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

萬古仙穹 第九十三章三生萬物

作者:觀棋

本章內容簡介:擺在面前,難道還要放棄?放棄了這次,以後還有機會得到嗎? 古海好一陣沉默。 四周無數修者都茫然看著古海,不知道古海糾結什麼。 想了好一會,古海才好似下定決心一般,緩緩取出一枚棋...

「你已經解開棋局,請落子!準備受我傳承1觀棋老人再度開口道。

「古海,你解開棋局了嗎?你接受傳承,是不是生棋、死棋就結束了?那大師他們就有救了?」龍婉清忽然驚喜道。

「是啊,義父,不管有什麼,你先拿著啊?」古秦也是歡喜道。

只有古海,此刻坐在棋局面前,微微皺眉,因為古海還記得當初九公子的無奈。無奈到成為九公子后,想要四處找尋替身?

別人不知道裡面是什麼傳承,古海卻是知道一些的,八公子?自己接受傳承,成為八公子?

古海微微一陣沉默。

「古海,你快接受傳承啊,到時大地龍脈也是你的!我的引龍玉給你1龍婉清開口焦急道。

大地龍脈?

這是古海此次毫不猶豫前來的原因之一。

本來,對大地龍脈可有可無,可隨著姚正天送給自己的《天朝要略》,這段時間發現,這大地龍脈無比的重要。

如今,有著一次得到大地龍脈的機會擺在面前,難道還要放棄?放棄了這次,以後還有機會得到嗎?

古海好一陣沉默。

四周無數修者都茫然看著古海,不知道古海糾結什麼。

想了好一會,古海才好似下定決心一般,緩緩取出一枚棋子,落在天元之處。

「嗡1

隨著古海落子,陡然間,牡丹花放出大量的金光,繼而緩緩的,牡丹花變的透明了起來,除了生棋棋局、死棋棋局依舊,其它全部變的透明了,好似踩在一個透明的巨花之上。

而金光,卻是來自牡丹花下,一個巨大的龍頭之處。

「昂1

牡丹花鎮壓著一個金色的巨大的龍頭。僅僅頭部,就似有三萬丈之大一般,面露猙獰,咆哮之中,但,奈何牡丹花鎮壓其上,龍頭動憚不得,此刻無比焦怒。

而在牡丹花和龍頭之間,卻好似有著一朵八彩的拳頭大小牡丹花,八彩牡丹緩緩旋轉,如夢如幻,八彩光芒,有種攝人心魄的感覺,隱約間,好似這光芒中有著密密麻麻的小字一般。

「那是大地龍脈?」

「那拳頭大小牡丹是什麼?上面好像有很多字浮在裡面?」

「先前蒙泰他們提到傳承,難道是觀棋老人的傳承?」

「那八彩牡丹花是觀棋老人的傳承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「轟1

外界五萬修者頓時一片激動。

若大地龍脈讓大家還能理智,那觀棋老人的傳承,就理智不了了。那可是通往天下最強的傳承啊?

「呼1

陡然,有著數百人,一擁而上,向著巨型透明牡丹花衝來。

「我的1

「混賬,別跟我搶1

「我的,我的1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數百人一擁而上,轟然衝上巨型牡丹花。

「咻!咻!咻-……………1

牡丹花上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,陡然間,將衝來的數百人吸入死棋棋局之中,轉眼化為棋子,消失在了所有人前。

前部後繼的跳來近千人,全部被吸入死棋之中。

終於,外界人冷靜了很多,茫然的看著眼前一幕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?不公平,為什麼古海他們能去生棋之地,我們上去,就會被吸入死棋?」

「難道因為古海解開了生棋,所以,生棋區域就不準人進去了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

無數修者茫然的看著巨型透明牡丹花上,看著鎮壓的下方大地龍脈和觀棋老人傳承,所有人都有種熱血沖腦的感覺,但,那種看得到,拿不到的感覺,卻是鬱悶無比。

龍婉清瞪大眼睛看著腳下,下方所踏之地已經變得透明,龍脈出現了,可還有一個比龍脈更加誇張的東西,觀棋老人的傳承?

「這、這……1龍婉清驚訝道。

古海卻是僅僅看了一眼,就皺起了眉頭。

「我有疑惑!我觀死棋棋局之處,為何會有三種棋?黑棋、白棋,還有一類透明棋子?不知觀棋老人有沒有留下解答?」古海疑惑道。

對於古海的問話,龍婉清、古秦等人都露出茫然之色,都這個時候了,怎麼問起了死棋棋局?

