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九十四章沒有瘋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前居然在風鈴體內種植了術法?為了傳承,你要讓風鈴死?」 臉色一變間,手掌忽然一側,想要避開風鈴。 「哼1魏煬臉上卻露出一絲獰笑。手中猛地用力。 「噗1 蒙泰一口鮮血噴出...

「古海,為什麼?觀棋老人已經死了啊,你還擔心什麼?上天降下天罰,觀棋老人形神俱滅了啊1龍婉清疑惑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我也不知道,但,我有種感覺,觀棋老人留下先天殘局界,留下弈天閣火種,留下這九五島的棋局,並非心血來潮!我感覺到一種危險,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1

「感覺?只是感覺?感覺可能不準呢?」龍婉清不解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,沒有再做解釋。

「可是,義父,我們若不收取這『術法傳承』,流年大師就出不了死棋棋局啊?」古秦擔心道。

「是啊,大師他們怎麼辦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古海看了看不遠處死棋棋局,搖了搖頭道:「可誰又能保證,我再落一子,他們就一定能從死棋棋局出來?」

「嗯?」眾人微微一愣。

「既然是死棋,那只有死,決出最後勝負,還能有一個贏家活著得到傳承,假若我們再落一子,死棋棋局就沒有贏家了,只有輸家,死棋棋局也許會消失,可是,裡面的人呢?也許會逃出來,還有一個也許呢?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也許會全部死掉?」古秦微微一愣。

龍婉清焦急的表情忽然一滯。

「那怎麼辦?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「嗡1

陡然,死棋棋局之地發生了變化,死棋棋局的南面,陡然一枚金色的棋子出現。

金色棋子冒出無數絲線,連著浮在死棋棋局上方的三萬多枚黑棋。

「那是?金色棋子?義父,我聽說在先天殘局界,你們當初都得到一枚金色棋子的,金色棋子,可以凝聚自己的雲獸?這個也是嗎?」古秦驚訝道。

「呼1

陡然,金色棋子之處,冒出一個手掌虛影,一把抓住了金色棋子。

那手掌虛影抓住金色棋子的一瞬間,周身越發凝聚了起來,卻是蒙泰,蒙泰一手抓著金色棋子,一手摟著風鈴,面露一股極度亢奮之色。

「得到了,哈哈哈哈,傅血,爭了這麼多,還是我先得到了1蒙泰虛影陡然面露猙獰的大吼道。

「大陣之力,隨我調動,給我起1蒙泰握著金色棋子一聲大喝。

「轟1

金色棋子就是一個源頭,無數金色絲線連著所有黑棋。

「轟隆隆1

頓時,三萬多枚黑棋全部跳動而起,轟然湧向透明棋子之處。

「嘩啦啦啦啦1

一連串的碰撞之下,透明棋子頓時被撞飛向了一邊。

「這是虛影?蒙泰在棋局世界中的影像,怎麼顯示到棋局外來了……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因為蒙泰已經跳出了棋局之外,他已經不是棋子了1古海眉頭一挑道。

「不是棋子?那是什麼?」

「他是下棋人1古海雙眼一眯道。

「下棋人?難道是那枚金色棋子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不錯,他得到了那枚金色棋子,控制了所有黑棋,所有黑棋分身的人,都是蒙泰棋子。或許說,三天前我們剛來的時候,聽到他們聲音,因為蒙泰他們一開始就在金色棋子附近,或許在爭奪金色棋子吧,蒙泰爭到了1古海沉聲道。

「怎麼會?大師,李營主都是人中驕子,怎麼會被蒙泰搶先了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因為蒙泰有鑰匙,在此大陣中通向最捷徑的鑰匙1古海沉聲道。

