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一百零六章天鎮神璽(求首訂!)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起來。 天鎮神璽浮在上空,君臨天下,下方,三萬多棋盤依舊在合併之中。 天鎮神璽融入眉心之後,古海再度心神沉入眉心。 「昂…」 天鎮神璽中,大地龍脈一陣咆哮,但,黑棋的威...

古府…

古海一行回來已經第三天了。

虎牢關內,工匠們依舊沒日沒夜的忙碌之中,人聲鼎沸,煙塵四起。

古府的一間大廳之中,外界正守衛著一眾侍衛。

古海坐在內部主位,手中端著一杯茶,雙眼微眯的看著客座上勉強支撐起來的蒙泰。

「你不討厭我了?」蒙泰握著茶杯,瞪眼看向古海。

「不,我說過,對於你這個人,我依舊非常討厭,冷血無情,陰毒狠辣,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,呵,可惜到最後,功虧一簣,沒人憐憫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那你還想收服我?你想立國,還想讓我做你臣子?」蒙泰瞪眼不可思議的看向古海。

「國…不是家…我將要面對的是一個滔天大局,臣子上下一心?呵,這樣的國家,是成不了氣候的。就好像一匹馬一樣,再強壯也未必跑的快,但,若是馬屁股上叮了個螞蝗,那馬就會拚命的向前沖。我之國,將會收羅最優秀的人才,但,有人才還不夠,還需要我來指揮,還需要有個螞蝗叮著…」古海喝了口茶沉聲道。

「螞蝗?」蒙泰露出一股不可置信。

古海要立國,蒙泰猜到了,要搜羅無數人才做臣子,蒙泰也不難猜到,可找一個破壞者在朝中,這卻讓蒙泰無比費解。螞蝗?用自己鞭策群臣?

「這個比喻不恰當,換個比喻吧,鯰魚效應,你看過漁夫出海打漁嗎?」古海看向蒙泰。

蒙泰搖了搖頭,自己是修者,怎會關注那些粗鄙的漁夫?

「凡人間,也有很多道理的,漁夫出海捕到大量金槍魚,可金槍魚到岸邊就缺氧死了,漁夫賣不出好價錢,就找原因,發現金槍魚喜靜,慢慢的吸幹了魚艙水裡的氧氣,缺氧而死,但,多了一條鯰魚就不一樣了,鯰魚喜動,會攪動的魚艙里不得安寧,一路攪動,氧氣不斷,金槍魚到岸邊,都還會活著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蒙泰沒聽懂什麼氧氣,但,大概意思卻是明白了。

「你擔心,隨著你的國家變的越來越大,會如一潭死水,慢慢的失去了生機?想讓我做一個壞人,攪動一國死水?你,你,你是不是想的太遠了?現在就開始考慮臣子間的平衡之道了?你離那一步,還相差甚遠…」蒙泰驚訝的看向古海。

「不遠了,馬上我就要立國了…」古海喝了口茶道。

蒙泰眼皮一陣跳動,到了今日,蒙泰早已不糾結古海的修為,金丹境,的確不如自己,但,真正打起來,蒙泰相信古海有一打手段弄死自己。

甚至,蒙泰有種畏懼與古海交手的感覺,這從來沒有過的。

「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,立國?你立國之後,想讓我做裡子的事情,一些你不方便的,都由我出手?我背負臣民罵名和恐懼,天下擁戴?」蒙泰瞪眼看著古海。

「我會專門設立一個部門,名『錦衣衛』,特令錦衣衛擁有開設刑獄之權,巡查緝捕之權,下設鎮撫司,從事偵查、逮捕、詢問等活動,替我監察群臣,監察天下,刺探他國之密。錦衣衛為我的親軍,不需要對任何其他人負責,只對我一人負責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錦衣衛?」蒙泰眼皮一陣狂跳。

聽古海簡單描述了一下,蒙泰自然能感受到這身份背後的權利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。而且權利變態的不行。

