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十一章琴樓爭執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柄,還真便宜…」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……………… ………… 「你這丹藥怎麼賣?」 「療傷丹藥,一枚中品靈石,不,諸位客官第一次來,我打九折,九十下品靈石一枚…」...

一個後天境的屬下,零花錢?一千上品靈石?

這幾個片語合起來,怎麼聽怎麼彆扭。不說沐晨風,這兩天沐晨風的屬下也是受刺激的不行。

本來被安排保護一群後天境就比較不情願,畢竟這一路出去,不管怎麼樣,自己肯定要貼錢啊?

可是,從這群大瀚官員出了曉月山莊開始,他們就見識到了什麼叫土豪。

原本還想著,走著去逛街,還是叫輛仙鶴車去?

可從第一個大瀚官員的一句話開始,就不用考慮這個問題了。

「你這仙鶴車,包一天,多少錢?」

「一枚中品靈石…」

「什麼?這麼便宜?給我去找五十輛來,先包個兩天再說…」

「啊?」

「五十輛車,包兩天,才一枚上品靈石?真便宜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「咦?這是劍?」

「這是刻了火焰陣法的劍,威力絕倫,你看…揮出之時,有火光乍現。」

「多少錢?」

「一枚中品靈石…」

「什麼?這麼便宜?將你們店裡的不同種類的劍,都給我們拿一柄來,我們包了…」

「啊?」

「一枚中品靈石一柄,還真便宜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「你這丹藥怎麼賣?」

「療傷丹藥,一枚中品靈石,不,諸位客官第一次來,我打九折,九十下品靈石一枚…」

「什麼?這麼好的丹藥,只要這麼點錢?給我先拿五百粒,以後我們要是得什麼病,吃一粒就好了,真好…」

「啊?」

「噢,對了,那邊後天境修行的丹藥,也給我們拿五百粒,真便宜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到了這一刻,一眾木於看明白了,為什麼要一次包五十輛車了,這是用來擺貨的啊,這群土豪啊,哪來那麼多錢的啊?

於是,一群木舵弟子主動與眾人打好關係,一眾官員也極為客氣,時不時的給一眾木舵弟子買了點東西,頓時,關係融洽了無數。

但,這一個車隊,也徹底轟動了。

大採購隊看過,可誰看過只有後天境的修者這麼土豪的啊?

進入店中,那後天境修為,有的時候連一柄刀都拿不動,但,他們就是有錢,瞅啥不錯,就馬上買了。不過,有個要求,各店老闆,要將賬目給他們看看。

我不還價,買你大批東西,看看你賬目這小小要求不難吧?

很多店鋪就奉上了賬目,有些店鋪不肯,不肯?好,那我不買了…

於是,這奇葩隊伍,也算是商業街的一道靚麗的風景。

一路之上,用錢砸開了一條大道,好像財神爺一樣,這些錢都不是錢一樣的往前砸,家家店鋪都喜歡這樣的人。

直到遇到了天下第一琴樓。

本來,這土豪的一路砸錢,還是蠻順暢的,可是到了天下第一琴樓,遇到惡茬了。

天下第一琴樓的護衛,把他們全部扣了。

扣了?

街的另一頭,很多店老闆聞風而動,早就悄悄的將店鋪里的東西標價提高了,正等著這群肥羊過來宰一頓呢。

你全扣下了?這是幾個意思?

一些店老闆坐不住的過來看個究竟,但,全被趕了出去。

一群大瀚皇朝官員,瞬間抓瞎了。

沒辦法,修為太低,後天境?根本就反抗不了埃

還是幾個官員機靈,馬上放棄抵抗,同時塞了幾個上品靈石給木舵的弟子,讓他們快回去報信。

這不,回來給古海報信了。

古海、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沐晨風聽后,頓時臉色一變。

「看什麼?去,叫人,我們去天下第一琴樓要人…」龍婉清眼睛一瞪怒道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?那可是呂陽王的產業礙」沐晨風臉色一變道。