「風鈴?」龍婉清神色一動,盯向一旁神情麻木的風鈴,風鈴頭上,一躲牡丹花刺青。

「下棋人?那豈不是蒙泰贏了,其他人都要死了?」古秦臉色一變道。

「不一定,一盤圍棋,可不止一個下棋人1古海眯著眼搖了搖頭道。

果然,在棋盤的北面,忽然再度冒出一枚金色棋子。金色棋子冒出無數金色細線,連向所有白棋。

「啪1

一個手掌陡然出現,一把握住了金色棋子,慢慢凝聚出了兩個虛影,魏煬、李偉。

李偉痴痴的看著對面的風鈴。魏煬抓著金色棋子,探手一捏。

「去1

「轟隆隆1

三萬多白棋,驟然匯聚北面,繼而向著透明棋子衝撞而去。

「轟1

一聲巨響,大量白棋、透明棋子碰碎了。

「孽畜,你以為將這群人妖化了,就有用了嗎?不是你的,永遠不是你的!哼1魏煬一聲大喝。

「魏煬也跳出了棋局之外,他也是下棋人了!他執掌白棋?」古秦臉色一變。

「因為李偉嗎?李偉頭上也有一朵牡丹花刺青?」龍婉清臉色微沉。

「嗡1

在棋盤之側,忽然間又冒出一枚金色棋子。

「第三枚?怎麼會有第三枚?」古秦驚訝道。

卻看到第三枚金色棋子,冒出金絲線連著所有透明棋子。一個手掌抓住第三枚金色棋子,陡然凝聚出了一個身形。

正是蛟龍傅血,傅血一手抓著金色棋子,另一隻手掐住一名白衣女子的脖子,面露猙獰之色。

白衣女子的頭髮,卻是一枚枚蛇頭,猙獰的慘呼之中。

「那白衣女子,牡丹宗宗主,薔薇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她被傅血妖化了,她頭上也有一朵牡丹花刺青,她也是一把鑰匙?」古秦露出一絲驚訝之色。

「哥、大哥,救我1被卡住脖子的薔薇顫抖中叫著。

而薔薇手臂劃了划,對著蒙泰方向,露出乞求之色。

「大哥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傅血,你居然也得到了,通過薔薇得到了一枚金棋子1魏煬臉色難看道。

「來啊,哈哈哈,蒙泰,我這可是你妹妹!你有本事再來啊?」傅血面露猙獰道。

「妹妹?哼,被你妖化了吧?還裝什麼樣子?博取我的同情心嗎?我早就沒有同情心了1蒙泰冷聲道,說完扭頭看向魏煬:「老傢伙,這一切都怪你1

「哼,孽障,都是你咎由自取1魏煬反駁的看向蒙泰。

「我咎由自取?哼,到底誰咎由自取還不知道,不過,你我之爭,沒必要被這畜生佔了便宜,剛才不知怎麼,大地忽然變的透明了,你看到了吧,大地龍脈,還有那朵八彩牡丹1蒙泰冷聲道。

「也好,李偉我徒,我將力量傳導你身上,我們先剷除這條畜生1魏煬冷聲道。

「是,師尊1李偉應聲道。

魏煬探手一揮向李偉,李偉探手一掌向著傅血方向打去。

傅血體側陡然冒出一個透明的光球一般,光球包裹著傅血和薔薇。

「轟1

一掌轟然打在了光球之上,光球猛地一顫。

「眾生之力,隨我調遣1魏煬一聲大喝。

「轟隆隆1

陡然間,所有白棋微微一顫,好似一道道力量順著金色絲線直衝魏煬手中金色棋子一般,魏煬立刻將力量傳給李偉,李偉那一掌之力,陡然暴漲無數。

「呼1

死棋棋局北面,陡然間冒出一道道虛影,轉眼又三萬多人的虛影,一個個極度不情願的伸出手臂,將力量灌輸給魏煬傳遞給李偉一般。

三萬多人,就是棋子,只能任憑擺布,此刻一個個面露痛苦之色,被強行抽取力量,一些修為弱的人,更是忽然乾癟了下來。

「啪1

那乾癟的人陡然被抽取了所有力量,乾癟致死,與他對應的那枚白棋也陡然爆碎而開。

「啊1龍婉清驚叫一聲。

被強行抽取力量到死?作為棋子,就如此悲哀?

