一些城中其它趣事,老莊主都笑著聽著,好似到了他這個階段,世上已經沒有多少能讓他驚奇的事情了一般,只是偶爾聽聽,微微一笑。

歷經兩日的發酵,本街第一琴樓的確已經引動無數修者的好奇。

多少人前來打聽,鋼琴是什麼樣子,什麼是鋼琴,可大瀚官員卻是一直閉口不談,只說兩日後,古海會展露給所有人。

兩日之後,本街第一琴樓之外,已經圍了大量好事的修者,遠遠的觀望之中。

天下第一琴樓之上,琴道大師的彈琴,很多人都無心去聽了一般,所有人都看著本街第一琴樓的露台之上。

此刻,露台之上,已經圍站著一群一品堂弟子了,守護著中心處一個龐然大物,那龐然大物被一個黑布帘子遮著,讓人看不清內部是什麼。

「那就是鋼琴啊?這麼大?」

「一丈長,半丈高?這什麼琴?這龐然大物是琴嗎?」

「鋼鐵鑄造的古琴嗎?到底什麼樣子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很多人好奇的等待之中。

這一刻,縱然安公子並不把古海放在眼中,但,依舊帶著屬下好奇的站在天下第一樓的一個隱蔽之處,看向對面那戒備森嚴的露台。

「鋼琴?你以為隨便造個奇形怪狀的東西,就能擊垮天下第一琴樓?笑話…」安公子露出一絲冷笑道。

一旁姜天毅點了點頭,的確,天下第一琴樓的名頭,不是一個兩個奇形樂器所能撼動的。樂器之中,永遠古琴為尊,不是古琴,樂器再好,那也不行。

見不是古琴,姜天毅徹底放心了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上官痕、沐晨風,眾人也都沒見過鋼琴,此刻看著被黑布蒙著,也是眼露好奇之色。

「古海呢?快點啊,那什麼鋼琴,神神秘秘的,到底什麼樣子?」沐晨風有些好奇道。

這麼大的樂器,沐晨風看過的也不多,鐘磬?巨鼓?好似都不是這個形狀啊?

「皇上在換衣服,稍等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「換衣服?彈個琴還要換衣服?」沐晨風皺眉道。

就在眾人焦急之際,不遠處本街第一樓中的一個房中,緩緩走出了古海。

古海一出,四周眾人頓時一片寂靜,蓋因為古海穿著太過另類呢,但,看起來卻更襯托出古海氣質的優雅,最少龍婉清還有四方很多女修者盡皆眼睛一亮。

黑色的勁裝短袍,猶如刀削出來的輪廓質感,前短後長,後身猶如燕尾一般的開叉,看上去有種非常認真、莊重、神聖之意。下身一雙漆黑雪亮的皮鞋,一點一點的走向鋼琴之處。

「這是什麼衣服?」龍婉清露出一絲驚訝之色。

「聽皇上說,好像叫什麼『燕尾服』…」上官痕解釋道。

「哦?」

天下之大,奇裝異服無數,總有些特殊的衣服,一身燕尾服雖然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,但,一種視覺上的先聲奪人,卻是瞬間抓住了無數修者的眼球。

「嘩眾取寵…」對面的安公子露出一絲冷笑。

「不錯,賣琴,終究要看琴的質量,穿的再好,也只是花瓶…」姜天毅點了點頭。

「準備的怎麼樣了?」安公子淡淡問道。

「放心吧,安公子,我已經邀請了一群琴道大師,只要鋼琴展示結束,他們會上前將其批的體無完膚的…」姜天毅露出一絲冷笑道。

「嗯…」安公子點了點頭。

古海緩緩走到鋼琴之處。

輕輕一揮手。

幾個大瀚官員一拉黑色布簾,頓時,鋼琴展露在了所有人前。

卻是一個三隻腿的巨大黑色怪琴,上面的漆面非常光亮,但這光亮中卻透著一股貴氣。只是外形好似一個三角桌子一般。

古海輕輕揮手間,一眾大瀚官員非常小心的掀開上面巨大的蓋子,頓時,露出內部好似無數到琴弦機關一般,看起來繁雜無比。

一旁有大瀚官員遞來毛巾,古海輕輕擦了擦手,緩緩坐了下來。

「這是鋼琴?還配有凳子?這怎麼彈?」

「這就是鋼琴啊,看起來感覺好貴氣…」

「樣子貨沒用,能彈嗎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很多修者露出好奇之色。

古海卻是慢慢掀開按鍵的蓋子之處,頓時,五十二個白鍵,三十六個黑鍵頓時展露在了所有人前。

一共八十八個按鍵,看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。

「這麼多按鍵?」對面樓上的姜天毅眉頭一挑。

「鋼琴是這個樣子?」安少爺也皺起眉頭。

看到古海那麼鄭重,二人終究有種不好的感覺。

四周,無數修者看著古海穿著燕尾服,無比鄭重的坐在鋼琴前,也跟著慢慢鄭重了起來。雖然依舊有些人露出不屑,但,四周漸漸變得寂靜了下來,就連對面的一個奏曲的琴道大師,也好奇的停下了手頭撥琴。

