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六章出行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p> 「昂…」「昂…」……………… 遠處,陡然傳來一陣陣龍吟之聲,龍吟肆虐,猙獰咆哮。 「吼,不要…」 「跟他們拼了…」 「長老,你什麼時候回來啦…」 ………...

弈天閣的七公子?上官痕?

消息一出,不知道震翻了多少人。

皇家賭場度假村中,一眾輸光了靈石、啃著饅頭的修者們,此刻瞪著眼睛看著遠處巨大的皇宮。

「這古海走了多大的運道?古秦剛得到觀棋老人傳承,成為八公子,這邊又冒出一個七公子來?弈天閣是你家開的啊?公子一個接著一個的?」一眾修者鬱悶不已。

古海這是吞併弈天閣的節奏嗎?

七公子也就罷了,那強大的繆辰,居然還認識七公子?難道這七公子八百年前就存在了?

觀棋九子,一直是個傳說,誰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,什麼形態,但很多人都聽過這個傳說,觀棋九子,無論誰,都能號令弈天閣。

這大瀚皇朝,都出兩公子了?這古海下棋又那麼變態,不會是觀棋老人轉世吧?

不過,這也只是眾人想想,觀棋老人遭遇天譴,形神俱滅了,不可能轉世的。

只能暗嘆大瀚皇朝的運道,如此一來,那還怎麼搶大地龍脈?

不同於心懷不軌的修者們,大瀚皇朝的其它官員,卻是一臉興奮,因為上官痕的名頭,讓他們更有一種安全感一般。因為上官痕帶來了繆辰的友誼,如此強者為友,那大瀚不是越發的穩如泰山?

古海每日都處理著大量政務,不過,在又一個月後,終於,一切走上了正規,古海也消停很多了,畢竟,君王之道在於用人,會用人,比自己再勤勞都要好。

上書房中。

「皇上,我和繆辰商量了一下,準備把他的海宮遷到九五島附近,也能有個守望相助…」上官痕笑道。

「也好,剛好李浩然當初的飛舟在我這裡,可以快點…」古海笑道。

古海和上官痕正交談之際,古秦走了過來:「父皇,堂主和流年大師來了…」

「哦?」古海意外道。

走出上書房,在一個客殿見到了二人。

龍婉清一臉好奇的研究著手上的撲克牌。

「堂主,流年大師?你們什麼時候來的?」古海笑著走來。

「我們昨天就來了,在你的皇家賭場度假村都住一天了,聽說,聽說你把李神機的人打了?」龍婉清一臉驚奇的看向古海。

「呃?算是吧…」古海苦笑道。

「你可真行,李神機可是非常護手下的,聽說臉都被你打腫了,結果你都沒事…」龍婉清古怪道。

「古舵主,這皇家賭場,可真是新穎無比…堪比大型靈石礦山礙」流年大師滿眼讚歎道。

「流年大師客氣了,雕蟲小技而已…」古海笑道。

緩緩落座,古秦作陪,侍從快速奉上香茶。

「堂主,大師,看你們神情,此去神洲,應該有所收穫?」古海笑道。

二人神色一肅,龍婉清點了點頭道:「不錯,按照你的方法,我們的確查出了一點東西…那紙張的材料,源自潁州邊界的一種『青梠樹』…同樣,那墨也是出自潁州邊界的墨…」

「潁州?」古海露出一絲疑惑。

「潁州,是我大乾天朝的十六州之一,是呂陽王的封地…我大乾邊界。潁州接壤著一些皇朝、王朝?而線索就指在那個方向…可那裡魚龍混雜,強者眾多,我們卻一時無處著手…」龍婉清苦笑道。

「潁州,呂陽王?我記得好像聽你講過,呂陽王談的一手好琴?琴弦一動,就毀滅了百萬修者大軍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嗯,琴棋書畫,你擅長棋道,他比較擅長琴道…哦,對了,還記得先天殘局界的百壽蟠桃樹嗎?」龍婉清神色一動。

「自然記得,我摘了桃子,但,桃樹卻還在那裡,弈天閣的長老們對桃樹看的特別緊?先天殘局界應該早就關閉了吧?」古海神色一動的點點頭。

「是關閉了,不過,那百壽蟠桃樹,卻是被呂陽王帶領大軍搶過去了…」龍婉清點了點頭道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一愣。

「當時弈天閣長老們還想反抗來著,聽說呂陽王一出手,頓時大敗一眾長老,當著一眾弈天閣弟子的面,強行將百壽蟠桃樹連根拔起,帶著大軍,浩浩蕩蕩的離開了…」龍婉清回憶道。

「還真是霸道礙」古海苦笑道。

「那是當然,呂陽王,可是和我外公***天下的,好像還是外公的結拜兄弟…所以才被封了一個異姓王,畢竟,我大乾天朝,一共就那幾個王爵…外公更是將諾大的潁州,劃為呂陽王的封地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大乾聖上的結拜兄弟?」古海眉頭一挑。難怪如此霸道。

