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五章殺所有人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6-26 11:29  |  字數:4411字

抱著風鈴的屍體,蒙泰好似一瞬間丟失了全身力氣!

過了好一會,蒙泰才忽然狀若癲狂的笑了起來:「哈、哈哈哈哈哈,和李偉合葬?你要和李偉合葬?哈哈哈哈哈哈!」

蒙泰從來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,所有人都可以捨棄的,師尊算計自己,我就以牙還牙,囚禁他。跟一品堂主會死,那就讓她自己去死,自己活下來。只要自己無礙,風鈴也可以推出去。

所有人都是可以捨棄的。

可,到這一刻,蒙泰忽然發現有一個人,捨棄以後,會好難過。雖然當初自己捨棄了風鈴,可在自己心裡,風鈴卻沒有捨棄過自己,風鈴沒有捨棄過我。

可現在,風鈴捨棄我了?她選擇了李偉?死也要和李偉死在一起?她不要我了!

原來,原來自己也並不是那麼重要,也是可以捨棄的?

---

「夫君,風鈴今生最大的幸福,就是做你的妻子!」

「夫君,我會愛你一生一世的,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!」

「夫君,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?嘻嘻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-----

往事已成雲煙,蒙泰抱著風鈴屍體,眼角划出一股失落的淚水。

「蒙泰,你殺了風鈴,我跟你拼了!」李偉悲憤的吼叫而起。

吼叫中,轟然向著蒙泰撲了過來。

李偉的一聲呼喊,陡然讓蒙泰回過神來,扭頭,蒙泰眼中閃過一股嗜血的兇狠。

「去死!」蒙泰一聲怒吼,翻手一掌打來。

李偉早已身受重傷,蒙泰雖然沒有調動所有棋子之力,但,全力之下也是極為恐怖的。

「轟!」

一聲巨響,李偉頓時被拍飛了出去,半空中再度吐出一口鮮血,跌落在奄奄一息的魏煬之處。

「嘭!」

李偉全身是血,抽搐之中,盯著蒙泰,似乎要將蒙泰扒皮抽筋喝血一般:「你殺了風鈴,你殺了風鈴!」

蒙泰面露猙獰,看了看懷中風鈴屍體,看了看不遠處李偉,冷聲道:「讓你們合葬?想的美,風鈴是我的,死了也是我的,我不會讓你輕易死去的,我要你們看著,看著我做最大的贏家,我是最大的贏家!」

「哈哈哈哈,咳咳咳咳!」魏煬虛弱的咳笑之中。

「老東西,你笑什麼?」蒙泰寒聲道。

「我笑什麼?我笑你到最後,只是一場空,或許你會得到傳承,你會得到龍脈,可那又如何?你已經一無所有了,你輸了,你才是最大的輸家,唯一對你至死不渝的風鈴,都放棄你了,你還有什麼?你什麼也沒有,哈哈哈哈哈!」魏煬大笑嘲諷道。

蒙泰面露寒光的盯著魏煬,冷聲道:「老東西,你以為憑你兩句話,能讓我慚愧,無地自容?哼!我不會讓你們輕易死的,我要你們睜眼看著,我得到你們的後悔,就夠了,我要讓你們所有人後悔!哼!」

扭頭,蒙泰不再理會將死的魏煬和李偉。

輕輕的將風鈴屍體放下,蒙泰扭頭看了看下方大地。

「觀棋老人的傳承?大地龍脈?」蒙泰眼中閃過一股猙獰。

握起右拳,蒙泰探手就要向著下方大地打去。

此刻,蒙泰執掌白棋、黑棋,已經是唯一的贏家了。

「所有人的力量給我,給我破開結界!」蒙泰吼聲道。

「嘩啦啦啦!」

所有白棋、黑棋頓時顫動而起,繼而,在蒙泰身後,陡然多出六萬多虛影,一起灌輸力量給蒙泰。

恐怖的力量聚集,蒙泰的右拳之上好似環繞著一股股火焰一般,恐怖的力量跳動,鼓盪出一股股風暴一般。

蒙泰一拳,轟然對著大地打去。

「轟!」

腳下透明的牡丹花陡然猛地一陣巨顫,巨顫之中,上方裂紋越來越多了,但,依舊沒能徹底破開。

透明地面不破開,那就無法得到傳承。

蒙泰臉色一沉。

「還不夠?力量還不夠?」蒙泰臉色陰沉的看著掌心兩枚金色棋子。

「哈哈哈哈哈哈,蒙泰,你還是得不到,你得不到的,觀棋老人推算好了,我們都沒有資格,他們三把鑰匙根本觸碰不到金色棋子,他們被觀棋老人排除在外了,你也是,你也是三宗子弟,你也沒資格,哈哈哈哈!」魏煬大笑道。

「老東西,還真是囉嗦!」蒙泰冷聲道。

調集所有人的力量,都不夠嗎?

蒙泰臉色陰沉,扭頭看看四方修者。

「我調動的,不是你們全部的能量,要是你們所有能量都匯聚來,或許……?」蒙泰眼中一寒。

探手一抓,一枚白棋抓來。

「幹什麼?幹什麼,不要抓我!」那修者驚叫道。

「我要你全部能量!」蒙泰面露猙獰道。

「轟隆隆!」金色棋子全力抽取那修者力量。

很快,那修者轉眼乾癟了下來,化為一具乾屍了。

「啪!」對應的棋子分身轟然碎開。

蒙泰掌心瑩出一絲絲的金光。

「果然,抽干你所有能量,比剛才調取的要多得多!」蒙泰面露猙獰道。

「呼!」

又一個修者被拉了過來。

「不,不要!」

「啪!」

隨著棋子分身碎開,那人也化為一具乾屍。

蒙泰一個一個的屠殺之中。

「你,你要殺光所有人?抽取他們所有力量?」魏煬驚駭道。

「還沒到你們呢,慢慢等著,哈!」蒙泰面露猙獰道。

「不!」「我跟你拼了!」………………

一個個修者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