「起陣…」古海淡淡開口道。

「是…」

幾個一品堂弟子快速在四周啟動一個陣法,陣法透明,只是四周虛空微微跌宕一般。

「這是,擴音陣法?古海他要找死啊?」姜天毅眼睛一瞪道。

「擴音陣法?古海他那麼大自信?」

「擴音陣法,不能將琴師的意境擴大出去,只能將曲音傳出去,所以在琴道大師面前聽到的那沉醉感覺,擴音之後,未必就有沉醉,傳出去的只會是曲子了,曲子,誰都會彈,那就沒多少優勢了啊?除非新的曲子…」

「古海擴音,不以意境取勝,他想用曲子征服所有人?」

「擴音陣法,擴音出去,一旦彈的不好,那本街第一琴樓的牌子就徹底砸了礙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四周無數人驚訝的看著古海。

卻看到古海探手,第一個按鍵按了下去。

「當…」

頓時,所有人都停了下來,看向古海,這一個琴音,頓時隨著擴音陣法,傳向了四面八方,雖然不至於充斥全城,但,十分之一的銀月城,都忽然聽到了這聲音。

「鋼琴,琴音,卻是空靈很多…」很多修者第一印象道。

「當、當、當、噹噹當、當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古海手中指頭不斷彈奏,琴音不斷,原先眾人還處在驚奇之中的,很快,都停下了驚異。

沒有意境幻境出現,只是最普通的曲子演奏,但,聽著聽著,很多人都沉浸入曲中了。

銀月城,多年受琴道洗禮,城中之人,多多少少懂點琴,多多少少會鑒賞一下,曲子好不好,很多時候,聽一下就知道了。

隨著鋼琴的聲音不斷,很多人慢慢閉上眼睛感受了起來。

彈琴中的古海,看到四周越來越寂靜,嘴角露出一絲輕笑。

古海不是琴道大師,只是一個賣鋼琴的,做買賣,宣傳是第一要位,想要賣好鋼琴,必須要先聲奪人,先奪其勢。

因此,在第一首曲子的選擇上,古海做了好一番準備,這裡有著無數琴道大師,自己在意境上無法努力,那在曲子上,必須要經典。經典到猶如魔音一般,在他們腦海中不停循環。

第一首曲子,古海選的是《卡農》,昔日地球上最強的洗腦神曲。

在地球上,古海聽過一些流行歌曲,號稱洗腦神曲,流行之下,無數百姓跟著唱跳,可那些歌曲再洗腦也比不過卡農。那些神曲再流行,能流行近千年?

從誕生開始,近千年,卡農一直是音樂界的不敗神話。

鋼琴這種樂器昔日在地球剛出現的時候,並不受主流音樂所接收,很多音樂家都看不上這個大傢伙。直到出現了一群鋼琴怪才,莫扎特、肖邦、貝多芬、巴赫等等很多優秀的鋼琴家,才將鋼琴慢慢推向巔峰的。他們創作了一曲曲經典到傳世的鋼琴曲,才將鋼琴慢慢推入神壇的。

可又有多少人知道,貝多芬、莫扎特、肖邦等音樂家創作的樂曲之中,很多曲子都用到了《卡農》,貝多芬的《命運交響曲》,巴赫的《五首卡農變奏曲》等等都用到了卡農。

因為《卡農》不僅僅是一個鋼琴曲了,更是一種曲式,就好像一些武學的武道總綱一般,延伸出無數變化。

大批的音樂家,或截取卡農的一小段用在自己的曲中,或整首卡農進行變奏。

世界各國都一直在用卡農,年輕時,古海聽過的很多流行歌曲,都有卡農在裡面,很多電影、電視劇的背景,都是卡農的變奏曲。

一首《卡農》為本,其各種變奏版本,古海年輕時聽說的,就有兩千多個版本。

兩千多個變奏版本?近千年傳承,卻是越來越繁榮?也許普通聽眾不覺得什麼,可昔日地球音樂家都將其奉為聖典,就好似昔日地球西方的聖經一般。

只要是個音樂家,都會最少創造一兩首與卡農有關的曲子。

殿堂級的曲子,魔性的曲子,千年不衰的神曲。

音樂是可以無國界,同樣也可以無世界,只要同樣的人性,同樣的欣賞,經典永遠是經典。

也許卡農在這世界並不能算最好的曲子,但,此刻,卻的的確確給無數琴道大師一股強烈的興奮劑一般。

古海就是要這種感覺,用曲子宣傳鋼琴。

讓這空靈的感覺,直擊人心,讓人腦海中只要一回蕩起《卡農》這首神曲,第一個想到的,就是鋼琴。

「噹噹噹噹當,噹噹當,噹噹當……………」卡農進行中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