「那是流年大師?」古秦陡然指向三萬多虛影中一人驚訝道。

「在哪,在哪?」龍婉清頓時驚叫而起,大師還活著?太好了?

於此同時,另一邊蒙泰也是一掌打出。所有黑子被其控制,抽取無數力量直衝傅血外的光球撞去。

「轟1

於此同時,蒙泰身後也陡然冒出三萬多虛影,一個個痛苦的被抽取著自己的力量。

「那是,李浩然?」古秦陡然在三萬虛影中找到了李浩然。

「吼1傅血一聲大喝。

通過手中金色棋子,調動所有透明棋子的力量。抵擋來自白棋、黑棋的力量。

「轟1

棋盤之上,透明棋子好似一瞬間和白棋、黑棋相撞一般。

在傅血身後,陡然冒出三萬多虛影。而這三萬多虛影,居然所有人都是蛇發頭。

「全是妖化人?」古秦臉色一變。

「傅血怎麼做到的?」龍婉清也驚訝道。

「吼1「吼1「吼1…………

三萬妖化人面露猙獰和痛苦之色,傳遞力量給傅血。

「始祖,我不行了,放過我1一個妖化人被抽取力量到乾癟。

「1

那妖化人牽連的透明棋子,轟然爆碎而開。那妖化人死了。

「1

強大的力量下,傅血周側的透明光球陡然裂出了無數裂紋。

「你最正確的是妖化了『薔薇』,因為她才是跳出棋局外的鑰匙,否則,就算你妖化了所有人,又如何?可惜,你找的這枚金色棋子,沒用。雖然通過這枚棋子,你妖化了所有與它相連的人,激發了他們潛能,讓你有更多的力量,可那又如何,他們只是莫名其妙的透明棋子,棋盤上,只有黑棋和白棋,才是正統1蒙泰冷聲道。

