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十章沐晨風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什麼?為什麼自己去考了九次,都沒得到的資格帖,人家輕易就送給龍婉清了? 為什麼?為什麼自己剛才要發脾氣,說銀月山莊的事情是自己的事,不勞堂主費心,與一品堂無關? 這不是打自己臉嗎?<...

銀月城,曉月山莊…

古海一行下了仙鶴車,跟隨龍婉清向著內部走去。

來迎接的是龍婉清的僕從,其中一個,昔日在九五島被囚禁宋甲宗,還是古海救出來的,自然認識古海。

大瀚官員跟著古海,此刻看什麼都好奇。

「所有人都來了?」龍婉清問向那個僕從。

「金舵、木舵都來了,可是金舵主等了幾日,見堂主沒有回來,就帶著金舵弟子前往潁州前線戰場了,說去那邊找尋老堂主死因線索,讓我留一封信給堂主…」那僕從取出一封信。

龍婉清打開,看了幾眼就收了起來。

「金舵主脾氣雖然火爆了點,但對我娘卻是忠誠,只是現在一團亂麻,毫無線索,他這去,不知道有沒有收穫?」龍婉清微微一嘆。

「木舵主,沐晨風在呢?」流年大師問道。

「是,木舵主帶著木舵弟子三千人,一直等在此地,不過,木舵主好像對銀月山莊這次『授琴大會』比較感興趣,已經第八次前往銀月山莊之外,想要獲取大會資格帖,但卻…………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大會資格帖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是,銀月山莊此次的授琴,引動天下大量琴道大師前來,畢竟『勾陳』的吸引力太大了,但,並不是所有琴道大師都有資格,還要篩選的,銀月山莊之外,有專門的篩選區,奏曲通過,才有資格參加授琴大會,可是,木舵主已經去了八次了,卻一直沒有成功,篩選太嚴格了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沐晨風?我記得他的琴道,還是挺厲害的啊,連參加『授琴大會』的資格都沒有?」龍婉清茫然道。

「琴道大師太多,這就比較嚴格了,木舵主這些天一直在練琴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叮、叮、叮………………咚咚咚…」

這時,上方雲霧籠罩的浮島之上,忽然響起一陣琴音。

琴音清脆,極為動聽,琴音響起,四周雲霧居然緩緩移動起來,好似被這琴音帶動一般,緩緩舞動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一愣。

雲霧因為琴音而動?這琴聲卻是已經很不錯了。不過,剛剛聽過天下第一樓的『婉兒仙子』琴聲,和那琴聲想比,頓時高下立判。

那琴聲能讓古海陶醉,這琴聲最多只能讓古海感到好聽。

「去把大瀚官員安置一下,好生安置…」龍婉清對著那僕從道。

「你們先去歇息,準備一下,明天,我會讓你們去詳細打探城中商鋪情況…」古海吩咐道。

「是,皇上…」七十個官員恭敬一禮道。

「上官痕,你先和他們去休息一下吧?」古海看向上官痕。

「是,皇上…不過,皇上,臣想自己在城中逛逛,可否?」上官痕帶著一絲興奮道。

「也好,你先落住下來,然後自己去吧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謝皇上。」上官痕應聲道。

送走一眾官員。

「我們上去吧?」龍婉清笑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看了看上方,腳下猛地一踏。

「轟…」

猶如炮彈一樣跳上了高空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緊隨其後的快速飛去,二人揮揮手,四周雲霧頓時分開了一些。以供三人落在了浮島上的巨大平台。

「…」

古海落在平台之上,對著外界望去,這雲霧大陣卻是玄妙,在外面看,雲霧濃密無比,在內部卻能看清外界。

「叮…」

陡然,浮島上的琴聲發出一道破聲。好似琴弦斷開了一般。

「是誰,誰敢打擾我練琴…」一聲大吼從不遠處亭中傳來。

「呃?」古海微微一愕。

浮島之上,最大的宮殿叫著『曉月殿』,旁邊亭台樓閣,宮殿頗多。

但,在一個小亭之中,卻是傳來咆哮的怒吼之聲。

「木舵主,我聽聞修琴者,心態要平和,才能奏出不世之曲,我們剛才只是散開一個大陣,就打斷了你,卻是你養琴之心不夠礙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古海隨之望去。

卻看到一個綠衣男子走了過來。

男子約四十歲模樣,頗為消瘦,此刻臉色依舊籠罩著一股憤懣之氣。

不過看到龍婉清和流年大師,這股憤懣之氣也發泄不了,只能深吸口氣,壓了下來。

「原來是堂主和流年大師。晨風失態了…」沐晨風乾干一笑道。

「沒事,沐舵主,你現在是我們一品堂希望,好好努力,爭取得到『勾陳』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沐晨風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授琴大會,談何容易…不過,我會努力的…一定不給老堂主丟臉…」