古海卻是坐在一旁,靜靜的喝著茶水。

「呵,你就不怕,我再造反?做出賣你的事情?或者,找個機會,殺了你,取而代之?」蒙泰雙眼微眯的盯著古海。

「這是你的本性,我自然不會沒想到,一品堂,你肯定回不去了,你的名聲已經臭了,其次,你想自己開創事業,可惜,你精明有餘,大局不清,沒有我,你成不了氣候,至於你敢造反?呵,我既然敢用你,我就不會怕你造反,只是,造反前,你最好想想所要付出的代價…」古海淡淡的說道。

蒙泰眼皮一陣狂跳。

「沒有我,你早已經死了,但我知道,你不會記住這份恩情的,我也不需要你記住,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,給你三天時間,自己調節一下身份和位置,三天之後,我希望能看到你的改變…」古海放下茶杯,緩緩起身,踏步向著大廳外走去。

「我,我還沒答應做你的臣子呢…」蒙泰瞪眼叫道。

古海停下腳步,轉頭看向蒙泰,露出一絲輕笑,沒有說話,扭頭踏步出了大殿。留下面部一陣抽動的蒙泰。你就確定能將我吃的死死的?

出了大廳,古海在另一個大廳看到了龍婉清、流年大師、未生人,三人似乎在合計著什麼。

看到古海走來,三人停了下來。

「未生人前輩,不知丁蕊屍體處,可發現異常?」古海好奇的問道。

未生人搖了搖頭道:「丁蕊的三魂被李浩然毀了,死無對證…」

古海眉頭微皺,因為當初上官痕就是這麼說的,上官痕怎麼看出來的?

「那真是可惜了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古海,我們準備回去了,我要馬上稟報外公…你跟我們一起走嗎?剛好回去,我幫你在一品堂總部註冊一下,這樣,你就可以享有氣數的封賜了。」龍婉清看著古海期盼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還有一個月,我就要立國了,我有太多事要做,走不開…」

「好吧…」龍婉清微微一嘆道。

「一個月嗎?或許我們趕不回來了…」流年大師微微遺憾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最終問道:「堂主,一直以來,我都沒問過,你外公是……?」

「你不知道我外公?」龍婉清微微一愣。

流年大師也瞪大眼睛看著古海,有些不敢想象。

「我沒關注過…」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古舵主的心,還真大礙的確,過早關注,也沒用…」流年大師點了點頭,神情複雜的看看古海。

「大乾天朝,知道嗎?」龍婉清問道。

「神洲大地,三大天朝之一?聽過一點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我外公是大乾天朝之主…位居神洲之北,上通蒼天,是為乾…」龍婉清自通道。

「大乾天朝?」古海眉頭一挑。

「我們一品堂、神機營,還有一些其它組織,都是大乾天朝的外事部門,負責大乾天朝的一些瑣事處理,一品堂主,從我母親開始,是侯爵部…十大外事部之一,可惜到我手中,如今有些衰敗了…」龍婉清微微一嘆道。

古海點了點頭。

「未生人前輩準備隨我前去見我外公,我們馬上就要走了,等見過我外公,檢查那兩封信的材質之後,我再來通知你…」龍婉清看著古海,有著一絲不舍道。

「也好…」古海點了點頭。

告別了一番,龍婉清一行就上了飛舟,向著遠處急速而去。

送走了眾人,古海略微交代一番,就前往衝天塔內閉關了。外界大量強者守護,古海端坐在衝天塔內。

面前,平放著《天朝要略》。

「璽印為尊,國之神器,鎮國運,立天下…以引龍玉藏大地龍脈,以血為引,以神為魂,靈寶為源,相融一體,寶尊璽重,寶賤璽輕,待相融后,凝形以拜,立國后,以氣數淬之,強璽強寶,二者皆可增強…」

古海反覆念著這一段話。

看著手中的引龍玉,根據《天朝要略》上所說,還需要一個寶物與之相融,以鮮血為引子,以心神灌入。融合成御璽?

用什麼寶物呢?