「透明棋子,只能防禦,不能進攻,的確沒用1魏煬冷聲道。

「轟1

一聲巨響,傅血體外的透明光罩轟然爆碎而開。

蒙泰、李偉,結合了六萬多修者力量的兩掌,轟然打在了傅血身上。

傅血縱然有著龐大的力量防禦,但,無法出手,只能被動被打。

「混賬!噗1傅血倒飛而出,一口鮮血頓時噴涌而出。

就在這一刻,魏煬忽然出手,探手猛地一指,好似一道劍氣直衝而出,射向傅血的掌心。

「轟1

傅血掌心的金色棋子轟然爆碎而開。

「什麼?不,不1傅血陡然驚叫道。

「碎你金棋,你就廢了!出局了。」魏煬冷聲道。

果然,隨著那金色棋子爆碎,連著透明棋子的無數金絲線,瞬間斷開,消失不見了。

傅血的身影,也驟然緩緩消失了起來。

執掌金色棋子,才是下棋人,沒了金色棋子,再度跌入棋局,化為棋子。

「不,不……1傅血慢慢消失,消失之際,一把抓向薔薇而去。

眼看就要抓到薔薇了。

「呲吟1

陡然,蒙泰手中多出一柄長劍,一劍,轟然將薔薇腦袋斬了下來。

「什麼?」傅血驚愕之中,虛影消失不見了。

「薔薇是鑰匙,你還想用這把鑰匙搶奪我們手中的金色棋子嗎?現在,你徹底出局了1蒙泰冷聲道。

薔薇的蛇發頭飛在空中,慢慢消失,眼中留下一股不可思議。

「嘩啦啦啦1

棋盤中的透明棋子,頓時猶如一盤散沙。

「去1

蒙泰、魏煬各自分出大片黑棋、白棋撞向他們,頓時,一眾透明棋子有著大片被碾碎了。繼而,被一萬黑棋、一萬白棋圍了起來,圍向了棋盤的一個角落。

傅血出局了,還剩下蒙泰、魏煬兩個下棋人。

近乎同時,魏煬和蒙泰各自一掌相撞而來。

「轟1

兩掌相撞,不分彼此,各自剩下的兩萬多棋子頓時被抽調滾滾力量湧來。

魏煬、蒙泰身後,各自好似站著兩萬多修者,雙掌頂著兩人後背,被強行抽取力量給二人僵持一般。

黑棋、白棋相互對峙。

「蒙泰,你還真是夠狠啊,薔薇?你殺的那麼乾淨利落,那可是你親妹妹啊!哦,對了,你還乾淨利落的殺了月瑤,月瑤也是你的親妹妹啊,哈哈哈哈1魏煬猙獰道。

「什麼?」一旁李偉臉色一變。

月瑤是蒙泰妹妹?

蒙泰冷冷的看著魏煬,並沒有被魏煬激怒了情緒,而是冷冷道:「我的好師尊,這一切不還都是拜你所賜?殺月瑤之時,我可不知道她是我親妹妹,至於這薔薇?都已經被妖化了,殺也就殺了,你的陰謀造就了我的冷血1

「哼,孽子,欺師滅祖,殺害親妹,你還有臉說我?我已經將風鈴許配給李偉了。你如今,一無所有了。」魏煬面露陰寒道。

「什麼?」蒙泰身旁的風鈴,麻木的臉上忽然一變。

李偉卻是一臉激動的看向對面風鈴。

蒙泰一邊與魏煬僵持,一邊扭了扭腦袋,冷聲道:「我的好師尊,你以為,你現在的話,還有用嗎?風鈴是我的,哪怕我有利用她,她也還是我的。說我殺了親妹?除了拜你所賜外,你自己做的何嘗不是?算計自己女兒,到了這個時候,為了讓李偉聽你的,還要再賣一次女兒?」

「哼,好、好、好,我當初收養你的時候,就不該放任你,當年就應該掐死你1魏煬寒聲道。

「掐死我?你可捨不得,我們師兄妹四人,到了如今境地,都是你一手造成的,你以為我不知道?你不就是為了這裡的傳承嗎?哼,當年,把年幼的我從牡丹宗偷走,把李偉從丁龍宗偷走,後來又把月瑤從牡丹宗偷走?若沒有你,我現在就是牡丹宗宗主,李偉也是丁龍宗宗主1蒙泰冷聲道。

「什麼?蒙泰,你說什麼?」李偉瞪眼茫然道。

「三師弟,你還不知道吧?你是上代丁龍宗宗主的兒子。是魏煬將你偷回大豐幫的。而我、月瑤、薔薇,應該是上代牡丹宗宗主的兒女,風鈴是魏煬的女兒,你還看不明白嗎?」蒙泰冷聲道。

「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?」魏煬冷聲的看向蒙泰。

「我一開始也不知道,直到進入這局棋,看到薔薇,我一切都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,魏煬,你好深的城府,為了得到今日的傳承,你在那麼久前就開始策劃了?觀棋老人設立了大豐幫、丁龍宗、牡丹宗,看守封印,觀棋老人算計好了到這一年會放出傳承,所以他給三宗宗主留了三把鑰匙,都是其兒女化為鑰匙,以供今次解局。你有了風鈴還不夠,還偷走了另兩宗宗主的兒女,想要吃獨食?哈哈哈,可惜,你偷錯了,牡丹宗內,薔薇才是鑰匙,我和月瑤卻不是鑰匙!

