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九十四章沒有瘋

作者:觀棋  |  更新時間:2015-06-26 11:29  |  字數:8555字

「古海,為什麼?觀棋老人已經死了啊,你還擔心什麼?上天降下天罰,觀棋老人形神俱滅了啊!」龍婉清疑惑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道:「我也不知道,但,我有種感覺,觀棋老人留下先天殘局界,留下弈天閣火種,留下這九五島的棋局,並非心血來潮!我感覺到一種危險,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!」

「感覺?只是感覺?感覺可能不準呢?」龍婉清不解道。

古海搖了搖頭,沒有再做解釋。

「可是,義父,我們若不收取這『術法傳承』,流年大師就出不了死棋棋局啊?」古秦擔心道。

「是啊,大師他們怎麼辦?」龍婉清擔心道。

古海看了看不遠處死棋棋局,搖了搖頭道:「可誰又能保證,我再落一子,他們就一定能從死棋棋局出來?」

「嗯?」眾人微微一愣。

「既然是死棋,那只有死,決出最後勝負,還能有一個贏家活著得到傳承,假若我們再落一子,死棋棋局就沒有贏家了,只有輸家,死棋棋局也許會消失,可是,裡面的人呢?也許會逃出來,還有一個也許呢?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也許會全部死掉?」古秦微微一愣。

龍婉清焦急的表情忽然一滯。

「那怎麼辦?」龍婉清焦急道。

「嗡!」

陡然,死棋棋局之地發生了變化,死棋棋局的南面,陡然一枚金色的棋子出現。

金色棋子冒出無數絲線,連著浮在死棋棋局上方的三萬多枚黑棋。

「那是?金色棋子?義父,我聽說在先天殘局界,你們當初都得到一枚金色棋子的,金色棋子,可以凝聚自己的雲獸?這個也是嗎?」古秦驚訝道。

「呼!」

陡然,金色棋子之處,冒出一個手掌虛影,一把抓住了金色棋子。

那手掌虛影抓住金色棋子的一瞬間,周身越發凝聚了起來,卻是蒙泰,蒙泰一手抓著金色棋子,一手摟著風鈴,面露一股極度亢奮之色。

「得到了,哈哈哈哈,傅血,爭了這麼多,還是我先得到了!」蒙泰虛影陡然面露猙獰的大吼道。

「大陣之力,隨我調動,給我起!」蒙泰握著金色棋子一聲大喝。

「轟!」

金色棋子就是一個源頭,無數金色絲線連著所有黑棋。

「轟隆隆!」

頓時,三萬多枚黑棋全部跳動而起,轟然湧向透明棋子之處。

「嘩啦啦啦啦!」

一連串的碰撞之下,透明棋子頓時被撞飛向了一邊。

「這是虛影?蒙泰在棋局世界中的影像,怎麼顯示到棋局外來了……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因為蒙泰已經跳出了棋局之外,他已經不是棋子了!」古海眉頭一挑道。

「不是棋子?那是什麼?」

「他是下棋人!」古海雙眼一眯道。

「下棋人?難道是那枚金色棋子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不錯,他得到了那枚金色棋子,控制了所有黑棋,所有黑棋分身的人,都是蒙泰棋子。或許說,三天前我們剛來的時候,聽到他們聲音,因為蒙泰他們一開始就在金色棋子附近,或許在爭奪金色棋子吧,蒙泰爭到了!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怎麼會?大師,李營主都是人中驕子,怎麼會被蒙泰搶先了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因為蒙泰有鑰匙,在此大陣中通向最捷徑的鑰匙!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風鈴?」龍婉清神色一動,盯向一旁神情麻木的風鈴,風鈴頭上,一躲牡丹花刺青。

「下棋人?那豈不是蒙泰贏了,其他人都要死了?」古秦臉色一變道。

「不一定,一盤圍棋,可不止一個下棋人!」古海眯著眼搖了搖頭道。

果然,在棋盤的北面,忽然再度冒出一枚金色棋子。金色棋子冒出無數金色細線,連向所有白棋。

「啪!」

一個手掌陡然出現,一把握住了金色棋子,慢慢凝聚出了兩個虛影,魏煬、李偉。

李偉痴痴的看著對面的風鈴。魏煬抓著金色棋子,探手一捏。

「去!」

「轟隆隆!」

三萬多白棋,驟然匯聚北面,繼而向著透明棋子衝撞而去。

「轟!」

一聲巨響,大量白棋、透明棋子碰碎了。

「孽畜,你以為將這群人妖化了,就有用了嗎?不是你的,永遠不是你的!哼!」魏煬一聲大喝。

「魏煬也跳出了棋局之外,他也是下棋人了!他執掌白棋?」古秦臉色一變。

「因為李偉嗎?李偉頭上也有一朵牡丹花刺青?」龍婉清臉色微沉。

「嗡!」

在棋盤之側,忽然間又冒出一枚金色棋子。

「第三枚?怎麼會有第三枚?」古秦驚訝道。

卻看到第三枚金色棋子,冒出金絲線連著所有透明棋子。一個手掌抓住第三枚金色棋子,陡然凝聚出了一個身形。

正是蛟龍傅血,傅血一手抓著金色棋子,另一隻手掐住一名白衣女子的脖子,面露猙獰之色。

白衣女子的頭髮,卻是一枚枚蛇頭,猙獰的慘呼之中。

「那白衣女子,牡丹宗宗主,薔薇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她被傅血妖化了,她頭上也有一朵牡丹花刺青,她也是一把鑰匙?」古秦露出一絲驚訝之色。

「哥、大哥,救我!」被卡住脖子的薔薇顫抖中叫著。

而薔薇手臂划了劃,對著蒙泰方向,露出乞求之色。

「大哥?」龍婉清驚訝道。

「傅血,你居然也得到了,通過薔薇得到了一枚金棋子!」魏煬臉色難看道。

「來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