李浩然、丁蕊的儲物空間,都有很多寶物,但,這些,古海都看不上眼。

想了一會,古海卻是探手摸到眉心之處。

「嗡…」

眉心空間,那枚將古海從地球代入此世界的黑棋,陡然浮了出來。

抓著黑棋,古海一陣沉默。

「靈寶越強,御璽越強嗎?這枚黑棋,就融於御璽之中,不知道效果如何…」古海沉聲道。

探手,指尖劃開一道口子。鮮血包裹黑棋,慢慢送到引龍玉處。

「嗡…」

引龍玉在觸碰到鮮血,好似一瞬間活了過來。貪婪的吸著古海的鮮血,同時,引龍玉上冒出就九個玉形小龍頭一般,龍頭張揚舞爪之中,爭先恐後的向黑棋吞食而去。

「嗡…」

黑棋陡然冒出一絲黑光,黑光瞬間填充引龍玉內部。

「昂…」

引龍玉內,大地龍脈好似懼怕這黑光一般,痛苦的一聲長吟。

古海快速心神順著鮮血融入引龍玉中。

慢慢的,隨著血液、黑棋不斷與引龍玉相融,心神也與之連接,好似慢慢能夠操控引龍玉一般。

漸漸的,球形的引龍玉,變成了方形,方形之上,九龍環繞,各個面露猙獰的朝向最中心的那枚黑棋。

而黑棋與引龍玉相融下,也瞬間將整個引龍玉染黑了,一塊黑色的御璽輪廓誕生了。

「咕嚕嚕…」

滾滾鮮血流淌入了九龍御璽之中。慢慢在底部,浮凸出了八個血色大字。

「受命於天,既壽永昌…」

「嗡嗡嗡…」

心神控制之下,御璽慢慢凝形,慢慢的發出淡淡的玉色光澤。

也許是黑棋太珍貴了,御璽剛煉製完成,就好似重達萬鈞一般。

「轟…」

御璽轟然落下,落在了古海面前的地下。

「轟隆顱」

陡然間,一陣巨響。

巨大的衝天塔在一股大鎮壓下,轟然崩塌而下。

「什麼?」古海臉色一變,探手抓住御璽。

也許御璽是古海煉製的緣故,古海抓的雖然吃力,但,卻能握在手中。

不過,衝天塔卻不能倖免,轟然崩塌,引得古府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。

「義父…」遠處古秦驚叫道。

「所有人,不許過來…」一聲大喝從廢墟中傳來。

古秦、上官痕、陳天山等人腳下一止,露出一股驚訝之色。

廢墟深處,古海被困在在了一個小空間之處。

不過,古海並沒有在乎,而是翻手再度試驗了一下御璽,對著地下一櫻

「轟…」

巨大的鎮壓之力,滾滾煙塵從廢墟湧向四方,強大的鎮壓之力,壓得古府四方的大地都是轟然一震,好似大地震了一般。

外界眾人都露出驚駭之色,不知道古海在裡面幹什麼。

黑玉御璽,下方血色大字『受命於天,既壽永昌』,古海眼中閃過一股滿意,沉聲道:「從今天起,你就叫『天鎮神璽』,替我鎮守天下…」

「嗡…」漆黑的天鎮神璽微微顫動,似在回應古海一般。

古海將其輕輕放在眉心之處。

「嗡…」

猶如之前黑棋一般,天鎮神璽居然詭異的鑽入眉心空間之中。

眉心空間,少了黑棋,那白色晶體碎片似乎躁動而起,想要遁逃一般。

「轟…」

天鎮神璽陡然出現,轟然鎮壓在白色晶體之上,白色晶體瞬間安穩了起來。

天鎮神璽浮在上空,君臨天下,下方,三萬多棋盤依舊在合併之中。

天鎮神璽融入眉心之後,古海再度心神沉入眉心。

「昂…」

天鎮神璽中,大地龍脈一陣咆哮,但,黑棋的威力太恐怖了,直接鎮壓的大地龍脈毫無反抗,此刻痛苦咆哮,古海的心神灌入,大地龍脈好似一瞬間安順了好多。

「黑棋果然是了不得的寶物,融入天鎮神璽,居然鎮壓的大地龍脈如此好煉化?不出一年,就可以徹底煉化大地龍脈?那時就可以放大地龍脈出來,養龍於地下了?」古海眼中閃過一股滿意。

「轟…」

一聲巨響,古海掙開全身碎石。緩緩從廢墟中走了出來。

PS:下一更立朝,拜求首訂,這是首訂,大家有能力的幫忙一下礙

R405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