你對風鈴、李偉格外管控,事事都要他們在你掌控之中,而我和月瑤卻是放任不管,所以造成了我和月瑤叛逆的性格,」蒙泰冷聲道。

「可我畢竟養育了你們1魏煬冷聲道。

「是啊,養育了我們,那是因為你想利用我們,那時薔薇還沒出生,你還不確定我們是不是鑰匙,不是嗎?我們都有利用價值的1蒙泰冷聲道。

「說什麼也沒有用了,蒙泰,聽說你為了龍脈,當初可是將風鈴拱手讓出給李偉的,對自己妻子,你都下得去手,哈哈哈,你不也是利用風鈴?」魏煬冷聲道。

「是利用又如何?風鈴是我妻子,我當時若不如此,我就要死!我虧欠她的,我以後會慢慢補給她1蒙泰冷聲道。

一旁,風鈴臉上露出一絲慘笑。

「補?沒必要了,你馬上就要死了1魏煬冷聲道。

說話間,只見魏煬探手一捏。好似一道絲線陡然冒出,勾連風鈴一般。

「咻1

猛地一扯風鈴,風鈴身體不由自主的飛天而起,瞬間被拉到了蒙泰面前。蒙泰一掌集合兩萬多人的力量,恐怖至極,只要擦到身上,都可能瞬間殞命。

眼看風鈴就要死在蒙泰手中了。

蒙泰臉色一變:「混賬,老東西,你以前居然在風鈴體內種植了術法?為了傳承,你要讓風鈴死?」

臉色一變間,手掌忽然一側,想要避開風鈴。

「哼1魏煬臉上卻露出一絲獰笑。手中猛地用力。

「噗1

蒙泰一口鮮血噴出,因為避讓,頓時遭到重擊。

「死吧1魏煬猙獰的吼道。

「爹1風鈴眼角劃出一滴淚水,看著魏煬的臉,露出一股絕望之色。

因為雖然蒙泰避過去了,但魏煬全力之下,那餘威肯定還會撞擊風鈴,風鈴必死無疑。

「不要1李偉陡然吼叫道,身形猛地一撞魏煬。

「什麼?孽障1

魏煬沒有防備李偉,頓時被撞了一個踉蹌,手中力量頓時全部偏了過去。

風鈴得救了,但魏煬的算計卻是落空了。

「老匹夫1

「轟1

蒙泰轟然發難,一掌轟然打在了魏煬身上。

「噗,啊1

魏煬毫不防備之間,頓時被撞飛了出去,恐怖的力量下,頓時將整個身軀拍的變形了。

「1

魏煬身後兩萬多虛影驟然消失一空。

「轟1

蒙泰反手一掌轟擊在了李偉身上。

「啊1

李偉也是一口鮮血噴出,身體大片變形,倒飛了出去。

「李偉哥1風鈴卻是陡然一聲驚呼。

蒙泰微微驚愕風鈴態度,但並沒有遲疑,一把抓住魏煬鬆開手的金色棋子。

「啪1

蒙泰一手一個,兩枚金色棋子,全部抓在了手中。

「哈哈哈哈,老匹夫,現在,黑棋、白棋、都是我控制了,我是唯一的下棋人,你們都敗了,我是唯一的贏家,我是唯一的贏家,哈哈哈哈1蒙泰猙獰大笑。

大笑中,再度調動金色棋子之力,黑棋、白棋力量全部匯聚而來,四萬多人力量,被蒙泰抽齲蒙泰面露猙獰的一掌向著魏煬、李偉打去:「死吧1

「不要1風鈴陡然一聲驚呼。身形猛地跳到了李偉面前。

「什麼?」蒙泰陡然臉色大變。但撤掌好似已經來不及了。

強行撤力,一掌力量減弱無數,但,餘力還是恐怖的巨大,轟然撞擊在風鈴身上。

「噗1

風鈴一口鮮血噴出,頓時癱軟了下來,好似這一掌,將風鈴全身都拍碎了一般。

「不,不,風鈴,為什麼?為什麼?」蒙泰陡然驚恐的抱起風鈴。

但,此刻,風鈴已經癱軟,七竅流血了。

「風鈴1李偉虛弱的躺在一旁,驚呼而起。

「李偉哥!我是你的月瑤1風鈴凄然的笑道。

「不,風鈴,你瘋病不是好了嗎?怎麼又發作了?不,你不是月瑤啊1蒙泰驚恐的叫著。