說著,沐晨風看向古海,瞳孔卻是微微一縮:「這位是………」

「古海,見過沐舵主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古海?堂主新封的水舵主?就是你殺了丁蕊、蒙泰?」沐晨風眉頭一皺道。

「沐舵主可不要亂說,蒙泰還活著,現在在九五島,丁蕊被李浩然殺人滅口而已…」古海搖搖頭笑道。

沐晨風盯著古海看了一會,點了點頭道:「既然堂主選你為水舵主,你可要好好表現,別讓堂主失望…」

古海愕然的看向這沐晨風。自己好像剛剛和你認識吧?你就以長輩口氣指點我了?

「堂主相信我,才讓我當水舵主的,我表現如何,就不勞木舵主費心了…」古海笑著說道。

沐晨風卻好似並不在意古海一般,好似打心底就沒有重視古海。

「沐晨風、古海,你們都是一品堂的人,好生合作,別讓外人看了笑話…」龍婉清皺皺眉頭道。

「堂主放心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堂主,你放心吧,既然是水舵主,我自然會照顧他的,古海,你有什麼想要幫忙的,可以直說…」沐晨風也直接道。

「呃?說起來,還真有事請木舵主幫忙…」古海想了想道。

「呃?」沐晨風面色一僵。剛才自己只是隨口一說罷了,你還真會順桿爬啊?

「哦?你說說看…」沐晨風一臉不情願道。

「是這樣的,我帶了幾十個人過來,準備在銀月城裡開個店鋪,讓他們自給自足,但,對銀月城的商業並不了解,所以我想讓他們先做個市場調查,不過,他們修為太低,都是後天境修為,在城中可能不太方便,所以想請木舵主多派一些屬下,陪同他們轉轉銀月城,保護他們的行程即可…」古海說道。

「開個店鋪?」沐晨風無語的看著眼前古海,好似沒跟上古海節奏一般。

「是的…」古海點了點頭笑道。

「好吧,我派兩百人陪他們轉轉,不過,一路上買東西,他們自己花錢,我的人可不管他們…」沐晨風搖了搖頭道。

「放心,我會給他們零花錢的…」古海微微笑道。

沐晨風點了點頭。

「堂主,你們帶水舵主看看四周吧,屬下還想再練一會琴,明天銀月山莊還有一次發放資格帖的機會,我明天要去參加篩循」沐晨風看向龍婉清道。

「木舵主,你忙你的吧…」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沐晨風點了點頭,踏步飛下了浮島,找個僻靜的地方去練琴了。

站在浮島之上,龍婉清給古海介紹了一下情況。流年大師卻是適時走開了。

銀月城的夜景也極為漂亮,站在浮島之上,能個看到四方大量的浮島懸浮在四周,有些地方,更是光亮無比,有些地方,月光灑落,一些街道上傳來動人的琴聲。

銀月城,一個不折不扣的音樂之城。

第二天,眾大瀚官員,在一眾木幕に拖攏開始進入銀月城四方街道,開始做市場調研了。

古海也沒閑著,讓龍婉清找來大量其母親在銀月城的事,說給古海聽,古海幫其分析,在紛亂的信息中,尋找可能的線索。

又過了一天。

沐晨風參加過銀月山莊的篩選回來了。

沐晨風怒氣沖沖,一臉死板。

老遠的的,古海已經猜到了結果,扭頭,古海避過沐晨風的目光,不想揭他的傷疤。

第九次了,已經被淘汰九次了…沐晨風此刻的心情何等的糟糕?

龍婉清都有些看不過去了,微微一嘆道:「沐舵主,算了吧,以後還有機會的…」

沐晨風看看龍婉清,越發的鬱悶:「不勞堂主費心,我沐晨風,一定會取得資格的…」

對於龍婉清的安慰,沐晨風非但沒領情,反而說話中無比的嗆人…

龍婉清張張嘴,不知該說什麼。

「沐晨風,你終究是一品堂舵主,堂主與你說話,你什麼口氣?」流年大師冷聲道。

沐晨風壓了壓心中的火氣,點了點頭道:「流年大師說的沒錯,堂主,剛才屬下的確火大了點,屬下給堂主賠罪,不過,去銀月山莊的事情,也不勞堂主費心了,這是我自己的事情,與一品堂無關…」

「呃?」龍婉清、流年大師看看沐晨風,微微一陣苦笑。

「堂主,銀月山莊派使者前來了…」一個僕從從遠處叫道。

「呃?」眾人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很快,一個身穿青衣的男子到了近前,手中取出一枚古琴形狀的請帖。