「有什麼事,我擔著,快去…」龍婉清叫道。

「有勞沐舵主了…」古海也是皺著眉頭道。

沐晨風看看古海,要是之前,沐晨風還不想冒這個險,不過,手中抓著古海送給自己的『資格帖』,自己卻翻臉不認人,自己還丟不起那個人。

「好,我馬上叫人…」沐晨風咬咬牙點了點頭。

頓時,沐晨風點了兩千木舵弟子,跟著古海一行人向著天下第一琴樓而去。

古海果然財大氣粗,探手包了二十輛大型仙鶴車,裝下了所有一品堂弟子,浩浩蕩蕩的向天下第一琴樓殺去了。

一路上沐晨風幾次古怪的看看古海,忍了好久,終於憋不住了問了起來:「古舵主,我聽堂主提過,你以前只是在世俗界修行,都沒接觸過靈石,應該才一年多吧,你怎麼有那麼多靈石了?」

古海正在思索著天下第一琴樓的情況,沒有心思應付沐晨風,只是隨口說了一句:「呃,做了點小生意,賺了點…」

做了點小生意?這是小生意嗎?這麼點時間,你去搶錢莊了啊?可是,你千島海那蠻夷之地,有錢莊嗎?

沐晨風心裡憋著無數不解,不再說話。

仙鶴車飛行的很快,沒過多久,就抵達了天下第一琴樓。

此刻,天下第一琴樓外,已經圍了不少人。一些木舵弟子還在與天下第一琴樓爭辯之中。四周無數修者、店老闆們都遠遠觀望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,這是破壞行內規矩啊,哪有搶奪客人錢的啊?這不是黑店行徑嗎?」

「噓,小聲點,這可是呂陽王產業…」

「不過,也不怪他們奇怪,我也奇怪呢,這群後天境修者,怎麼有那麼多錢?」

「不過聽說,這群是一品堂的人礙」

「一品堂怎麼了?這裡可是潁州,呂陽王的地盤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眾人議論紛紛之中,二十輛巨大的仙鶴車停了下來。每輛車上,都下來百人,就是兩千個全副武裝的修者,殺氣騰騰的看向面前天下第一琴樓。

「看,一品堂堂主,帶人殺過來了…」

眾人驚愕之中,紛紛讓開了道。

「舵主,舵主,你們可來了…」

「啊,堂主,你們也來了,太好了,我們有人被他們打傷了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幾十個木舵弟子焦急的叫道。

古海和龍婉清走在最前面,流年大師、沐晨風緊隨其後。

古海臉色陰沉,龍婉清一臉焦急。流年大師神態平靜,沐晨風一臉擔心一般。

「幹什麼,你們還想鬧事?再不走,全部抓起來。」門口有人冷喝道。

「全部抓起來?誰給你那麼大權利?我們乃是聖上親軍,你們好大的膽子…」龍婉清眼睛一瞪。

「嗯?」門口守衛面色一僵,陡然看到了龍婉清。

「滾開…」龍婉清喝道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,不是你等放肆的地方…」那門衛吼道。

剛要上前,流年大師指頭一扣,一枚佛珠陡然飛出。

「轟…」

那門衛轟然被撞入了天下第一琴樓之中。

龍婉清和古海踏步向內部走去。

「皇上,皇上,我們在這…」

「皇上,臣失職,靈石全部被他們搶去了…」

「皇上,他們搶走了所有靈石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不遠處,一眾大瀚官員此刻被手鏈鎖住,一起大呼之中。

四周,一群天下第一琴樓的黃袍修者,抓著鞭子,正在審問一群大瀚官員一般。

看到一眾官員還活著,古海暗呼了口氣。

四周,還橫七豎八倒著一群木舵弟子。

「誰給你們權利,居然敢扣我一品堂的人?」龍婉清眼睛一瞪喝道。

「原來這群小偷,是一品堂的人啊,婉清妹妹,怎麼,你一品堂的人都是小偷啊?」一個難聽的笑聲傳來。

「嗯?」眾人眉頭一挑的望去。

天下第一琴樓建造奇特,有些類似古海在地球上看到的大型商場,中間是大廣場,兩邊是環繞一圈的一層一層各種商鋪展覽區。

眾人抬頭望去。

卻看到三樓一處吐出來的露台,此刻正坐著一個白衣公子,手中捧著一杯清茶,冷笑的看著下方。

白衣公子身後站著一個金刀男子。旁邊露台上堆滿了靈石,顯然都是大瀚官員身上搜出來的。好似擺給龍婉清等人看,激怒眾人的一般。

「呂安?」龍婉清眉頭一挑。

「安少爺?」沐晨風臉色一變道。

流年大師雙眼一眯,古海臉色一沉。

「婉清妹妹,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,你居然也來銀月城了?噢,這群小偷,是你一品堂的人?不像啊,我記得,一品堂只招收精英的啊,這群都是後天境,什麼時候開始,你們一品堂門檻那麼低了?而且一群小偷、盜賊,都往一品堂招募?要不要,我幫你解決了他們?以免玷污了一品堂的名聲?」安少爺笑道。