風鈴扭頭看向蒙泰,好似迴光返照一般,臉色一陣潮紅,看著蒙泰,摸著蒙泰的臉龐,輕輕搖了搖頭,臉上露出一絲凄然道:「我沒瘋,夫君,從一開始,從一開始的時候,我就沒瘋,我一直知道我是誰。」

「你沒瘋?」蒙泰、李偉都是驚愕的看向風鈴。

「都以為我瘋了,可是我沒有。咳咳咳1風鈴一邊吐著血,一邊虛弱道。

蒙泰快速取出丹藥,喂入風鈴口中。

可是丹藥入口,風鈴口中鮮血更多了。

「不,不,為什麼?」蒙泰驚恐的叫道。

「我是愛你的,夫君,我是愛你的。可是,太遲了!你回來的太遲了1風鈴咳著血絕望道。

「什麼遲了?什麼遲了?」蒙泰好似發瘋了一般吼道。

「被李偉哥抓去的前兩年,我還想反抗,可是他強迫我代入月瑤,第三四年,我慢慢堅持不住了,在他面前假裝月瑤,我在等你,等你回來,可是,你沒有,第十年的時候,我不再排斥李偉哥了,但我心裡還有你,第十五年的時候,我接受李偉哥了,我接受月瑤這個身份了,或許,我等不到你了,我以後就是月瑤了。

后五年,我催眠我自己,我就是月瑤,我發現,我也是快樂的。李偉哥雖然有時拿我發脾氣,但,對我真好,我慢慢愛上了李偉哥,我就是月瑤,我願意做月瑤,我喜歡做月瑤,我愛李偉哥!我開始慢慢忘記你!

可是,可是,你怎麼又出現了?

你回來的怎麼那麼遲?

太遲了!

當我將心交給李偉哥的時候,你回來了!

為什麼那麼遲?

太遲了,太遲了,太遲了1風鈴虛弱道。

「風鈴,沒事的,我還是回來了!不是嗎?我還是回來了1蒙泰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咳咳咳,夫君,我知道你利用了我,但我不怪你!我知道你和我結婚,你就有利用我了,但是我很開心,我不怪你!我也知道你把我推給了李偉哥,我也不怪你!真的,我從來沒有怪過你,夫君1風鈴奄奄一息道。

「不會有事的,風鈴1蒙泰焦急道。

丹藥無法喂送,蒙泰用真元灌輸風鈴體內,但,風鈴體內已經一團糟了,根本無法救治。蒙泰眼睛紅了起來。

「夫君,咳咳,我要死了,我只有一個請求,我知道你不會放過李偉哥的,我也不求你放他,只求你最後一件事!求你1風鈴眼睛已經睜不開了。

「你說,你說1蒙泰淚水滑落的叫著。

「我們死後,把我們埋在一起,讓我和李偉哥合葬,好嗎?」風鈴閉起眼睛,眼角花出兩行最後的淚水。

慢慢的,風鈴沒了聲息。最後一絲聲息也消失了。

抱著風鈴,蒙泰僵在了那裡。

風鈴的最後請求,居然是和李偉合葬?與李偉合葬?一瞬間,風鈴先前那凄涼的話語在腦海中回蕩。

「太遲了!你回來的太遲了1

「太遲了!你回來的太遲了1

「太遲了!你回來的太遲了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好似魔音一般,充斥蒙泰腦海,蒙泰抱著風鈴,眼中含著淚,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。到了最後一刻,風鈴心中選擇的,卻是李偉。太遲了?

「風鈴1一旁李偉絕望的哭泣而起。

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I734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