對面白髮老者卻是忽然微微一笑道:「本體留有解答,似猜到解局者詢問,本體給的解答是『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,『三』為萬物之源/,三種棋,代表三個形態1

「三個形態?」古海微微皺眉,陷入沉思。

想了好一會,古海神色一動道:「三為萬物之源?三,包羅萬象嗎?我曾聽說過佛家也有這樣的解說,佛有三世佛。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這棋局也是如此嗎?假若黑子先落,那落下的黑子,就代表『過去』,過去已經落的子。還沒落下的白子,代表『未來』,未來將要落的子,那什麼代表『現在』?黑子落下,白子未落期間,就是『現在』,現在的時候,還未落子,只是在心裡推演該落哪裡最好,是心裡推演的棋子,是虛幻的棋子,並非真實的棋子,所以,死棋棋局之上,透明的棋子,並非真的棋子,而是一種心裡推演的虛幻棋子嗎?」

對面白髮老者看著古海微微笑了笑:「我不知道,本體沒有給我解答,只有這麼多,『三』,包羅萬象,一切你自己參悟!請繼續落子,接受本體給你的傳承1

古海看看白髮老者,神色一陣複雜。

看了看棋盤,白髮老者已經落了一枚白子了。深吸口氣,古海再度落下一子。

「啪1

「轟隆隆1

巨型透明牡丹花,陡然一陣巨顫,繼而出現一道道裂紋,下方,八彩拳頭牡丹花微微顫動,好似要湧向古海一般。

好似只要古海再落一子,八彩牡丹就能破開巨型透明牡丹花,沖向古海一般。

「請落子1白髮老者落下一枚白子,繼續道。

古海卻是微微皺眉道:「這份傳承,是什麼?對我有何用?」

「本體留有遺言,其實,你先前解局之際,已經得到了最大的傳承1白髮老者說道。

「哦?」古海微微疑惑。

「你不是悟通了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嗎?你悟透了『天道無常』,天地不仁,以蒼生為棋子。本體的傳承中,『天道傳承』才是根本,其它都是末節,那八彩牡丹內,只是『術法傳承』而已,術法再強,永遠比不過天道,你已經得了天道,此八彩牡丹的術法,只是錦上添花而已,下方大地龍脈的傳承,排在最末,更是錦上添花而已。牡丹,花中之王,為王之傳承,是本體推演的立朝之道,助你立國,走出一條與本體當年不一樣的路1白髮老者沉聲道。

「立朝之道?觀棋老人推演而出來的?那觀棋老人為何自己沒有立朝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因為,立朝並非本體強項!無法達至第一。但,棋道卻能天下第一,所以觀棋老人放棄立朝,以棋道與天斗弈1白髮老者解釋道。

「立朝不是觀棋老人強項?那他這份傳承,未必就是最好的?」古海沉聲道。

「可,終究比大部分皇朝、帝朝君王的要強1白髮老者解釋道。

「若沒人能解開此局,那最大的傳承『天道傳承』,就流失了?別人最多得到『術法傳承』和『龍脈傳承』?」古海詢問道。

「天道傳承,只有對棋道有大悟性才能得到,否則也無法傳承。」白髮老者點了點頭。

「得傳承,我要付出什麼?」古海疑惑道。

「再落一子,不要抵抗八彩牡丹進入你體內,八彩牡丹內術法萬千,都有本體的烙印,放鬆全身,不要抵抗,讓八彩牡丹讀取你的記憶,在你體內留下本體的一份烙印,從此以後,你就是弈天閣再傳弟子,弈天閣弟子,聽你調令,你的命令,就是本體的命令1白髮老者解釋道。

「讀取我的記憶,在靈魂深處,留下觀棋老人的烙印?」古海陡然雙眼一眯。

「是,因為這是接受『術法傳承』的唯一辦法1白髮老者解釋道。

古海雙眼微眯,手中夾著一枚棋子,原本要落在棋盤上的,但,此刻卻是緩緩收了回來。

靈魂深處烙印上觀棋老人的印記?從此以後,和九公子一般,努力想要擺脫八公子身份?古海可不想這麼做,況且自己的記憶,永遠不想被別人讀取,哪怕已經死了的人。

「古海,你落子啊,觀棋老人已經死了啊!這術法傳承,要在神洲大地,多少人為之瘋狂的呢1龍婉清焦急道。

古海卻是緩緩搖了搖頭:「利益是大,但,風險更大!你不明白觀棋老人烙印的可怕1

「呃?」龍婉清微微皺眉。

一旁古秦神情一陣變幻,深吸口氣道:「義父,不若讓孩兒來接受術法傳承吧?」

「嗯?」古海眉頭微皺的看向古秦。

「義父,母親之死,孩兒記憶猶新,孩兒無能,什麼也做不了,孩兒想給母親報仇,父親在努力之中,孩兒不想成為父親的累贅,孩兒也想分擔一下,眼前就有一個機會,不能白白放棄了!孩兒願接受這份風險1古秦語氣堅決道。

「風險太大,你受不起的1古海搖了搖頭道。

「當初義父和母親從雪地里撿起快凍死的孩兒時,孩兒能活下來,已經賺了,況且還有如此龐大的傳承,風險大又如何?最多一個死字!孩兒不在乎1古秦堅決道。

「不行1古海搖了搖頭,不想古秦犯險。

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I734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