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十章沐晨風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7-06 01:23  |  字數:5314字

銀月城,曉月山莊…

古海一行下了仙鶴車,跟隨龍婉清向著內部走去。

來迎接的是龍婉清的僕從,其中一個,昔日在九五島被囚禁宋甲宗,還是古海救出來的,自然認識古海。

大瀚官員跟著古海,此刻看什麼都好奇。

「所有人都來了?」龍婉清問向那個僕從。

「金舵、木舵都來了,可是金舵主等了幾日,見堂主沒有回來,就帶著金舵弟子前往潁州前線戰場了,說去那邊找尋老堂主死因線索,讓我留一封信給堂主…」那僕從取出一封信。

龍婉清打開,看了幾眼就收了起來。

「金舵主脾氣雖然火爆了點,但對我娘卻是忠誠,只是現在一團亂麻,毫無線索,他這去,不知道有沒有收穫?」龍婉清微微一嘆。

「木舵主,沐晨風在呢?」流年大師問道。

「是,木舵主帶著木舵弟子三千人,一直等在此地,不過,木舵主好像對銀月山莊這次『授琴大會』比較感興趣,已經第八次前往銀月山莊之外,想要獲取大會資格帖,但卻…………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大會資格帖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是,銀月山莊此次的授琴,引動天下大量琴道大師前來,畢竟『勾陳』的吸引力太大了,但,並不是所有琴道大師都有資格,還要篩選的,銀月山莊之外,有專門的篩選區,奏曲通過,才有資格參加授琴大會,可是,木舵主已經去了八次了,卻一直沒有成功,篩選太嚴格了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沐晨風?我記得他的琴道,還是挺厲害的啊,連參加『授琴大會』的資格都沒有?」龍婉清茫然道。

「琴道大師太多,這就比較嚴格了,木舵主這些天一直在練琴…」那僕從苦笑道。

「叮、叮、叮………………咚咚咚…」

這時,上方雲霧籠罩的浮島之上,忽然響起一陣琴音。

琴音清脆,極為動聽,琴音響起,四周雲霧居然緩緩移動起來,好似被這琴音帶動一般,緩緩舞動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一愣。

雲霧因為琴音而動?這琴聲卻是已經很不錯了。不過,剛剛聽過天下第一樓的『婉兒仙子』琴聲,和那琴聲想比,頓時高下立判。

那琴聲能讓古海陶醉,這琴聲最多只能讓古海感到好聽。

「去把大瀚官員安置一下,好生安置…」龍婉清對著那僕從道。

「你們先去歇息,準備一下,明天,我會讓你們去詳細打探城中商鋪情況…」古海吩咐道。

「是,皇上…」七十個官員恭敬一禮道。

「上官痕,你先和他們去休息一下吧?」古海看向上官痕。

「是,皇上…不過,皇上,臣想自己在城中逛逛,可否?」上官痕帶著一絲興奮道。

「也好,你先落住下來,然後自己去吧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謝皇上。」上官痕應聲道。

送走一眾官員。

「我們上去吧?」龍婉清笑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看了看上方,腳下猛地一踏。

「轟…」

猶如炮彈一樣跳上了高空。

龍婉清、流年大師緊隨其後的快速飛去,二人揮揮手,四周雲霧頓時分開了一些。以供三人落在了浮島上的巨大平台。

「嘭…」

古海落在平台之上,對著外界望去,這雲霧大陣卻是玄妙,在外面看,雲霧濃密無比,在內部卻能看清外界。

「叮…」

陡然,浮島上的琴聲發出一道破聲。好似琴弦斷開了一般。

「是誰,誰敢打擾我練琴…」一聲大吼從不遠處亭中傳來。

「呃?」古海微微一愕。

浮島之上,最大的宮殿叫著『曉月殿』,旁邊亭台樓閣,宮殿頗多。

但,在一個小亭之中,卻是傳來咆哮的怒吼之聲。

「木舵主,我聽聞修琴者,心態要平和,才能奏出不世之曲,我們剛才只是散開一個大陣,就打斷了你,卻是你養琴之心不夠啊…」流年大師笑道。

古海隨之望去。

卻看到一個綠衣男子走了過來。

男子約四十歲模樣,頗為消瘦,此刻臉色依舊籠罩著一股憤懣之氣。

不過看到龍婉清和流年大師,這股憤懣之氣也發泄不了,只能深吸口氣,壓了下來。

「原來是堂主和流年大師。晨風失態了…」沐晨風乾干一笑道。

「沒事,沐舵主,你現在是我們一品堂希望,好好努力,爭取得到『勾陳』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沐晨風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授琴大會,談何容易…不過,我會努力的…一定不給老堂主丟臉…」

說著,沐晨風看向古海,瞳孔卻是微微一縮:「這位是………」

「古海,見過沐舵主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古海?堂主新封的水舵主?就是你殺了丁蕊、蒙泰?」沐晨風眉頭一皺道。

「沐舵主可不要亂說,蒙泰還活著,現在在九五島,丁蕊被李浩然殺人滅口而已…」古海搖搖頭笑道。

沐晨風盯著古海看了一會,點了點頭道:「既然堂主選你為水舵主,你可要好好表現,別讓堂主失望…」

古海愕然的看向這沐晨風。自己好像剛剛和你認識吧?你就以長輩口氣指點我了?

「堂主相信我,才讓我當水舵主的,我表現如何,就不勞木舵主費心了…」古海笑著說道。

沐晨風卻好似並不在意古海一般,好似打心底就沒有重視古海。

「沐晨風、古海,你們都是一品堂的人,好生合作,別讓外人看了笑話…」龍婉清皺皺眉頭道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