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章天下第一琴樓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7-06 01:23  |  字數:3558字

銀月城中…

仙鶴車在城中街道上低空飛行,一座座巨大的店鋪,看的大瀚官員一陣眼花繚亂,畢竟,不同於世俗界,這裡的店鋪體現了一個大氣,每一家店鋪都是一個宏偉的建築,在巨大的街道上,都有著相當大的區域。

街道上遊走著大量修者,同樣也有這類仙鶴車載人飛行。

仙鶴有大有小,有多有少,少的只有一隻仙鶴背上馱著人在低空飛行,多的有幾十隻仙鶴拉著大車,就好像古海一行所坐的一般。

一眾大瀚官員看之驚奇不已,但古海卻望之平常。畢竟,只是形態不同而已,這就像前世的小汽車一樣,自己近百人坐的這是大巴車而已。

「我們這一路,有丹藥鋪,有法寶鋪,有藥材鋪,好像最多的就是賣琴的商鋪?」古海好奇的問道。

「當然,銀月城的琴,天下聞名。銀月城,你沒發現這名字像什麼嗎?」龍婉清笑道。

「銀月?銀月?音樂?」古海微微一怔。

「差不多,這是後人理解…天下很多愛琴之人,都會來此找尋他們的古琴。這裡的琴不說最好,但也是天下有名的。琴道,為文修之首,自然有其獨特魅力,門檻不高,主要看有沒有人能悟透了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「嗯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銀月城,聚集了無數鑄琴師,所以這裡有最好的琴,雖然地勢偏僻,但,也因此避免了天下無數紛爭,在大乾天朝建立之前,銀月城就存在了,這是無數鑄琴師朝聖的地方,同樣,這裡也有一個天下聞名的鑄琴世家,叫著『銀月山莊』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哦?銀月山莊?」古海微微意外。

「是的,銀月山莊一心鑄琴,從來不參與政事,沒有什麼政治、軍事權利,但在銀月城的威望,即便此地城主也比不了。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哦?威望比城主還大?這可不是好現象,大乾聖上就不在意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我外公?這裡我外公還默許了呢,我外公昔日還親自拜訪過銀月山莊的老莊主,老莊主還贈了外公一口『天級』古琴,天級你知道嗎?除了遙遠傳說中的仙級古琴外,天級就是天下最好的了,全天下也沒有多少,我大乾天朝一共兩口天級古琴,都是出自銀月山莊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兩口?」

「都是銀月山莊老莊主贈出的,一口叫著『定鼎』,送給了我外公。另外一口叫著『破軍』,送給了呂陽王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定鼎?破軍?」

「所以,你別看銀月山莊只是一個鑄琴世家,我外公拜訪過,潁州藩王呂陽王也拜訪過,都對老莊主非常客氣。你說,此地城主還敢沒事找事找銀月山莊麻煩嗎?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而且,聽說最近老莊主不知怎麼,好似要為最後一口天級古琴找尋有緣人…那口琴好像叫『勾陳』…」龍婉清回憶道。

「勾陳?古琴?」古海微微意外。

「嗯,消息傳出,引動天下無數琴道大師前來,那可是天級古琴啊,銀月山莊,一共就有四口,我外公、呂陽王各一口,還有一口叫著『六指』,好像早就送出去了,這是最後一口『勾陳』了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定鼎、破軍、六指、勾陳?」古海微微思索。

「可惜,我不擅長古琴,大師略通,但大師不肯去…」龍婉清苦澀道。

流年大師在一旁微微苦笑道:「琴棋書畫,我都懂一點,但,我更擅長『畫』,琴棋書,只是略通,就好似下棋,我的確會下棋,但,要和古舵主這類真正精的人比,就差遠了…」

「哦?流年大師擅長『畫』?」古海微微意外道。

「懂一些吧…」流年大師沒有拒絕。

「對了,古海,你對古琴理解怎麼樣?」龍婉清好奇道。

古海微微一陣苦笑道:「音樂?我聽過不少的曲譜。琴?我昔日從商,賣過很多琴…會笨拙的彈上一些曲子吧,只是『技』,不是『道』,琴道,我離摸到門檻還差得遠。我專攻圍棋,你是知道的…」

「那真是可惜了,銀月山莊,此次只挑選琴道大家,看來我們都沒有機會參加了…」龍婉清苦笑道。

「堂主,我一品堂未必沒有機會參與,木舵主,沐晨風就是擅琴之人,他或許有資格參與銀月山莊的此次授琴大會…」流年大師想了想道。

「沐晨風?哼,他當年只是為了討好我娘,才學的琴…」龍婉清臉色一板道。

流年大師苦笑道:「但不可否認,他的確有天賦,不是嗎?雖然比你母親的琴道還差一些,但,卻是我一品堂琴道最強的了啊…」

龍婉清皺眉的點了點頭。

眾人繼續在城中穿梭。

忽然看到,遠處聚攏了大量的人,圍著一個店鋪。

「那是『天下第一琴樓』,號稱天下各種琴他們都有,想要什麼琴,都能在他的琴樓里找到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「天下第一琴樓?好大的口氣…天級琴也有嗎?」古海意外道。

「有,但不賣…」

「哦?」

「這天下第一琴樓,是呂陽王的產業,呂陽王那口『破軍』就是天級琴,但,想買?那是不可能的…」龍婉清笑道。

「仙鶴車,在天下第一琴樓外稍微停一下…今天又是哪個琴道大師幫天下第一琴樓宣傳了?」龍婉清叫道。

駕駛仙鶴車的『司機』緩緩停了下來:「這是『婉兒仙子』的琴聲…」

「婉兒仙子?」古海露出一絲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