「小偷?你憑什麼說他們是小偷?有錢就是小偷嗎?」龍婉清皺眉冷聲道。

「這是天下第一琴樓,我說他們是小偷,他們就是小偷…而且身上的靈石,都是我的…」安少爺冷笑道。

龍婉清還需要爭辯,古海卻是一拉龍婉清。

「爭辯是沒用的,我的人,我來吧…」古海微微一笑。

「可………」龍婉清微微擔心。

古海卻走到了前面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?呵,哪位是這裡的大掌柜?」古海忽然開口道。

「哦?小子,我跟龍婉清說話,你是什麼東西?敢來打岔?」安少爺冷冷的看向古海。

「在下一品堂水舵舵主,古海,剛剛安少爺拿下的這些小偷,剛好就是我的屬下…」古海微笑著說道。

「哼,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,滾開…」安少爺冷聲道。

古海沒有理會安少爺,而是在四周看了起來。

「國有國法,行有行規,天下第一琴樓,為銀月城商界驕楚,也開始自毀招牌了?還是大掌柜不準備在銀月城做買賣了?」古海目光最終鎖定安少爺旁邊一個消瘦的老者。

「在下天下第一琴樓大掌柜,姜天毅,天下第一琴樓,乃是呂陽王產業,毀不毀招牌,還輪不到你這乳臭未乾小子評論,安少爺的話,就是天下第一琴樓的規矩…」消瘦老者冷冷的看著古海,眼中閃過一股不屑。

「哼,一品堂弟子,給我進來,將人帶走…」龍婉清氣憤的一聲大吼。

「轟隆顱」

兩千木舵弟子頓時涌了進來,一個個劍拔弩張,似乎要強搶一眾大瀚官員一般。

「堂主,不宜動怒礙」沐晨風擔心的叫道。

但,此刻的龍婉清,根本聽不見沐晨風的話,招呼兩千木舵弟子就要強搶。

「哼…入我天下第一琴樓,就要懂我的規矩…」安少爺一聲冷哼。

「轟隆顱」

陡然,一層層樓上,忽然冒出大量弓箭手。

弓箭手,長箭在弦,一起對著下方劍拔弩張的兩千木舵弟子。弓箭手的數量,居然有三千之多,一個個面露兇悍,好似只要一聲令下,就群箭齊發一般。

「等等,等等,安少爺,有話好說…木舵弟子,收起刀劍…」沐晨風頓時驚叫道。

「呂安,你早就準備在這等我們了?」龍婉清瞪眼看向安少爺。

「婉清妹妹,我說了,這裡是我地盤,都要尊我的規矩…這群小偷,我可要好好審一審,看他們是怎麼偷到我的錢的?待我審完,送到官府,你再去官府找人吧…不過,到時可能缺胳膊少腿了,我可管不了…」安少爺淡笑道。

「你敢…」龍婉清瞪眼怒叫道。

「哦?我就看不明白了,這一群後天境的螞蟻,你怎麼會這麼在乎?」安少爺露出一絲疑惑。

龍婉清似要發怒,古海卻是輕輕攔了下來。

「安少爺,這群人是我屬下,今日,我必須要全部帶走,安少爺,你開個價吧,我贖他們離開…」古海深吸口氣沉聲道。

「皇上,臣等死罪…」一眾大瀚官員一起跪向古海。

呂安皺眉的看向古海:「一品堂水舵主?呵,我還沒在意到,你居然也是個人物啊?你還真是財大氣粗啊?居然跟我談贖人?這群後天境廢物,先前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…直接就接受扣押了。這群慫貨,你還想贖他們?」

「那是我曾經交代過,一切以保護自己為第一原則,安少爺,你出個價吧?」古海沉聲道。

呂安眯著眼睛看著古海。

一旁沐晨風也是瞪眼看著古海。這群從千島海出來的土鱉們,都是土豪嗎?一群屬下四處砸錢開路也就算了,你也砸錢?還想用錢砸安少爺?安少爺沒見過錢嗎?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