「這是,這是授琴大會的資格帖?」沐晨風頓時驚訝道。

青衣男子卻是看向龍婉清道:「昨日老莊主聽聞一品堂堂主抵達銀月城,請問,你可是龍婉清?」

「正是…」龍婉清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「老莊主說,一品堂上代堂主,龍曉月琴道頗有生機,讓我送來一份授琴大會資格帖,老莊主對曉月堂主的離世,非常遺憾,但,一品堂現在代表了曉月堂主,老堂主願意給一品堂一枚資格帖,以做緬懷曉月堂主,這枚資格帖,交由新堂主龍婉清,供龍婉清隨意安排,只要一品堂人,隨便誰,執此資格帖,就可以參加授琴大會…」青衣男子遞出資格帖給龍婉清。

「啊?多謝老莊主…」龍婉清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那青衣男子微微一禮,繼而很快就走了。

龍婉清抓著資格帖一陣茫然,一旁沐晨風眼睛都看直了。

為什麼?為什麼自己去考了九次,都沒得到的資格帖,人家輕易就送給龍婉清了?

為什麼?為什麼自己剛才要發脾氣,說銀月山莊的事情是自己的事,不勞堂主費心,與一品堂無關?

這不是打自己臉嗎?

一旁古海也意識到了沐晨風的尷尬,扭頭好奇的望來。

那沐晨風看著龍婉清,張了張嘴,不知道如何說才好。

「古海,要不你去參加這授琴大會吧?我也不擅長…」龍婉清抓著資格帖苦笑道。

「不要…」一旁沐晨風頓時叫了起來。

「嗯?」眾人望去。

沐晨風臉上已經憋的通紅,自己先前充什麼大胖子啊?

「古舵主,你,你古琴彈得如何?」沐晨風看向古海,憋了半天道。

古海微微一笑:「堂主,算了,還是給沐舵主吧,沐舵主畢竟先前幫了我不少忙,派了兩百屬下護送我的人出去了…」

沐晨風一聽,微微一愣,頓時臉上一喜。

龍婉清看看沐晨風,神情微微好笑道:「好吧,既然古海說了,那這份資格帖就交給沐舵主,希望你在授琴大會之上,好好表現…」

「多謝堂主,多謝堂主…」沐晨風頓時一把接過資格帖,滿臉興奮。

「是該謝謝古舵主…」龍婉清糾正道。

沐晨風看看古海,最終點了點頭道:「多謝古舵主…」

「都是同僚,理當互助,古某初來乍到,銀月城中,還有很多不熟悉,若有不懂的事情,還請沐舵主不吝賜教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那是自然,明天,我再派五百屬下給你,幫你做那什麼市場調查…」沐晨風頓時笑道。

「多謝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舵主,不好了,舵主…」陡然,遠處傳來一陣焦呼之聲。

卻是一個木舵的弟子跑了過來。

「怎麼了?慌慌張張的…」沐晨風皺眉道。

「我們,我們………」那人看看古海,臉色一陣難看。

「說礙」沐晨風一瞪眼睛。

「先前陪古舵主的屬下在城中做市場調查,他們每進一個店,都要買點東西,做個記錄。後來我們到了天下第一琴樓。卻,卻被天下第一琴樓的人扣了下來…」那人苦澀道。

「被天下第一琴樓扣了下來?什麼原因?你們做了什麼?」沐晨風茫然道。

「我們什麼也沒做啊,他們說古舵主的屬下是小偷,盜賊…要扣下來審問,並且交給官府…」

「哦?小偷、盜賊?他們為什麼那麼認為?」沐晨風不解道。

「因為古舵主的屬下只有後天境修為,但是,身上的靈石太多了,他們認為後天境不可能是有這麼多靈石的。就說他們是偷的…」

「他們一群後天境,怎麼可能有多少靈石?天下第一琴樓是不是弄錯了?」

「沒弄錯,他們是有很多靈石…很多…」那人古怪道。

「怎麼可能?古舵主,你前日好像說,只給他們一點零花錢?」沐晨風疑惑的看向古海。

「也不多,每人一千上品靈石,讓他們做先期的調查專用費,不夠了再向我申請…」古海皺眉道。

「一千?上品靈石?這還不多?都夠我一年俸祿了…你給一群後天境,每人揣一千上品靈石上街?」沐晨風瞪著眼睛看向古海,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什麼時候開始,千島海那蠻夷之地的人,都這麼有錢了?給後天境零花錢,居然有一千上品靈石?

古海鄭重的點了點頭,看的沐晨風面部一陣抽動。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