「未生人已經先行前往潁州邊界查探去了,我和大師前來找你,是因為我外公下了聖旨,令一品堂全力追查我母親死因,你也要去…」龍婉清苦笑道。

「我?」古海眉頭微挑。

「是的,而且聽說潁州邊界最近不太平,有一個皇朝,撕毀了與我大乾天朝的盟約,如今與一個帝朝結盟了,聽說呂陽王聽到消息,勃然大怒,已經厲兵秣馬,準備剷平那個皇朝了,那裡將會一片混亂,古海,你去不去?你若是不去,我和外公慢慢解釋…」龍婉清期待的看向古海。

古海微微沉默了一會。

「父皇,我大瀚皇朝剛立,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主持大局,如今怕是無法分身吧?」古秦微微擔心道。

古海沉默了好一會。最終深吸口氣道:「千島海?蠻夷之地?呵,我的確想看一看這神洲大地,到底有多麼的波瀾壯闊…」

「父皇?」古秦有些焦急道。

「無妨,大瀚皇朝已經走上正軌,其它都是一些小事,有你監國即可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可是………」古秦擔心道。

「行了,大瀚皇朝雖然起步了,但,終究是閉門造車,我想知道神洲大地的各個國家,是如何發展的,也算為我大瀚積累底蘊…由你監國,我放心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好吧…」古秦點了點頭。

「哦,對了,這次我向外公幫你求了這個功法,本來只有大乾皇室子弟才能修鍊的…金丹境的最強功法之一…」龍婉清馬上遞上一個絹布。

「哦?」古海疑惑的接了過來。

「真龍金丹功?」古海微微一愕。

「真龍先天功,真龍金丹功,是外公鑽研出來最好的打基礎的功法,再往上面,就沒有了,需要根據自己需求,自己尋找功法了…」龍婉清解釋道。

「多謝堂主…」古海也不客氣的接了過來。

金丹境的功法?古海在滅了幾大宗門之後,自然搜羅了很多,只是那些功法古海都看不上眼而已。

「三日後,我隨堂主一起走,我這兩天安排一下朝內事宜…」古海笑道。

「好…」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太子監國…皇上出行?頓時引得群臣一片嘩然。

皇上一走,不說朝中事務,就這安全感都大打折扣一般。

不過,古海已經做了決定,自然不會因為朝臣的安全感而改變,安全感?安全感都沒有還當什麼大臣?權當一次磨練了。

三天後。

古海取出李浩然的手鐲遞給古秦。

「這裡是李浩然的飛舟,留給你急用,我已經給堂主說過了,會在潁州的『銀月城』留有一品堂弟子,我會帶著一批官員前往銀月城,先行住下來,適應神洲大地情況,會在銀月城設立大瀚商號,若有重大到你也解決不了的事情,可通過飛舟傳遞消息過來…」古海鄭重道。

「是,父皇…」古秦點頭應聲道。

古海帶著上官痕、繆辰,還有數十個大瀚官吏,踏上了龍婉清的白雲號飛舟。

「恭送吾皇,願吾皇早日歸來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…」群臣站在衝天殿廣場恭送。

白雲號飛舟,卻是快速飛上了天空,向著遠處激射而去。

「堂主,在去神洲大地之前,我們要去一趟北海,希望堂主不要介意…」古海笑著說道。

「沒事,耽擱不了多少時間…」龍婉清點了點頭。

流年大師卻是意外的看向繆辰。

「繆長老?好久不見…」流年大師驚嘆的看看繆辰還有上官痕、古海。

雖然這些天聽了不少傳說,可看到繆辰,依舊震驚莫名。這古海還真會折騰,自己離開九五島才多久,這繆辰對古海已經唯命是從了?這可是開天宮的強者礙

「流年先生…」繆辰僅僅客氣的笑了笑,沒有多說…

流年大師也沒多問,只是心中充滿了好奇。

飛舟飛行的很快,半個多月,就抵達了繆辰昔日居住的那片大海。但那裡卻是電閃雷鳴,暴風雨掀起滔天海浪。

「昂…」「昂…」………………

遠處,陡然傳來一陣陣龍吟之聲,龍吟肆虐,猙獰咆哮。

「吼,不要…」

「跟他們拼了…」

「長老,你什麼時候回來啦…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狂躁的風暴在肆虐,內部卻是經歷著一場慘烈的戰爭一般。

「…」

一頭三十丈的玄武倉皇的從風暴中心激射了出來。

「不要,不要吃我,不要吃我,礙」那玄武驚恐的逃跑之中。

「轟…」

陡然,從後方大水之中,忽然衝出一個巨大的黑色龍頭,不是蛟龍,因為其頭上有著一對猙獰的龍角。一口咬在了那玄武的身上。

「不,不要吃我…」那玄武驚恐的呼喊而起。

「混賬…」剛回來的繆辰臉色一變,踏步飛出,一掌向著那黑龍打去。

「這麼多條龍?這是來圍獵玄武部族的?」流年大師臉色一變道。

PS:三更畢,明天恢復兩更,讓我休息一下再爆發。三天寫了三萬多字,扛不住了礙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